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最强法王 429 服从命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何须如此?”

    冷空城看得知了风轻的决定之后,很是不解的说道,因为无论是从什么样的角度出发,风轻都不该在此时此刻接下全军统帅这个位置。顶 点 X 23 U S

    “因为他是我兄弟!”

    风轻淡淡的一笑,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冷空城皱了皱眉,不过还是舒展了开来,虽然他无法接受风轻的这个解释,但是从“兄弟”二字当中,冷空城却也不便再去指责风轻的处事不妥了。

    冷空城之所以会如此说,就在于他很明白,这个时候进行权力交接,对风轻和云淡都不是一个正确的举动,因为眼下结果还并没有出炉。

    晋阳还没有沦陷,平原也还没有易主,虽说安坪港已经被梦孤城夺回,而河内方面的战事也还存在变数,至于临济港那更是风雨飘摇,完全是一个未知之数了。

    因此,这个时候换帅很容易扰乱军心,因为这个时候云淡还没有失职,他还没有出现错误,即使要换帅,也该等到晋阳城沦陷的消息发布之后再换,这样才可以暂且安抚一下军心。

    但是如今,风轻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点上重新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军事大权,他这样做,或许仅仅就只是他表面上所说的那样,云淡是他的兄弟,他不希望云淡背上这个统帅不利的污点。

    但是冷空城毕竟不是风轻,也不知道风轻和云淡之间的感情,而风轻为的也并不是给云淡留下颜面,而是在风轻的心中,打造云淡这个“品牌”就和他所有制定的计划同样重要。

    如今的云淡在晋阳城玩家们心中是比他风轻更加出名的战神,而这一点也同样可以得到上庸、汉中两地玩家们的认可,这是一个光荣的标签,其存在的影响力远比表面上的更加深远。

    “那我们要回去吗?”

    冷空城又继续问道,不过很快就看到风轻的摇头,对此冷空城倒是并没有任何的疑虑,因为风轻如果要回去的话早就回去了,也不会是让大嘴带回他的命令了。

    至于风轻要如何远程指挥作战,冷空城并不是太担心,而他真正担心的是,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眼下,争王北方的战况还很胶着,至少对于所有关注这场战事的玩家而言就是如此,不管风轻之前的声誉受到了多么大的影响,但如今当风轻又一次和一个超级公会作战的时候,过去的那些坏名声在这一刻被神秘力量给压了下去,对于玩家们来说,如果风轻能够击败梦孤城,那么不管是之后继续找风轻秋后算账,还是说玩家们对这两个他们都厌恶之人狗咬狗的喜闻乐见,那都是之后的事,至少在眼下战局还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并不会有人去干预这两家的战争。

    但是对于指挥这场战争的那些统帅而言,眼下的战事即将进入到了另一个阶段当中,而前面的一个阶段,风轻所领导的晋阳势力已经败了,只不过是系统消息还没有到来罢了。

    当行者看到云淡发布的这条消息时,他顿时就愣住了,而同样愣住的还有文文、天罗子以及所有晋阳城的玩家,甚至包括此时的上党城城主沧澜和邺城城主一剑寒光。

    临阵换帅一直都是兵家大忌,尽管这个道理不会有多少玩家懂得,但是至少在这一刻在很多晋阳城玩家的心中都留下了隐患,他们对此感到很担忧,因为就目前看来,云淡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被风轻剥夺了兵权呢?

    就在所有人都对此议论纷纷也忧心忡忡的同时,风轻在晋阳城的城市频道里发布了一条消息。

    “所以看到这条消息的晋阳城玩家,立刻离开晋阳城,前往上党集合,不得有误!”

    风轻的消息发布之后,云淡的消息栏里瞬间就爆炸了开来,无数玩家纷纷给云淡发来消息,而被问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云淡老大,晋阳城不要了吗?”

    云淡的心乱了,此时的他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却无从说出口,他很清楚风轻这样说不仅仅是为了他接下来的战略计划做准备,同样也是为了即将失守的晋阳城而将本该属于自己的责任而尽数揽在了风轻的身上。

    “服从命令!”

    云淡默然不语的给每个人都发去了消息,而当他关闭消息后,看向临济港的远方,叹了口气,得兄如此,死而无憾。

    晋阳城里的玩家们不情愿离开,晋阳就是他们的家,对于每一名经历了晋阳从原本默默无闻到今天这般辉煌的玩家们来说,就算他们放弃了上党,摧毁了潼关、涅城,他们也绝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晋阳城落到敌人的手中,这宛如锥心之痛。

    但是当他们收到云淡发来的消息后却是沉默了,两位主帅都开口了,他们虽然不舍,但是最终选择留下来奋力抵抗至最后一刻的并没有多少,而当晋阳城的玩家们纷纷选择突围而出,朝着上党城方向杀出一条血路的同时,他们的心也在默默的滴血。

