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霸主 第二二二章 不是白莲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初夏的阳光照在湛蓝的博登湖上,温暖的仿佛情人的双手。

    约纳斯坐在湖边的排椅上,遥望着湖对岸的腓特烈港,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将对面的那家公司收为己有。

    相比劳斯莱斯,奔驰,宝马这些汽车厂家,约纳斯其实并不在乎。

    只要你有这个技术基础,所有的品牌都能逐渐打造出来。

    采埃孚在汽车行业的地位,几乎等同通用电气在飞机行业的地位,是必不可少的。

    这家以变速箱,底盘系统,传输系统为主要发展方向的工厂可以没有奔驰,宝马,但是奔驰宝马却离不开他。

    一直到后世,这家公司依旧是全世界最大的变速箱和底盘件生产企业。

    更主要的是,他们的产品可不仅仅限于汽车,也包括了轮船,火车的底盘和传动系统。

    小到几千吨的驱逐舰,大到几十万吨的货轮,这家公司都能提供最先进的传动系统。

    欧洲的火车,一半以上都是使用他们的底盘和平衡系统,法国研制的时速超过两百公司的火车,就要依靠这家公司。

    也正是因为这家公司太牛,因为他们必不可少,所以不论什么时候,他们的经营都没有遇到多少困难。

    根据约纳斯的调查,华夏的新江油田在81年买了几千辆奔驰货车,使用的全部是采埃孚的底盘和变速箱,他们在两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华夏市场。

    在许多汽车品牌都摇摇欲坠之际,他们的日子依旧非常好过。

    这也给约纳斯的收购,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另一个阻碍来自其他汽车品牌,能生产最先进变速箱的采埃孚,其他汽车品牌绝对不会希望被某家汽车公司收购。

    像现在的宝马三系,五系,七系,奔驰大部分车型,都是使用采埃孚变速箱。

    如果约纳斯又成立汽车公司,又要收购采埃孚,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别以为宝马和奔驰是世界知名公司,他们就会格外注意国际形象,许多时候,他们比黑帮还狠。

    以宝沃为例,这家在二战之前就已经发展起来的汽车公司,曾经是德国最牛的汽车公司。

    在五十年代,德国每出口十辆汽车,就有六辆是宝沃。

    当时正值巅峰的宝沃构建了当时世界上最丰富的产品线,包括中型轿车、小型轿车、越野车、重卡、轻卡、消防车、流动银行车、坦克、甚至飞机。

    那个时候,不要说奔驰,宝马,就是大众汽车,也根本无法跟私人控股的宝沃相比。

    59年宝沃旗下全部车型的出口量达到整个德国出口总额的63.5%,他们研发的一款空气悬挂豪华汽车,一年销售就超过二十万辆。

    61年的宝沃下线了一百万辆汽车,但是也在这一年,在德国仅次于大众的第二大汽车公司宝沃“破产”。

    究其原因,是宝沃的快速发展触动了其他汽车公司的利益,奔驰牵头,宝马充当打手,几乎所有汽车公司联手,拉开了一场针对宝沃汽车的阴谋大幕。

    宝沃在鼎盛时期是德国第二大汽车公司,最大的汽车出口企业,资金充裕,坚持不和银行合作,用自己的资金造车。

    他们让银行无利可图,也让地方金融得不到发展。

    同时他们因为快速扩张,造成了外债高企。仅仅只是为了一笔两千万的资金,阴谋展开。

    宝沃汽车所在地的不莱梅政府直接切断了宝沃的现金渠道,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强制宣布宝沃“破产”。

    宝沃当时出口船上装的汽车都不止两千万,却被破产。

    他们的债务虽然多,但是经营良好,只是资金周转困难一点。

    两年的清算过后,被破产的宝沃在付清员工工资以及还完债务之后,仍有高达五百万马克的资产。

    而在宝沃破产一个月之后,负责调查宝沃这一事件的中立会计审核小组监事会主席和不莱梅市长迅速加盟宝马董事会。

    如今的宝沃家族依旧视科万特家族为世仇,他们的家族成员现在进入了大众董事会,凡是有宝马人士在场的场合他们从不出席。

    约纳斯对这段历史感兴趣,是因为后世这个品牌在华夏复兴。

    当时的约纳斯在英国看到这个新闻,还有媒体对宝沃家族后人的采访。

    宝沃创始人卡尔宝沃的孙子克里斯蒂安宝沃说出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已经无意再去追究当年的谁是谁非,我们要往前看。但有一点,宝沃家族不会再与布莱梅政府有任何的往来,家族的任何一位成员也绝不允许拥有宝马汽车。”

    而副总裁首席执行官克诺伊斯宝沃的回答更值得玩味:“公司破产,当时的不莱梅政府有责任。从宝沃破产后,不莱梅的经济一直下滑,直到今天该州依然是德国经济落后的地区。宝沃永远不会再回到不莱梅!”

