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最强法王 江湖大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茅十八站在一旁静默不语,要说折戟沉沙这话是不是另有所指,他并没有听出来,不过折戟沉沙这话是问的永夜,而永夜只好回答道。

    “我怎么知道银狐那老东西怎么想的?”

    折戟沉沙看着他笑了笑,随即就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茅十八,初次见面,两人都没有给对方留下太多惊艳的地方,毕竟他们两所扮演的角色在武侠小说中可以说是最边缘的人物,茅十八自然就是个小角色,而折戟沉沙扮演的川陕总督赵良栋在武侠小说里也不会有太多着笔之处。

    “永夜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如果他能把你的麻烦一肩担下,我魔剑道公会也愿意做你的后盾。”

    折戟沉沙的这番话说的让茅十八的眉毛一挑,从表面上来看这似乎是变了一种方式来隐晦的向他释出善意,但实际上认真思索之后,却发现这反而是另外的一种意思。

    永夜此时也有些诧异,老大今天似乎有些反常,因为他已经连续问了两个模棱两可的问题了,而这两个问题究竟是另有所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永夜可听不出来,不过当他看向茅十八的时候心中却不免多了几分紧张。

    跟折戟沉沙这样的人打交道还是头一次,茅十八此时也的确感到有几分应对起来的棘手,就这两个问题,已经让茅十八感到有些难以回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跟不上对方的思维节奏,这和他思考副本攻略以及pk对策完全是两码事。

    副本攻略和pk对策可以有很多种,但无论是哪一种目的都是为了能通关能获胜,但折戟沉沙此时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茅十八根本猜不透。

    眼见茅十八并没有回答,折戟沉沙脸上的笑容反而更浓厚了一些,随即他站起身来,说道。

    “你们眼下时间应该还算充裕吧?”

    折戟沉沙这么问表示他有一些东西或者事情想让他们去了解了,茅十八和永夜都点点头,他们有至少一天的时间,自然不会拒绝。

    跟着折戟沉沙来到公会据点外,一路上很少有人跟他们的老大打招呼,但是茅十八明明记得他们回来的时候,有不少公会兄弟都很热情的跟永夜打招呼,这说明他们并不是因为看不到人名所以没认出他是折戟沉沙,而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不过这个问题茅十八没问,永夜也没问。

    一路来到公会据点外,此处已经是神侯府的市中心了,往来的玩家络绎不绝,由于攻城战早早的就结束了,所以这里成为了豪侠中为数不多的净土之一,但是让茅十八感到有些诧异的是,居住在神侯府的玩家们并没有那种繁华大都市欣欣向荣的感觉,反倒是大街上人迹稀少,贸易凋零的感觉。

    这个问题茅十八同样也没有问,因为折戟沉沙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他们一路来到了城外,来到了眼下玩家们除了攻城战通常会去的一个地方。

    副本。

    然而副本门口仍旧是一个人都没有,虽然说惊艳一枪这个副本在茅十八的心中已经被标注上了暂时开荒不了的标签,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玩家们而言,他们并不知道那些和武侠小说同名的副本和原著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所以他们不会因为原著中哪个角色的实力强就放弃开荒行动。

    而这一次折戟沉沙停下了脚步,说道。

    “偌大的神侯府,就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

    折戟沉沙的话让茅十八的心中一震,他有些不敢置信这个结果,虽然说豪侠中的城市实在是太多了,毕竟武侠小说中那些无论是虚构还是真实的城市地名非常之多,但是出生在一个城市的玩家基本上都是均衡的,而且城市和城市之间有一种无形的屏障阻隔了他们的流通,这种阻隔有可能是地域上的,也有可能是文化上的。

    虽然说现在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出生在移花宫的玩家就一定仇视出生在恶人谷的玩家,也没有说出生在华山派的玩家一定会跟出生在嵩山派的玩家为敌,但是这样的对立迟早会出现。

    永夜也是很难得回来一次,所以他同样也很惊愕这样的一种情况,不过这一刻茅十八却是说道。

    “他们都去参加攻城战了?”

