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传奇 第235章 毕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导演系毕业要看两样东西,一个是实践作业,一个是毕业论文。许望秋在北电的三年里拍了《锄奸》和《猎鹰》两部电影,引起巨大反响,实践作业给满分都不夸张;而许望秋的毕业论文前瞻性强,对实际工作有指导意义,是上好的文章。让许望秋提前毕业,一点问题都没有。

    早在答辩之前,学校就把许望秋毕业证准备好了。不过学校并没有在通过论文答辩之后马上就给他,而是放在了三天之后。

    这天上午,院长成荫亲自在导演系教室把毕业证书交给许望秋,以示对这个杰出学生的重视:“许望秋同学,恭喜你,正式从北平电影学院毕业,今后可要多回母校看看。”

    许望秋笑着灿烂地道:“谢谢院长,我永远以咱们北电为荣。”

    许望秋在北电属于风云人物,而且是第一个毕业的学生。把毕业证交给许望秋之后,成荫提议导演系的全体老师跟许望秋合影留念,得到了老师们的热烈响应。许望秋觉得在场的都是老师,自己应该站在角落比较好,结果被成荫拉到正中间。

    合影之后,成荫将许望秋叫到了院长办公室,招呼他坐下,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水。许望秋心里直嘀咕,院长怎么对我这么客气,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成荫笑着道:“望秋,你马上就要到出口公司走马上任,担任艺术中心主任,那下次见面,我就要喊你许主任了。”

    许望秋吓了一跳,赶忙道:“院长,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就算到了一百岁,也是你的学生,在你面前我也是小许。”

    成荫哈哈笑了声,道:“望秋,跟你们出口公司合作,是能够拿到票房分成的,这可比按拷贝算强多了。按拷贝算一部电影的收入顶多400多万,而分成的话,有可能赚几千万。你知道我们北电的情况,穷得叮当响。怎么样,能不能帮帮学校,跟我们也合作一回?”

    许望秋听到这话顿时头疼了,他对北电非常了解,北电是真的穷,一年教学实习费就4万块钱,而且现在又是院长提议合作,于情于理都应该答应。

    问题在于,北电老师根本拍不了商业片,北电老师最近两年拍的《樱》、《百合花》等片子口碑不错,但都没有票房可言。出口公司是拍商业片的公司,是要给国家赚钱的。王岚西为什么让他做艺术中心的主任,就是原来的主任选择的电影不行,在国内国外都卖不动。如果跟北电合作,拍出一部无人问津的艺术片来,那他根本没办法向王岚西交待。

    就在许望秋为难之时,突然听到刘林在外面喧哗,心里一动,我怎么把他给忘了,认真地道:“院长,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大部分受法国新浪潮和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影响比较深,他们的电影艺术性很好,但缺乏商业性,而我们出口公司是搞电影出口的,要给国家赚外汇的,必须拍商业电影。他们的电影不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我没办法用他们的电影。”

    成荫知道许望秋说的是实话,可许望秋是北电的学生,才刚刚拿到毕业证,就拒绝了自己这个院长的提议,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他心里有些不快,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许望秋继续道:“不过也有人能拍商业片,就是刘林和吴知柳他们几个。前几天,他们把自己写的剧本交给我,让我帮他们看看。我看过之后觉得非常好,准备隔几天,到公司正式上班后进行讨论。现在院长提议搞合拍,那到时候我就将刘林他们的剧本以北电的名义,向公司提交。你觉得怎么样?”

    成荫看了许望秋一眼,心想这小子是个人精啊,先拒绝学校老师的艺术片,表明自己的立场,这样学校以后很难再拿着艺术片找他合作;然后把刘林他们的电影抬了出来,给了学校面子,难怪王岚西这么喜欢他,这小子真是狡猾啊,他微笑着道:当然可以,就这么办吧!”

    许望秋笑着道:“等剧本通过公司的审核后,我再跟学校联系。”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许望秋本来说准备进城吃饭。刘林他们说你走出校门就不算北电学生了,还是应该在学校吃最后一顿饭。许望秋觉得有道理,就跟刘林他们回寝室呆了一会儿。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他们一起下楼到食堂吃饭。

    许望秋被刘林他们拉进小食堂后愣住了,小食堂里摆了四张圆桌,每张桌子上都摆着酒,周围都坐了一圈人,是导演系78班的学生和导演系的老师。他心里觉得奇怪,这是庆祝什么呢,导演系学生和老师都在呢?

    张克见许望秋发愣,笑着道:“发什么楞啊,这是刘林他们为你准备的!”

    许望秋心头一暖,转头看着刘林他们,激动地道:“你们?”

    吴知柳笑着解释道:“从进北电到现在,你请我们吃了多少回饭啊;现在你要毕业了,怎么着也得庆贺一下!我们几个不需要多说,赶紧坐吧!”

