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最强法王 另一个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名剑风流公会的会长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比较知名的人物,天龙八部里的星宿老仙丁春秋。

    身为这样的一个知名人物,而且在原著中的实力不俗,因此丁春秋在豪侠中为能够能够得到这种实力和身份上的延续做了很多很出格的事。

    为什么扮演了一个坏人就一定要做个坏人呢?

    或许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这又不是演电影,不用把原著中的角色形象完照搬过来。

    丁春秋在豪侠开服的一个月以内在崆峒山中曾经疯骚过一把,就像茅十八曾经点评过的毒素效果那样,毒在豪侠中非常的好用,而恰恰丁春秋算得上是用毒的顶尖高手了,因此丁春秋在豪侠中的个人天赋也恰恰把他的“毒”给烘托了出来。

    丁春秋在开服阶段一度累积了一定的人气,很快他就赶上豪门公会的步伐开始准备起建立公会以及夺取崆峒山大权了,而这个时候挡在他跟前的一共有两家公会一个是快活林公会,一个是无名公会。

    但是由于无名公会发展的太过迅猛,很快就远远的甩开了另外两家公会,同时也让丁春秋和律香川都没了与之对抗的脾气,然而随着攻城战的打响,无名公会虽然实力惊人,但却反倒是没有多少亮眼的发挥,很快在崆峒山中就被另外两大公会给压在了第三名。

    那个时候其实丁春秋并没有想过他会和律香川走到今天这种血海深仇的地步。

    也许是因为丁春秋扮演一个坏人的角色扮演的太入木三分了,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想让要自己在战场上表现的更加凶狠一点,激进一点,因此在一次失误导致死亡之后,丁春秋突然感觉自己的血液逆流,整个人一下子就不好了。

    而当他带着手下兄弟赶去找律香川麻烦的时候,律香川由于杀了最大的竞争对手而得意洋洋,被丁春秋带人杀到自己身旁才反应过来,想要回城已经来不及了,也就是在这场战斗中,律香川的脸被丁春秋那一巴掌狠狠的扇了一下。

    从此两人成为了不共戴天的死对头。

    事后丁春秋也挺后悔的,但是他的后悔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正是通过他那一巴掌让他在崆峒山中累积了大量的名气,一举赶超了快活林公会成为了崆峒山中的第一大帮派。

    此时想来,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冲动,游戏事游戏解决的话,只怕今天就没这么多烦恼了。

    都说只有自己才是最信任自己的,当然这是废话,但放在丁春秋自己身上,他从决定组建公会的那一刻起,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夺取崆峒山大权中失败过,所以他很多事都做的很过分,甚至是把很多坏事都做绝了,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有的人不想惹名剑风流公会,拍拍屁股走人就行了,但有的人就不是那么好打发了。

    特别是眼下崆峒山大权被快活林公会给夺下,随着快活林公会的等级提升,彼此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而今天刚刚又走了十多个玩家,显然也是在这里看不到出路才离开的。

    丁春秋很烦也很慌,他很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快活林公会会长给逮到,如果真有这一天的话,他只能删号了,因为他可以想象的出到时候对方到底会扇自己多少个巴掌才会解气。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丁春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的,他还没有延续丁春秋的风采,还没有成名于豪侠,还没有找到他的老相好李秋水,也还没有将自己的公会发扬光大,他又如何甘心就这样慢慢的衰退再慢慢的死亡呢?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丁春秋试图寻找一切方式想要找寻出快活林公会的破绽,甚至于他比律香川本人还要更清楚如今快活林公会中的那些隐患。

    但是让丁春秋迟迟都不敢动手的原因就在于快活林公会有一个女性副会长,而这个女人才是最让他忌惮的存在,因为过去发生了很多事让他记住了这个女人。

    网游中很少有用头脑来战斗的智者,用玩家的话来说,能动手绝不bb,解决麻烦如果还要坐下来话家常,苦口婆心一大段话,谁有功夫听,不服就干,就这么简单。

    但是当真遇到一个会思考,用头脑来战斗的人时,丁春秋才知道自己其实输的不冤。

    但是就在前天,突然间三个横空出世的小子把快活林公会的一大帮子人杀了个落花流水,狗血淋头,虽然说他很清楚快活林公会就是一帮乌合之众,这群乌合之众有的甚至在前不久还被公会里的其他人给击杀在了野外。

