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传奇 第211章 应对记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望秋正要回答波兰斯基他们的问题,特吕弗笑着道:“行了,先生们。这是电影节,不是电影沙龙。观众还在等着他呢,有什么等他忙完再说。”

    波兰斯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首映礼现场。现在观众的掌声还在噼啪作响,他们在用掌声邀请《猎鹰》剧组上台。他哈哈笑了声,对许望秋道:“你先忙你的,我们在马丁内斯酒店的咖啡馆等你。等你忙完了,过来跟我们交流。”

    许望秋也想跟特吕弗他们聊聊,说了声“好”,叫上张一谋和周里金,迎着现场此起彼伏的掌声中走到了舞台前面。

    观众们看见张然他们上台,掌声更加热烈,喊叫声、口哨声不绝于耳,整个电影宫在巨大的声浪中不住摇晃,好像发生了地震似的。听到观众的呼喊声,许望秋他们都笑容满面着的冲观众鞠躬致意,换来的是更加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许望秋是电影节常客,对此观众表现出来的热情倒是比较淡然;周里金和张一谋是第一次到电影节,看到现场近千名老外集体起立,对自己不足鼓掌,其中还包括特吕弗、波兰斯基这些大师,他们内心涌动着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激动和骄傲,以至于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现场观众的掌声持续了将近十分钟,许望秋他们先后五次向观众鞠躬致谢,才让一切归于平静。这将近十分的掌声无疑是现场观众内心最直接的反应,也是最高赞誉。

    从电影院出来,许望秋他们来到新闻中心,先出席官方拍照会,让摄影师拍照;随后来到发布会现场,接受媒体的采访。走进发布会现场时,许望秋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挤满了人,到场记者怕是有两百人。

    在发布会正式开始后,许望秋简单谈了一下自己的创作理念,以及自己想在电影中表达的东西;随后张一谋和周里金也谈了自己对电影的看法,以及创作理念。

    随后自由提问的时候,记者们表现得十分积极。其中很多问题跟政治有关,比如对运动怎么看之类的。在这个时代中国电影人到三大电影节展映,基本上都逃不开这种问题。《哪吒闹海》是动画片,跟政治本来是扯不上关系的。但去年到戛纳展映的时候,就有外国记者问,电影里的四海龙王是不是指四人帮。

    在出发之前,上级对代表团成员作了交代,张一谋和周里金知道该怎么回答;再加上许望秋有应对记者的经验,有他在旁边打掩护,张一谋他们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倒没捅出什么乱子来。

    许望秋知道一定会有人问关于自卫反击战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果然还是来了:“许导演,你好。我是《费加罗报》的记者,我认为作为艺术家应该有良知和责任感,但遗憾的是,在《猎鹰》中我看到你中国侵略越南唱赞歌,请问这样好吗?”

    许望秋没想到对方竟然说得这么直接,上来就说中国侵略,皱了皱眉道:“在拍《猎鹰》的时候,在距离我们拍摄地不远的地方发生了一场战斗。”

    说到这里许望秋取出一幅中国地图,指着地图道:“1980年9月18日,越南河江省属247团越军派出9连摸黑侵占了罗家坪大山。九天之内,越军在山上修起了大大小小19个明碉暗堡,挖掘了一条环形工事和堑壕,组成了一道道交叉火力点,居高临下经常向金厂乡开枪开炮,不断派遣小股敌特工队袭扰中国边防哨所。10月15日清晨,中**队发起了收复罗家坪大山的战斗,将越军赶回了越南。这场战斗发生在中国滇南省马关县金厂乡,是在中国的土地上,请问到底是谁侵略谁?”

    那个记者没想到许望秋准备如此充分,竟然连地图都拿出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许望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他记者则端着相机,对着许望秋一阵猛拍。

    “在拍《猎鹰》的过程中,我们得到了部队的帮助,他们提供了武器和设备。在今年4月底到五月初,我们到滇南前线为部队放映《猎鹰》作为感谢。正好遇上收复扣林山的战斗。”

    许望秋指着地图道:“扣林山在这里,滇南省麻栗坡县。79年的自卫反击战结束后,越军占领扣林山,并把相邻的老山、八里河东山、者阴山以及周围的一些制高点全部占领,这些都是中国领土。越军占领这些地方后,经常炮击边境村寨。老百姓都不敢住村里,只能钻山洞。但小孩喜欢看热闹,在洞里呆不住就跑到外面玩。有一个小女孩叫邓金花,只有八岁,跑到外边去玩时被越军发现了,就对着她开枪,她跑得快,没有被打中,但跑到洞口时,越军一发炮弹打过来,把她炸成了三段。这样的事情非常多。今年五月份,中**队收复了扣林山,但老山、八里河东山、者阴山还是被越南军队占着,请问到底谁在侵略谁?”

