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霸主 第二一零章 大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刚进入十一月,瑞士就连续下了三场大雪。

    不过,在大雪纷飞之际,属于普洛夫的房子已经建成了,即便是大雪,也妨碍不了内部的装饰。

    这套属于普洛夫的房子上下两层,有四套卧室,接入了天然气,修建了地暖。

    因为房子不大,天然气地暖足以保证房间的供暖,所以没有修建壁炉。

    普洛夫也带着家人从俄罗斯鞑靼共和国的喀山,来到了瑞士。

    跟他一起来的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以及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妹妹。

    他的父母和兄弟因为不符合移民政策,被苏联政府拒绝了移民。在约纳斯看来,这是俄罗斯政府不愿意失去约束普洛夫的条件。

    只要他的父母和兄弟还在苏联,他就不可能站到政府的对立面去。

    当他们一家人坐着卡利斯勒接他们的车来到霍夫曼庄园,约纳斯和扬克尔两个人亲自迎接了他们一家。

    既然要笼络人心,那么就要从细节做起。何况,普洛夫这次是真的相当于救了约纳斯一命,值得约纳斯他们这样做。

    普洛夫虽然丑,但是娶的老婆却非常漂亮。这个丰满的俄罗斯女人原本是木材厂的会计,只会说简单的英语,来到霍夫曼庄园,显得格外拘谨。

    他的妹妹是个粗犷的俄罗斯女孩,脸型方正,有一种中性美,却不是约纳斯的菜。

    “约纳斯,这是我的妻子安娜,妹妹米尔佳。”

    约纳斯跟她们握了握手,用英语说道:“欢迎你们,你们以后可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在来之前就已经帮他们安排好了,普洛夫的妹妹安排到霍夫曼投行负责行政工作,而他的妻子留在家里,帮汉娜和费琳婶婶干家务。

    普洛夫左手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右手还抱了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这是我的两个小公主,莉莉娅和尤金妮亚。”

    约纳斯蹲下了身子,捏了捏莉莉娅的小脸,跟她笑了笑。“你好,莉莉娅。”

    女孩害羞地笑了一下,躲回爸爸的身后。

    约纳斯又用手指触了触还在襁褓里面的那个小孩子,刚出生才两个月的孩子,此刻睡的正香。

    “尤金妮亚……这是个好听的名……”约纳斯抬头望了望普洛夫问道:“普洛夫,我记得你姓沃罗夫斯基……”

    普洛夫张开大嘴笑道:“是的,所以孩子们姓沃洛丁娜。”

    俄罗斯的女孩即便跟父姓,但是也有变音。比如父辈是斯基、诺夫,但是女孩后面的音节会变成

    娃、娅、娜结尾。

    约纳斯看了看还在眯着眼睡觉的孩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来自喀山,生于84年9月17日,这不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尤金女皇嘛!

    前世的约纳斯对这位曾经的俄罗斯第一名模,可谓是颇为欣赏,很难得一个西方人,却有着东方人的轮廓和美感。

    真想不通,普洛夫这么丑,怎么会生出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儿。

    普洛夫看约纳斯的眼睛在自己和女儿脸上来回扫了几遍,忍不住说道:“在毁容之前,我也是个大帅哥好不好!”

    约纳斯嘿嘿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他们两个人出生入死的关系,即便是一些玩笑,也都不会在意。

    扬克尔拍了拍约纳斯的肩膀。“我们还是先请客人进屋吧,你奶奶也想看看两个孩子。”

    海伦和约瑟夫已经大了,现在是人烦狗厌的年纪。汉娜把对孙子的爱都给了约纳斯,对他们姐弟俩多了一丝威严,少了一丝亲近。

    但是最近,汉娜的心又柔软了起来。想到再过七个月,自己就能荣升曾祖母,对还在襁褓里的尤金格外亲切。

    普洛夫的新家虽然已经建好了,但是还要空置一个月来散发毒性。

    八十年代的欧洲,各种油漆,涂料也都不是无公害的。

    普洛夫看到汉娜露出慈祥的表情,格外荣幸。

    这个家里,他最怕的就是汉娜,很怕汉娜不喜欢他的家人。

    如果是这样,他甚至想过让家人搬出去住,也不要因此影响了汉娜对他们的观感。

    “约纳斯,闲了两个多月,我都快要生锈了。”