    但是能够凭借三人之力就干掉快活林公会四五十人,这在攻城战时期,怕是很难以想象的,当然了,这还是因为丁春秋自己受制于他个人的眼界,并不知道在襄阳城中有一位六脉神剑创始人段思平这样的绝世高手甚至能压着红袖添香公会打。

    如果说第一次杀人还是这几个高手一时兴起或者是被快活林公会那群时常野外蹲点的人给惹到的缘故,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于今天再次听到了同样的消息,就让丁春秋意识到自己想要复仇的机会来了。

    白玉京和苏樱两人已经再一次杀人如麻了,乃至于苏樱看了一眼鳄老三发来的消息后也没有回复直接就关了,如今她一颗心思在白玉京身上,原本就不待见鳄老三,眼下两人更是不想有任何瓜葛了。

    “快跑,别待在同一个地方。”

    苏樱出言提醒,白玉京点点头,两人一同离开当前场所,而后赶来的追兵只能看着空旷的野外破口大骂。

    两人来到另一处地点后,从消息栏中敌人所发布的咒骂声中来判断出对方的行踪,当前消息基本上就在玩家当前视野区域,而如果是地区频道的消息,那就更远了,而且虚拟网游不比平面网游,很多玩家受了气都是直接想都不想就开骂的,而一旦他们说话立刻就会发布出当前频道的消息,只有转换成地区频道或者是身处队伍当中才不会犯这种错误。

    但偌大的快活林公会本来就是鱼龙混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章制度,纯粹一盘散沙。

    此时一条添加好友的消息发了过来,白玉京看也没看就屏蔽掉了,这两天想要加他的人很多,刚开售白玉京还因为好奇而加了一个,但在被苏樱知道后立刻就让他删除掉了,毕竟如果被拉入黑名单那可是会在小地图中显示出来的,因此如今两人的好友栏中存在的唯一一个外人也就只有鳄老三了。

    不过很快,苏樱也收到了一条消息,不是别人正好是鳄老三发来的。

    “你们在哪,我们谈谈!”

    鳄老三此时肯定已经知道苏樱和白玉京是故意避开他不打算继续跟他为伍了,而他自己对于这种情况肯定也猜到一些原因,因此在发完消息后,继续又发了一条过来。

    “放心,如果我们三真不合适,我不会勉强的,大家也算是好聚好散,你说呢?”当苏樱把鳄老三的消息转述给白玉京之后,白玉京对此倒是很为难,因为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去见鳄老三。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去见他,再说我们也没义务非要跟他组队对吧?”

    苏樱的话是在看到白玉京一脸犹豫的时候说出来的,估计她在白玉京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说辞,而且估计还并不限于一种。

    白玉京此时仍旧没有回答什么,虽然说眼前这种情形跟他过去被他的前队友给踢出局有本质上的不同,退一万步来说,如今他们也只有三人,还算不上是一个队伍呢,但是如果白玉京当真用这样的说辞来说服自己的话,那他而言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见他一面好了。”

    白玉京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对于这个答复苏樱也早就已经想到过了,而且从这段时间的经历来看,白玉京的确也是做任何事都是那种犹犹豫豫之人,他总是会产生一种“不忍心”的想法的。

    当然了,就如同苏樱想要离开鳄老三的真正原因一样,白玉京从他过去的犹豫到如今坚定下来做一件事,或者说人都是如此,总是会有不同的面孔,而真的能够做到表里如一的人只是极少数。

    “那好吧,不过去了以后一切都要听我的,不能听他的,你明白吗?”

