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最强法王 342 邺城城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醉卧穷途的话中情殇得出了一个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又异常可笑的结论。顶 点 X 23 U S

    醉卧穷途惧怕风轻云淡,不敢跟他正面为敌。

    如果这句话不是亲耳听醉卧穷途说出口,情殇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此时他却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并不是他听错了,而是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到底是在跟什么人作对。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殇对风轻并没有多少了解,虽然曾经共事一场,但情殇作为一个后来才加入上庸的玩家,他对风轻的了解极其有限,况且就算他也跟诺言等人一样,看到了风轻这一路走来的经历,但他们又能从这其中看出什么门道来吗?

    所以结论就是,情殇根本不了解风轻是什么人,如果仅仅是从表面上来看,风轻就是争王中的一代传奇,他很厉害,而如今情殇正在跟这样的一个对手作对。

    醉卧穷途那边已经挂断了好友消息,同时也将他跟情殇的好友关系单方面删除了,这样一种决然的态度,却并没有让情殇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而是觉得醉卧穷途小题大做,并非一个能成大事之人,而如今胜利就近在咫尺,只要一战就可以拿下汉中,但是却在这个紧要关头,醉卧穷途居然打了退堂鼓。

    情殇眼下只能暂时放弃了攻打汉中的想法,毕竟他不可能带着一群上庸和汉中的玩家去攻打自己的老家,一旦他的阴谋暴露,争王虽大也难有他的容身之地,自古从来都是以成败论英雄。

    此时的醉卧穷途在删除了情殇的好友后,心情平复了一些,他虽然憎恨风轻,但毕竟也是一个“有志之士”,而绝非亡命之徒,但情殇的所作所为在他的眼中,却更像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做事不顾任何后果的人终究难有好下场。

    而眼下的这件事,却成为了醉卧穷途可以利用的一个棋子,他在争王中由于没有自己的势力的缘故,一直都是一个边缘人物,默默无闻的就跟普通玩家没什么两样,而那些因为他而闹出的轰轰烈烈的大事最终也仿佛仅仅是为了成全风轻的名声而做出的,如今的醉卧穷途要名气没名气,要势力没势力,甚至就连眼下讨伐董卓的剧本,他都不够资格参与其中。

    风轻在一天天的坐大,超级公会也在秘密的筹备着未来的一切,而反观自己,眼下的他更像是一个失败者,只不过他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原本跟情殇的合作对醉卧穷途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不算机会的机会,原本他并没有想过凭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子就可以整垮风轻云淡,但是情殇展现出来的一些能力的确让他刮目相看了一阵,要不是情殇做事太不懂规矩,否则的话,今天两人的合作将会是皆大欢喜。

    情殇很聪明,他几乎算到了一切,甚至就连他现在的这种处境他也一并算到了,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醉卧穷途的参与,即使谋反失败,情殇仍旧可以光明正大的返回上庸,只要风轻不出面干预的话,那么情殇的所作所为将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也就是他拿下天水之后并没有据为己有的原因,能够在做事的同时给自己预留下一条退路,这方面情殇已经深得风轻真传了。

    但是可惜就可惜在,情殇虽然自认做的万无一失,但他还是露出了马脚,而这个马脚就在于他跟醉卧穷途之间的联系,这是一份铁证,是可疑指控情殇谋反的强大证据,或许情殇也算准了醉卧穷途即使掌握有这份证据,也是不会拿着这个证据去跟风轻谈什么交易的,但是情殇毕竟身份受到一定的局限,他的眼界无法跟醉卧穷途、折戟沉沙这些人相比,所以他在醉卧穷途的眼中终究还是稚嫩了一点。

    至于醉卧穷途要怎么做,那就不得而知了。

    告辞了死亡呼吸之后,风轻就去找了陶子,这段时间陶子没啥事可做,本来他想要去上党那边

    给云淡打打下手的,不过却被风轻给阻拦了,如今风轻手上能用的人不多,大嘴都已经被云淡带走了,而陶子是他手底下唯一还能讨论一下意见之人。

    不过今天,当风轻登门之后,陶子就从风轻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变故,作为一个长年帮一梦孤城公会管理账本的人,在观察上的确非常入微。

    “老大,怎么了?”

    风轻坐下之后看着他,不过没有犹豫多久直接说道。

    “邺城城主之位暂时不能给你了,眼下局面动荡,因为一些原因,我只能暂时交给死亡呼吸来掌管。”

    风轻并没有说出原因,不过陶子却仅仅只是在一愣之后,立刻就笑了,随后说道。

    “嗨,我还以为老大你要说啥事呢,不就个城主吗,你这两天不来的话,我都要去找你了,说实话,我是真不想当邺城的城主。”

    陶子的话音落下,就看到了风轻那锐利的眼神,而在风轻打量了陶子半晌之后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他感觉的出,陶子的话是真心的。

    “你为啥不想当城主呢,邺城可不是涅城,城主是拥有宣战的权力的。”

    风轻的话音刚落,陶子就摇了摇头说道。

    “别人我不知道,不过我是不想当这个劳什子的城主的,这可比管理一家交易所麻烦多了,况且我也不想被城主的位置束缚住。”

    说到这里,陶子的眼神突然变得火热了起来,盯着风轻笑道。

    “老大,你以后肯定会争霸天下的吧,嘿嘿,那才是你说过的‘大富贵’,一个城主太小了!”

