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8章 河原地血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布拉纳斯先前是深刻领会过大主保人关于“五”的军制的,在梅利泰内城前的河原地,他将三个步兵支队一字布开,无数的大步兵矛明晃晃着刺激着前来拒战的达尼什蒙德步骑们,特别是前列的全是朱漆色的巨型战矛,几乎要刺破苍穹似的——在列着横队不紧不慢逼近的矛手连队之前,六百名附属弓手和掷火兵列成数个横队,在附属骑兵的护卫维衡下,烟火和飞矢齐射,和向来以弓箭技术得意的突厥箭手们,仅仅隔着一百五十尺开外的距离,激烈对射,烟雾遮天蔽日,声响和闪光灼灼。

    登上梅利泰内塔楼的梅里克,目瞪口呆地看着三个古里外血腥残酷的对决场——此时,另外两个达尼什蒙德壁垒也出兵了,企图从北侧山谷迂回攻击红手旅团,然而布拉纳斯也出动了二个支队的“奇兵”登上山谷,这正是高文“五”字的妙用,三个支队正面缠住敌军,二个支队担当包抄挟击的职责。

    于是在河原地的北麓狭窄的山路上,敌我两支相向而行的“奇兵”又蜂拥对突厮杀起来,如同袋中之鼠般死斗,卫教军的百夫长和军士们不断高唱圣歌鼓舞士兵列纵队突袭,而那边达尼什蒙德的加齐们则高喊着家族名讳和吉哈德圣训奋勇进攻,整个局面就是攻对攻。

    在这个战场上大长矛已无用武之地,所有人都拔出短兵,纷纷交接。先前在开塞利(凯撒利亚城)守城战当中被释放的杰玛拉丁贝伊,为了洗刷败战的耻辱,带领十多名伊克塔骑士披着甲胄奋勇驰突,结果深陷红手旅团奇兵支队的重围当中,一根散兵投掷出的橡木苗标枪,刺中了贝伊的脖子,扁平的簇头深深楔入了身躯骨头当中,杰玛拉丁贝伊半边脑袋都几乎折断,但还举着钉锤继续死战——最终,另外两名旅团散兵手持荆棘枪,绕到其坐骑的侧面,一枪扎穿了贝伊的头盔,另外一枪则刺中他的面颊,杰玛拉丁坠马殒命,其身旁的伊克塔骑士悉数战死。北面山麓上,失去指挥者的达尼什蒙德的队伍就此开始溃败,不久塔楼上观战的大埃米尔就看见,敌方占据了盘旋的北麓道路,并径自突入了其后的壁垒当中,到处放火,野蛮地杀戮能见到的所有人。

    这会儿河原地上,远距射击结束后,正面冲突亦爆发。

    红手旅团三个支队当中,在附属的远射队伍退后后,六个散兵连队则跑步抢在矛兵连队前,对当面的达尼什蒙德箭队发起猛攻。短兵相接瞬间,预先埋伏在队伍当中的几名突厥的特等弓手猝起,射出带着燕尾的破甲大箭簇——红手旅团当前冲锋的三名百夫长,当即被贯穿了头盔或护甲,倒下阵亡。但就在突厥人以为他们会因失去指挥官而溃乱时,旅团当中一名叫科隆纳的伦巴第资深军士,则固守操典要求,将鸢盾挂在身后,双手紧握着撒拉森宽刃砍刀的刀柄,飞步直冲到突厥人面前,才奋力拔出,左右挥砍,接连手枭四名达尼什蒙德箭手,其余军士士兵士气大振,接踵奋进,追随着科隆纳将箭手队杀得血肉横飞。

    前卫溃败的达尼什蒙德军,大张双翼,准备抵住红手旅团正面攻势,然而却被瞬间被布拉纳斯左右两支纵队持矛贯穿过去。

    接下来布拉纳斯指挥附属骑兵们投入攻击,战场上很快就呈现了一面倒的趋势。塔楼上的梅里克眼睁睁看着,高文军队的士兵跑得飞快,松散了队形,三三两两持着长矛猛突,漫野地追逐他的士兵,像驱赶猎杀牲口那样,很快就冲到了壁垒处:一名勇敢的达尼什蒙德鼓手,骑在马背上,冲出壁门,刚刚准备敲响鼙鼓鼓舞士气时,就被名赶到的高文方士兵奋力一矛,连鼓带人,一下钉在了门柱上......

    日暮时分,惨云汇聚在河原之上,其下密布着达尼什蒙德士兵各色尸体,灰色暗淡的气雾横漫,数处燃烧的壁垒散布其间,以前梅里克苦心经营的梅利泰内外围防线一日内尽数崩溃,高文军队斩下了八百多首级,俘虏了足足三千人。

    返归行宫内,丧魂落魄的梅里克开始怀疑信仰和人生,他怔怔地看着宫殿的穹顶,接着沙哑着嗓子,对身后跟来的诸位贝伊说,“依你们看梅利泰内还能守住吗?”

    包括库德卜在内的许多将官,都沉默了下来。

    梅利泰内,城北处狭窄些,呈三角形,因其恰好位于科马赫斯河的河汊当中,而后慢慢顺向南方,整个城堡变得方正起来,东西各有数座桥梁横跨壕沟,其中重点设备的区域,是西城墙处一北一南两座角楼,本来堪称坚固难攻,但大埃米尔却认为:现在外围的壁垒尽数被屠,若是死守城墙塔楼的话,根本就会沦为高文大普拉尼砲的靶子,他会憋屈无比地立在那里,被石弹轰成碎末,那样即使殉道,也显得太不光彩了。

    “今晚月亮升起的时刻,全军自城东突围而出,朝锡瓦斯前行。”梅里克艰难地下了这个决断,“高文攻到这里,他士兵们随身携带的给养粮秣也应消耗殆尽了,要等到后方的补给才能发动追袭,我们抓住这个机会,遁往锡瓦斯和圣战殉道者的大队会合,先保住锡瓦斯再说。”

    入夜后,绯帐之内,高文提着银马头权杖立在那里,四名夜巡队的士兵半跪在他的面前,外面喊杀和欢呼声鼎沸,“大主保人,请暂时不要合上你的双眼休息,因为更为振奋的消息传来,敌酋梅里克根本在白日我军的英勇攻势下胆气碎裂,他趁着这明亮的月色,开始没命地骑着他的母马,淌过护城河,丢弃了梅利泰内四周的锦绣大地,浑身湿透地朝锡瓦斯的道路方向远遁!”高文身边的机要官菲拉克托斯高举拳头,大声喝彩传达着说到。

    “异教徒就像被捕猎的鹿和獐子那样,丧失了他们的土地和荣誉,在我们的剑锋下溃不成军。”所有在场的将官们也都欣喜非常。

    “留下所有的步兵围攻夺下梅利泰内,我、布兰姆森、高蒂、沃尔特亲率四个骑兵团投入追击——敌酋满心以为我的给养耗尽,但实则我们因先前的征收补充,现在还有五日份的粮秣,现在重点配给给我的骑兵和战马们,让他们能够像风那样的追杀败逃的异教徒!”高文挥起权杖,指着北部方向,朗声命令说。(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