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传奇 第205章 韦恩斯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电影交易市场并不像其他展会那样人流如织,显得非常冷清。毕竟普通游客是不会到这里的来的,来交易市场的基本上都是片商和电影人。连大公司老板、制片人、影片销售代理都不会到这里来,这些人有自己的人脉系统,不需要到交易市场来摆摊。他们住在电影宫附近的豪华酒店,在酒店的咖啡厅喝着咖啡就把生意搞定了。来这里的基本上都是欧美的独立电影公司,以及中国这样的在海外没有自己发行渠道的国家和地区。

    与其他展台无人问津的情况相比,许望秋他们的展台要好不少。昨天胡建他们到展台收拾的时候,就有人好几个片商来问过。他们知道代表团今天会带着相关资料来正式展出,都如约而至。

    这些片商看完《猎鹰》的片花后都极为兴奋,这是不逊好莱坞的商业大片啊,甚至是好莱坞都拍不出来的商业大片。不但有万炮齐发,有坦克群冲锋,有激烈的战斗,有激动的打斗,还有直升机坠毁的镜头。这样的电影要拿到自己国家放映,市场反响一定很好。甚至片商还没有看到成片,就急不可耐的表示要买这部电影。

    许望秋没有急着成交,现在对方电影连都没有看,出价不可能太高。他告诉这些片商,《猎鹰》在28号会正式展映,具体价格还是等大家看完电影再谈。

    吃过中午饭胡建和中影公司的人离开展台,到电影宫去了。今天下午中国电影展正式开始,会正式放映《大闹天宫》。胡建和中影公司的人必须到场,到时候会有媒体采访。许望秋则利用这个时间到交易市场闲逛,到其他展台看看。

    逛了一大圈,许望秋发现展映的电影以b级片为主,都是一些跟没有听过的电影。在这里他见到了大名鼎鼎的新世界电影公司,这是好莱坞b级片之王罗杰-科尔曼的公司。许望秋去问了下,可惜罗杰-科尔曼没到戛纳来,不然他还真想跟这位b级片之王聊聊。

    在路过台弯展台的时候,许望秋没有看到秦祥淋他们,只有三个工作人员留守。他冲他们挥挥手,说“你们好”。不过台弯工作人员非常不友好,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

    在逛了一圈后,许望秋到门口买了两份报纸,回到展台慢慢翻看起来。

    昨天电影节放映了两部电影,法国电影《着魔》,以及美国电影《天堂之门》。报纸对《着魔》的评价一般,但对女主角阿佳妮的表演却是极尽溢美之词,认为她是本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的头号热门。与此相反,《天堂之门》得到的评价可以算是恶评了,在影评人看来,这部电影是自命不凡、晦涩难懂、情节曲折而极度奢侈的惨败之作。

    许望秋正看地津津有味,突然听到一个粗壮的声音说“你好”,他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那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壮汉,一双眼睛就像两只青蓝色的珠子陷在肉乎乎的脸上,脖子粗壮得像消防栓,手大得像羊排。他的面容看上去很凶,有点像电视剧《越狱》里的监狱看守。在四十年后,任何一个电影圈的人看到这张脸都能够叫出他的名字,哈维-韦恩斯坦。

    许望秋看过一些哈维的资料,哈维并不是靠电影起家的,最初他跟弟弟鲍勃-韦恩斯坦是做音乐的,主要是推介摇滚新人。在70年代中期,两兄弟接手了世纪剧院。为了让剧院在没有音乐会的时候不至于太冷清,他们开始在剧院放电影,并逐渐涉足电影业。1979年,哈维和鲍勃在纽约成立了米拉麦克斯,真正开始做电影发行。

    韦恩斯坦兄弟的电影之路并不顺利,真正崛起要等到十年之后。在那一年,他们以1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了史蒂文-索德伯格的《姓、谎言和录像带》,这部电影不但获得了金棕榈,而且投资回报极为惊人,取得了将近2500万的票房,也让韦恩斯坦兄弟一举成名。

    几年之后,迪士尼从韦恩斯坦兄弟手中收购了米拉麦克斯。迪士尼并不管米拉麦克斯的经营,韦恩斯坦兄弟得意继续经营公司。他们凭借迪士尼这个平台,以及迪士尼提供的充裕资金,走上了征服世界的旅程,成功制作和发行了大量的艺术电影,《英国病人》、《莎翁情史》、《芝加哥》、《低俗小说》等等,并成为在奥斯卡上被感谢最多的人。

    现在的韦恩斯坦只是电影圈最低层的食泥鱼,远远不是后来的大亨,他们只能捡那些其他发行商不要的电影。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到英国、到欧洲电影节寻找那些有裸露镜头的艺术片和独立电影。他们把电影中的裸露镜头剪出来,做成预告片,以此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

    许望秋看着哈维,淡淡笑道:“你好,哈维-韦恩斯坦先生。”

    哈维吓了一跳,心想怎么可能,这个东方人竟然认识我,难道我这么有名吗?他好奇地道:“你怎么会认识我?”