    折戟沉沙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回答道。

    “没有人会甘心寂寞。”

    茅十八明白了,是的,神侯府已经是魔剑道公会的地盘了,这里虽然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但是也已经不存在任何的竞争可言了,对玩家而言,他们不可能和强大的魔剑道公会抗争,自然就会选择离开,而另一种情况,他们不愿意和魔剑道公会为伍,自然结果也是选择离开。

    “老大,你让我们来看这个做啥?”

    永夜此时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虽然说这个问题问的恰如其分,但是折戟沉沙还是颇为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但随即而来的却是一种“我早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的表情,不过折戟沉沙不会为他解答,因为这就是折戟沉沙带他们两人想要让他们为此作答的用意。

    或者说,是折戟沉沙想从茅十八的口中得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一刻茅十八隐约间有些明白了折戟沉沙的用意,虽然不说完全明白了,但至少也不会像之前那么茫然了,因此茅十八此刻说道。

    “游戏结束了,自然就该曲终人散了。”

    茅十八的回答让永夜仍旧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但是折戟沉沙这会的脸上却多出了几分赞许的认同感,他知道茅十八已经说到了点子上。

    “是啊,游戏结束了,自然也就没有人再闹腾了。”

    折戟沉沙的感慨和茅十八感慨的语调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两人此时心中所想到的东西却并不一样。

    折戟沉沙想的是,为何他的魔剑道公会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被各方敌对至今都未能消除掉这种敌对关系,而茅十八想的却是,他的武侠江湖之路是否也有曲终人散的一天。

    或许,人人都会面临这样的一天,也许是死亡,也许是谢幕,但是这一刻茅十八的心中突然间多出了一点明悟,让他下一刻对折戟沉沙今天的这番举动多出了一些感激之意。

    是的,茅十八想到了。

    丁鹏在走出剑庐的时候,圆月弯刀的故事结束了,谢晓峰在燕十三自杀之后选择和自己不爱的女人慕容秋荻结婚生子,三少爷的剑的故事结束了。

    但是书中的这些人的故事真的结束了吗?

    并没有,他们还有大段大段精彩的人生路可以走,甚至于他们的经历还在其他书中所简略的提到,他们又登上了更高的台阶,成为了比另一本书的主角还要强大的存在。

    但是,他们的故事毕竟已经结束了,用武侠小说的话来说,江湖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江湖了。永远不要让自己从传说中走出来。

    在茅十八和永夜离开神侯府的路上,茅十八的心中一直在想着这句话,这是他在神侯府的短暂经历中所明悟的一个道理。

    今天的魔剑道公会其实已经很悲凉了,虽然在外人的眼中,它仍旧是当初的那个庞然大物,但是只有魔剑道公会内部的少数人才知道,他们已经失去新鲜血液很久了。

    魔剑道公会的强大是在七八年前他们所存在的第一款网游当中,当魔剑道这三个字如同神话传说一般的被玩家们印在脑海中的时候,也随着结局的出炉而永远的被铭刻在了那里。

    而今后无论折戟沉沙带领魔剑道公会去了哪里,转战了多少网游,他们留给世人的印象都已经是那样了,无论他们是否想过改变,想过突破过去的封锁,但无论他们怎么做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因为故事早已曲终人散。

    茅十八成为了万松山庄的丁鹏这件事,在豪门公会内部也在传扬着,也和坊间一样有着多个版本,而在折戟沉沙的心中,一方面欣赏茅十八的计划,但另一方面,他却明白茅十八在走自己的老路。

    是的,对玩家来说,或者对网友来说,有什么是他们没见识过的,没经历过的呢?

