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鲲记 第四十三章 直男的背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如果,此时的周琼能够更加聪明和胆大一点,脑子里的两根筋能在在这个时机连接在一起从而让他说出几句骚话,也许这个故事的主线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可惜,他没有。

    周琼很认真的秀完了一波操作,这可把他累得不轻,等周琼抬起头看向陆师姐时。

    “我靠,什么情况?”

    陆若冰正低着头,双颊绯红一片,眼里有颗小星星在亮晶晶的一闪一闪,也许、似乎、看起来她好像是被周琼打动了?

    为什么艺术家撩妹就这么快?不就是能画的特别逼真还能比真人更好看吗!

    陆若冰小脸红扑扑的低头盯着周琼的脚尖,说来很奇怪,她睁着眼睛的时候会让人感受不到她的长睫毛,可能是没有用睫毛刷来刷睫毛的原因吧,话说修真界哪来的睫毛刷?!不过,虽然看不到睫毛,但陆若冰的眼里正闪烁着粼粼的光波,给她增添了极大的魅力。

    师姐貌似在生气的说:“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把我的模样全都记下来了呀?我们才认识几天!你也太过分了吧。”

    虽然是在质问,可从陆若冰的语气来看,她好像才是被质问的一方,这句话的每个音节都弱小、尽失底气并且气若游丝,仿佛灰狼面前的一只可怜小兔。

    周琼正在考虑,究竟是说实话呢?还是说假话呢?

    实话:“其实我对画画有一些研究,而且我们都是修仙者呀,思维敏捷,所以我能够很清晰的记住每一个熟人的身体和脸部细节,毕竟这就是我的专业技能。”

    假话:“当然是因为,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感觉陆师姐您非常的漂亮,一时忍不住就偷偷的把你的样貌记了下来,师弟我一时冒昧了,还请师姐不要过于责怪我。”

    略微犹豫了一小会儿,周琼问师姐:“你觉得我画的好看吗?我的剑气水平高不高?”

    作为一个生活在比较思想保守时代的女生,周琼的做法很是孟浪,而陆若冰也不是没被撩过,不过,撩她的人从来没有过这种剑气水准和艺术造诣,因此,她的思维在刚刚那一场剑气入微的作画中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陆若冰用一种略微激动的语气说:“刚才的图像简直太美了!你的剑艺水平是我见过的元婴以下修士中最强的,我根本想不明白你怎么可能让那么细微的几百缕剑气组成……组成我的图像且还能让它们发出五彩的光华。”

    “唉!”

    陆若冰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叹了一口气。

    “真是可惜,如果我是一个剑修的话,刚才也许就会学到什么东西了吧,可是我那么仔细的观看也无法理解你的剑艺,你的剑道水平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了。”

    看来,陆若冰说她以前练习过剑道结果只能使出粗浅剑气的这句话果然是真的,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看懂。

    周琼很直男的回答了一句硬话:“这……就没办法了,你好像真的不适合剑道。”

    陆若冰摆摆手,适不适合都无所谓了,反正她都已经进入结丹期了,战力不弱,与其修行剑道还不如更深入的了解五行大道,如果抬手间便能将对手冰封冻死,相同境界里,再强的剑修也不敢惹她。

    又略微谈了几句,陆若冰从周琼这里得到了整整一个大铁盆的鱼粥后告辞了,因为周琼吃东西很多时候都是直接用盆在吃,所以他买了很多的铁盆子或瓷盆子来装东西,比如鱼粥。

    回到房间,陆若冰的脸忽然就红了:“好啊!我竟然在师弟面前失态了,可是那个东西真的好漂亮,也太漂亮了吧!而且那还是我自己的模样,可师弟怎么啥都没有表示呢?大概,是因为我还不够漂亮吧,唉,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吧,周琼只是向我展示剑气而已,哼,他可真臭屁。”

    陆师姐取出一面镜子,右手徒然支撑着正在生闷气的脸颊,嘟嘟地鼓着嘴,用闷气把自己的腮帮子鼓起来,师姐闭上一只眼睛从而让上下两端的睫毛合在一起,用另一只眼睛端详着清晰显现出的长睫毛以及自己的可爱造型。

    而周琼这里呢,他开心的不得了:“真是太棒了,多亏我刚才进行了一波极限骚操作,我发现我的剑气竟然还有再一次增长的空间,还有好多的地方都可以被改进!实践果然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得再来几遍。”

    周琼的手心里又出现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孔雀,这是他随便弄的,因为不用秀操作了,所以小孔雀马上就在他的手中现形,小小鸟爪在周强手上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周琼认真的眯着眼催动起法力,小孔雀一瞬间变得五颜六色、仿佛真的一样,甚是可爱。

    陆若冰让一只虎牙咬在下唇上,突然松开嘴巴,空气中似乎传来了“啵”的一声,被小虎牙咬出一道凹坑的下唇猛地弹回原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师姐的脸忽然又红了,她捂住了脸骂自己:“你好骚呀,能不能不要这样了,姐妹!我求你啦!”

