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40章 被杀的狮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雷蒙德的索取款项化为希腊文的书信,经由快马朝君士坦丁堡运送时,星夜下的布拉赫纳宫里,阿莱克修斯皇帝有些纳罕地伏在玛莲娜成熟的娇躯上,停止了动作,因为他敏锐地捕捉到,宫廷首席贵妇在与他睽违后,**时身体和精神的些许异样。

    从窗户拂入的夏风,扇动着卧榻上的轻柔帷帐,玛莲娜还没有察觉到枕边人的神情,有些失神地侧着脸庞和脖子,一直机械式地接受着皇帝的撞击,眼仁并没有以前的那份热烈和渴求。

    “你累了吗?”皇帝十分不悦地起身,披上了丝袍,坐在榻边的座椅上。

    这下,玛莲娜才算是感到皇帝的怒气,她急忙抓住衣角遮盖住身躯,向皇帝跪拜下来,“陛下先前渡海,在高原上征战那么长时间,我因牵挂而不由得有点恍惚。”说完,泪水涟涟,双手抱住了皇帝的膝盖。

    “约翰先前有无来宫殿当中?”皇帝忽然有意无意地询问了这个问题。

    玛莲娜顿时双手像遭到电击般缩了下,但她很快就恢复镇静,“皇子因为帖萨利平原开垦的财务问题,确实来了皇都不少次,每次都前去和帝国的宰辅伯里尔阁下详细商议,然后进来向我和皇后各自问好而已。”

    “唔......”皇帝也没有其他怀疑和猜测,“约翰在莫利亚和帖萨利的事务据说处理得很不错,看来将来由他继承帝国,再由布雷努斯、小鸟这群人勤加辅佐,必然能复兴整个罗马。”

    “陛下自己也能复兴......”此刻头脑转过弯的玛莲娜,立即淡淡媚笑着,将细腻肥嫩如后世提香绘画里出现的手,伸向了皇帝的大腿侧边。

    一声响动,皇帝忽然神色恼怒地站起来,他的动作打翻了小几上的一个镶着水晶的梳妆箧,各种首饰带着星辰倾泻般的声音和光影,洒落在地板上,吓得宫廷首席贵妇瘫坐着,举着手臂不知所措。

    因为她的谄媚,却戳中了皇帝的痛楚——皇帝不由得又想起在那场大雾里血腥的战斗,戴着红手羽饰的那个蛮子在马背上,用手指着自己,居然要一名卑贱肮脏的突厥奴隶士兵,射掉了朕的头盔羽饰;也想起了,敌方铁锤般的具装骑兵是如何击垮践踏了自己的左翼队伍,让自己蒙受丢弃御营阵地的耻辱的;也想起那蛮子得意洋洋,放归了被俘的布雷努斯,并叫他传话,说朕的女儿安娜已经怀上了蛮子的骨肉......

    “朕达到保住君士坦丁大帝的陵寝就已是尽力,何必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语!”皇帝扔下了这句费解的话,“朕今日不在这里就寝了,去艾琳那里”,便离去了。

    只留下形单影只的玛莲娜,盘着腿坐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被一圈璀璨的昂贵首饰围绕着,披散着头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约过了数日,康拉德所领带的数万德意志兰、米兰朝圣者武装,浩浩荡荡来到了君士坦丁堡城下,在皇帝预想当中的事情顿时接二连三发生了:这群无法无天的混蛋盲流,抢劫杀人的暴行,从皇都城外的萨拉布瑞亚旷野,一直延续到菲利浦堡和亚德里安堡,所有帝国的臣民和商人都表示苦不堪言。

    不久,最让皇帝愤怒的事发生了,在此日的早晨他骑着骏马,带着内卫骑兵队匆匆来到了城外的朱昆蒂娜宫,接着在宫殿林苑边,悲伤的阿莱克修斯看到了一头死去的雄狮的尸体,还有两位驯兽师的——这头狮子,是格鲁吉亚王国进贡来的,被驯服后皇帝给它戴上了金冠和丝带,原本准备俘虏高文后,将其阉割完毕,再投入到笼里让这狮子把蛮子撕咬至死。

    可谁想到,“朕的雄狮,还没来得及将帝国叛贼大寇正法于血盆大口里,就出师未捷身先死,死在了群阿勒曼尼的宵小手里!”阿莱克修斯愤怒地甩着鞭子,指着宫苑碎裂的墙壁缺口喊到。

    原来,昨夜一批德意志兰朝圣者,因为遭受饥饿的折磨,便聚集起来,从康拉德营地里借来或偷来锁子甲、头盔和鹤嘴锄,趁夜疯狂砸开了朱昆蒂娜宫的城墙,涌入进去,杀死了皇帝的宠物狮,拔去它的牙齿,夺走它的金冠。

    很快让阿莱克修斯更为悲伤气愤的消息传来,守备朱昆蒂娜宫和金门的“司门伯爵”,也是他科穆宁皇族的一名前途远大的年轻人,昨夜在骚乱里起身来阻止德意志兰人的暴行,却被残忍杀害,尸体扔入了护城河当中,直到现在才被捞出来。

    最后,是康拉德主动战战兢兢前来向皇帝请罪,表示一定会彻查滋事的凶徒。

    “那便付诸行动,不然朕会在帝国威信和与朝圣者盟约间做出选择。”皇帝的命令不容置疑。

    很快六十四名凶徒,也不管是真的假的,全被康拉德逮捕出来,而后交到皇帝的外宫瓦兰吉亚卫队手中,被长斧于营市边全部枭首处死,算是为皇帝的同族亲戚和宠物偿了命。

    如是,皇帝的态度才算是宽和下来,他趁机拿乔,对康拉德说:

    “马上西法兰克会有更多的朝圣者渡海前来,他们当中有阿基坦公爵,有高卢王宫总参事,还有各种各样高尚尊贵的爵爷,而你身为亨利凯撒的军事总管,是不会让这群傲慢如公鸡的高卢蛮族服气的,这对整个远征达尼什蒙德的大业也极为不利。”

    “那希望陛下亲自统合所有人,这样我相信无人敢不服从陛下的威信和尊严。”康拉德也是个心思很滑的人,立刻又把球踢回去。

    皇帝沉吟了下,“我让我的弟弟,塞巴斯托克拉特来统领这支队伍如何?”因为狡猾的皇帝知道,对帕弗拉哥尼亚的征伐将比先前对吉利基和高文的战事残酷得多(那里全是山地、荒野、戈壁,根本不是罗马教廷蛊惑吹嘘的到处都是麦田和牧场),他既害怕再亲自接受失败的苦涩,又担心害怕这批各怀鬼胎桀骜难驯的朝圣者领主会在征伐当中对他不利——这群人比那头狮子难驯化多了。

    康拉德当即表示不可以,(因为国度出身和三观相差太大)。

    于是皇帝感到为难,他回复说先给康拉德的队伍物资购买权,至于统帅人选他会慢慢推敲几天再定夺。

    就在当夜,雷蒙德的信送来,解了皇帝的燃眉之急。(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