    苏樱的话让白玉京点点头,这一点他倒是不会反驳,毕竟自己不是一个能够做决定之人,如果能够和平分手那是最好,如果不能,那还是让苏樱妹子去负责解决争端好了。

    当白玉京和苏樱来到跟鳄老三约定地点后,让两人疑惑的是,在场的除了他们的朋友外,还有另一个陌生人。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名剑风流公会的会长,你们跟我一样叫杜哥好了!”

    鳄老三的话让白玉京的心中一震,他和律香川之间的合作约定不正是把这位杜哥诱拐出来吗?

    此时白玉京心中顿时就闪过了一个念头,只要这个时候他给律香川发去一条消息,等律香川带人来把杜哥堵在当场,让他既回不了城,也跑不掉,甚至于他想自杀都没可能,那么这场双方初次合作就算是圆满完成了,至于接下来律香川要如何对付杜哥,那就不是他能够管得了的了。

    但是白玉京转念一想,如果这时候把律香川给招来,那么百分百的就会把另外两人也给牵扯进去,甚至于会把自己这两天的行为给暴露出来,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苏樱妹子以后还会继续跟着他吗?

    就在白玉京犹豫的当口,杜哥此时已经看向了白玉京,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这两天内连续杀了快活林公会数百人的大高手,而这同样也是他今天愿意随同鳄老三前来“孤身涉险”的原因。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小白兄弟你果然风采照人!”

    杜哥的话将白玉京拉回到了现实,听得他称呼自己为小白兄弟,显然这是鳄老三给自己编的绰号,他并没有对杜哥说起过自己白玉京的身份,这让白玉京有些感激,毕竟真要说起来,如今他和苏樱妹子一道把鳄老三给孤立了这算是他们先不讲道义。

    白玉京很勉强的跟杜哥打了个招呼,随即杜哥又看向了一旁的苏樱妹子,当然是眼睛一亮,尽管他的名剑风流公会里也有几个紫色不俗的妹子,不过在这种场合,他自然也将苏樱妹子给大大的恭维了一番。

    而这时候,鳄老三开口说道。

    “是这样,小白,苏苏,今天我找你们来是想要跟你们两谋划一件大事。”

    鳄老三的话一出口就让白玉京和苏樱都愣住了,他提到的是“谋划”二字,而并非“商量”,再加上一旁的杜哥,看样子他们已经有所决定了,说的直白一点,今天他们邀约自己二人前来就是打算拉他们入伙。

    鳄老三的话说完后,率先看向了白玉京,但随即就转头看向了苏樱,最终目光也定格在了苏樱的脸上,很显然通过这段时间三人的相处他也知道最后能做决定的不是白玉京这个大高手,而是苏樱。

    “什么大事呢?”

    苏樱并没有一开始就把决绝的话说出口,或许是因为有外人在场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她想要听一听对方到底谋划了什么样的大事。

    这次轮到杜哥来解释了,只见他微微一笑,随即说道。

    “击败快活林公会!”

    他的话说完之后,苏樱的脸上就流露出了一丝不加掩饰的不屑之色,心想如果你们名剑风流公会真有这等能耐还会等到今天吗?

    “抱歉,我对你们不信任!”

    苏樱说的非常直白,而且她这句话说的并不是“你们公会”,也就是指的名剑风流公会,而是说的“你们”,很显然她不信任的不仅仅是杜哥,还有同样在场的鳄老三。

    毕竟今天她跟白玉京来主要就是跟鳄老三划清界限的。

    白玉京此时倒是对苏樱的这种直来直去很是欣赏,毕竟他过去从来都做不到这一点,总是不忍心对跟自己打过交道的人事物说不,而且此时他也非常认同苏樱的这种观点,毕竟眼下他在跟律香川合作,也就算是在为快活林公会做事,而脚踩两条船这种事他也是不屑于为之的。

    不过此时鳄老三跟杜哥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相视而笑,显然是有备而来,如果仅仅是这么一句假大空的话就想要拉拢一名高手加入也太儿戏了。

