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传奇 第217章 艺术和政治分不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为时两周戛纳电影节走向尾声,主竞赛单元的23部电影已经悉数登场。由于美国没有积极派代表和电影参赛,在加上没有黑泽明这样的顶级大师捧场,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参赛影片相对平庸,没有那种留名影史杰作。

    唯一的例外可能是《天堂之门》,这部电影不但是电影史上有名的灾难的,而且终结了新好莱坞运动。《天堂之门》最初预算只有760万,但因为导演迈克尔-西米诺之前的电影《猎鹿人》大获成功,在拍摄的过程中恣意妄为,而电影公司选择了妥协,最终电影耗资共 4400万美元。电影上映之后遭到了影评人的恶评,而这个时候,西米洛选择了妥协。在他的请求之下,联美影业从电影院收回了电影,将四个小时的电影剪成了两个半小时,但这并没有挽救电影,票房只有可怜的350万。

    巨额亏损让联美处在破产边缘,为了挽回败局,西米诺报名参加了本届戛纳电影节,希望在戛纳冲冲奖,从而在欧洲卖个好价格。但《天堂之门》在戛纳上映后同样是恶评如潮,片商也不待见这部电影,因为西米诺这个家伙为了结构和美学上的完整不要节奏,不要人物,也不要叙事,这样的电影根本没有市场前景。

    《天堂之门》的惨败,不仅直接导致好莱坞七大电影公司之一的联美破产,更重要是的是好莱坞制片人再也不敢在大制作中把最终剪辑权交给导演,而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美国导演对电影的控制逐渐减弱,从此制片厂对电影占据了完全的主导地位,新好莱坞运动彻底终结。

    不过三十年后,西米诺携修复调整后的新版《天堂之门》在威尼斯电影节亮相,得到了媒体和影评人的盛赞。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当初那些影评人对电影的抨击简直滑稽可笑,因为《天堂之门》是如此的壮丽宏伟。

    中国电影代表团没有出席开幕式,但组委会专门打来电话,邀请他们出席闭幕式。许望秋参加过不少电影节,而且拿过奖,对出席电影节闭幕式没有太的反应,不过代表团其他成员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参加戛纳电影节闭幕式,一个个激动得跟过年似的。尤其是张一谋,在进入电影宫主会场后竟然上次了两次厕所。

    许望秋心里觉得好笑,我们的电影又没有入围,是来当观众的,怎么激动成这样?

    三大电影节的闭幕式非常简单,不像奥斯卡搞成了盛大晚会,没有歌舞节目,也没有脱口秀。在主持人说完开场后,电影节主席总结几句,评审团主席简单总结几句,然后就开始发奖,整个过程简洁明快,绝不拖泥带水。

    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很多,奖项也非常多,不过很多奖项在昨天,以及下午就已经颁出。现在颁发的是短片单元,以及主竞赛单元的奖项。短片金棕榈的获奖者是法国人,但许望秋根本就没听过他的名字,后来应该混得不怎么样。主竞赛单元的情况也差不多。在几部获奖影片中,许望秋只看过《火的战车》、《着魔》,以及《靡菲斯特》,其他电影根本就没有听过。

    在颁发金棕榈大奖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当评审团主席宣布获得金棕榈大奖的是波兰电影《铁人》时,现场掌声稀稀拉拉,记者席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等到导演瓦伊达走上舞台时,现场竟然有嘘声想起。

    中国电影待遇代表团听到《铁人》获得金棕榈的时候,都有些诧异。《铁人》这片子拍得可以,但要说好也算不上,谁也没想到这部电影能获得金棕榈。

    颁奖礼结束,许望秋他们跟众多嘉宾一起到餐厅参加闭幕酒会。张一谋端了个餐盘,找了个空位置,跟许望秋聊今年的获奖影片。张一谋颇为不服气地道:“我真的觉得《铁人》一般,没想到竟然拿到了金棕榈奖,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评的?”

    许望秋笑着道:“这片子能得到西方媒体的肯定,并拿下金棕榈奖,关键就在于这是一部扛着红旗反红旗的电影。波兰是社会主义国家,而这部电影就是揭示波兰社会的文艺。这样的电影在戛纳受到最高礼遇,是相当正常的。”

    张一谋听到这话十分惊讶:“怎么会这样?戛纳电影节是艺术的殿堂啊,艺术应该是纯粹的啊,艺术应该和政治分开啊,怎么能这么搞?”

