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3章 抱恙的养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结果皇子很长时间没有回答任何言语,戴着帽子的帝国官员们便发出了絮絮而密集的声音,夹杂着质疑和嘲弄的态度。

    “关于这样的大事,行政大首长怎么可能独断?请允许我们回宫和皇后、皇太后、大牧首详细商议后,自然会对各个官署发出合适恰当的指示。”最后,皇子的贴身奴隶阿克塞颇考斯站起来,结束这场无谓而恶意的质询。

    待到皇子和他的卫队匆匆离开后,伯里尔和几名心腹聚集在处僻静的花园内,“四万人,不,五万人瞬间就在菲罗梅隆灰飞烟灭了。”伯里尔说着这个数字时,自己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而皇子的左右手泰提修斯和帖萨利新军却大部分完好退回普鲁萨城,这几乎算是......卑劣的出卖了。”

    “现在怎么办?”

    伯里尔听了心腹急切的询问后,稍微思索了下,沉吟说到“现在整个帝国的军队只剩下几处残山剩水,皇弟塞巴斯托克拉特在都拉佐城还有数千人,塞萨洛尼基聚集了些许戍防部队在艰苦抵抗诺曼匪徒,但是这两处兵马根本无法自由调遣,因为被博希蒙德给困住或撕裂。故而能决定皇都局势的只有两支队伍,一支是防御城墙和外城营地的外宫卫队,皇帝出征后还留下了一千五百人归皇宫侍卫长米哈伊尔.尤斯塔斯统管;还有处,就是宫廷大总管尼克德米亚先前奉皇帝指令,渡海驻屯在尼西亚城的三千名色雷斯军区兵队,原本是准备前往比提尼亚协调哈罗德和布林努斯两位将军的军队的......所以,想要和泰提修斯的新军抗衡,就必须也只能得抓住这两支军队。”

    当宰辅将话说完后,几位帝国官员脸上满是讽刺性的表情,尼克德米亚.尤斯塔斯和米哈伊尔.尤斯塔斯,标标准准的亲叔侄俩,然而宫廷内谁都知道前者是皇帝的死忠而后者则遭受过皇帝的侮辱,所以现在的局势真的可以用微妙来形容。

    并且有人还得到消息说,普鲁萨的泰提修斯已经征召一支军队,似乎要开往尼西亚一带,是要对“小鸟尼克德米亚”开战?答案不明。

    再者,帝国先前惨淡经营出来的舰队,也在菲罗梅隆战役的同时于阿塔利亚湾折损被俘过半,连司令官阿萨西都斯都败逃去了罗德岛和海盗为伍了也即是说,泰提修斯和尼克德米亚谁都暂时没有充裕的船只渡海来到皇都镇抚局面。

    “米哈伊尔.尤斯塔斯!”几位心腹几乎同时喊出这个名字。

    伯里尔也颔首,“你们分析得很对,在这样情况下皇都内便只有这一支队伍能决定权力的天平。”

    “那我们前去收买米哈伊尔。”

    “唔......米哈伊尔。”伯里尔转过身去,看着眼前夏季青翠的林苑,“不管什么样的承诺,必须争取到他的支持,但是因为米哈伊尔现在的态度是暧昧不明的,我们不能把话说得那么露骨就说泰提修斯在会战里叛离陛下,希望米哈伊尔他表明对此事件的态度。”

    “要是陛下忽然出现......”两名官员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那就更加能名正言顺地请求审判泰提修斯的罪行,顺带将该扯上的人都扯上去。”伯里尔回答说,“但如果陛下真的葬身在高原里的话,一旦米哈伊尔倒向我们,也立即将泰提修斯抓捕起来公开审判他,至于审判者自然是......非拉多菲亚姆的布雷努斯殿下和都拉佐的伊萨克殿下,而后者基本是没希望来到的,布雷努斯殿下一旦坐船进入皇都,这样帝国的御座就会稳妥地交到他的手中,我们也当然是拥有定策之勋的首席功臣。”

    这群人兴奋地讨论完毕后,还决定要派遣名可靠的密使去布拉赫纳宫,“争取艾琳皇后的支持,这样对皇子党的砝码就更占优势了。”

    日暮时分,布拉赫纳宫的门前,皇子和阿克塞颇考斯急匆匆地在箭道尽头的厩舍前下马来,“皇后、皇太后与大牧首正在河厅等待着您。”几名皇宫侍卫立即靠过来,带着惶急的语气。

    阿克塞颇考斯走上前,对他们说到:“你们要守护好皇宫的门阍,因为最近皇都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针对性的阴谋乃至叛乱,我和皇子这就去河厅。”于是那几名侍卫便从命立在宫门和城墙的边上,阿克塞颇考斯即刻和卫队士兵拥着皇子进入宫殿林苑当中。

    “殿下,我先去河厅拖延时间,而您......”转过了一处带着林苑的回廊,阿克塞颇考斯做出了掩护,接着约翰皇子避开了众人,独自一人熘到了布拉赫纳宫的另外一侧。

    那正是宫廷首席贵妇的寝宫所在地,几处高大的林丛包围着它,前方是个被三面侧廊环抱,中央有着喷泉的前厅广场,本是由一所小型的修道院改造而成的。皇子匆匆穿过小广场,几名使女在那里焦急地迎着他,在前厅和正厅间有条tribelon风格的拱行步廊,通往挂着波斯风垂帘的内室。

    内室里,隔着色彩艳丽的帘子,约翰都能听到首席贵妇在里面的不安而起伏的喘息声,好像有些焦急,也好像有些痛苦,更夹杂着隐隐的妩媚。

    皇子在外面的地板上来回踱了好几步,轻到窗檐上的鸟都茫然无觉的程度,很显然他也在害怕,甚至害怕靴子下的投影,黑乎乎地黏在他的衣服上,也好像浸润了他的心脏和精神。

    “父亲战败了,失踪了。”这种可怕的讯息,原本应该让约翰感到如释重负才对,而如今他却感到若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哪怕只有一个瞬间,自己便已经堕落为一头野兽畜生般的生物......

    “约翰我的孩子......”就在皇子脸上和脖颈,包括手足和唿吸都陷于寒冰后,垂帘那边的烛火下玛莲娜却翻过身来,扬起了长长的胳膊和手的影子,挡在弥漫在约翰紧锁眉头下的眼睛前,就像是恶魔的诱惑与唿唤,“约翰我的孩子啊,快来看看你的养母啊,她的胸膛里全是伤悲和绝望啊,约翰我的孩子,求求你,求求你。”最后玛莲娜的唿声越来越放荡起来,就好像在充满欲念的妇人在渴求着她的男人一样。(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