    许望秋没有说话,用力搂了搂吴知柳他们几个的肩膀。许望秋本打算跟刘林他们坐一起,不过张克要许望秋坐在他的旁边,说是要跟他聊聊。许望秋对张克非常尊敬,张克有话要说,自然是洗耳恭听,就在张克身边落座,倾听张克的教诲。

    菜肴上桌后,许望秋举起手中的杯子,起身道:“我这个人说话做事有时候不过脑子,这三年给咱们系,给老师们添了不少麻烦。你们教我的东西,是我一辈子的财富。真的非常感谢!在这里,我祝老师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说完,他将杯子之酒一饮而尽。

    能喝酒的老师一饮而尽,不能喝的也都喝了一口。

    司徒兆敦看着许望秋,笑道:“我们根本没教你们什么。你进北电的时候钟老就说过,你的水平在北电当老师都够了。”

    其他几个老师也都道:“是啊,我们真跟没教你们什么。”

    “对啊,倒是你帮了我们不少,班上的同学问到我们老师也不知道的电影知识,我们直接喊,许望秋,你起来给大家讲一下。”

    “其实我们都希望你能够留校的,可惜王部长点了你将。”

    许望秋跟老师们聊了几句,端起酒杯站起来,看着导演系的同学,道:“我有几句话,想跟班上的同学说说。我听人家讲,人生除亲情和爱情外还有三种感情让人珍惜,一起同过窗的同学情,一起扛过枪的战友情,一起下过乡的岁月情。我们能同窗三年,在一间教室上课,在一个食堂吃饭,一起坐车进城,到电影资料馆看电影,这是一种缘分。和这段缘分比起来,这三年中的摩擦、矛盾和冲突都算不得什么。不管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后,大家见面还是同学。我提议为了为这缘分,我们大家共同举杯!来!干杯!”

    导演系78班的学生共同举杯,齐声道:“干杯!”

    集体举杯后,导演系同学纷纷过来找许望秋喝酒。

    “许望秋,说实话,我真的讨厌你,但也真的佩服你。这么说吧,出了朱辛庄,我他么谁都不服,只服你一个。当初在北影厂看《锄奸》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我从小在北影厂长大,从小接触水华这些大导演,国内国外电影看了不少,在遇到你之前,有少人说我是天才,我也自诩天才。可在你面前,我是彻彻底底的完败,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我这个人不服输,虽然现在不如你,将来一定会超过你!我跟你喝一杯!”陈凯哥端着酒杯略显激动地道。

    在场的老师和学生听到陈凯哥的话很惊讶,谁也没想到他会说“出了朱辛庄,我他么谁都不服,只服你一个”。这应该是他的心里话,虽然他一直将许望秋作为较量的对象,但心里其实是非常佩服许望秋的,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

    “凯哥,你这个人有天赋、有才能,也有思想,综合素质应该是我们班同学中最好的,是能够拍出那种有深度的商业片的,像《教父》那种。你现在看不上商业电影,但我相信在未来你会意识到这一点的。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出口公司,你可以来找我!”许望秋举起酒杯,喝下了这杯酒。

    “许望秋,很多人以为我们有矛盾,而且有很大的矛盾,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其实跟就没什么矛盾,就是大家理念、爱好都不同,玩不到一块而已。凯哥说出了朱辛庄,他只服你一个,我其实也挺佩服你的。你的《锄奸》和《猎鹰》真的很厉害,我一辈子也拍不出,将来你肯定是我们这些同学中成就最高的。我祝贺你前程似锦!”陈凯哥走了之后,田壮壮又过来了。

    “我们确实没矛盾,只是玩不到一块而已。你跟我和凯哥都不一样,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是所有同学中最纯粹的。这份纯粹很难得,你一定要坚持,哪怕一条路走到黑。只要坚持下去,你一定能够取得了不起的成就!”许望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望秋,这几年没少在你们寝室蹭吃的;现在你马上要到出口公司当官,到时候我到出口公司来找你蹭电影拍,你可不要把我拒之门外啊!要是你敢拒绝,我就把的各种糗事抖搂出来,让你这个面子扫地。来我们喝一杯!”李少虹看着许望秋笑嘻嘻地道。

    “绝对没问题,其他人我敢不给面子,但少虹你的面子我是一定会给的。”许望秋将胸口拍得啪啪直响。李少虹跟许望秋他们关系不错,在《猎鹰》和《锄奸》的创作过程中,她曾经会过来凑热闹,是掌握了类型片的基本知识的,是能够拍商业电影的。

    许望秋十分豪气,同学要喝酒,他是来者不拒。酒宴结束,他嘴里唱着程龙的《醉拳》,拉着刘林他们,摇摇晃晃地在校园里到处合影。

    在校门口合影的时候,许望秋借着酒劲,把挂在校门口,用铁丝栓着的校牌摘下来。他将校牌倒着立在自己身边,以此表示自己的学生生涯结束,到达终点,终于可以独立了。

    喀嚓声中,画面定格,许望秋的大学生涯到此结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