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9章 大漩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然后来安德奥达特.尼西塔斯在书卷里,对于这场“小安条克堡会战”(其实并非这个命名并不妥当,因为堡垒还在两军近三十古里外,而此刻厮杀红眼的双方也顾不上去夺取小安条克了)记录简略而充满传奇色彩:

    双方都在同一时刻对小安条克进军;

    双方都使用了错误百出的地图沙盘,并且在浓雾里行军发生偏差;

    高文军队的结果,是抵达了条无名河流,而地图上这条河流却明明白白注明是小安条克堡所在地;

    皇帝军队也好不到那里去,也迷了路,一万人进入了个几乎没有遮蔽的旷野,并且和高文的队伍在猝不及防下相遇。

    但更为传奇的桥段,却不是安德奥达特这位没有亲自参加战役的人用笔所能尽述的。晌午第一个时辰的第二分,整个战场达到了残酷白热化境地:中核方位,高文的千名红手骑兵正和皇帝的混编队伍——禁卫箭手、瓦兰吉亚卫队、普洛尼亚骑兵和扈从农奴厮杀在一起,皇帝据说亲自策马冲锋,并对着高文连发数矢,以报刻骨之恨;而在这个兵器和马匹组成的熔炉外围,是高文的两翼大矛阵,和皇帝的重装矛手队在激烈交锋,一方要突入进来,一方则是决死捍守;更外围,则是皇帝的两翼轻兵们,在最外围的两处高阜箭发如雨,势如飞蝗;整个战场成了血腥旋转的屠场大漩涡,吞噬着所有参与者的性命,谁都在包围对方,谁又都在企图突围,谁都渴望击杀对方的主帅,谁又都在拼死护卫着己方的首脑。

    交错劈砍的长戟和斧头当中,高文胯下的萨宾娜精疲力尽,血染甲衣,四足不断在打弯颤抖,但整个战局则还处在僵持角力环节——普洛尼亚骑兵采取的是“一骑夹两人”的战术,重装铠甲骑兵夹在中间,两侧各傍一名武装农奴私兵,持盾挥斧,前后连亘数列,和红手骑兵就像两面墙般鏖战不休,互不相让。

    流矢雨点般朝高文射来,他已经接连阵亡了三名身边的旗手了,普拉吉特受了伤退回,接着帕尔尼也中箭退回,木扎非阿丁虽然甲胄上连中数箭,但还在英勇捍卫着大主保人,他的一面盾牌已千疮百孔扔弃了,这位便又单手操起一根骑矛,左右刺杀围堵上来的敌兵,“主人今日你有有意偏袒歌利亚,让他留在野营子城不出战的吗?”

    “别废话了,把快银换上萨宾娜。”高文大喊道,“看见那个披着紫色斗篷,头顶鎏金盔的将军的嘛!他就是科穆宁皇帝。”

    “什么?”木扎非阿丁看着战场外围气势汹汹,带着许多箭手和斧手逼迫而来的那位黑胡子将军,原来他就是帝国的皇帝啊,在马背上好有气派和威严——主人也真是彪,敢和这样的至尊人物对抗死斗。

    “恶兽!”阿莱克修斯在交错追逐的人马当后,怒声高喊道,接着举起自己的重弓(箭术是拜占庭皇族必备的技艺),切齿里拉满了弓弦,对着高文就是一箭,高文乃至能看到对方的箭簇在半空里急速旋转,他急忙低头避让,结果盔顶的红手羽饰再度被射飞。

    “射他!”高文起身,对着继续拉弓的皇帝喊到。

    “他可是紫衣公主的父亲!”突厥军仆嘴上犹豫着,但手头早已快速将灵活的反曲弓给钩上了弦,并将骑矛插在马镫环中,拈起三支箭羽搭上去,对着皇帝急速射击。

    结果皇帝帽盔上的羽饰,也被射飞。突厥军仆的第二箭,射中了名内卫骑兵,第三箭则斜着射断了皇帝身后的大旗索,旗顶上的矛尖折断掉落。

    阿莱克修斯双腿夹着马腹,不让这畜生在惊恐中乱窜,接着回身射出了第二箭,这根箭皇帝选取的是四角铲子头箭簇,夹杂着他的愤怒,“这是为死去的安娜射出的”,瞄准的却是捍蔽在高文身前的军仆。

    四角铲子头的大箭,咆哮着飞来,木扎非阿丁的身躯被射中的瞬间抖动了下,高文看到他背负的箭囊,被铲子头贯穿,碎片和箭矢四处炸裂式地乱飞,“木扎非阿丁!”高文眼红着大喊道,看到军仆翻身落马,这会儿快银在两名马弁地抽打下,急速朝自己驰来,高文怒吼着从萨宾娜的背上,跃上了快银的背,接着松开缰绳,一手提着蒺藜链锤,一手从快银的马鞍悬袋里抽出柄骑兵斧,迅捷如电,冲开普洛尼亚骑兵的重重阻隔,和十余名骑兵如尖刀那般,奔着皇帝杀来!

    真准备举弓射出第三发的皇帝,见到高文凶神恶煞,须发愤怒地张开,连头盔都不要了,舒展着双手如剪刀般,朝自己袭来,顿时有些心慌,便急忙将弓掷下,握着腰间的双剑柄顺着斜刺里纵马避让。

    几名普洛尼亚私兵步行着,企图将高文扯下马背,结果高文人马一体,舞动手里的链锤,这是他从诺曼骑士劳尔那里得来的技艺,横着砸去,一排普罗尼亚私兵农奴颅骨尽裂,武器全毁,全被打倒在地呜呼哀哉,接着高文的快银便像刺破奶酪的利刃般,踏着翻滚的尸体横穿而过。

    皇帝的侍卫们也背着弓箭,不明所以地与皇帝一起奔逃,而后红手骑兵士气大振,突破了普洛尼亚骑兵们的墙式防线,整个战斗又演变为一场大混战。

    直奔到自己的御营处,皇帝才气急败坏地打了响动的马鞭,这会儿整个御营内到处都是败兵正在重整,唯一保持阵列的,就只剩下皇帝的“遗孤弓箭禁卫队”了,“对着那个骑银白色战马的恶兽,射击!”

    箭矢接着如旋风骤雨般而来,高文和伴同的骑兵们连冲了两次,也没有得逞,快银胸前的挂铛也插着几根弯裂的箭矢,高文只能饮恨拨马退回去。

    然而让他不可思议的是,回去后却看到,他的那个突厥军仆,一个好运气的混蛋,居然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呲牙咧嘴,被几名马弁和骑兵架着往回跑着:皇帝的箭簇把木扎非阿丁的箭袋给摧毁了,但这也保住了他的命,“我的肋骨,我的肋骨!”木扎非阿丁的侧腹,显然被威力巨大的铲子头箭簇给刮伤了。

    日影开始西斜,在双方血战的中核方位,各自精锐骑兵都付出巨大伤亡,人马更是疲累不堪,于是便同时吹响了号角,往后暂退数百尺,重整队伍。

    “我的预备队!”御营前暴躁如雷的阿莱克修斯,和退回去的高文,几乎同时喊出了这句话,但得到的回答也是相同的,“陛下(大主保人),我们无预备兵可用。”(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