    许望秋哈哈笑道:“前天晚上我参加了一个法国电影圈的沙龙,我说我们会到戛纳电影节来卖片,有人就说到了你,说你是个自大的混蛋,说你喜欢把电影中的裸露镜头剪出来,做成预告片吸引观众。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们的电影一点裸露的内容都没有,甚至连接吻都没有。”

    现在的哈维还不是后来老油条,只是一个在电影圈没混几年的新人,听到许望秋的话,竟然老脸一红,讪讪笑道:“那个,其实我也并不想那么做,我也是没办法,我们是小公司根本拿不到有吸引力的电影。如果能拿到优质电影,我肯定不会这么做,肯定会好好宣传。你知道我最喜欢那部电影吗?我最喜欢特吕弗的《四百击》,我喜欢特吕弗、喜欢费里尼、喜欢维斯康蒂,只是我没有机会发行他们的电影罢了。

    许望秋知道哈维虽然是个烂人,但他真的热爱艺术电影。很多艺术片导演正是在他的协助下,才扬名世界的。其实像哈维这样的烂人在电影圈、艺术圈非常多,艺术这东西真的跟道德没有关系。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当然有,但大多数时候只是一种美好的想象。许望秋不喜欢哈维,不过对方如果真的愿意出高价,他肯定不会拒绝,指着身前的位置道:“有什么坐下聊。”

    哈维说了声“谢谢”,挺着大肚子坐下,然后看着许望秋道:“去年我在唐人街的电影院看到了你的电影《锄奸》,那真的是一部不可思议的电影。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电影,它太神奇了。我当时在想如果交给我来发行多好,如果让我发行的话,可能卖几百万美元。从那之后我就非常关注你,在知道你的新片在戛纳展映后,我马上就过来了。”

    许望秋嘴里露出了一抹笑意,心想哈维这厮真的挺会说话,明明是到戛纳来买片的,却说成了专门为我的电影来的,如果别人听到你的鬼话,可能会信,但我肯定是不会信的,淡淡地道:“《猎鹰》跟《锄奸》不同,《猎鹰》是一部投资500万美元的商业大片。在到戛纳之前,东瀛版权就卖出去了,卖了400万美元。发行这样的商业大片,你能行吗?”

    哈维听到东瀛版权卖了400万美元,吓了一跳,他以往买电影基本上都2,30万一部,超过50万的都没有,让他掏上百万美元买电影,根本就不可能,也掏不出那么多钱来。

    不过他并没有怀疑许望秋的话,刚才已经看到《猎鹰》的片花了。上万人冲锋、坦克群、还有直升机,如果是好莱坞拍,没有几千万绝对搞不定。

    想买《猎鹰》版权的公司一定很多,以米拉麦克斯的实力想脱颖而出非常困难,但他还是想试试:“当然有,如果你了解我们公司的话,那一定知道去年我们发行了约翰-塞莱斯的电影《西卡库斯七个人的归来》,卖了350万美元,震惊了整个独立电影界,我们的发行能力在电影界是首屈一指的!”

    许望秋心想我信你个鬼,那部电影恐怕不是你们发行的吧,票房也不可能那么高,不然米拉麦克斯早就崛起了,不过他也不拆穿,淡淡笑道:“那你准备出多少钱购买《猎鹰》呢?”

    哈维听到这话感觉事情有门儿,灿烂的笑容在那张大肉脸上起伏:“我还没有看到成片,无法给出准确的价格。不过我有个更好的建议,就是分账。电影上映之后,我们平分票房。拿路《西卡库斯七个人的归来》来说,这部电影成本6万美元,我们买的时候只花了十万,但最终卖了350万美元。这些钱跟电影公司无关,因为发行权已经被我们买断。如果是其他片商发行,《猎鹰》顶多卖一百来万,但如果跟我们分账,你们肯定赚得更多。”

    许望秋听到这话有些惊讶,没想到哈维竟然会提议分账。不过票房分账听上去很诱人,但实际上是个大坑,因为你没法对发行成本进行监督和核算。冯小刚就吃过这个亏,《大腕》在海外卖了200万美元,但等到哥伦比亚一算账,差旅费、宣发费特别高,最后算下来,发行费就花掉了230万美元,华谊一分钱没分到。

    如果是其他大公司情况可能还好点,而哈维坑死人不偿命,坑过不少电影人。跟哈维分账,那绝对是把羊羔往狼嘴里送。

    许望秋凝视着哈维的眼睛,笑嘻嘻地道:“我听说很多美国电影公司喜欢用分账的方式坑人。因为独立电影公司没有能力对电影的发行过程进行监管,发行公司的结算的时候就把差旅费、宣发费算得特别高,本来只花了50万,他们说花了250万。假设一部电影的票房500万,跟电影院分账后,发行方能够分到300万。去掉发行成本250万,就只剩下50万。制片上只能分到35万,与其这样,我还不如100万卖了呢!你不会是打这个主意吧?”

    哈维目瞪口呆地看着许望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连这种事都知道,不是说中国很落后、很封闭吗?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