抗战之铁血少年团 第66章 非洲女孩?(求收藏,求推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邬浩浩开始还想说自己对他什么都没做,但在脑海里马上出现了当初在徐家药厂实验室的一幕,顿时面色发烫,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强笑道:“我们就是有点小误会,只不过时间一长我都快忘了,没想到他到现在还记得,真是可爱死了!”

    “小误会?”徐寒烟是一点也不相信,“我记得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强吻了他,你还是老实给我交代清楚,在后来你是不是对他做了更过分的事?”

    徐书雁在旁一听顿时冷脸起来,邬浩浩下意识的看了眼,随即赶紧摇头否认道:“除了那一次之后我就没再对他做什么了,何况现在我也算是你哥的人了吧,你这样对我是不是不太好啊?”

    说完就瞬间转脸对徐书雁抛了个媚眼,让他非常尴尬的轻咳一声用来化解。

    徐寒烟有些无语,其他人都是好笑。

    孙萌这时忍不住,笑道:“好了,既然是误会,那现在过去说清楚不就没事了嘛!”

    邬浩浩也赶紧附和,徐寒烟无奈的摇摇头,其他人也都不好说什么。

    到了休息地,徐磬峰见到他们都过来,就下意识的想跑路,却被徐书雁给及时喊停,到他身边问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一看见我们过来跑的比兔子还快?”

    徐磬峰顿时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随后笑道:“我就是尿急想去茅房而已,没有想躲你们!”

    “你还不老实交代,刚才孙萌可都说你是看见了邬浩浩才跑的。快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寒烟冷眉问道。

    徐磬峰呆了呆,随之傻笑一下,问道:“她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还能怎么说,就说第一次看见你便亲了你,然后你很怕她。可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还是你自己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磬峰先看了眼邬浩浩,见她一副哀求的表情,便一笑回道:“如她所说,就是因为她第一次见我便亲我这可着实吓着我了,然后我的心里就有阴影了,所以看见她我就害怕!”

    邬浩浩一听终于放心下来。

    “你说的是真的?”徐寒烟将信将疑。

    徐磬峰一本正经道:“当然是真的,比珍珠还真!”他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看了眼邬浩浩,差点笑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

    徐寒烟还想说,却被孙萌插嘴:“好了,现在误会解除了,既然是小事一件,那就没必要在刨根问底了!”

    他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在多说什么,此事就此揭过。

    随后一群人在一起聊天,慢慢的化解了尴尬的气氛,随之大家其乐融融。

    在期间,徐磬峰发现邬浩浩总是和徐书雁在那眉目传情,顿时就好奇心泛滥起来,刚好徐寒烟在他旁边,就靠近点低声问道:“姐,哥是不是跟那个邬浩浩有情况啊?”

    “看出来了?”徐寒烟看了眼,也没掩盖。

    徐磬峰一惊:“是什么时候的事?”

    徐寒烟道:“也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吧,当时你哥遇上了点麻烦,差点被警察给带走,刚好她路过就出面帮忙解了围才化险为夷。然后他们就慢慢的好上了,只不过他们在表面都矢口否认而已!”

    “他们俩进展的是不是太神速了?”

    “一见钟情你没听过吗?”徐寒烟白了他一眼。

    徐磬峰哭笑不得,然后看了眼他们,着实没想到这个哥平时好像闷葫芦一样,等到情感来临时进展的神出鬼没,自己竟然没发现,难怪自从上次的前世情郎故事结束后她没在找自己,原来是把目标给转移了。

    只是,这个邬浩浩天生一副娇媚样,他们俩能否白头到终老呢?

    不过又一想,这些都不是自己能管的事,是福是祸只能他们自己担着。

    于是半开玩笑的问向徐寒烟:“姐,既然哥已经有了另一半,那你的那个他可有着落了?”

    他的这么一问,顿时给徐寒烟搞了个大红脸,不过又马上掩盖过去,当即嗔怒道:“你个臭小子,现在是胆子越来越肥了哈,竟然拿你姐来打趣,我看你的皮早就痒了吧,要不要我拿鞭子给你挠挠?”