    从2333成为丁鹏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丁鹏了,这个结果会伴随他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会在他离开豪侠之前终身都伴随他左右,成为他身上唯一的符号。

    茅十八过去曾经认为,他在万松山庄可以是丁鹏,而他在恶人谷可以是燕南天,在华山派可以是令狐冲,在明教可以是张无忌,他可以是任意一个人,只要在豪侠中没人知道他是谁,没人看得见他的名字,那么江湖中可以流传着无数个传说,无数个有关于他2333身份的传说。

    但那时的他明显是有些想当然了,或者说他并不了解集体娱乐的本质。

    集体娱乐是率性而为的产物,是没有任何事实理论依据的一种象征性的代名词,茅十八以为他只要模仿的像,他就可以成为故事中的主角,但他显然是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其实和金狮一样,也是这场集体娱乐中那个被集体所娱乐的对象。

    茅十八能在万松山庄成就丁鹏之名,那只是出于玩家的一种新鲜感,一种猎奇的好奇心,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你是不是丁鹏关我屁事,而你唯一能够让我感兴趣的地方就在于你是否能够让我感到快乐,是否能够为我收获利益,就像是那时候老虎想让茅十八来当无争山庄的武林盟主一样,哪怕这种想法很局限也很荒谬。

    是的,老虎那时心里想的可不是茅十八能够成为“号令群雄,莫敢不从”的武林盟主,而想的仅仅只是茅十八可以利用他在玩家们心中还并没有消散的那种猎奇的心里来让他的红楼公会在无争山庄中收获实质性的好处。

    老虎一点都不傻,相反还很聪明,至少他务实,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他所想要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茅十八那时认为老虎没有浮云聪明,但他茅十八恐怕还未必有老虎聪明,因为连老虎都看明白的东西,他茅十八却并没有看明白。

    是的,他当不了武林盟主,任何人都当不了武林盟主,所以老虎要的只是无争山庄的武林盟主,而不是什么不切实际的天下人的武林盟主。

    永远不要让自己从传说中走出来。

    茅十八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就如同那些小说中未完的故事一样,从剑庐中走出来的丁鹏和谢晓峰决战了吗?

    没有。

    燕十三死在谢晓峰的剑下了吗?

    没有。

    故事并没有因此而完结,所以他们的传说永远都流传着,直到今天仍旧有无数人在传颂着他们的故事,在脑补着他们之间到底谁强谁弱,而不是直接就给出一个答案,嗯……谢晓峰比燕十三强,丁鹏战胜了谢晓峰,所以丁鹏比燕十三更强,说不定剑庐出来的丁鹏已经可以接下燕十三的第十六剑了,但已经年过六旬的谢晓峰肯定接不了。

    是的,小说中没有这样的结局,如果说艺术源于生活,那么金庸小说的内涵绝对要甩古龙十条街那么远,但是比武侠文化,金庸和古龙根本没的比,单就一个天外飞仙,金庸的小说中就找不出可以媲美的名词出来。

    “老八,你今天咋一句话都没说?”

    永夜奇怪的问道,茅十八此时的表情很是让人担忧,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千年难遇的大难题一样,那是一种比哥德巴赫猜想还要费解的难题。

    茅十八回过神来,淡淡的一笑后说道。

    “我想我已经度过了瓶颈期。”

    茅十八的话让永夜猛然一惊,带点不可思议的看向茅十八,他感觉到茅十八不是在匡他,而是真的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层次当中,但是永夜怎么也想不明白,茅十八是如何做到的。

    “来来来,我们来打一场。”

    永夜突然心中升起了一万个不服气,他毕竟还是想要和茅十八竞争的对手,如果说之前他和茅十八之间的差距主要还是来自于两人对游戏设定上的理解多寡的缘故,还是茅十八因为前期掌握了诸般兵器所以当前阶段实战有优势的缘故,那么此时茅十八的境界突破,是不是就意味着永夜会被茅十八一击秒杀了呢?

    茅十八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的说道。

    “行,满足你!”

