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43章 **吧,巴德米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过在此前,突进到大溪边的红手和守卫者旅团矛手们,踏着绵绵的敌军尸体,还见识到了信德土邦军一言难尽的“战车突击”。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拉纳和马尔瓦将三十辆战车布置在战线的最后,大约是想作为预备军使用。

    但这种远远落后于高文军制时代的武器,大约也只能作为个谈资笑柄存在。

    信德的战车用藤条编成,前面是四匹拉动的马匹(直到后来高文也不明白,信德王公为什么把这些马用在骑兵身上),轮辐在疾驱当中发出粼粼的碎响,其上有一名驭手,两名盾手和两名射手,这三十辆战车就这样朝着矛手方阵突来。

    当先数辆撞在了矛手们伸出的大步兵矛尖上,战马哀叫着倒伏下来,战车翻滚、弹起让罗马士兵惊讶的是,刚才自正面望去这些战车每辆载着的是五人而已,但一旦它破碎毁坏后,居然滚出了十多......乃至二十个人来!

    也不知道这些士兵是如何攀缘进入其中的。

    其余的战车也都是以卵击石,矛手们踏着严整的脚步持矛朝前,将它们一辆辆摧毁,内里滚出的士兵也全被贯穿、践踏而过。

    待到矛手们抵达大溪边,见到了他们的皇帝正在覆满死尸的川流里饮水,不由得同样讶异。

    具装骑兵和科马洛伊骑兵,而后席卷洗劫了大溪那边,信德土王的所有营地,杀死了到处逃奔的所有败兵。

    马克亚尼阿斯走入到土王装饰着银灯和金门楣的大营后,发觉里面的行李和箱箧里全是宝石、金银、香料,珍禽异兽在帐内乱走,罗马的骑兵们扑上来疯狂地抢劫着,所有人都在衣甲上挂满了宝物,土王宝座上镶嵌的金银钻石也都用刀子挖出来,塞入到任何能塞入的地方。

    射击军也冲进来,他们随身携带许多小皮囊,现在他们把里面的药筒和弹丸扔得满地都是,撑开皮囊装着金砂和其他任何值钱的东西。

    最后抢无可抢的罗马士兵们,把余下俘虏的大象全部杀死,连带先前死去的一起,把它们的象牙统统割下来当作战利品。

    “疯狂了,全疯了,简直不是军人的作派。”

    马克亚尼阿斯喟叹着,默默走出喧嚣的营帐,坐在了地面上,对着远方做着晚拜,而后掏出随身携带的信卷,给同在另个远方的海伦娜写信,叙述了他在印度的战斗见闻和所感,“勇敢的土邦士兵和高贵的战象尸体布满荒野,他们的营地也毁灭了,阵亡和被杀戮的人有一万七千人之多。皇帝下令,抓捕到的土王奴仆全部给些钱遣散,而土王身边的祭司、占星官、厨子、税官们则被陛下认为是无用有害之人,统统遭到处决。有三百到四百名这样的俘虏被杀死了,海伦娜我可以这样对您说,信德所有的旧统治者都毁灭了,他们在火器和新军制前,毁灭的是那样迅速和彻底。接下来只有那里的丛林和疾病还能抵挡您父亲的步伐。”

    其实马克亚尼阿斯猜得无错。

    马尔卡会战后,皇帝先是回军希尔斯坦城下,将斩下的数千枚首级,一半在城下垒起京观,一半则故技重施,用抛石机雨点般投掷到河对岸还没缓过神来的伊斯莱尔营地当中。

    很快丧魂落魄的希尔斯坦城开城投降,皇帝人马冲入城中,又是番彻底的洗劫:仓库和地窖里储藏的所有粮食和财物都被抢空。皇帝再次兑现诺言除去粮食上缴外,财货统统分给将士。

    河对面的伊斯莱尔精神同样遭到重创,他遇到了真正杀人不眨眼的对手,即便廓尔喀佣兵的到来也无法拯救他急剧下坠的斗志这位显赫的汗,居然要求全军后撤,在高文面前逃逸,再度回到木尔坦城。

    但高文根本没有去攻击木尔坦,他洗劫了希尔斯坦后就将这座城市隳平,接着折返路线,顺着印度河南下,目标是信德的海港城市塔塔城。

    这和他原本与圣妹所言的规划不同,不过临机应变向来是高文的强项。

    不过数日,男丁几乎死绝的撒米莱族据守的塔塔城,根本不可能再抵抗高文的兵锋。

    自马尔卡战场上逃归的十九骑撒米莱战士,这次决定不再逃走,他们打开城门,高呼着家族的荣耀突向皇帝军阵,直到全部阵亡为止。

    皇帝而后发自真心地悼念了他们,并将十九具尸体集中掩埋在塔塔城外的林地边,竖起了石碑。

    进入城中后,皇帝士兵看到清真寺内外全是自杀的撒米莱家族的妇孺老人,血顺着台阶如瀑布般而下......

    五日后,拉纳王公原本居住的嘉德城也被攻陷,在城池陷落前,拉纳的妻子巴德米娅,也据说是全信德的第一美女,和所有女眷们要求为战死的丈夫殉死,表示绝不屈从于罗马皇帝的淫威,因为她们得知斯蒂芬.高文是个举世闻名的淫棍、好色之徒接着她们披着最美丽的纱衣,戴着最华美的首饰,列队走入城中山崖的一所堆满干柴和火油的洞穴里,巴德米娅庄重地走在最后面,当集齐后洞穴的门被反锁起来,火被点燃,她们在烈焰中祷告着,直到全部葬身火海为止。

    后世,开化的信德地区,婆罗门僧侣们还集体创作了史诗歌剧《**吧,巴德米娅》,讴歌了巴德米娅为丈夫殉死的壮举,并呼吁这是“一名信德女子最基本的美德”,并戏剧化地记叙高文在入侵信德地区时,是如何玷污当地足足五百名少女的,提出“一旦巴德米娅惜死的话,很可能也会遭到这位瓦良格皇帝的毒手!”

    可这部歌剧问世后,就连伽色尼城中一名叫白勒班的新月教朝圣法官都撰文激烈地讥讽批判,白勒班说“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会把愚昧当作美德的民族存在,那我相信便是信德人,当年在塔塔城自杀的撒米莱妇孺们,他们本来都是正常人,正是由于镇守塔塔城时间太长,遭到信德人观念毒害所致。”

    在信德地区攻城略地,让士兵们都发了大财,并获得充足给养的高文,又在城中迎接了来自印度北部的加哈达瓦拉王国和乔汉王国的使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