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98章 “大敌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兵线上的所有蛮族箭手,前脚用力深陷泥土之中不松,后脚侧后拖着,弓弦猛然弹出如骤雨巨响,弓弰像疾风而过的草丛般急速摆动,一片乌云般的箭矢,齐齐忽地升腾而起,而后铺天盖地朝着高文车垒而下。

    无数箭矢,先后密密麻麻地射入了一排排车厢板上、车塔的支架上,和车垒后的泥土和泥土当中,和支架上悬挂的盾牌,雷暴急雨般不可名状,短短几秒钟过后,皇帝整个轻兵线的对面的高文车垒各处,宛如披上了层层霜雪般的“毛毡”,它们其实全是箭矢白色的箭羽一根根立在上面形成的。而其后的车厢当中,所有的敌方士兵都好像被射杀或者崩溃隐藏了一般,丧失了所有气息。

    “偏转过去射!”

    接着,轻兵线上各箭队旗标摆动,一**强劲的箭矢,呼啸着瀑布般,砸向侧边“凸”形的车垒,不久皇帝左翼的四百名不朽军队员开始齐步上前,他们的甲衣肩带上悬着各种装着契丹雪的牛角、小木筒,用绳索串连起来,左手举着仿制的火铳箭,右手举着长杆戟钩,排成三排线的阵队,昂然阔步朝着被压制住的目标车垒而去。

    几发香水瓶自对方车垒的木塔射孔里,忽然射出烟火,几名最前面的不朽军士兵,还没来得及喊叫示警,就颓然倒下,被射中毙命,但皇帝侍卫出身的塞利拉鲁乌斯将军奋勇下马,拔剑引导所有人高呼着,继续朝着那车垒前面木栅壕沟处猛跑,“抵进再射击。”将军如此高喊道。

    其后的瓦兰吉亚外宫卫队和帝国的矛手、剑手士兵共有近三千人,也都迅速迈开阵脚,成群成队,打着旗帜高呼着跟在塞利拉鲁乌斯将军之后,同样向着目标义无反顾地冲去。

    按照先前被挟持来雷斯波斯岛的小翻车鱼,给皇帝的规制:火铳箭射击,尽量在逼靠敌人阵线一百尺内发射才有杀伤效果;而若是敌人有轻量级的工事掩护,则要抵进到六十尺开外。

    这时,此车垒四角的木塔,几乎全被射入的箭矢给覆盖包裹住了,皇帝轻兵线在数声号角声里,轰然停止继续射箭,严谨地后撤回去,接下来六个前后相续方阵的普洛尼亚下马骑兵,纷纷叠起手里的盾牌,举着剑和战斧,开始竖起旗帜向着高文车垒的中央阵线齐齐逼靠而来。

    “陛下,左翼和突击线都动起来了,进攻非常有士气和秩序。”御旗下布雷努斯有些喜悦地对皇帝赞美道。

    而阿莱克修斯也满意地微微点头,“只要朕亲自督战坐镇,这群将军大公总该要竭诚团结一起,那样高文是不可能战胜朕的!”皇帝在心中如是想。

    忽然两名骑着马疾驰来的传令,自菲罗梅隆的南侧道路奔来,他们疲累到要死的地步,穿过一列列士兵,似乎带来了不详的消息。

    看到这个情景,阿特列提斯和旁边的士兵们,都窃窃私语,心中涌起了隐忧。

    当被皇帝卫队给拦住后,传令的马抽搐着,人则直接自鞍上滚了下来,“陛下,我们在塞琉西亚城惨败!”

    “什么?”皇帝大愕。

    布雷努斯、雷蒙德、策策斯的脸上也即刻都浮起复杂的神色。

    扎哈斯、阿普索玛特斯、阿萨西都斯三位的船队和士兵,都败了?

    简直一堆人形废物!

    “把这两人拘禁起来,不准再说任何话!”电光石火间,皇帝没说任何其余话,直接用马鞭指着传令。

    于是几名卫队武士将两人摁住脑袋直接拖走。

    “不用管塞琉西亚,不管如何,高文都被朕的行动给拖住了。只管前进,攻下他在菲罗梅隆的此处车垒野营,便万事大吉了。”皇帝断然喝到,他害怕塞琉西亚的战况会影响这里的士气。

    话音未落,自北方又有两名盔甲上带着折弯箭矢的传令,凄惨地骑着马纵来,他们带来了安格拉斯堡的消息,“陛下,敌军的别路军完全放弃了对狄奥格尼斯将军的围攻,他们应该迅速南下至此不远处了!”

    “拖下去!”皇帝打着马鞭,一切照旧,“朕在那边有马休将军的别营卫护着,敌人的援军根本到不到这里,也对朕形成不了任何威胁。”

    最后,御营之中阿莱克修斯驱马朝前冲了数步,接着挥起“圣海”佩剑,剑刃直指远方高文的营城和车垒,回头对所有将官喊到,“高文根本被朕的计策给牵制走了,攻下这里,他将必败无疑。所以现在起,不允许有任何蛊惑军心的行为。”

    这时候,布雷努斯的目光盯住皇帝的剑刃,而后他的眼眶和瞳孔在惊恐的呼吸里陡然扩张起来,“陛,陛下......”

    几乎同个瞬间,雷蒙德和策策斯也颤抖着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预感到什么的阿莱克修斯,迅速将目光转回来,也顺着自己剑刃所指的方向。

    凌厉的剑锋前处,越过层层海潮般的士兵队形和升腾的硝烟、尘土,一只乌黑的鹰隼在箭雨和抛石间穿梭飞动着,它振翅盘旋,直到吉麦吉斯营城的角楼高塔上,一名彪形大汉忽然登上那里,举高了胳膊,鹰隼落下,停在其上。

    即便相隔了很远很远,但皇帝还是第一眼就能认出这只鹰隼的主人,斯蒂芬.高文.卢塞尔!

    他根本没走吗?

    他就高高站在土台上,俯瞰着两道车垒线间如火如荼般的军阵,背着灿烂的烈日阳光,一手紧握着磷火之剑的剑柄,一手举着细长的马头权杖。

    同样精致坚固的圣铠甲裹覆在他熊般强壮的躯体上,腕部和胫部都有银闪闪的精钢甲片保护,头盔上红手羽饰高耸摆动,棕色的胡须淡蓝色的双眼充满杀气,宛如战神玛尔斯的雕塑立在云天之下。

    “是卢塞尔,是那个大逆贼卢塞尔!”很快,皇帝向前的军阵当中,轻兵们、普洛尼亚下马步兵们,都暂时停下步伐,惊恐敬畏仰着面地看着忽然出现的高文,不断大声喊着。

    这样的喊声闪电般一队穿过一队,很快后卫阵线上的阿特列提斯和其余人也都抬起头来,注视着红手大旗下立着的凶残敌酋。

    波斯塔上观望的士兵,忽然伸出头来,不断打着手势,诉说着什么紧急的新情况。

    “射出信号箭,木扎非阿丁。”高文将权杖指挥棒伸出,对着脚下云涛般的敌军沉声吩咐道。(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