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传奇 第230章 各怀心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邵氏在六七十年的风光一时,占据华人电影大半壁江山,不过现在已经严重衰落。这其中有邵氏制度的问题,留不住人才,但最关键的还是意识冲突的问题。邵逸芙比较亲英,但毕竟是内地出身、内地长大的,有中国情结,而邵氏的导演和电影工作人员也都是南下的电影人,他们拍的电影以国语片为主,讲的也大多是中国故事。

    不过从70年代开始,二战后出生的一代和移民第二代成为观影主力,这些人对中国没有什么认同感,加上港英政府的“洗脑赢心”工程,他们对内地甚至是敌视的。到了70年代中期,香江电影出现了以许冠文、许冠杰昆仲为代表的市民文化。他们兄弟俩的《鬼马双星》、《半斤八两》等疯魔全港,票房屡创新高。

    尤其是香江新浪潮的出现,令观众开始渐渐远离李翰祥、张彻等等,因为新浪潮所说的故事都是观众熟悉的故事和人,说的是一样的语言。以国语片“想象中国”为主的邵氏,已经与香江脱节,很难吸引年轻一代的观众。

    现在出口公司推出的合拍片政策,让邵逸芙看到了一丝转机。他看完关于出口公司政策的详细报道后,和老婆方逸华讨论跟出口公司合作的问题。邵逸芙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缓地道:“时代变了,张彻他们已经拍不出受年轻观众欢迎的电影,不过他们的电影要是进入内地的话,应该会大有作为的。”

    方逸华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摇头:“如果能跟出口公司合作,进军内地市场,那肯定是天大的好事,不过这事恐怕有难度,出口公司恐怕很难跟我们合作。”

    邵逸芙不解地道:“为什么?我们跟长凤新的关系还可以啊。当初我们想拍《七十二家房客》,去找廖一原商量的时候,他直接对我说,版权费就不要了。直接把版权给我们了。有他们牵线搭桥,怎么会有问题?”

    方逸华叹了口气道:“你忘了《皇天后土》,这是台弯拍摄的**电影,童月鹃非要我们发行。等到电影被禁之后,她又怂恿你去找港督,让港督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如果童月鹃把这事捅出来,出口公司知道,他们会怎么想,还会跟我们合作吗?”

    邵逸芙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如果知道内地市场会放开,打死他都不会接手《皇天后土》的发行,现在事情麻烦了。你刚刚发行**电影,还为这事找过港督,现在又来找人家合作,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他沉吟了几秒钟道:“这样,你去找李汉祥,把廖一原约出来,让李汉祥帮着说说。我们是单纯的生意人,并不想参与政治,我们发行《皇天后土》,完全是被迫的。”

    与此同时,嘉禾办公室里,邹闻怀跟何贯昌也在讨论这个问题。邵逸芙比较亲英,而嘉禾则非常亲台。当初邹闻怀他们离开时邵氏创办嘉禾的时候,资金主要来自于泰国和台弯。不过对资本家来说,赚钱是第一位的,谁能让他们赚到更多的钱,他们就会倒向谁。

    邹闻怀神情严肃地道:“他们这一手很厉害,香江的小公司会抢着跟他们合作。这些小公司会把手里的剧本送到银都,送到出口公司,而他们可以从中挑选最好的项目拍摄。”

    何贯昌点头道:“是啊,刚看到许望秋跟秦祥淋他们的赌约时,我觉得许望秋是夜郎自大,不知道香江电影圈水有多深的狂徒,但看到他们抛出的合作条件后,我觉得他还真有可能赢到=”

    邹闻怀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前两天童月鹃来找我,让我出高价把许望秋挖到嘉禾。只要能把许望秋挖到嘉禾,我们花的钱台弯补贴一半。我觉得这是好事,许望秋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在香江根本就没有这种水准的导演,如果他能到嘉禾,绝对可以成为嘉禾的一面旗帜。我就给许顿打了个电话,邀请许望秋吃饭。现在我算是明白童月鹃为什么这么做了,就是想打乱出口公司的计划。”

    何贯昌听到这话,神情顿时凝重起来:“事情恐怕不止这简单,如果许望秋出来跟你见面,早已埋伏好的记者,会将你跟许望秋见面的照片拍下来,说许望秋准备投奔嘉禾,投奔自由世界。这样一来,内地政府会怎么看许望秋,又会怎么看我们?”

    邹闻怀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如果许望秋加入嘉禾,那么出口公司一定会将我们视为敌人,不会跟我们合作。如果许望秋没有加入嘉禾,那他一定会认为是我们故意陷害他,而他是负责出口公司项目审核的人,那我们跟出口公司合作的大门也等于堵死了。如此一来,我们只能站在台弯一边,为他们摇旗呐喊。童月鹃这个女人简直太阴险了!”