    陶子这话说的就有点狂妄了,不过风轻却丝毫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反而也是笑了起来,的确,比起天下来说,一个太守确实太小了。

    既然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风轻当下就说道。

    “论坛上的那个帖子想必你也已经看过了吧?”

    提到这件事,陶子的脸上就流露出了极为愤慨的表情,但是很快他又叹了口气说道。

    “真的想不到竟然会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老大你,这小子要是身份曝光,就不怕遭报应吗?”

    风轻对于陶子的话却不置可否,虽然说这篇帖子确实是居心叵测,也的确是做的有些太过了,但那是用普通人的思维方式来进行解读的,就好像是大多数人遭遇挫折都会忍一时风平浪静,只有当自身利益受到多次侵害的时候才会选择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因此,那些因为两句口舌就拿刀子捅人的刑事案件毕竟只是少数,但却也不是绝对。

    “这件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风轻并没有想过要去评价这个敌人的手段如何,而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陶子此时倒也思考了起来,而不是像上次那样因为不懂而摆手推脱。

    陶子在思考,风轻在等,片刻后,陶子说道。

    “这就是老大你想让死亡呼吸来当邺城城主的原因吗?”

    当陶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风轻就笑了,虽然以结论来推断过程要容易的多,毕竟条条道路通罗马,但是能够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证明陶子确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风轻点点头,并没有回避这个答案,陶子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不过很快就舒展了开来,说道。

    “老大做事,我倒是不太好评价,不过老大既然有了决定,那就吩咐我们去做吧!”光复邺城,并且当上邺城城主,死亡呼吸这两天一直在为这件事而奔走,他联系了很多人,也通过他的好友对更多的原邺城玩家进行了联络,他相信愿意力挺他的玩家应该很多,毕竟当初面对怒龙吟那样一副嘴脸的时候,绝大多数玩家们都是满怀怨念的。

    愤怒就是复仇的动力,只要有这种动力,就绝对可以成事。

    这几天,风轻和云淡也是给了死亡呼吸诸多便利,还让他利用城市频道的系统公告来发布了几条消息,经过两天的呼唤,这一天潼关城外,来了人数约莫在一百人左右的无所属城市的玩家,而这群玩家必然就是原邺城的玩家。

    死亡呼吸上去一个接着一个的问候寒暄,不是声讨着怒龙吟的罪状,他的话铿锵有力,很快就得到了一致的认同,但是很快就有一个玩家发出了自己的质疑。

    “死亡呼吸,你如果攻打邺城,那风轻云淡的立场是什么?”

    他的话也立刻就让众人原本激昂的情绪冷却了下来,这个问题的确很关键,而死亡呼吸此时也愣住了,因为他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此时想来,虽然从风轻当初说那番话的态度上来看,风轻是有意放弃邺城将之归还原邺城玩家的,就像是当初风轻拿下汉中将其返回一个道理,不过死亡呼吸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邺城失去了风轻云淡的庇佑,他们恐怕还是不能在这北方大草原上生存下去,但如果要继续依赖风轻云淡的话,那么他们即使拿回邺城又跟风轻云淡拿下的有什么区别吗,说到底还不是别人的附庸吗?

    听着身旁玩家们议论纷纷的声音,死亡呼吸知道这件事必须要由自己出面去找风轻聊一聊,当下他让玩家们原地休息,随时通报情况,死亡呼吸立刻动身返回晋阳。

    来到晋阳后,死亡呼吸见到风轻,并且将玩家们的想法和盘托出之后,风轻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隐约的感到有些诧异。

    难道说,死亡呼吸决定拿回邺城,竟然连这个问题都没有想通吗?

    不过风轻很快就释然了,别说死亡呼吸了,如果争王中至少有超过五成以上的城主都还没有明确他们立身于争王这片大地上的意义。

    当下风轻说道。

    “首先你要明确一点就是,你打下邺城后是去做什么的。”

    风轻话音刚落,死亡呼吸就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道。

    “当然是当城主啊。”

    但是当他说完后就意识到有些不对了,他回到邺城的确可以当上城主,想必也不会有人反对,但是那仅仅只代表了他一个人的利益,而跟随他的兄弟们呢,还有邺城这么大一个城市呢?