    那个记者嚷道:“中国那么强,越南怎么可能侵占中国的领土,你在撒谎。”

    许望秋冷冷地道:“要按你逻辑,东瀛偷袭珍珠港一定是假的,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东瀛人怎么敢偷袭珍珠港。你当然可以怀疑我,认为我在撒谎,但我同样可以怀疑你作为记者的操守,也许你有一个越南裔老婆。”

    现场记者听到这话都哈哈大笑,觉得许望秋有意思极了。最近几天他们采访过不少中国电影人,有大陆的,也有港台的,不过大部分人给他们的印象都是谦虚谨慎,彬彬有礼,而许望秋跟他们完全不一样,非常直接,你对我不客气,那我也不会给你好脸。他们喜欢直率的人,喜欢说话直率的许望秋。

    张一谋和周里金悄悄冲许望秋竖起了大拇指,望秋,还是你牛逼!

    胡建一边笑,一边点头,遇到这种问题一般导演肯定是顾左右言它,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一来反而显得我们理亏似的。就应该像望秋这样,该强硬的时候就应该强硬,不然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

    这时又一个记者站了起来:“弗朗西斯-科波拉认为,最好的战争片的一定是反战的,我认为他的观点很有道理,你是怎么看的呢?”

    许望秋直接道:“我不太认同这种观点,我也不认为反战是绝对正确的。最典型的例子,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了很多人,战后在英国和法国出现了和平主义思潮。他们宣称一切战争都是错误的,呼吁拒绝支持或效力于任何付诸武力的政府所从事的战争,甚至宣称放弃侵略是不够的,还必须放弃防卫。

    在这种观念的推动下,当东瀛人发动918事变,侵占中国领土的时候,国际社会漠视了。当德国人德国撕毁凡尔赛条约,公然扩军备战的时候,国际社会漠视了。当意大利对埃塞俄比亚不宣而战的时候,国际社会同样漠视了。在国际上社会的纵容下,德国、东瀛、意大利越来越疯狂,侵略了越来越多的国家,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面爆发。如果国际社会在德日意刚刚侵略别国的时候就制止的话,那么是不是情况就不一样了呢?

    越南人占领了柬埔寨的土地,至今没有撤军,而且侵占了我国边境地区的一些山头,这是**裸的侵略。我们是受害者,现在你却让我们反战,那就是让我们放弃反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你就是侵略者的帮凶。战争不是好东西,如果能够避免,如果能够不发生,无疑是非常好的。但战争并不是绝对错误的,战争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盟军解放巴黎是错的吗?盟军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是错的吗?”

    提问的记者哑口无言,其他记者则纷纷鼓起掌来。二战是怎么发生的,在场记者基本上都知道,绥靖主义确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许望秋的话一点错都没有。

    这时又一个记者站了起来:“许导演,你好,我是《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在海滩那边搭着两个巨大的铁架子,我听别人说,那是你们搭建的,我能问问那是干什么用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现场记者都来兴趣了。有人在海边搭了两个巨大的铁架子,高二十多米高,间隔距离有五六百米远;在铁架子上还搭着绳索。大家对此都十分好奇,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有人专门向中国代表团打听过,但得到的回答是暂时保密。

    许望秋听到记者的问题顿时笑了:“那东西叫索道摄影系统,是一种电影拍摄设备。电影《猎鹰》中,有一个中**队向越军阵地冲锋长镜头,那个镜头就是用这种设备拍摄的。至于那个设备怎么用,一两句也说不清楚。明天下午我们会作一个简单展示,如果你们有兴趣,到时候可以来看看。”

    在场记者恍然大悟,原来是电影拍摄设备啊,随后他们又将手举了起来,希望新闻官能让自己提问。现在欧洲作者电影是主流,三大电影节更是如此。作为电影的主控者,导演在三大电影节受到的礼遇往往比演员更高。记者们提问大部分都抛向了许望秋这个导演,张一谋他们获得的提问少得可怜。不过他们倒也乐得轻松,坐在一旁看许望秋如何应付记者。

    六十分钟的新闻发布会很快结束,许望秋和张一谋他们说笑着从电影宫出来。许望秋抬眼看到电影宫前的空地上聚集着上百人,不少人手里拿着笔记本,看样子是等待签名的影迷。他突然想起今年戛纳有两部阿佳妮主演的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今天放映的是《四重奏》,这些应该是等着阿佳妮签名的影迷。

    就在时候,那群等待的影迷中有人看到了许望秋他们,大喊一声“他们出来了”。随即那群影迷就像见到羊羔的狼,嗷嗷叫唤着,向许望秋他们冲过来。眨眼之间,许望秋他们就被这些影迷团体稳住,影迷们激动地叫着“耶!耶”。许望秋有些诧异,干嘛叫我们爷爷啊?不过他马上反应过啊,这些人不是叫“爷爷”,而是在喊“燕!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