    两人来到了竞技场,创建好房间设置好密码后,永夜就上了,虽然说他不觉得茅十八有欺骗他的意义,但他仍旧不愿意承认他和茅十八之间的差距又加大了。

    永夜的速度仍旧是逆天的,他的出击即使在茅十八的眼中也只能用一道残影来形容,甚至于永夜的行动已经不再是以每秒来计算,而是以毫秒来计算了,他甚至已经可以做到“单帧操作”了。

    茅十八仍旧站在原地没动,上一次他用确反来对付永夜,永夜由于没有想到这种对策所以他中招了,但是这一次永夜绝对不会再犯下任何的低级错误,他毕竟也是一名顶尖高手,就算实战打不过茅十八,但至少对游戏设定的理解同样也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就在永夜再度以他那飘忽的速度欺近茅十八身后,然后紧接着一个浮空二段跳的起手动作接近着在他起跳的瞬间,却是变幻成了踏步的姿势,想借着起跳和踏步有着相同的出招动作来迷惑茅十八的双眼,就在这一刻,茅十八也做出了一个动作,他伸出的手指突然间抓住了永夜的衣襟,然后借着永夜踏步向前的身影,随着他一同来到了踏步后的另外一个方位,而此时茅十八所处的位置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两样,因为永夜仍旧还是在他的身后。

    永夜心中一震,但在他刚想要摆脱掉茅十八再度利用如残影一般的移动速度亡命般的漂移出一段距离之后,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传来了一阵不疾不徐的触感,他回过头来,正看到身后的茅十八在冲着他微笑。

    “你输了!”高手的战斗求的就是一个结果,他们的目的性明确,在实现一个阶段性目标之前绝对不会放弃。

    永夜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他比寻常高手更厉害,只要他想,他可以为了实现一个目标而花费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但是,战斗总是会有一个输赢的,高手和高手之间的角逐总是执行力更强的一方取胜,谁能先对手一步达成自己的目标,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之前的战斗中,永夜的目的就非常明确,他的优势是移动速度,那么他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移动速度的优势发挥到极致,让茅十八难以用肉眼来分辨出他到底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出手。

    尽管永夜同样很清楚,不管他的移动速度有多么快,但是他的出手速度和茅十八是相同的,这是上一次两人战斗中茅十八能够用确反来击败他的原因,不过速度仍旧是永夜最大的依仗。

    在之前战斗最后的那一刻,永夜先是高速移动到茅十八的身后,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发动攻击了,但是他觉得自己的攻击会被茅十八给确反,所以他用了至少三个假动作来试图迷惑茅十八,虽然他也不敢保证茅十八不会识破他的那三个假动作,但却可以将他的真实意图隐藏到完美,但如果这样也还是输了的话,永夜也就认了。

    这里不得不提到另一个东西,那就是永夜觉得茅十八和自己是一样的人,他们都是高手,因此他们在战斗中所追求的也会是相同的一个结果。

    永夜的目的就是命中茅十八,而茅十八的目的也同样如此,当然了茅十八的确反是利用永夜命中茅十八的防御状态来寻求到的机会,但这个结果却不会有任何问题。

    除非,茅十八真的能够突破瓶颈进入到另一个境界当中,但那个境界是眼下的永夜所无法得知的。

    永夜移动到茅十八身后,第一个假动作是起身跳跃,跳跃会有一个下蹲的动作,这个动作如果不仔细查看是看不出来,而且很多时候,高手和高手之间的pk需要注意的是对方手上的细节动作,那意味着出手习惯以及施法前摇等等概念,同样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的缘故,反而是忽略了其他方面的细节问题。

    但是永夜知道茅十八不会错过他身体上任何细微的动作,所以他当时并没有选择起身跳跃,而是用了和起身跳跃拥有相同出招动作的踏步完成了第二次假动作。

    而此时的永夜还想到了第三个假动作,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完成,因为那个时候茅十八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

    虚拟网游是在一个类似于绝对空间中的世界中进行的,所谓绝对空间,就是没有重力加速度,没有地心引力等概念,至少不是绝对,毕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空中二段跳这样现实中不可能做到的动作。