    “呵呵,苏苏你别急,当然不止于此,如今崆峒山中,虽然以无名公会的实力最强,但他们对争夺城主大权没兴趣,因此快活林公会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而且想必苏苏你跟小白也对快活林公会的行径非常反感,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站在同一立场上的,而且跟我们持有相同看法的还不仅仅是我们,如果单纯靠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想要抗衡快活林公会肯定是不够的。”

    鳄老三的这番话虽然仍旧没有说到重点,但也算是透露了关键性的内容,这让苏樱和白玉京都是微微好奇,不知道他们到底拉拢到了何等强援,能够让他们有如此底气。

    “就在刚才不久,我们和圣光荣耀公会取得了联系,他们愿意派人来支持我们跟快活林公会抗衡。”

    当杜哥抛出这枚重磅*之后,苏樱还没觉得有什么,但白玉京的脸色却顿时就变了。

    豪门公会对于网游中的玩家而言可谓是如雷贯耳,这些在网游当中如同顶天一般的存在,无论他们的足迹到了哪里就会是哪里的最强王者,无一例外。

    而如今豪侠中来了六家豪门公会,虽然这在过去的网游中极为罕见,毕竟豪门公会大多都是各自占山为王,真的打起来内耗会非常严重。

    白玉京此时的心中有些担忧,快活林公会的背后是魔剑道公会,而如今名剑风流公会又拉来了圣光荣耀公会,这两家公会都是庞然大物,还在网游的历史中,还从来没有哪家更大一点的说法。

    但是神仙斗法,殃及池鱼,他们两家一旦动起手来,崆峒山将会从此失去宁静。

    虽然说pk是网游的主旋律,任何玩家都不会畏惧网游中的战斗,但是如果因为pk而破坏了玩家们正常的游戏节奏,那么再激烈刺激的战斗也不会让玩家们满意。

    这就好比某家公会突然间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成为了服务器中被群体宣战的对象,那么这家公会的任何人每天都将会面临数不胜数的骚扰,这将会极大的拖慢玩家们的升级速度以及正常的游戏进程,而且在这样一种绝对力量跟前,会让玩家们根本就难以升起反抗的心思,最终退出公会选择逃避在所难免。

    虽然说白玉京过去从来没有在网游中惹到那些豪门公会,毕竟他也不够资格成为这些庞然大物的对手,但是那些流传于坊间的小道消息他也听过不少,深知这些大神们一旦打起来那绝对会是天翻地覆,而到时候别说这两家公会了,恐怕整个崆峒山也会沦为地狱。

    不过从鳄老三和杜哥脸上的表情来看,白玉京却是感到有些错愕,他觉得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都能够想到,而他们这两个人应该不会想不到才对,可为何他们还对这种事如此汲汲营营呢?

    难道说他们并不知道快活林公会也和魔剑道公会搞到了一起?

    “二位觉得如何?”

    杜哥在一段时间之后重新询问对方两人的态度,白玉京这会很难做出决定,同样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而苏樱此时倒是在沉思之后抬起头来说道。

    “别的我不清楚,但我想说的是,要是圣光荣耀公会真的牵扯进来,你们以为自己就算是赢了会有好果子吃吗?”

    苏樱这句话说的就比她之前所说过的更加直白了,她的话让鳄老三和杜哥都是一愣,但继而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很显然这些东西他们也有想过,而且也都知道豪门公会的行事作风,毕竟这并不是多么难猜的结论,而且豪门公会可不是慈善机构,他们来网游中可不是为了来建希望工程的,所以名剑风流公会可能在崆峒山算是个有名有幸的帮派,但在豪门公会面前跟蚂蚱没什么区别。

    那么猛虎有什么理由帮助蚂蚱和蝗虫之间的战斗呢?

    “苏苏你还不知道吧,其实快活林公会也跟魔剑道公会有隐秘的联系,不然你真以为快活林公会能够战胜名剑风流公会,而且我可以断言,如今豪侠中绝大多数城市能够结束攻城战,其中或多或少都有豪门公会的影子!”

