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阁异闻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查案(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在刘五面目狰狞,苦痛万分之时,一道青光倏然自门外射入,直逼那翠玉佛像!

    “玄元归道万鬼依!”一道沉音入耳,青光之后,紧随敏捷身影顿入门中,乍然间,玉佛所发之光逐渐被压下,盏茶功夫便被逼回了那翠玉佛像之内!

    刘五之狂乱姿态亦平息下来,那脖颈被挠的鲜血淋漓,若是方才之乱再持续下去,恐怕他便会将自己抓挠致死!

    沈巍抬眼,便见着洛林轩立在身前,即刻起身迎道:“洛道长。顶 点 X 23 U S”

    洛林轩亦拱手相回,转头看向那倒在地上,满脖子血痕的刘五,轻叹一声。顾师弟料想的果然没错,这翠玉佛像当真是诡异非常。

    蹲下身,低头看向那尊玉佛,抬手想要将其拿起,却是发现,这翠玉佛像看似不大,却是千斤之重,若是普通用力,根本动它不得。

    玉佛额上还贴有顾逸轩给上的符纸,其中咒力已经消散了不少,难怪这玉佛中的怨灵能够冲破出来,将刘五的心神扰乱乃至发狂。

    可是…洛林轩有看了看沈巍,并未发现他的身上有什么道法修为护体,便是觉得奇怪,这沈大人乃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凡人,这怨灵噬魂之力,为何单单对他没有什么效力?

    沈巍见着洛林轩看向自己的眼神,甚是奇怪,开口便问道:“洛道长作何这般看着沈某?”伸手在自己脸上摸了摸,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洛林轩上前一步,将沈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还是未能察觉丝毫异常,遂开口问道:“沈大人身上,可是带有什么辟邪的物件?”

    辟邪的物件?这洛道长好端端的,问这个做什么?沈巍有些不解其意,但还是用手指勾了勾自己脖子后面的那根红线,将胸前之物拿了出来:“此乃是他人在寺庙当中求得平安符,沈某有幸受人赠予,遂一直将其挂在身上。”这平安符乃是前些日子自己去寺庙当中散心之时,偶遇傅怀桑时,她亲自求的。原本这平安符只求了一个,谁知那方丈大师见她面善,便多给了她一个,正巧碰上了沈巍,便将那多的一个,给了他。

    看着这平安符,沈巍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柔软,傅怀桑的确是他见过的女子之中,最有诗书才气的一位,也是唯一一个令他心动的一位。

    洛林轩这才恍然明了,原来是带了这平安符的缘由,难怪沈巍不受那怨灵噬魂的影响。

    见洛林轩微微颔首,沈巍言道:“洛道长方才为何问沈某是否佩戴辟邪之物?”

    洛林轩这才解释道:“方才那股怨灵噬魂之力倾涌而出,沈大人并非修道之人,却能免于折磨干扰,洛某便觉得有些奇怪,遂才如此一问,若洛某方才的言语冒犯了沈大人,还请沈大人莫要见怪才是。”说着,拱手向沈巍鞠了一躬,以表自己的歉意。

    沈巍这才明白个中缘由,微微一笑,将平安符再次放入衣服内贴身藏好,随后双手将洛林轩扶起,轻言道:“洛道长不过是谨慎行事,这并没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沈某自当不会计较。”

    待洛林轩直起身,沈巍将目光转向了那倒在地上的刘五。他浑身颤抖,脖颈处满是鲜血,顺着皮肤向下淌,因着那怨灵噬魂之力,现下神情恍惚,陷入昏迷,若想要再问出些什么,恐怕是不可能了。看来,胡宝来包养的那些个情人,得他自己亲自去查探才行了。

    “来人!”沈巍一声吩咐,两三个侍从急忙上前候命:“沈大人有何吩咐。”沈巍指了指地上昏厥抽搐的刘五道:“此乃碎尸案重要证人,带他下去好好疗伤静养,若无本官允许,勿要其他人与之相见!”