    而同样的,玩家和玩家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身体优势,看上去三百斤的胖子和看上去八十斤不到的弱女子的身体强度是一样的,胖子不可能推到弱女子,自然的,也不可能存在任何“重量”上的差别。

    茅十八能够抓住永夜的衣襟随着他“飘舞”在游戏设定上并不存在任何问题,而唯一的区别在于,茅十八完成这一动作的目的是在一个结果并没有产生之前。

    永夜下一步要做什么,茅十八并不知道,而茅十八想要如何应对永夜的进攻,这一点茅十八可能自己也并没有想过,结果没有出现,意味着高手的执行力无法根据结果而产生,但是就在这样一种“过程”当中茅十八却仍旧出手了,他的出手让这场战斗提前结束了。

    永夜的震惊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他很清楚,这并不是他所熟知的战斗方式,任何玩家都没有这样的战斗方式,哪怕说永夜也想到过茅十八可能会做出一系列的举动来试图破坏自己达到目的的手段,但是茅十八的这种手段仍旧只是手段而已,是为了另外一个目的而服务的方式。

    但很显然,茅十八那一刻并没有想过自己到底想要通过抓住永夜的衣襟来完成什么样的目的,也正因为他没有目的,所以永夜找不到任何的方式来破坏茅十八没有目的的“目的”。

    “你这算是重剑无锋了吗?”

    永夜突然说起了一个名词,他此时仍旧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茅十八听得他这样说,却并没有点头或者摇头,只是说道。

    “独孤求败的境界是不滞于物,并非返璞归真,那是武侠小说中最顶点的境界,返璞归真仍旧需要以‘器’为媒介,就跟大智若愚一样,最终还是要凭借思想言行来战胜对手,但独孤求败既然已经可以不滞于物了,也就是说,他已经突破了‘器’的限制,真正进入到天人合一境界了。”

    茅十八的话让永夜点点头,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释怀,应该说他说起“重剑无锋”并不是想要跟茅十八讨论独孤求败的实力到底有多高,而是想说茅十八已经突破了以目的为手段的战斗方式,那么眼下的茅十八可以说在豪侠中已经无敌了。

    返回无争山庄的一路上,永夜一直缠着茅十八给他说说瓶颈的事情,茅十八也并未藏私,很多东西他只是略一点拨就能够让永夜恍然大悟,但是这些东西都带有他个人的理解,而永夜显然走的也并不是他这种类似于“重剑无锋”的境界,所以永夜想要真正在境界上有所提升,他只能花时间将茅十八言语中关于方式的精髓给提炼出来,再把技巧性的部分给完全剥离掉。

    两人按原路返回,一路进入到襄阳城地界之后,一伙人早已在必经之路上等着他们了。

    看到这副阵仗,茅十八和永夜先是一愣,但随即就明白了过来,看样子,他跟红袖添香公会之间的立场问题又再度恶化了。

    “看来我还真是不受欢迎。”

    茅十八自嘲的苦笑了一声,不过一旁的永夜却一点都没从他的语调中听出苦涩的滋味,反而更像是一种对对方的嘲讽。

    “你tm杀了我红袖添香的人还想跑?”

    对面这次来了很多人,而且之前对茅十八咆哮的那人也在场,他的脸色尤其阴沉,茅十八和永夜都猜得到,他回去后肯定是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了一番,加上他本来就跟红袖添香公会的关系紧张,以及武林大会没有搞成的缘故,眼下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只为了送他一死。

    “老八,怎么搞?”

    虽然眼前敌人众多,但是在永夜的眼中那也几乎是形同无物,加上如今茅十八的实力更强了,他更是无所畏惧。

    “找机会撤吧。”

    茅十八却并不想把事情做绝,况且他和红袖添香公会的仇恨还真是好没来由,但是他自然也知道网游中从来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所以在事情还能有回旋余地之前,他自己先退一步好了,再说退一步也不会少块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