    来到这个时代,自己也成为一个大家族的子弟,约纳斯很清楚他们这些家族虽然表面温和,低调,光鲜,但是如果利益被触犯的时候,却都会化身猛兽。

    琉森霍夫曼家族因为从事银行业,一直比较温和。但是巴塞尔霍夫曼家族能成为瑞士首富,却也是站在无数失败者的尸骨上起来的。

    在过去的84年,巴塞尔医药集团就在全世界范围内打了超过三百场官司,逼的超过十家公司破产。

    采埃孚不像其他的汽车配件公司,如果想要收购,约纳斯将会面对强烈的反击。

    “约纳斯哥哥,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

    原本站的距离只有五米远的普洛夫和凯亚杨,看到米基罗斯陪着诺伊尔走了过来,主动地向远处走了几步,给他们留下一个私密空间。

    约纳斯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将正在抽条,身材有些瘦的诺伊尔轻轻拥在怀中。“你爸爸,哥哥去了墨西哥,妈妈去了伦敦,所以今天我来接你啊。”

    诺伊尔看了看约纳斯的表情,问道:“是不是对我有些愧疚啊?”

    约纳斯坦诚说道:“一辈子都会愧疚。”

    诺伊尔点了点头,抱了一下约纳斯的腰,问道:“索菲亚什么时候出生?”

    “可能还要过几天,陪你度过周末,我就去迎接她的出生。”

    诺伊尔撒娇说道:“不能有了索菲亚就不喜欢我了。”

    “当然不会,你和她都是我的女儿。”

    “不止。我还是你的妻子。”

    约纳斯笑了起来。“走,我陪你去收拾行李。然后回家换衣服,晚上去参加埃森家族的宴会。”

    索菲亚是约纳斯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的名字,在几个月前,查出孩子的性别的时候,包括汉娜在内,都长舒了一口气。

    德赫兹家族原本耿耿于怀,但是在知道孩子是个女儿的时候,也对约纳斯温和了许多。

    瑞士不同于其他国家,女人的社会地位比较低。

    前几年,在国际社会的压迫下,瑞士才允许女人有了平等的选举权。

    瑞士的大家族,女儿可以分一大笔财产,但是家族产业,女孩基本没有继承权,除非没有男孩。

    当然,这个时代的人不会知道,未来的瑞士这方面会发展那么快。

    不要说选举权了,就是执政官里面,出现的女性也不少。

    诺伊尔就读的瑞士圣加仑奥夫研究所马克罗森堡学校是马克罗森堡家族建立的一所从初中到高中的中学。

    维努斯与马克罗森堡家族的关系密切,诺伊尔在这座中学已经上了三年学。

    这所学校虽然在名气上比不上约纳斯就读的萝实国王学院,但是在国际化教学,女孩的生活技能专业培训方面,也有着自己的优势。

    约纳斯的到来受到了一帮男孩女孩的热情追捧,他如今在这些孩子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高。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坐在湖边的草坪上等着诺伊尔下课,要是上课的时候出现,课都别想上了。

    纵然诺伊尔并不是一个特别虚荣的女孩,但是看到约纳斯受欢迎,也是眉笑颜开。

    约纳斯其实对她的感情最复杂,愧疚感也最深。

    如今还在纠缠的两个女人,一个女孩,年龄最大的巴尔姆却最单纯。

    她在雅尼克的葬礼上就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一直默默守在约纳斯的身边,从来不争。

    妮可看似最独立,最个性,但是实际上,她的心思也很单纯,或者说差根筋,想要满足她非常容易。

    而看似无欲无求,年纪最小,单纯可爱的诺伊尔,却是约纳斯一直没有真正琢磨透的。

    生活在一个大家族,没有谁会单纯的像一块水晶。

    诺伊尔有两个叔叔,堂兄妹都在一个大家族生活,哪怕爸爸是家主,中间也免不了有一些纷争。

    可是诺伊尔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一直扮演着一个乖巧的角色。

    约纳斯相信她对自己的爱是真的,但是绝对不相信她是一个白莲花。

    一个能让爸爸妈妈喜欢,哥哥宠爱,自己奶奶汉娜满意,妹妹海伦归心的小女孩,不可能单纯的没有一点手段。

    自己看到的,只是她故意表现出来的。他更愿意相信,今年才十五岁的诺伊尔是一个小腹黑女。

    但是,他这样的身份,一个有手腕的女主人,才是真正的良配。

    像诺伊尔妈妈蒂德那样完全的文艺女,像自己妈妈埃米尔这样的傻白甜,是当不好一个大家族女主人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