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变成鸟 第四十章 劫后余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宇醒来的时候,发现车里就剩他孤零零一个人,身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手脚活动自如,抓起地上散落的绳子一看,才发现似乎是被什么割断的。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之前的一幕幕实在把他吓的不轻,此刻回想起来仍旧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当即不敢迟疑,看到后座上有根棒球棒,他顺手就拿了起来,而后手脚并用准备爬下车。

    可是脑袋刚伸出车门,他就张大了嘴。

    车外横七竖八倒着一大片树木,树干上全是焦痕,已经碳化的树叶被风一吹,瞬间支离破碎,空气中飘散开一股淡淡的焦糊味。

    远处,一辆金杯面包车被拦腰折断的大树直接压成了饼干,车身凹陷一大半,车门以奇怪的角度挂在一旁,玻璃渣子撒了一地,两个后轮胎全都陷进了泥地里。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在地上看到了好些个篮球大小的深坑。从周围泥土的成色来看,这些洞应该是刚形成的才对,洞口还冉冉冒着白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

    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小宇脑海里一片空白。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来到了课本中描述的战场!

    昏过去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仙人渡劫?还是……陨石撞击?

    他忽然很后悔看了那些玄幻小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让他更害怕了。

    紧了紧手中的棒球棒,他咬咬牙,一鼓作气跳了下来。

    “碰”的一声,双脚落地,扬起一片灰尘。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入目是一片凌乱的脚印。

    横的、竖的、交错的、横拉的,什么样的都有。

    可以想象出来,不久前,就在他现在站立的这块地方,发生过某些极为混乱的情况。

    站在他这个角度向四周围看去,他看到了之前绑架他们的那帮人。

    两个大妈,开车的小刘,以及来接熊明的瘦子,现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他们似乎经历了一场恐怖的火灾,身上的衣物都有被烧过的痕迹,瘦子是受伤最严重的,他的运动鞋几乎被烧成了脱鞋,只有半个还挂在脚踝上,风一吹,便落了下来。

    小宇捏着棒子站在原地,半晌都没有动一下,他已经完全被这一幕给弄懵了。

    正在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刚松弛一秒的神经立刻又紧绷起来。

    扭头看去,只见熊明正浑浑噩噩地从地上爬起来,身上沾满泥的他,看起来像一只泥桶。

    熊明身高体胖,在学校里经常凭借身体优势欺负同学,但其实这小子的胆子并不大。

    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小胖子腿一软直接又坐到地上去了,好半晌才又站起来。

    然后他才留意到了站在黑色小车边上的小宇,下巴瞬间就掉到地上去了。

    此时的小宇手持一根棒球棒站在车边,周身上下散发着他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危险气息,再结合眼下的情景,熊明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这些人……”熊明吞了吞口水:“都是你打倒的?”

    小宇还没想好怎么说,却听身后警铃大作,回头一看,一辆辆警车排成长龙,呼啸而至。

    尘土飞扬中,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从警车上有序跳下,市公安局局长一马当先,大步流星走在最前头。

    事实上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已经很少有大案重案能让他亲自带队了,即便是前阵子抓捕魏麒麟一伙,他也只是幕后运筹帷幄。

    但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因为他接到了结拜大哥的电话,说他儿子熊明可能遭到了拐骗。

    这消息源自学校的老师,说来也巧,下午的体育课并不是最后一节,初中对于学生出勤率抓的还是非常严格的,最后那节课的老师发现人不齐,而且还是少两个,哪里肯善罢甘休。

    这一问就问出了问题:学校外面那一片全是未开荒的地,哪有什么卖棒冰的老太。意识到事情可能比想象中的严重,学校一边派老师出去寻找,一边联系了家长。熊明的父亲就一个电话打给了赵天安。

    赵天安就急坏了,结拜大哥的儿子,那不就是他的儿子么,出了事哪有坐视不理的道理。但关键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匪徒什么样,坐什么车走的,几个人,哪个方向走的。这些问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的上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全宁市的人民都是他手下,怕也是找不出人,没有目标的寻找,那就是无头苍蝇。

    而就在这时,一封来自“雷锋”的邮件,让他喜上眉梢,立刻率兵出征。

    这一路上,赵天安想过各种各样的情况,当然,他也做好了最坏打算,就是不小心惊动了劫匪,导致撕票……

    所以这一路来,赵天安的脸色极其不好看,边上的人一个都不敢说话。

    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一下车,看到的居然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一时间,包括他在内的所有警务人员都懵逼了。

    这情景,怎么似曾相识?

    不过现在绝对不是考虑这种问题的时候。

    命人把两个孩子送入警车保护起来的同时,赵天安也下令对地上那些家伙进行抓捕,不对,或者说是捡取才对。现在的这两伙人就跟死狗没有区别,连手铐都省了,直接往车里一扔就完事儿。

    “局长,这边还有一个!”

    赵天安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干警正一脸无语地指着身旁一棵树。

    车上的小宇也听到这句话了,扭头看去,又呆了。

    难怪他之前就觉得少一个人,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原来那人在树上!

    从小宇的角度看去,那人的脑袋好像被人塞进了树干里,只露出四肢和躯干软绵绵地垂在外面,脖颈部分弯曲的角度很夸张,不出意外,怕是早就没了生命迹象。他的身体就这样静静挂在树上,随风摆动着,仿佛是一件晾在窗台的衣裤。

    这边还有些善后工作需要处理,两个孩子所在的警车就早早地开走了,这是赵天安的安排。一来是给两个孩子去医院做检查,二来也要走走流程,看能不能问出点东西,毕竟这事儿太诡异。为了防止再出意外,这一次赵天安安排了好几个精锐保护俩孩子。

    这一来二去,很快就天黑了。

    方悦儿在警局见到小宇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三两步跑过去抱着孩子,半晌都没说一句话。

    第二天,离开许久的张大妈终于回来了,他是小宇的监护人,发生这种事,警方是首先联系的她,然后张大妈才联系的方悦儿。

    可以说,在这件事上,方悦儿这个代理看护人很不称职,所以接小宇的那晚,这姑娘几乎一宿没睡。

    直到第三天,在看到张大妈还对自己打招呼时,小姑娘心里的那份内疚感终于消退了许多。

    与此同时,她才惊觉自己家里那只鸟,似乎好几天都没露面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