    何贯昌微微点了点头道:“幸亏许望秋没跟你见面,否则内地市场从此与我们绝缘了。”

    邹闻怀的右手在桌面上重重拍了一下,愤怒地道:“她童月鹃当我是什么,是她手中的棋子么?既然她想要阻止我们跟内地合作,那我偏要跟内地合作,看她能拿我怎么样?”

    何贯昌听到这话赶忙劝道:“童月鹃男人死得早,心理有点不正常,犯不着跟她置气。内地市场到底怎么样,跟出口公司合作能不能赚大钱还不好说,赚到了钱能不能拿出来,也很难说。如果内地赚不到钱,而因为置气失去了台弯市场,那就太不划算了。我觉得还是先观望比较好,看看李汉祥他们到内地的情况如何,如果真的能赚大钱,那我们再跟出口公司合作也不迟。”

    邹闻怀觉得何贯昌的话有道理,毕竟嘉禾每年有十多二十部电影卖到台弯,这是很大一笔收入;如果内地市场不能赚钱,而丢掉了台弯市场,那就太可惜了。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出口公司给出了十个名额,其中银都五个名额,其他公司五个名额。如果我们不尽早跟他们搞好关系,让其他公司抢了先。等到我们找银都合作的时候,恐怕很难拿到名额。”

    何贯昌呵呵笑了一声,信心十足地道:“你忘了许望秋跟秦祥淋他们的赌注,许望秋和出口公司需要票房大卖的片子。我们手中有程龙,有许氏兄弟,还有洪金宝等人才,只要跟我们合作,他们就能够赢。只要我们把程龙他们抛出来,他们一定会跟我们合作的!”

    在接下来的两天中,银都机构的访客络绎不绝。除了嘉禾稳坐钓鱼台之外,其他大大小小的电影公司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纷纷上门寻求合作。除此之外,银都还获得了一个意外之喜,安乐院线的老板江祖逸找上门来,希望自己的院线放映《猎鹰》。

    安乐是一条主营西片的院线,最近上映的西片上座率很差,而《猎鹰》非常火爆,且上映的规模不大。如果安乐放映《猎鹰》,肯定能赚不少钱。更重要的是出口公司推出的政策让江祖逸敏锐的感到内地院线在未来可能会开放,他觉得跟出口公司搞好关系,可以为安乐未来进军内地市场打下基础。

    银都对此是求之不得,《猎鹰》本来有23家戏院放映,在加上安乐的8电影院,就达到31家了,这个上映规模不比其他港片差了。

    这天晚上,银都老总廖一原在家里设宴为许望秋践行。许望秋到香江的任务已经完成,准备回内地了。许顿、傅奇、石慧等银都领导都来了,众人欢聚一堂。

    最近两天银都的热闹景象,让银都众人看到了银都崛起的希望;而这一切完全是许望秋的功劳。现在许望秋马上要会内地了,大家纷纷向他敬酒。

    许顿端着酒杯道:“这十多年,我们被打压、被封杀,也拍不出受观众欢迎的电影,可我们始终坚信,我们能够重新崛起,现在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都是你的功劳!我敬你一杯!”

    廖一原也端着酒杯道:“如果没有出口公司和出口公司的合拍片政策,以银都的条件想要重新崛起简直太难了。你真的太了不起了。咱们俩一定要喝一杯。”

    就连石慧也端着杯子道:“你真的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有你这样的年轻人在,咱们祖国的电影事业大有希望。我跟你喝一杯。”

    喝着酒聊了一阵,廖一原对石慧道:“石慧,好久没听你唱歌了,给我们唱首歌吧。”

    石慧笑着道:“行啊,你想听什么?”

    廖一原想了想,道:“就唱《我的祖国》吧。”他转头对许望秋道:“六七反英抗暴的时候,我们几个因为抗议港英政府的暴行,被抓进监狱。在监狱里,石慧每次听到有同胞被抓进来,就会起来给大家唱《我的祖国》,给大家鼓劲。”

    许望秋知道石慧和丈夫傅奇被港英政府抓过,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事迹,这简直就像《红岩》中的情节,忍不住道:“石慧姐,你简直就是活着的**啊!”

    石慧笑着摆摆手道:“我的那点事迹哪里能跟**比啊!既然廖总点《我的祖国》,那我就给大家唱这首歌。”说着,她直接开唱了:“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郭兰英的《我的祖国》就像一幅缓缓展开的画卷,舒缓优美;石慧的演唱则是另外一种味道。这应该跟她的经历有关,由于长时间在监狱中给大家鼓劲而唱,她的《我的祖国》完全不像抒情歌曲,而像一首战歌,唱得铿锵有力。

    廖一原和傅奇他们听着石慧铿锵有力的歌声,听着《我的祖国》那熟悉的旋律,不由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听着听着他们的眼泪就下来了,跟着石慧唱了起来:“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都有明媚的风光……”

    许望秋看着眼前这些流着泪,慷慨高歌的前辈,眼眶也不禁有些发潮,跟着大声唱了起来:“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