    约纳斯也很无奈。“继续闲着吧,我被奶奶禁足,现在很少出门了。”

    被汉娜禁足其实只是一个借口,关键是海伦这个臭丫头被诺伊尔收卖了,约纳斯去看望了妮可两次,都被告密了。

    幸亏她不知道约纳斯是去看妮可,要不然,会出大事的。

    现在,到了周末,约纳斯反而没有时间去看妮可了。只能每周四,或者周五,逃课半天去看望妮可。

    请普洛夫一家吃过午餐,约纳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开始完成课外作业。

    虽然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但是老席恩很怕约纳斯的旧伤复发,根本不敢让约纳斯训练。

    只有周日的时候,用半天时间让约纳斯恢复一下状态。

    约纳斯幸亏踢的位置是门将,要是其他位置,很难保持状态。

    “咚咚咚……”

    “请进。”

    普洛夫从门外走了进来,露出有些讨好的笑容说道:“约纳斯。”

    “普洛夫啊,有什么事吗?”

    普洛夫脸上露出了一丝惭愧,略微有些拘谨地搓了搓手,在约纳斯的对面坐了下来。

    “约纳斯,有一件事我想寻求你的帮助。”

    “普洛夫,你知道我的,你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

    “但是这件事有些逾规,约纳斯,你可以拒绝。”

    他这样说,反倒是引起约纳斯的好奇心了。“难道你以前的组织又找到你了?”

    普洛夫楞了一下,显然是被约纳斯的聪明震住,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在东拉西扯,连忙说道:“以前在组织里面我属于行动组,并不涉及一些内幕,所以后来才能退役,回到喀山去当伐木工。”

    约纳斯点了点头,他又说道:“里奇先生把我们这些人弄了出来,当初跟组织有一些没有注明的规定,基本上,组织已经放弃了我们这些人。”

    “那么,现在是什么问题?”

    “我从莫斯科转车的时候,遇到了以前的一个同僚。他被组织安排到德累斯顿担任‘苏德友谊之家’主任。

    因为以前是旧识,我们在旅途中聊了一些事。我可能多嘴了一些,在跟他讨论欧洲经济的时候,说了一些你的观点。

    然后,他在知道你所做的事情之后,就改变了主意,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关于贡沃尔的一些内幕消息。当然,这是私人请求,你可以拒绝。”

    约纳斯看了普洛夫一眼,问道:“能让你变的话多,跟你是老关系?”

    “我们77年就认识了,他跟我们不同,是靠脑子吃饭的。但是他一直很尊重我们这些没脑子的卖命的人。”

    约纳斯问道:“他叫什么名字?我不能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决定下来。”

    “他叫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普洛夫显然早有准备,流利地背出了他的简历。“他在75年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同时获得经济博士的学位。

    第二年进入克格勃接受训练,一直到去年又被挑选进入安德罗波夫红旗学院进修,如今被委派都德累斯顿担任‘苏德友谊之家’主任。”

    约纳斯表面平静,但是内心却窃喜不已。他一直想着如何跟大帝拉关系,现在机会自动送上门来了。

    他低下头,怕自己脸上的笑意被普洛夫看到,还用手挡住了脸。

    装作沉吟了一会儿,约纳斯的内心平静了下来,才拿开了手说道:“我需要见一见他,虽然关于贡沃尔西欧股东的信息并不是绝密,但是也不是一点代价不付出就能到手的。”

    普洛夫摇了摇头说道:“他经费有限,恐怕拿不出你想要的代价。就连他这次来瑞士,我还赞助了他路费。”

    约纳斯摇了摇头说道:“普洛夫,你这样的举动让我很被动。你应该知道,我是不喜欢跟政治联系在一起的。”

    普洛夫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你这边我根本没有跟他提起,我只是准备从伊万和安德烈他们那里,帮他搜集一些资料。”

    普洛夫说的是里奇的两个保镖,他们对利益集团内部的消息了解更多一些。

    “那就好!不过,人既然来了,我也就见一见吧。”约纳斯心里越发满意了,他站起身来,给自己的杯子里加了一点开水说道:“所谓的代价,并不仅仅是指金钱。有时候,眼光放长远一点,会收获更多。”

    见约纳斯答应了下来,他喜出望外地说道:“那我现在去接他……”

    约纳斯摇了摇头说道:“不合适,你把他安排在哪家旅馆?”