    晋阳城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段时间里同样也有很多玩家给云淡发消息,甚至有不少人给云淡发来私聊,询问他为何风轻要夺走他的兵马大权,不过云淡总是用最委婉的措辞把那些不能说的话一笔带过了。

    晋阳城此时还没有沦陷,而在此之前,每一个晋阳城的玩家们都不会相信晋阳城会落入到敌人的手中,他们宁愿奋战至最后一刻,也坚信晋阳城一定能够守得住,但是风轻让所有人离开晋阳,那么晋阳城原本存在的那个唯一结局此时也就不再被任何人所质疑了。

    不过不同的是,这个结局并不是因为云淡的指挥失职所造成的,而是变成了风轻让所有人撤离晋阳城所造成的,可以说风轻此举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云淡,而这也是云淡最难以接受的。

    行者是最先抵达的,他距离邺城本就不远,当他进程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迎上来的沧澜,他的脸上甚至还带有一种满面春风,而这上党城中甚至还有不少留守在此的玩家们看到从晋阳城而来的玩家时,脸上那种心灾乐祸的表情。

    “行者,你们怎么过来了?”

    沧澜很惊奇的问道,风轻之前的消息是在晋阳城的城市频道里发布的,而眼下另外两方面的大军,大风歌跟上党城玩家在文文那边,死亡呼吸的邺城大军则是在云淡身旁,所以风轻并没有调动这两路的大军。

    但是沧澜不可能不知道行者等人的来意,尽管他已经脱离了晋阳成为了上党城城主,但他在玩家当中的名望并不低,且因为他眼下的身份也能够比大多数玩家知晓很多内幕消息。

    不过他仍旧是装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表情,行者心中闪过了一丝无比厌恶的感觉,不过脸上并没有显露出来,而是直接进程,朝着巨兽营的方向走去,因为风轻指明了让他们去往那里集合,至于为何是巨兽营而不是城主府,在行者的心中,怕是风轻也不想让沧澜这种小人得志吧。

    当行者来到巨兽营之后,身旁还是他那三百名兄弟,虽然大家都已经转了职,改头换面了,但是此时的他们哪里还有当初刚刚准备开战时的那种斗志昂扬呢?

    风轻虽然早就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行者却还是束手无策,因为他已经明显的从身旁的兄弟们的氛围中感受到,这支过去百战百胜的雄兵连,在这一刻已经毫无斗志了。

    玩家们陆陆续续的赶到,当他们一个个的出现在行者的眼中,行者可以感受的到他们身上的沉重以及他们压抑在心中的义愤填膺,他几次三番想要张嘴说点什么,但都是难以说出口,他很担心,非常的担心,而他担心的不是接下来该怎么打,而是风轻云淡。

    此时晋阳城玩家们的心中,有一多半的情绪都是冲着风轻云淡而来的,晋阳的不抵抗,战事的全面失利,如今的他们来到这里,又能做些什么呢?

    而就在这一刻,那条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系统消息终于还是来了。

    “系统公告:襄平势力夺取了晋阳势力的首都晋阳城,上党城成为了晋阳势力的首都!”

    而与此同时,原本哀默的人群当中,突然一个人爆发出了一声尖叫,众人本是毫无心情在这种时候去关注别的事,但还是有不少人抬头看向了声音发来的方向,但是随后他们就愣住了。

    发出尖叫的人正是沧澜,因此此时他名字旁边的城主图标没有了,而是变成了平民的身份,很显然是因为晋阳势力的首都沦陷,让上党城暂时替代为晋阳势力的首都之后,风轻身为晋阳势力至高统治者的权力剥夺了沧澜上党城城主的地位。

    而当行者还来不及做出回应的时候,他身旁有人捅了下他的胳膊,行者猛地回头,正好看到跟前的天罗子。

    转职成为了白马义从的天罗子和行者一样在人群当中极为显眼,天罗子在晋阳城浴血奋战,他死亡了不会低于五次,而在不间歇的战斗当中,他的热血也渐渐的澎湃了起来,虽然说此时被风轻号令来到此处汇聚,但是他和行者一样,是极少数玩家当中,唯独没有对风轻的命令产生过一丝一毫抗拒和不满心思的人。

    “只怕,风轻让我们来此汇合,便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天罗子压低声音对行者说道,行者刚开始还有些纳闷,但是随后就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再看向不远处那个脸上还犹带着一丝不满和愤怒情绪的沧澜,他微微点头,却并没有对此做评。

    跟随风轻之后,行者对风轻的能力是极为佩服的,风轻的任何一项计策都并不满足于单一的作战方案,他总是能够利用一个计策完成多个目标,而如今,让他们汇聚于此,只怕不仅仅是意识到了沧澜这个潜在的危险分子意欲何为,怕是还会有其他的目的。

    不过这个时候,天罗子既然来了,行者心中那个憋闷了许久的疑问终于找到了询问的人选。

    “晋阳城是不是早就守不住了?”