    “是!”侍从们领命后,七手八脚地便将那刘五抬起,退了下去。

    “洛道长,方才你所说的怨灵噬魂之力,可是方才自那玉佛中发出的光亮?”那道幽光极为诡异,光芒正盛之时,他隐约地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声音,这声音在树林之中,与白骨军作战之时也听到过,但好像又与之有所不同。

    洛林轩点点头:“这怨气极为诡异,与树林中的怨气有些相似,却又不尽然相同。洛某暂时也说不上哪里诡异。”这股怨气,得好好探查探查才是。

    “对了,沈大人可向那刘五问出了什么?”想着自己过来乃是了解案情进展,洛林轩急忙回过神,向沈巍询问。

    沈巍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对洛林轩道:“还算是有了些眉目,至少向那刘五问出了这玉佛材料的来源地。”

    “沈大人可否告知是何处?”洛林轩问道。

    “东郊,聚灵峰。”五个字如同雷劈电闪,划过洛林轩脑海!

    东郊…聚灵峰…那座满是异人徘徊盘踞的无人之峰!?他在江天明月楼陪着坂野静香静养之时,也未曾闲着,一日闲来无聊便去了一趟那东郊之外的聚灵峰。据说那里灵力充沛,阴邪之物绝无法靠近,奈何方才踏入峰内一步,便觉那聚灵峰地脉被掘,灵力屏障早已被毁,山峰之内,满是黑色恶臭的污渍!入山后不久,还见着两三具漆黑异人尸首。再往深处走去,却更是骇然发现,那里早已盘踞了大量异人!

    洛林轩知晓异人之事,赵胖也向他讲述过在神兵阁之内,顾逸轩等人也曾与异人交过手,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面对一两个异人,他方能全身而退,但是眼前的,乃是一群,至少也有十个,或许更多,自己一人根本斗之不过,遂只能掩藏了气息,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他本想将聚灵峰中的所见告知顾逸轩,奈何这几日赵胖杳无音讯,再加上静香要疗伤,根本无法抽出身来,遂这件事情便一拖再拖,直至今日沈巍提起聚灵峰,他方才想到,自己还有这般重要的事情尚未告诉顾逸轩。

    “洛道长?你怎么了?为何如此神情?”沈巍见着洛林轩一脸惊愕神色,轻唤了几声。

    洛林轩的注意力方才转回,歉意地向沈巍拱了拱手:“沈大人,抱歉,洛某失仪了。”

    “无妨,只是沈某好奇,洛道长究竟想到了什么,这般惊愕?”洛林轩暗想片刻,方才向沈巍道:“沈大人,东郊的聚灵峰,你可曾听过?”

    沈巍摇头:“未曾。”

    既然没听过,那自然也就没有去过了,洛林轩也不再继续追问。

    “那聚灵峰可是有什么问题?”洛林轩这么一问,倒是激起了沈巍的好奇,一双眼睛盯着洛林轩,等着他之作答。

    洛林轩顿了顿,纠结着是否要告诉沈巍这件事情,却听沈巍开口道:“看洛道长这般为难的模样,沈某也不便勉强了。”

    “沈大人,并非洛某不愿相告,而是此事……”未待洛林轩说完,便见沈巍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洛道长莫要急,沈某并非有何不快。你既是神武君的师兄,你之能为与思考方式,沈某自当是信得过的。沈某想,洛道长现下为难是否相告,乃是因为此事尚有疑虑未厘清,或者深藏风险不便告知,这些,沈某都能够理解。”难得有如此知情知理的为官之人,洛林轩只觉得松了口气。

    “只是...”一个转折,让洛林轩方才松开的眉宇,有染上一丝纠结。

    沈巍见他这样,忍不住轻笑一声,开口安抚道:“洛道长无需这般担忧,沈某不过是想说,此事毕竟事关这碎尸命案,若是你有什么线索,还请务必告知沈某才是。”

    “这是自然,只要与案件有一丝半毫的关联,洛某自当告知沈大人。”洛林轩郑重而道认真的神色,容不得半分怀疑。

    那便好。沈巍点了点头,对于洛林轩,因为他是神武君的人,所以他信得过,那聚灵峰一事,想必他一定会向神武君讲述,届时神武君若是有什么想打,自当会与自己商量。那么此事,便交给他们师兄弟便是。自己这边,尚有胡宝来的那一众情人等着他去查探呢。