    这个结论顿时就让苏樱的脸色变了,而白玉京此时的心中也同样是惊讶万分,他还以为鳄老三和杜哥并不知道魔剑道公会的消息呢,但如今看来,他们非但知道,而且更加清楚自己的与虎谋皮之举是在做什么。

    不过对此,白玉京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思考问题本就不是自己的强项,而玩弄阴谋诡计这些事就更不是他所擅长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樱虽然说也有很多的想法,但是这会她也感到头大,完摸不清对方到底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了。

    “呵呵,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各取所需罢了,豪门公会要的是利,而我们要的是名。”

    鳄老三的这番话让苏樱和白玉京的心中都升起了同样的一个念头,是的,他们此时也明白了过来。

    而接下来的话题也就很好继续下去了,只听杜哥说道。

    “豪门公会想要什么,我多少能够猜到一点,他们想要占领豪侠中更多城市的交易所,那么占领交易所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想要网游中的商品定价权吗?”

    杜哥的话让白玉京明白了过来,说的通俗一点,那便是掌控豪侠的物价,让他们能够依照自己的想法来制定豪侠中的虚拟货币和现实货币之间的兑换比例。

    白玉京也不是小孩子了,相反他懂的东西也不少,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即使知道很多东西也未必愿意去迈出尝试的第一步,就像是以前说的那样,他艺高,但人并不胆大,这是一种心性使然,强迫不来的。

    “所以,豪门公会不会对我们崆峒山的城主大权感兴趣,毕竟豪侠中那么多城市,他们管的过来吗,因此他们要的就是掌控豪侠中的各大交易所,能够让交易所里的物价可以根据他们的规矩来制定。”

    鳄老三的这番话说完也算是彻底的把他们今天邀约白玉京和苏樱两人出来的原因和目的给说完整了,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等待对方的答复了。

    苏樱那边不提,但白玉京眼下既然已经选择了律香川,那么他肯定不会再答应鳄老三和杜哥这边了,然而就在白玉京想要推迟的时候,一旁的苏樱突然开口说道。

    “好,我们两同意了!”

    苏樱的话让白玉京的一愣,但随即就想起了来之前自己的确是权委托苏樱妹子来代替他做决定的,而此时说出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已经无法收回了。

    鳄老三和杜哥听到苏樱的答复后都是一脸欣喜的表情,尤其是杜哥,毕竟他就是奔着白玉京这号大高手而来的,如今他的名剑风流公会缺的就是这样的顶尖高手坐镇。

    杜哥就是丁春秋,只不过他的这个身份不被外人知晓,但如果白玉京能够成为他的心腹,他倒是愿意和白玉京分享自己的秘密,当然了今天的这场会谈为今后开了个好头,至少在丁春秋心中就是这样想的。

    双方约定了另一个时间后就告辞离开了,鳄老三也并没有跟着苏樱和白玉京一同离开,很显然他是个聪明人,看出了苏樱和白玉京想要避开他的心思,但如今看来,白玉京二人的想法算是无法“得逞”了,他们又重新回到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种关系。

    离开之后,苏樱立刻就跟白玉京道歉。

    “抱歉啊,本来说好是要跟他告辞的,没想到最后还是要继续在一起。”

    苏樱的话让白玉京有些迷茫,这一刻他突然间有了一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被牵线的木偶一般,无论他这个木偶去往哪里,只不过是牵线的人发生了变化而已,他终究无法摆脱被人利用的下场。

    虽然说,从好的方面来看,这就算是一种形式的认同感了,也说明你还有被人利用的价值,但这毕竟不是任何人想要的结果。

    但是白玉京虽然瞧出了这一点,但是他却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摆脱掉这种被利用的关系,甚至于他在面对苏樱的时候,还是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言辞,以表现出自己想要独立的那种心思。

    苏樱眼见他没有说话,当下就笑了,随即做出了一个很亲昵的动作,她伸手搭在白玉京的肩膀上,然后整个人朝着白玉京身上靠了过来,她的这个动作让白玉京的内心有些慌乱,尽管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他却仿佛也从两人这种姿势上察觉出了真实的触感一样。

    最终,他只能微微的叹了口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