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燕零丁 第十三章 雪鸦回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俗语常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其实也不尽然。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在人迹罕至的昆仑山上便有一种鸦属类的鸟,羽色丝毫不黑,反而白如霜雪。名字唤做:昆仑雪鸦。这昆仑雪鸦,形态与普通鸦类相差倒并不太大,只是体型略大几分,羽翼略长几分。其脚爪呈褚红之色,如同朱砂;双目有青碧之态,仿若黛山。

    此种鸟,有一个好处。平日在山间枝头,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看起来与凡鸟无异。只是一旦入云,便飞速奇快。半日之间,可行千里。任是怎样的千里马,也难以比拟。因而,在昆仑山上便常常被当做信鸟来使用。而且,此鸟虽属鸦类,却偏偏巧舌如簧,善发人声。贫嘴学舌,呼名问好,人云亦云,赛过鹦鹉。在投递信件之时,更直呼收信人姓名,令不知情者惊出一身冷汗。

    三年前,当一只昆仑雪鸦携带燕平沙的手书,来到会宁城的时候,胆气非凡的燕观云也深深吃了一惊。当时夜已至三更。燕观云正在屋里熟睡,猛地听见窗外有人唤他。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他夜间本就警觉,于是立刻醒了过来,低声喝道:“什么人?”

    窗外先是半天没有声息,接着又传来两声:“哑燕观云!燕观云!”

    那声音听起来尖利而古怪,如同捏着嗓子说话的顽童。燕观云忽然一怔,心想:“这是何人?居然敢于夜里于我窗前玩闹!”于是掣出床边长剑,一把拉开了窗扇。谁知窗外却无半个人影。低头一看,只有一只怪模怪样的白鸟。

    那白鸟甚是顽皮,见燕观云将明晃晃的长剑对着自己,不但不惧怕,反而振起翅膀,奋力一跃,跳到了剑尖之上,一双锐眼直直地瞪着燕观云。

    燕观云盯着面前的怪鸟,本要发怒,顷刻间又觉得有些滑稽。想着自己堂堂郡守府中郎将,居然被一只小鸟给唬了,不免有些啼笑皆非。本待驱赶,那鸟儿忽然又叫道:

    “哑送信送信!”

    “送信?”燕观云忽然纳闷起来。对于鸟儿学舌他并不奇怪,只是觉得眼前这只鸟一点也不像个信鸽,倒是像只老鸹。他侧了侧脸,仔细一看,见细长的鸟腿上却果然系着一个黑色的小小信筒。

    这昆仑雪鸦甚是聪明,不待燕观云动手,就自己用尖嘴将信筒上的丝线扯了开来。燕观云心中甚是好奇,不知使怪鸟寄书的是何人。于是将手中剑往窗前的桌上一放,从雪鸦腿上拿下信筒,拆开来就着月色一看,里面却是销声匿迹数年之久的兄长燕平沙的手书。

    燕观云心里顿时又惊又喜,慌忙细看,只见上面蝇头小楷写道:

    “观云我弟,见字如面。自当阳道上相别,而来已有二十余年,别来无恙乎?为兄身居方外之地,本应与世俗断绝。奈何平生所学无有传者,甚为惋惜。今天时将变,速使我侄儿长飞轻骑来昆仑。我当言传身教,令其贯通绝学,了我尘怀余念。且莫迁延,即刻登程。时不我待,无违我意……”

    燕观云看罢,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兄长燕平沙二十多年来音信全无,如今却突然派了只怪鸟给自己寄了信来,而且在信中还命他让独子燕长飞火速赶赴昆仑。心中觉得甚是古怪,但是一想到兄长的为人,便又打消了疑虑。第二日,东方一白,便把长飞叫了过来。此时燕长飞刚刚二十三岁,生得面容俊朗,气质挺拔。清早起来正在院落当中拉伸筋骨。

    “父亲安好!”见燕观云从屋里出来,燕长飞收了收气息。

    “长飞你过来!”燕观云边说着,边走到院中石凳前坐了下来。待长飞走到跟前,便把手里的纸条递给了他。

    “是伯父的信?”燕长飞接过纸条,看罢大吃了一惊,道,“父亲曾言伯父当年与一老道携手弃尘而去,原来却是上了昆仑!”燕平沙上昆仑的那年,长飞已经开始记事。因此,脑子里模模糊糊还留着些他伯父的样子。

    “你伯父与那癞疥道人有缘,昔日当阳道上的棋局,唯独他能看破。”燕观云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说道,“如今他身在昆仑,言天时将变,恐一生所学埋没在山林里,特唤你星夜前往,以承继绝学。你心下如何思量?”

    “这样的大事,长飞自当遵从父亲之意。”

    “依为父之见,不可违了你伯父的好意。如今你年岁尚轻,正缺些历练。昆仑高远,距此数千里之遥。你于路上正可多经些世事,多看些地理。到了昆仑,好生侍奉你伯父。若干岁月之后,便多有一技傍身,也能使你在江湖与沙场之上少吃些亏。”燕观云想了一夜,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谨遵父命!”长飞虽然不知要去昆仑多久,但是却很想见见伯父燕平沙,更且心里对昆仑山也有些好奇和向往。

    “只不过你目下身为郡守府校尉,不能说走就走。为父与你同去谢大人那里,说明情由。委了职,再去方妥。”燕观云说道。

    正在这时,那昆仑雪鸦在燕观云屋里睡饱了觉,张开翅膀哗哗地飞过来,落在了燕观云肩头。长飞微微一怔,道:“这是哪里来的怪鸟?”

    燕观云见状,便笑了笑,说道:

    “我儿不要大惊小怪。此鸟应是那昆仑山上所产。昨夜送书来的便是它。你伯父离去多年,并不知我二人身在会宁城中,此鸟却能将手书径直送到我手里。我心下本来疑惑,如今想来,此鸟或有神通,定非凡品。如今你往昆仑而去,如何知道路径?此鸟如此徘徊不去,定是要与你同行,为你引路。”

    “哑引路!引路!”那昆仑雪鸦突然接了燕观云的话,冲着长飞嚷道。

    “原来是只仙鸟,会送信,会领路,还会跟八哥一般学人说话!哈哈!”长飞见了很是高兴。

    “哑雪鸦!雪鸦!”昆仑雪鸦似乎并不认同什么仙鸟或者八哥,干脆自报家门。

    自此父子二人才知道这怪鸟名叫昆仑雪鸦。日后也逐渐知道它不但能日飞两千里,更能与别的鸟类交换讯息,辨识路径,在茫茫人海中寻觅收信人。

    当日饭后,长飞便同父亲一起前往郡守谢泊渔那里说明了情由。谢泊渔欣然允诺。当时谢月清和谢星极也在一边,见长飞哥哥要去昆仑,二人心下不舍,便执意相送。第二日天微明,便来城外与长飞送行。但见长飞身着劲服,腰插长剑,跨下骑着一匹白马,甚是英姿飒爽。二人看了,连连称赞。忍不住话意绵绵,恨不能与长飞同去。

    那昆仑雪鸦在长飞肩头却连声催促:“哑快走!快走!”

    众人不由得开怀一笑,便看着长飞骑着马渐渐消失在了远处的尘埃里。

    自此后,那昆仑雪鸦便每隔两三个月飞来会宁一趟。往返之间无非是燕家父子嘘寒问暖的家书。及至后来,雪鸦竟和星极也混熟了,待燕观云拆下信筒的空当,便常常飞去在星极屋里贫嘴觅食。星极自然也喜欢得不得了,常常准备了精细的荞麦或鱼干之类,专等它来。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