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从打团开始 终章:勇士老了,还是我们都长大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锤子一千五买的个号又全部增幅碎了,然后把材料全部给了仙和都灵,这些天锤子忙着他女儿开学的事情,今年开始上小学了,因为是在异地上学,为了给孩子挑个好点儿的学校,花了近一万块钱,终于是上学了,却又是这种家长会,那种培训会,还要求家长必须到,下午三点四十之前,都灵当时在群里看到锤子发的这个截图,立马就是问了一句,“工作日家长都不上班的吗?”但是没办法,为了孩子能好好的在学校读书,锤子也只能说下午提前一点儿下班去孩子学校了。

    因为孩子读书选学校的事,前几天袍十三还在群里和大家争论了一番,“现在不是已经有政策可以异地就近上学了吗?”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近的好学校,肯定是先安排本地户口的学生的,然后你不给钱的话就直接跟你说人招满了,你能怎么办?”

    仙的话让袍十三觉得胸中有一口气压抑的出不来,仙的孩子也是今年开始上小学了,只是不和锤子一样是异地上学,本地上学,倒是方便许多。

    搬砖买奶粉的小白这些天也开始继续打游戏了,只是不再和以前一样每天都在线了,偶尔上号玩的时候就在群里喊有没有一起打团的,打什么团不重要,一起打就行,但是却很少有人回应他,毕竟白天要上班,晚上也有这样那样的事,每天晚上都能按时上游戏的,只有都灵了吧。

    清凝这些天时不时的晒一下自己的快递,撒撒狗粮,说不打dnf了一天好清闲。

    汪老吊家里接手了一个小饭馆,每天都去帮忙,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十点回家,也挺好的,有了自己的事情做,比打工强,虽然时间久了点儿,但不算太累,上一次汪老吊说骑车送餐的时候撞到路边的柱子上了,袍十三笑他,你没事去撞柱子干嘛?汪老吊也有些无奈,不算很熟练,上路还是有些慌。袍十三就劝他,没事,不要慌,只要你不撞人就行,柱子随便撞。

    斩风也不像以前那样上一个月班然后要玩一个多月了,稳定的上班,上一次一起聚一聚,看见斩风瘦了不少,不止是上班的缘故,也有斩风刻意把控饮食的原因,瘦一点儿也好,还记得前几次见斩风一次比一次胖,说实话,是真的发肥。

    师父昨天突然找袍十三要残花的联系方式,说是咨询一些事情,对了,残花的职业是律师,不知道前面有没有提及过,袍十三也就把残花的企鹅号推荐给了师傅,残花还找袍十三,问把他推荐给了谁,袍十三说是师傅,具体咨询了什么袍十三也不知道。

    诶为打那个灵魂之塔开罐子开了把小无影,可是羡慕死了袍十三,小无影可是袍十三追求了好几个版本都没有得到的武器。

    萌萌也很少上游戏了,因为萌萌原来脱坑退群过,所以萌萌不是管理员了,袍十三也没给萌萌上管理,前几天因为发狗管理一路走好的图,被诶为禁言了三天,结果都没人给萌萌解禁言,一直到还有7个小时就自动解除了,诶为才说没有给萌萌解禁言,然后才把萌萌放出来,萌萌的第一句话就是“还有七个小时就自动解除禁言了!”然后大家都笑她,因为前些天残花脱坑,请吃饭是萌萌请的客,所以也就笑她,前些天还请他吃饭,结果转眼就把你禁言三天?袍十三也就给萌萌上了个管理员,或许是因为残花脱坑的缘故吧,萌萌也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勤快的上号了。

    不得不说两万代币券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幻风又回坑了,脱坑两个月还是三个月来着,又回坑了,“握草,我是真不该回坑啊,才买的一百块游戏币给魔神随便搞了一下就没有了,是真费钱啊。”说是这样说,结果还是玩的很欢乐,“当初真应该把武神的装备跨给红眼。”又还懊恼在那个跨界石活动的时候没有去把武神的装备跨给红眼。

    前些天左岸在风云群问魔道的玩法,大家问他怎么想起玩魔道了,左岸说他媳妇玩了个魔道,当时袍十三就是笑左岸,“然后国庆一人十四套,春节一人十五套?”左岸笑着回应,“我上班去了就让她帮我做活动噻,稳得很啊。”

    袍十三因为最近离职的事情所以很少上游戏,团本自然更是没空打了,最多每天上号刷两把图做下活动,当然了,两万代币券的活动也还是做着的,毕竟考验狗拖的时候又到了不是吗?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就这样了,大家有的脱坑了有的还在玩,有的脱坑又入坑了,但是终究是没了以前的那份热情,生活和生存,逼着我们这群勇士逐渐的褪去欢笑,褪去曾经的执着,然后偶尔在群里闲聊几句,也能觉得大家都还在,但聊的已经不再局限于只是游戏了,又觉得大家都不在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款游戏承载着我们的青春,带给了我们多少个日夜的欢声笑语,大家相遇于这款游戏,无话不谈;大家也都逐渐离开这款游戏,灰色列表不再亮起。但大家因这款游戏而积累的友谊,难以磨灭。

    勇士老了,还是我们都长大了。

    胡编乱造了一首《勇士老了》,献给看到最后的勇士们!

    终究到了这时候

    和所有不安天命的哭笑怒骂着

    为了前程未来不断拼搏着

    那段激情昂扬的岁月我们经历过

    偶尔也会看着那熟悉的图标傻笑着

    也会用充满七万的一天把自己鼓励着

    只是那永远都不再登录的账号

    提醒我那片遥远的阿拉德

    再没有属于我光鲜的角色

    团长不用再留位置了

    也不用再为奶荒发愁了

    主c今天都不来了

    就连划水都没人了

    只是偶尔见面喝一杯

    还会破口大骂一声

    狗团长,说好的黄牌呢!

    勇士老了还是我们都已长大了

    岁月溜走不忘带走青春的坚守

    风雨难熬依旧不灭心中的火热

    无意听见有人聊到总会露出会心的笑容

    多想再次创建攻坚团

    二十个人依旧是你们

    让彼此激情的岁月再次汹涌澎湃

    黑雾舰炮震颤擎天还能上火山

    心脏通关谁翻黄牌谁就是狗拖

    卢克万世荣光照耀超大陆

    不锈钢盆去晚了只能换个叉

    超星空超级加倍改名叫旋涡

    天骄普雷被打成小鸟

    多想告诉灰色id的朋友

    当你回坑其实我们一直都还在

    想再闯荡阿拉德大陆

    救个充七万的女孩

    那个已经回不去的年代

    祭奠青春的尘埃

    不再亮起的id

    是勇士老了,还是我们都已经长大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