    这边,神兵阁之内,顾逸轩歇息了数个时辰方才醒来。见着林枫守在自己床边,半撑着脑袋打盹儿,一个不稳,脑袋从手掌中滑下,重重在空气中一点,又昂着头,再次用手掌撑住。那样子,着实有些令人发笑。

    “你睡了多久,这小子就在这儿守了你多久。”半夏领着南星之门外走入,见着顾逸轩醒来了,便毫不客气地做到他床边,看着林枫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关切。

    顾逸轩向外瞟了一眼,不知不觉,这天已经大亮了。看来自己睡的的确是够沉的。转眼看向林枫,他这姿势维持数个时辰,想必睡得极不舒服。

    起身,下榻,轻手轻脚地生怕吵醒了林枫,对着南星轻声道:“南星姑娘,有劳。”

    南星会意,微微一笑,双手施法让林枫浮空而起,轻轻地将他安置在床榻上躺好,盖上棉被后,便随着顾逸轩与半夏一道出了房门。

    “算你有良心。”半夏半眯着眼睛瞄着顾逸轩,一边的嘴角勾了勾,向其说道。

    “呵呵,半夏大人过誉了。”顾逸轩摇头轻笑,带着二人向前厅而去。

    落座后,顾逸轩面对半夏,观察打量了一阵,看得让半夏都有些受不住了:“你这臭小子,瞅着我目不转睛地看,头皮都发麻了,你看什么呢?”

    的确是没被人这般盯着看过,半夏有些不自在,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冲。

    顾逸轩倒是没将这一点放在心上,不在意地笑了笑,对半夏道:“看来这筑元池对半夏大人的确是修炼静养的圣地,短短数日时光,修为精进不说,连这躯体,也成长了不少。”

    半夏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体,虽然离本体还差得有点远,不过好在不是之前那团糯米团子的身形了。如此,倒还能接受。只是头上的这颗小白芽依旧同往日一般,在脑袋顶上晃来晃去的。

    用手抓了抓头顶的那颗小芽,半夏撇了撇嘴:“这颗白芽究竟还要在我脑袋顶上待多久?不会一直都在了吧?”想想若是自己恢复本体后还是这副模样,那可真是...不忍直视。半夏当真是苦恼至极得很。

    “夫君也莫要这般苦恼,南星倒觉得,这白芽在夫君头顶上,着实得可爱。”转头见着自家媳妇那副微笑如蜜的脸庞,半夏简直感动得想要流泪。哗的一下扑到南星怀中,脸在她的胸口处蹭来蹭去:“娘子若是觉得可爱,为夫纵然再不中意它,心中也有些安慰了。”

    这对夫妇,倒是有趣得很。顾逸轩在一旁看着这二人这般...嘻闹?心下也是有些开心的。

    “啊,对了,臭小子。”上一秒还在一脸幸福地在南星胸口趴着,下一秒就变了脸色,坐直了向顾逸轩开口。

    啧啧啧,这边脸的速度,当真是比翻书还来得快。顾逸轩心中默默念叨,面上依旧一副有礼的微笑:“半夏大人有何事?”

    “方才我为你诊断之时,发现你之体内多了两股原本不属于你的阴暗之气,正是它们在你体内横冲直撞方才让你痛苦难当。这两道力量,究竟从何而来?是谁给你灌入身体里的?”看那两股力量将顾逸轩折磨得动弹不得,半夏当即笃定,此人便是铁了心要顾逸轩的性命!

    “不瞒半夏大人,这两道力量,皆是黑巫之力,一道,是在数年之前,逸轩被黑巫之人所伤,种在体内的,另一道,乃是数天之前,被一名名为蒙扎的苗疆黑巫所灌入。”顾逸轩将自己那时的经历悉数告知半夏,这才让半夏了解到,在他不在顾逸轩身边的这些日子,原来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

    “你小子这些日子,可当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啊。”半夏一声感叹,随后郑重地向顾逸轩道:“黑巫之力的事情,你莫要担心,本王一定倾尽所能助你将那两道气力拔出!”他可是百草之王,就不信还有什么疑难杂症是他无法化解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