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85章 惊魂围攻(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野兽般的嚎叫声里,一艘艘小船快速划到了军港的环形防波堤前,每艘大约坐着二三十名海盗,他们举着长镰刀和火把,摧毁了锁链和暗桩,驶入了军港内的码头和船坞,到处放火登陆。在岩石和海防墙上的两座掎角小堡,内里各有三十名民军士兵,勇敢地据守在那里,交叉对着海湾和栈桥上猛烈用拉丁弓和火铳箭射击,坚决不让海盗们靠近卫城濒海的一面,一时间整个军港海湾喊杀声大作,情势惶惶。

    同时在城东河口处,扎哈斯女婿穆塞托带着八百名海盗,已经沿路烧毁了十多座农庄,抢占了河流上的桥梁,封锁了塞琉西亚的东路要隘道路。凶残的海盗不但抢夺了许多牲口牵在队伍当中,还杀害了许多躲避不及的无辜圣俸农民,将死难者的血淋淋脑袋,不分男女老幼都曝在桥上,以示恫吓。海盗还将一部分被俘农民绑起来,将他们立在河边,接着当作活靶子一一射杀,尸体落入河中,纷纷漂流到燃烧着的水轮边,河水被染得一片赤红,让人胆战心惊。

    接着,数十名海盗夺占了所大锯木工坊(即温若明娜入宫廷前所供职的地方),杀死里面的监工,胁迫其他奴工将大木抬出,做成个简易的攻城槌车,上面筑起了尖顶包裹上皮革,隆隆推着它越过弧形的桥梁,开始朝着塞琉西亚东部的城门逼靠而来。

    塞琉西亚原本的旧城分为两部分,东城也即是“下城”,有环带式的城墙和部分小塔,内里是兵营、厩舍和民居;而西部的是卫城,邻靠着军港,有坚固核心主塔,高度能足以俯瞰下城周边。后来随着塞琉西亚的繁盛发展,又开始顺着更西部和更北部,连接大医院和穆特河谷的地带,开始新筑起道城墙,准备将新兴的大医院馆驿区、诸商会货栈和阿库姆集市都圈在其中,但尚未完工。

    现在陆上海盗猛攻的是下城,而海上的也闯入了军港,随时准备攀爬上卫城的海防墙。

    另外,又有股海盗和塞浦路斯的克里特佣兵,大约五百人,从阿库姆集市上岸大肆抢掠杀戮,并朝着大医院山和其下的馆驿区滚滚杀来,馆驿区的街道上满是避难逃跑的人群,有的朝大医院所在的山上跑,有的则朝着塞琉西亚卫城躲避。

    大医院的院长准备朝穆特河谷逃跑,但在旁边修女院里办公的格拉纳爱赶来严厉阻止了他,“这座大医院绝不能落入海盗的手中,不然会让我主蒙受耻辱。叫那边圣保罗学院的所有学生都在这里,环绕着大门和高墙死守!”

    最后,学院里的二百多师生,外带依旧留在浴场里的三十多名流莺娼妓,还有可堪用的二百多名农民和行会匠师学徒聚拢起来,他们关上了大医院的重门,将几辆运货的车辆堵塞在门后,接着登上了门塔和巴西利卡墙,找到了储备的给养,而后拒绝了海盗的威逼,当海盗蜂拥从墙下爬上来时,他们就雨点般砸下砖块石头,并且将各种器物改造成可以击打戳刺的武器,拼死防守着。

    不久,大医院门塔上的烽火高高燃起。

    “殿下,请退往卫城处,这里太不安全!”此刻在下城小塔上,卫队武士们急切地对还在那里的安娜劝说道。

    “不,我暂时得留下在这里——叫民军的士兵们勇敢地固守在下城城墙上,塔尔苏斯的凯撒就在他们的身旁。”安娜却不屈地说到,这会儿城下的道路和河岸边的海盗们越来越多,门塔的壁墙射孔后,守卫的民军们都能看到他们恐怖的打扮和外貌——许多柏柏尔人、苏苏人裹着粗布花纹的头带和斗篷,光着黑乎乎的脚,有的扛着大刀躲在大木做的攻城槌后,驱赶着被俘的农民和奴工推拉,有的不断举弓对着城墙射击,时不时有冷箭从射孔和雉堞口处飞过,带着惊人心魄的啸声,夹杂着混在海盗队伍里的塞浦路斯士兵的叫嚣声:

    “抓......抓住反叛的公主,抓住她!”

    近一声,远一声。

    但安娜却凸着肚子,立在门塔高处,射孔里的光顺着她的面照来,给凯撒的面容和衣裳踱上了层淡金色的光芒,安娜摸着腹中也有点惊悸翻动的孩子,沉声说,“你们不需害怕!我就在这里,在日暮前我哪里都不会去,所以请保卫你们的凯撒。”

    “哦!”门塔里,十多名坚守在这里的民军士兵齐齐对着凯撒,应答道。

    “将悬吊着的沙袋给垂下来,另外你们三人一组举着两支拉丁弓,轮番蹬弩上弦,对着敌人靠近的攻城槌射,冷静些——专门射人。”安娜挥手命令说,她的军事战争经验已比昔日刚到塞琉西亚时丰富多了。

    此外安娜已经将自己卫队给分成了数支,分散安排到城堡各处,担当守御的预备和骨干,还让卫城也燃起了告警的烽燧。

    塞琉西亚民军在先前的改编里,分走了八百人给了比雷尔的米利奥塞法隆边民军,三百名留守塞琉西亚,大约还有两千人不到分散驻屯各处:其中五百人在阿拉尔曼堡,二百人在穆特堡,三百人在阿拉汉修道院山,还有四百人在连接奇里乞亚的海滨小城拉马斯,二百人在科勒阿迪欧堡。

    安娜和格拉纳爱虽然各在一处,但都在塞琉西亚和大医院烧起了烽火,就是在请求各地民军前来驰援。

    此刻,门塔里民军不但放下了铁栅重门,还将沙袋垂下护在了门前,用来阻挡攻城槌的撞击。海盗们狂怒地大叫着,开始对着沙袋不断射箭,而门塔里的民军则用拉丁弓压制他们,一发又是一发弩箭交叉飞下,攻城槌边的海盗有的捂着胸口惨叫着倒毙在木轮边,有的则脚部被射中,举着盾牌护住自己,不断用肘部撑着往回爬,但更多不怕死的狂喊狂叫着扑上来推着攻城槌,朝着城门冲来。

    “你去城中的军械所作坊,将完工准备增援菲罗梅隆前线的两门香水瓶,叫萨穆埃尔法和匠师们都抬上来,对着敌人射击,放心他们暂时是撞不破这道门的。”安娜转身对着名忠诚的扈从武士命令道,“叫赫托米娅和所有的女官稳住旧宫行辕队伍,大伙儿必要时也得为前线服务——此外,在夜中将所有城中的行会代表、商人都唤到我的宫殿里来,共商城防大事。”(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