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离开后,又有两个片商过来询问。片商在看到《猎鹰》的片花后,都展现出了极为强烈的兴趣,不过都没有成交。需要等到《猎鹰》正式上映,片商看到成片之后,才有可能真正成交。

    到傍晚的时候,交易市场关闭,许望秋他们来到大观园吃晚饭。他们走进大观园的时候,台弯代表团正在里面庆祝。昨天台弯代表团放映了胡金铨导演、徐枫主演的《空山灵雨》,今天有很多片商上门,卖得相当不错。

    看到许望秋他们进来,秦祥淋提高嗓门对旁边的吴练真:“听说我们今天卖片卖得不错,卖了多少钱啊?”

    吴练真知道秦祥淋为什么要问自己,十分配合地道:“这主要靠胡金铨胡导和徐枫的名气,昨天片商在看完《空山灵雨》后反响非常好,今天有几十个片商上门来买版权。只是一天的时间,我们就卖了60万,看来,这次我们在戛纳是要满载而归了。”

    秦祥淋等吴练真说完,故作惊讶地道:“这不是许望秋许大导演嘛,听说你们也在电影交易市场卖片,不知道你们做成了几单生意,收入是多少呢?”

    许望秋也不生气,淡淡地道:“来问的不少,但一笔都没有成交。”

    听到这话,秦祥淋露出心满意足地笑容:“有你这样的优秀的导演在,相信你们一定很快就会成交,甚至可能比我们卖得还要好。”

    许望秋毫不客气地道:“对啊,我也是这么的想的。”

    秦祥淋和台弯代表团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许望秋,心想这家伙怕是个棒槌吧,竟然连反话都听不出来,这是在讽刺你啊!

    许望秋他们在大观园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台弯代表团吃完饭走了,胡建他们才过来。不过看到胡建他们脸上的笑容,许望秋就知道《大闹天宫》放映后的反响应该很好。

    事情也确实如此,下午《大闹天宫》放映的时候,电影院涌进了将近一千观众,其中有各国电影界的知名人士、记者,以及片商。在电影放映结束的时候,全场观众集体起来鼓掌,大家都觉得这部动画片真的是杰出的艺术品。

    在随后记者招待会上,几十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怀着极大的兴趣询问《大闹天宫》,以及中国电影的现状。由于记者们太过热情,发布会不得不延长半个小时。

    吃过晚饭,回到公寓,胡建把代表团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小会。

    在听到许望秋想用《猎鹰》换米拉麦克斯的股份后,胡建非常兴奋。出口公司最重要的是任务是出口电影,为国家赚取外汇,但电影出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出口公司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完善的海外发行网络,尤其在北美市场,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以出口公司的实力根本没有在北美建设发行网的能力,而且现在中美意识形态对立严重,要是到美国成立电影公司,恐怕会受到各种刁难。去年中国电影代表团应邀到美国展映,在海关的时候就受到了刁难,有海关官员就直接问,为什么要带电影到美国来?什么内容?有没有**宣传?

    如果能够持有米拉麦克斯的部分股份,就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持有部分股份后,米拉麦克斯还是美国公司,能够避免美国政府的刁难。但持出口公司有部分股份,在米拉麦克斯就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能够通过米拉麦克斯的发行渠道发行自己的电影。

    胡建喜笑颜开地道:“你小子真是敢做敢想啊,用电影换股权这种事都想得出来。如果这事真的能成,那我们在北美就有自己的发行渠道了。你觉得这事能成吗?”

    许望秋点头道:“我觉得哈维应该会答应,米拉麦克斯成立时间比较短。才两年多的时间,公司实力有限,根本就拿不到优质片源。跟我们合作,那他们就有了稳定的片源,能够获得长足的发展,对米拉麦克斯来说,这真的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哈维肯定会答应的!”

    胡建在美国待过,对美国市场还是比较了解的,听到米拉麦克斯成立才两年多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像这样的小电影公司美国有很多,每天都会诞生一批,同时每天也会倒闭一批。如果米拉麦克斯要是倒闭,那我们就亏大了。”

    许望秋嘴里露出一丝笑意,心想如果不知道哈维的能力,不知道米拉麦克斯未来的发展,我肯定也不会提出这种建议。上一世哈维硬是靠着从欧洲买别人不要的艺术电影和独立电影,逐渐发展壮大,最终被迪士尼以8800万美元收购。现在有我们为他们提供片源,他们的发展肯定会更快,等到迪士尼收购的时候,出价肯定会更高,甚至有可能达到新线5.5亿美元的水平。如果真的能达到这个水平,那出口公司获得收益将超过2亿美元。