    同样是压低声音的话,眼下现场渐渐的嘈杂了起来,很多人都在议论此次的聚会目的,当然还有三三两两的玩家们聚集在一起,共同抱怨着风轻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天罗子看着行者,微微一笑,继而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说道。

    “即使风轻不接替云淡的指挥权,晋阳城也会在这个时候沦陷!”

    天罗子的话让行者闻言一震,继而他的脸上就流露出了一丝担忧,果然,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风轻此举明显是想将罪责都揽在自己的肩头啊,但是他为何要这样做呢?

    看着行者的模样,天罗子耸了耸肩说道。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风轻一定有能力带领我们走出困境的!”

    天罗子的话让行者点点头,是啊,这一点他也不会怀疑,可是他还是免不了内心的担忧,眼下玩家们的情绪虽然还是被压抑着,但是他们脸上那种对风轻的不信任却已经有所展露出来了,而如果玩家们不愿意接受风轻的命令,甚至是反对风轻的任何决议的话,那么风轻又该如何做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玩家们越来越多,晋阳城本就是争王北方的大城,这段时间吸引了大量的玩家们来投奔,除了原来的本地玩家外,还有很多玩家都是慕名来投,想要在晋阳混到一些好处的外来户,而这些人他们虽然说会有那么一点敬佩风轻,但是就如同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一样,他们看重的是自身的利益和发展空间,而绝非是国仇家恨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因此,当如今他们的利益未能得到满足,愿望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实现的同时,如今玩家们爆发出了对风轻的不满,这群人想必就会成为反抗军中的主力。

    就在歌长恨终于也是到场之后,行者一路小跑了过去,来到歌长恨身旁低声问道。

    “云淡老大呢?”

    歌长恨一愣,很显然他此时更是一头雾水,得到风轻大哥的命令后就急匆匆的赶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别人,不过看他的样子,行者倒是明白了,或许今天云淡是不会来了,而当他得出了之前那个结论之后,也同样明白了另一点,那就是风轻怕是要将云淡“雪藏”一段时间了。

    就在这个时候,城市频道里传来的风轻的发言。

    “大家应该已经到了吧,那我就长话短说了,眼下,有两个任务要众人共同去完成,所有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两个任务之中的一个,当然不想去的也不必勉强,留下来的玩家可以以涅城为界,抵挡来自晋阳方面的敌人。”

    风轻的消息立刻就让全场安静了下来,人群当中那些即使脸上布满了不信任表情的玩家们此时也都是在认真倾听。

    风轻此时也在野外停留了下来,他的一切情报都是云淡、大嘴等人汇报给他的,由于并没有在现场的缘故,所以风轻此时要想思考的东西远比过去更加的庞大。

    冷空城就站在他的跟前,风轻发布的每一条消息都会转发给冷空城,对此冷空城也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他同样也明白这是风轻在有意栽培自己,眼下的局面虽然是一个极大的困境,但同样也是一次不可遇的挑战,而这个挑战的机会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但是谁能够自这场挑战中脱颖而出,那就要看个人的悟性和造化了。

    “第一个任务,奇袭加骚扰,我需要征召至少五百名玩家,以五人团队为单位,分成一百个小分队,以甘陵、晋阳、钜鹿、南皮、北平、襄平的敌人为目标,不管你们是用偷袭也好,是凭实力也好,我要的就是让敌人感到害怕,不敢单独出现在野外地图。”

    风轻的消息发布之后,玩家们一片哗然,但是很快,行者就从原本那些还有不屑和不信任神情的玩家脸上看到了一丝重新凝结起来的振奋和迫不及待的表情,而这一刻,行者的心中是真正的服了。

    能够在最正确的时间点做出最正确的举动,能够通过最简单的法子将所有潜在的隐患都暂时消除掉,这就是风轻云淡的超凡能力。

    或许这么简单的道理每个人都可以想到,但是能够在这样一种临危受命的关头,而且还是不知道身处何方远离战场的时刻,也能够做出这样惊人的判断,这一刻行者的心中更加坚定了要誓死相随风轻的信念,永不离弃。

    “我会让天罗子、行者负责整理出一套大致的赏罚机制,在这套机制当中,我会以击杀敌人的难易度高低来制定出一套分数机制,或者你们也可以称之为人头赏!”

    这一刻,不少玩家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人头赏对大多数男性玩家们来说都并不陌生,古代人在战场上通过割掉敌人的人头或者耳朵来请赏虽然是野蛮人的做法,但是这种赏罚机制很公平,而且这一刻很多玩家也都想到了,在游戏中他们可以通过截取击杀对方玩家的战斗记录来累积以及领取这种奖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