    “风轻老大,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风轻听着一个未来的城主将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交给他这样一个外人来指引,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风轻也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好吧,我说的再明确一点,你是想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城主,还是想做打家劫舍的土霸王,又或者你有几分争雄天下的野心,想要拓张你的领地呢?”

    风轻的话让死亡呼吸愣住了,他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打下城主做什么,当然是报仇啊,怒龙吟当初那么对待他跟兄弟们,不报仇绝对说不过去,但是报了仇以后的事他就没有想过了。

    死亡呼吸沉思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抬起头露出了几分尴尬的表情,说道。

    “那个……风轻老大你能不能说的再简单一点?”

    风轻都快要无语了,不过既然死亡呼吸眼下对他的作用很大,所以风轻干脆就直接说道。

    “你是想脱离晋阳还是不脱离?”

    风轻已经说的很直白了,死亡呼吸是个傻大个,打团的经验很充分,但那是靠死记硬背积累而来的,但思考问题的能力就差了许多,不过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死亡呼吸再愚蠢也该听明白了。

    “哦哦哦,我懂了,风轻老大你是说,我

    们可以选择当附属城市,也可以选择当盟友对吗?”

    眼见死亡呼吸终于明白了过来,风轻也是松了口气,他是害怕这小子如果真的愚蠢到了一定的境界,只怕他在招兵买马阶段所遭遇到的一些问题还需要自己在背后给他做一些指引,而如果那样的话,以风轻现在受到监督的程度,很难不漏出马脚。

    “明白就好,即使你打下邺城也必须要依靠晋阳才能生根,至于你今后想要做什么,你都可以自己决定,不过那是在梦孤城的威胁解除之后你明白吗?”

    风轻又补充了一句,死亡呼吸连连点头,当下带着一个让他满意的答复就回去见他的兄弟们了。

    死亡呼吸走后,陶子就到了,他之前就在外面,也听到了风轻和死亡呼吸的对话,而此时陶子倒是先一步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

    “也亏得老大你那么有耐心,要是换了我,早就叫他哪凉快哪里呆着去了。”

    虽然这不过就是一句玩笑加奉承话,不过风轻的心情倒的确是好多了,随后两人都正色了下来,风轻说道。

    “你去过那边了吗?”

    陶子点点头,这两天风轻跟他说起了很多的事,包括一些只有风轻和云淡知道的事情也都对陶子说起过了,陶子也不是木鱼疙瘩,他感觉的出,风轻这是有意在将他往嫡系的道路上引导,所以陶子也是倍加卖力,这对他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去了,不过我想他要让老大失望了。”

    听到这话之后,风轻的神态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常,只是一摆手说道。

    “意料之中的事,算了,不提他了!”

    风轻让陶子来之前去找了寒光,按照风轻上一次跟寒光的第二次选择的机会,如果寒光愿意为自己搏一把的话,他此时应该已经出发前往襄平,回到梦孤城的身边了。

    当时风轻已经说的那么透彻了,虽然话说的很难听,但是风轻不求寒光能够了解梦孤城,但求他对自己有几分真实的了解也该有所行动了,但是看来风轻还是低估了寒光的愚蠢。

    “记得当初我跟随梦孤城的时候,寒光就已经是他的护卫了,寒光的技术其实也并不好,不过好在对梦孤城足够忠心,但是在我跟行者等人中间,早就已经对寒光很是不屑了。”

    陶子的话让风轻淡淡的一笑,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不过风轻也知道寒光这种惰性的养成定然是经过了很多事情才变成今天这样的,而在这个过程中,跟他相处的那些同僚定然也能够看出几分端倪来。

    不过寒光去不去梦孤城那边,对风轻来说都只是一道开胃小菜而已,所以此时风轻话题一转,谈到了另外一件事上。

    “眼下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处理。”

    陶子听到风轻的声音转变,立刻就正色了起来,当下也不说话,只等风轻的吩咐,而他这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倒是完全和沧澜形成了鲜明对比。

    “眼下大嘴在江夏,轻鸿在寿春,他两一个在中原一个在南方,而西面缺少一个人坐镇,你愿意去吗?”

    西面,陶子的脑海中很快就闪过了数个城市的名字,无一不是眼下战火的焦点所在,而陶子已经知道大嘴原本是负责西边事情的,不过临时发生了一些变故,眼下他被云淡调到了江夏附近,那么眼下风轻突然说要让自己前往西边,那么也就意味着风轻要重新插手上庸那边的事情了。

    “这件事要不要让云淡老大知道?”

    陶子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风轻听到这个问题后就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当下说道。

    “如果他问起你,你就实话实说,当然了他如果视而不见的话,你也不必经过他那一关。”

    风轻说完,陶子就松了口气,大嘴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而如果他此行也是去成都和上庸方面的话,说不定会让他夹在风轻和云淡这两人之间左右为难,不过看样子风轻为他设想的很周到,免去了他的后顾之忧,那么陶子自然就欣然领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