    不过这些话许望秋没办法说出来:“确实有一定的风险,不过我们想在北美建立自己的发行渠道,只能这么做。如果有大公司能跟我们合作自然是好事,但大公司肯定看不上我们。就连那些稍大一些的公司,也不可能让我们轻易持股。只有米拉麦克斯这样难以出头的小公司才有可能。前天晚上,我在巴黎的电影沙龙上跟法国电影人交流,他们提到了哈维,说这个人能力很强,硬是把一些无人问津的电影买回去,卖出了不错的成绩。如果我们能够向哈维提供片源,那米拉麦克斯完全有可能发展起来的。”

    胡建对许望秋非常信任,也知道王岚西极其信任他,听到许望秋如此有信心,微微点头道:“既然你对这事如此有信心,那我支持你。不过这事太大,我们还是必须向王部长汇报,听听他的意见。”

    由于《大闹天宫》放映后的反响极佳,第二天有不少片商上门要求购买版权。在这个时代,动画片票房都不是特别高,连迪士尼都混得不怎么样,所以,片商出价非常低,基本上都是几千美元,连美国这样的大市场也才卖了6万美元。中影公司签了一把合同,结果加起来还不到30万美元。

    与《大闹天宫》的风光相比,其他中国电影在戛纳可以说是扑街扑到无声无息,反响只能用惨淡的来形容。最开始放映的《苦恼人的笑》、《戴手铐的旅客》观众还挺多的。但这些片子水准都相当一般,片商们看了五到十分钟,觉得没有发行希望,就立即赶场到下一场放映;记者与影评人则因文化鸿沟,对华语电影复杂的历史、社会背景没有耐心,又不习惯非好莱坞式或非欧洲艺术的美学,也都是半途夺门而出。

    在戛纳,电影院的椅子弹簧性能非常好,一站起来椅子就砰的一声,人潮出门的时候砰砰声此起彼落。中国代表团的人在电影院听到此起彼伏的砰砰声,真的是尴尬到不行,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到了第四天,《马路天使》和《三毛流浪记》两部中国早期经典电影展映的时候,宽敞的电影院中只有稀稀拉拉不到十个观众。外柜媒体都在感叹,今年来展映的中国电影跟去年相比,实在差得太远了。甚至有人质疑电影节,为这么多低水准的中国电影争取那么多位置,真的有必要吗?

    片商连电影院都懒得进,买片自然是无从谈起。在《大闹天宫》带来一波小高/潮后,代表团在电影交易市场的展台很快冷清下来,到了第四天的时候,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这一切都被台弯代表团看在眼里,每次遇到大陆代表团他们都会挑衅似的询问,你们电影卖得怎么样。

    这天下午,许望秋他们走进大观园的时候,台弯代表团正在吃饭。秦祥淋看到许望秋,脸上顿时浮现出得意的笑容,用不怀好意的口气地道:“许大导演,听说你们今天又是一单生意都没做成。你们这次过来应该花了不少钱,不要到时候连路费都赚不够哦!”

    许望秋看着秦祥淋淡淡地道:“那是我的电影还没有上映,等我的电影上映之后,我们赚的钱比你们加起来还多。”

    秦祥淋听到这话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然后转头对台弯代表团的人道:“你们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他说他的电影卖出的版权费,比我们所有电影加起来还多。”他看着许望秋道:“你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你知道我们的电影版权卖了多少吗?已经卖了250万美元!你的电影能卖过250万美元?简直是痴心妄想。我现在算是知道什么是井底之蛙了。”

    台弯代表团发出爽朗的笑声,华语片在电影节根本卖不出价。台弯代表团靠徐枫、狄龙,还有胡金铨的招牌,也不过才卖250万美元。许望秋竟然说他一个人的电影会比整个台弯电影代表团还高,真的是无知到了极点。

    在大笑之余,吴练真笑容满面地道:“大陆人嘛,没见过什么世面,而且年纪又轻,说出这种无知的话来是可以理解的。”

    台弯代表团其他人听到这话,都笑着点头:“对对对,大陆人没见过世面,说出这种话是可以理解的。”、“我今天算是见识什么叫井底之蛙了。”、“大陆人无知是正常的。”

    张一谋见台弯人把话说得如此难听,讽刺大陆人没见过世面,忍不住道:“也不知道谁是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天有多高,世界有多大。你们知道《猎鹰》卖给德间康快的大映公司卖了多少钱了?”他伸出四根手指:“400万美元。真的是一群井底之蛙!”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按下了静音键,整个现场瞬间安静了。台弯代表团目瞪口呆地看着张一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德间康快疯了吗?竟然花400万美元的买许望秋的电影。什么电影啊,值得花400万美元?

    许望秋看着张一谋,故作不满地道:“老谋,你嘴怎么这么快,怎么一下就把我们的底泄露了?我本来想跟祥淋和清霞再打一个赌,正在思考跟他们赌什么,现在你这么一搅和,这个赌肯定是打不成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