    说到另一边,徐寒烟在骂他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的画面;当时接到个命令,在除掉叛徒的同时还要把人从牢里救出来,本来那个人是复兴社必杀之人,不过还好,徐磬峰认识警察厅长的小女儿,而徐鹏耀又和沈含兮的关系不错。

    有两个女儿天天在耳边软磨硬泡,加上徐书雁又塞了不少钱打点,可复兴社要杀的人没谁能救得了,因为老蒋明确规定,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所以最后沈慕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偷梁换柱,用了另外一个死刑犯来替换了他们要救的人,在行刑的当晚经过复兴社确认,然后送往刑场的路上把人给换了下来。

    而负责接应的人就有徐寒烟。只不过被救的人身上被打的伤情很重,所以负责把他照顾好的任务也就归了徐寒烟。时间一长,二人交流一多,那共同话题就自然多了,这也很容易互生情愫。

    直到那人伤好离开,他们俩依依不舍,虽说都没挑明说出,但已经心照不宣。

    虽然现在她是想认了这份情,可他的身份又是非常的特殊,加上某些斗争关系,所以现在徐寒烟还不能说。

    徐磬峰并不知道,所以一个哆嗦,赶紧告饶:“臣弟知错,以后再也不敢了,望皇姐恕罪!”

    “皇姐?”最后的那一句,被邵波涛听到耳中,其他人的顺声看过去,他就再附加了句:“我说,你们难道是前朝的皇亲国戚?”

    “皇亲国戚?”徐书雁被句给逗的是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都奇怪的看着他,而那当事的姐弟俩都是有些哭笑不得。

    “徐书雁,有什么好笑的?”邬浩浩杏眼圆瞪他。

    他马上恢复好,咳嗽一声解释都:“首先,我家不是皇亲国戚,而他们俩说的臣弟皇姐,那是他们在小时候看戏看多了,然后就扮起来了,等时间一长就一直拿臣弟皇姐称呼了!”说完依旧是没忍住的继续大笑。

    众人齐齐无语,哭笑不得。

    而那姐弟俩随即也是都大笑,其他人被他们给感染,都相继的露出笑脸,摇头不止。

    就在一众欢笑时,徐磬峰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入口方向,突然瞧见了一朵芳容,使之差点惊叫的蹦起,不过又马上忍住。

    那朵芳容的脸型特别精致好看,浓眉大眼,眼神很灵动惹人怜爱,可那表情却很冰冷,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不知是对方下意识还是有意的,竟然在他看过来的同时也抬眼望了过来,两人眼神就这样相碰在了一起。

    “香香,你在看什么呢?”与那个香香同行的一位女孩看后面同伴没跟上,就停下扭头问了句,而后顺着她的目视方向瞧过去,见一个男孩对自己这边笑脸挥手,当即就将其划入登徒子行列。

    而徐磬峰本来是想和哪位漂亮的女孩打招呼,却看见一个皮肤漆黑与非洲人有的一拼的女孩,正在双目带刀的扫视而来,顿时就被吓了一大跳。

    这时徐寒烟就奇怪的问了句:“小峰,你在看什么呢?”说的时候顺着他所指看去,如果不是那个女孩的衣服头发,她还以为对方是一团黑炭在那杵着,当即也是吓了一大跳:“我的妈呀,这是谁家的女娃,该不会是从灶台里出来的吧!”

    其他人都看过去,同样被女孩的黑皮肤吓得不轻。

    对于非洲人的黑皮肤,徐磬峰早已习以为常,他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所以就是开始的一刻被吓一跳而已,因为他没想到非洲人在民国时期就来亚洲了,而且还来参加国术比赛。

    想到这,他就开始越发的迷糊了,这里可是亚洲的国术比赛,怎么会有非洲姑娘参加?话说,非洲人是什么时候会的亚洲国术的?

    他在这里绞尽脑汁的想,而其他人则是指指点点那个黑皮肤的女孩,说什么的都有。

    而那黑皮肤的女孩见所有人都对自己指指点点,她是真的想冲过去把那些人全部都给撂倒。

    幸好那个叫香香的将她给拉住,然后拉着她去了众视线无法全覆盖的地方才停下。

    等瞧不见别人指指点点了,香香这才大松一口气,随即实在是忍不住的对黑肤女孩笑道:“文文,在来的时候我早就提醒过你,把脸涂的跟个黑炭一眼会被人笑,可你却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吧,所有人都把你当异类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