    许望秋听到这话摇头道:“你听我们学校老师的毒鸡汤听多了,天真的以为艺术是纯粹的。电影这玩意具有宣传功能,这就让它很难摆脱政治的影响。世界上绝大多数电影都或多或少有政治成分,很难把政治撇干净。新现实主义是意大利**搞出来的,几个重要导演基本上是党员。新浪潮也都跟社会运动有关,五月风暴可以说就是电影人搞出来的。瓦伊达他们这些波兰学派的导演的作品,也都离不开政治。如果脱离了政治背景,看这些人的电影,你根本就看不懂。可以这么说,认为电影跟政治无关,要么是真傻,要么是装傻。”

    张一谋讪讪笑了笑:“好吧,我就属于你口那种真傻的,一直以为电影节是很纯粹的。”

    许望秋摆手道:“这不是你的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尤其是运动时期,我们国家的电影创作受政治干扰比较重,创作受到了极大限制。运动结束后,电影圈的人就拼命想要摆脱政治的影响,获得创作自由,所以,很多人高呼艺术应该纯粹,艺术应该和政治分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把三大电影节吹嘘成了纯艺术的殿堂。

    实际上,威尼斯电影节是是墨索里尼创办的,本身是政治的产物;而柏林电影节是美国驻德电影官员提议成立的,目的是向东方展示自由和民主的价值。戛纳电影节也一样,它属于西方阵营的,对东方,对社会主义国家是有成见的。我们的电影要想在电影节拿金棕榈这种大奖,要么批判我们的文化,要么就是批判体制,就像《铁人》这样。”

    许望秋不是瞎说,例子非常多,王家卫电影在西方备受推崇,艺术价值极高。可王家卫始终与三大电影节最高奖无缘,只在戛纳拿了个最佳导演奖;而他能够拿下这个奖巩俐帮了大忙,因为巩俐是那届戛纳电影节的评委。

    再比如迈克尔-摩尔的《华氏911》是一部抨击小布什和伊拉克战争的电影,这部电影获得了金棕榈大奖。三年之后迈克尔-摩尔带着自己的新片《医疗内幕》来到戛纳,但这部电影不要说主竞赛单元,连次一级单元都没有入围。对于戛纳电影节来说,批判美国的医疗制度,他们是喜闻乐见的。但迈克尔-摩尔的片子犯了一个大忌,就是他在批判美国医疗制度的时候,对古巴的医疗制度大唱赞歌。古巴是社会主义国家啊,吹嘘古巴的医疗制度自然就犯忌了。于是,这部水准很高的纪录片被戛纳冷处理了。”

    张一谋不解地道:“你不是说,欧洲文艺界佐派是主流,甚至很多艺术家是**员,电影节怎么会这么对我们?”

    许望秋摇了摇头道:“我们老祖宗说过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西方人来说,也同样如此。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国设立集中营,将敌对国家的居民,以及在美国出生的敌对国家后裔关进集中营。但实际上只有东瀛后裔被关进了集中营,而数量众多的德裔和意大利人却毫发无伤。为什么?因为东瀛人是黄种人,就这么简单。电影圈也一样。我们的皮肤跟他们不同,我们的文化跟他们不同,他们不可能真正接纳我们的。所以,我们没必须要削减脑袋去获取西方的认同,应该好好把自己的文化搞上去。”

    三天之后,从巴黎飞往北平的班机稳稳降落在首都机场。许望秋他们从飞机上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胜利的微笑,那神情好像从战场得胜而归似乎的。

    中国电影代表团到戛纳的目的就是卖片,就是为国家赚取外汇,他们真的做到了。

    电影出口公司的《猎鹰》卖了373万美元,而且获得了米拉麦克斯40%的股份,从此出口公司在北美有了自己的发行渠道。

    中影公司的电影也卖了76万美元。中影公司的影片能卖到76万,出口公司帮了大忙。由于《猎鹰》销售火爆,片商们都抢着要。许望秋他们跟片商谈判的时候,就要求要买《猎鹰》的版权,就必须买一部中影公司的电影。片商虽然不很爽,但为了拿到《猎鹰》的版权,只能捏造着鼻子认了。

    王岚西对代表团在戛纳的表现非常满意,《猎鹰》在戛纳卖了373万美元,加上东瀛的400万美元,就是773万,再加上香江、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区,以及社会主义国家,《猎鹰》的最终收益肯定会超过一千万美元。有这个成绩,出口公司后面的工作就好推进了。

    电影出口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王岚西招呼许望秋坐下,并亲自给许望秋倒了一杯茶。他看着许望秋笑呵呵地道:“出口公司成立一年多,非议始终就没有断过。现在《猎鹰》在海外卖得这么好,就证明搞出口公司是对的,很多以前无法推进的工作就可以推进了。《猎鹰》马上要在香江上映了,你要带剧组演员到香江宣传。等你从香江回来,就全面接手艺术中心,把电影创作这一块的工作管起来。”

    许望秋也希望早日接管艺术中心,点头道:“没问题。我这次去香江可能要多呆几天,我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导演和项目,如果有的话,我争取他们拉过来。”

    王岚西清楚现在内地能拍优质商业片的导演奇缺,这个问题在短期内无法解决;而香江一直以商业片见长,吸引香江商业片导演合作,无疑是最佳解决方案,便道:“你是艺术中心的负责人,这是你的职责范围,放心大胆的做就是了。”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对了,这次你去香江可以找李汉祥,他手里有个项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