    “火车站对面的阿尔皮纳酒店。”

    “他们几个人?”

    “就他和他怀孕的妻子。”

    约纳斯想了一下,认为不该表现出急迫的心情,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通知他一声,晚上我请他共进晚餐。我要先见见他,才会决定是否在他身上投资。”

    “投资?”普洛夫有些不解。

    约纳斯笑道:“你可以把我的原话告诉他。”

    能够在大帝还没有发迹之前就投资在他身上,这就是最好的投资。

    约纳斯不想牵扯太多政治,用商人的手段最好。

    傍晚六点,约纳斯在凯亚杨的陪伴下,进入了位于老城的李太白餐厅。

    这家餐厅的房子建于1734年,曾经是一座咖啡厅,格外受音乐家和思想家的青睐。

    在清末时期,一批厨子被八国联军带到了欧洲,他们制作的华夏美食当时风靡整个欧洲。

    自此之后,华夏美食在欧洲就成为了高档美食,在瑞士的售价远超法国菜。

    约纳斯去京城的时候,在京城饭店,一份青椒肉丝才五块人民币。

    但是在李太白餐厅,却要二十五瑞郎,相当于二十五美元。

    这个价格,足以吃一顿带前餐,主餐,甜品的法国菜。

    进入餐厅,约纳斯一眼就看到了那位年轻的大帝,今年才三十二岁的大帝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

    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后世的威严,看起来眉清目秀。

    也因为看起来瘦弱,他从小就喜欢柔道,并且在大学期间就成为了柔道教练。

    约纳斯的视线盯在了他身上就没有离开,虽然自己比他要小十三岁,但是现在两个人的身份相差甚远。

    约纳斯面对他的时候,强势一点是应该的,礼贤下士,反而有**份。

    他也在约纳斯进入餐厅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约纳斯,礼节性地站起身来,两个人的视线一直没有分开。

    约纳斯大踏步走到了他们的桌子旁边,主动伸出手说道:“约纳斯霍夫曼,一个年轻的学生兼商人。”

    大帝伸出手跟约纳斯的手握在了一起,用流利的德语说道:“还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守门员。”

    约纳斯笑道:“从荣誉上来说,我现在还比不上你们国家的骄傲雅辛。”

    约纳斯的身高比最多只有一米七的普京要高二十多厘米,两个人面对面站在一起,约纳斯完全是用一种俯瞰的姿态看着他。

    这个时候的普京,完全称得上是一个小鲜肉。

    听到约纳斯的自谦,他奉承着笑说:“这只是因为年龄的差距而已。”

    转向了柳德米拉,约纳斯只是轻轻握了握手说道:“欢迎来到瑞士,琉森是一座美丽的小城,托尔斯泰也曾经在这里流连忘返。”

    柳德米拉的德语就要差了许多,结结巴巴地说道:“是的,只是卡佩尔桥就已经让我们惊讶无比,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座木桥已经有六百年的历史了。”

    约纳斯跟她点了点头,喧宾夺主地请众人坐下,说道:“普洛夫,既然是你曾经的同事,普京先生在瑞士期间,就由你负责安排他的出行。

    另外,阿尔皮纳酒店这里太吵,我认为安静的普拉茨酒店更适合一个未来母亲休息。

    请不要拒绝一个豪客的庸俗商人的邀请,除了钱,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他的好客。”

    约纳斯的态度虽然有些强势,但是绝对不会让人难受,约纳斯很好地把握住了中间的分寸。

    这个时候,普洛夫介绍说道:“普拉茨酒店几乎是里奇门徒们的内部酒店,在那里,能遇到世界各国的能源商人。”

    大帝眼睛一亮,跟约纳斯表示感谢:“非常感谢你的热情款待,我会记住在瑞士有你这个朋友。”

    (不敢吹空调了,现在头昏脑涨,汗流浃背。书友们要多注意身体,发烧真难受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