    “啾啾,唧唧。”

    一只小孔雀突然变成了一只正在啄米的小鸡,而小鸡的背后是一张正在猥琐狂笑的贱脸:“唧唧,唧唧,唧嘿嘿嘿嘿嘿!”

    假如陆若冰看见周琼可以贱到这种程度,估计会大受打击,然后一脚把周琼踢飞:“你给老娘爬!”

    可周琼根本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正在他的手心里活动的由剑气组成的生灵模型之所以能动,背后可不是他在操控,这是剑意在发挥作用,此乃剑意的一种表达方式,是种很高级的神通。

    他现在可以赋予自己的剑气一定形体,虽然不能做到让剑气真的像一只生灵般活灵活现,仅仅能让剑气像个小兽、小鸟、小虫一样做出简单的行为,在掌心蹦蹦跳跳或者飞小一会,但这个进步是巨大的。

    周琼突然就懂了:“剑意呀,剑意!以前的我只是掌握了剑气的小屁孩罢了,剑道的修行本就像汪洋大海般广阔,我前段时间也就算是捡了个沙滩边上的贝壳而已,噫,我悟了!”

    就在这时候,一股涨涨的感觉从体内散发出来,周琼感觉自己浑身舒泰,身体轻飘飘的好像漫步在云端一样,人生似乎圆满了,心中也涌现出了超大份的快乐。

    系统跳出来给了提示:“恭喜宿主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筑基期,您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成为一命筑基修士了,温馨提示:请宿主尽可能在完成星核的炼化后再突破境界,足够的底蕴是每个修士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更远的基础。”

    周琼惊喜的说:“啊?这么快呀?我马上要筑基了吗?哇塞,我好棒棒哟!我……呃,我好像没有法力了。”

    发现新技能太过于耗蓝,周琼停下了剑气衍化,让手里的能再次增幅剑气的一只小猪猪变成虚无,然后他就又躺尸到空间里搬出的椅子上开始了修炼。

    和煦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就在昨天,暴风雪刚刚停息,这段时间里,整座离云山不知死掉了多少生灵,有很多被冻死的野兽就那么静悄悄的躺在那山谷中为其他的生物带来养分,这两天,因为宗门的命令,所有的修士都窝在老巢里不敢出来,即使这样,山中的生灵在灾难过后没有得到片刻喘息。

    山狮们已经迁移走了,所有的幼崽都死于这场暴风雪,筑基初期的雌狮只好带领剩下的成员融入其他狮群,除了一只怀孕的雌狮,它留在了原来的领地里想要把腹中遗孤培养长大,也不知等待它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

    两只结丹期猿猴也带领着完好无损的猴群从过冬的地方走出来,他们脱掉身上的熊皮,对着天空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这只熊本来是它们计划去猎杀的,可是被山狮抢了先,所以他们才去抢劫了山狮,然后披着熊皮猎杀了很多油腻的生物来度过暴风雪。

    在更加遥远的大山深处,无数生灵从温暖的洞穴或小山谷里溜了出来,目睹着大地上无数的尸体,食草动物避开了这些尸体,食肉动物则兴致勃勃地享受着冷冻大餐,可惜的是,有些大餐被挖洞藏起来的蛇虫之属占据了,没有多少肉,让这些食肉动物意兴阑珊。

    比如,一只可怜的豺正准备吃掉路边某只死狍子身上的冻肉,结果它刚咬了一口就出了大问题,一群不知道有几十只还是上百只的蝎子群落就从尸体下方涌出来,张牙舞爪的撵走了这只可怜的豺。

    然后,几只饿的眼睛都似乎在发绿光的猛禽从天而降,“咚”的先踩死几只蝎子,然后“咔咔咔”的把几只蝎子吞下了肚,吓得蝎群瞬间缩进了狍子体内,猛禽们掀开了狍子只剩外皮的驱壳,发现底下竟然是一个黑漆漆的小洞!

    总之,面对危险的环境,生物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想尽办法存活下去,万幸的是,这场暴风雪没有带来灭绝性的恐怖事件,离云山的生态平衡很好。

    不幸的是,周琼忽然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