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扬拜占庭 第16章 病.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天去短途旅游了下,晚上正常两更,大家帮我把推荐票投下,谢。

    ————————————————————

    安娜的手死死揪住了垂帘,但是却不敢有过大的动作,她听到了君士坦丁虚弱而凄惨的**,她原先的未婚夫不断喊着母亲的名字,乞求母亲的救助,手指不断抓挠着衣服和桌椅,万分痛苦,“母亲母亲,帮帮我。”

    可是玛莲娜依旧坐在那里,就像个死人般,反复地说着,“我进入皇宫这么多年,不可以再倒霉失败下去,本来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君士坦丁你的身上,但现在陛下要抛弃你要罢黜你,因为典厩长叛乱居然找到了你当作旗杆。君士坦丁,你会连累母亲受到猜忌的,也会连累母亲被褫夺对约翰的保育资格,那样母亲不就太可怜了吗?”说到这里,玛莲娜才起了身子,走过来扶住了自己脸色已经发青的儿子,“所以,你可怜可怜母亲,以后我只能把约翰当作自己儿子了,不能再继续被你拖累了,你不是经常说,希望与母亲一起离开这所皇宫的吗?那现在就离去,母亲还要留在这里,还要留在这里......”

    下面的话语,安娜渐渐听不清楚,她继续捂着嘴巴,蹑着脚跟,摆下了帘子,无声息地倒退了回去,接着便和那同样会意的使女,顺着偏门,逃之大吉。

    下面的雨水越来越大,但是举着伞盖,背负着书笈的使女,根本跟不上落荒而逃的安娜长公主的步伐。直到寝宫的围墙外,米哈伊尔看到了满头满脚被淋湿,脸色苍白颤抖的长公主,才万分讶异地脱下自己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喂,你!”米哈伊尔严厉地对后来赶来的那使女喊到,斥责她没有尽到职责。

    “不要伸张,米哈伊尔!不要说我来到过这所寝宫,现在就回去。”

    当天中午,长公主得病了,受寒发烧,布拉赫纳宫乱作一团,并且艾琳皇后还出门在外,据说是前往圣约翰大教堂祈福去了,并未得知女儿的病情,当真是讽刺。

    一会儿后,布拉赫纳宫修道院丧钟响起,大家又都知道,灾祸是不单行的:奥古斯都君士坦丁阁下得了急病薨去了。所有的廷官、使女简直要疯了,他们都在等待着处理公务的皇帝陛下的归来。

    半个时辰后,阿莱克修斯是骑着马,匆匆赶来的,他跃下了马背,直接冲到了宫殿里,在四面挂着帘子的卧榻间,陛下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正面色清减地躺在那里,几名医官忙着敷草药,并在女儿的手腕上摆上吸血的蚂蝗。

    “这个有什么用?”阿莱克修斯恼怒地将蚂蝗取下,抛入了地板上,用靴子碾碎,接着半蹲下来,摸着女儿的额头,握住她的小手。

    “父亲,你还是去君士坦丁那里吧,愿主收容他的灵魂。”安娜张开了眼睛,对着阿莱克修斯说到,声音非常虚弱。

    “为什么,为什么,主要这样惩罚于我。”阿莱克修斯也慌张起来,他也希望尽快去处置君士坦丁的丧事,但又害怕离去后,回来时再也看不到女儿了。

    “不要担心我父亲,我会好起来的,但是在此前我希望见到即将远征的高文。”安娜嗫喏着苍白的嘴唇。

    阿莱克修斯呆住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因为我今天派出了使女去君士坦丁寝宫取还书籍,而后我就看到了死去君士坦丁的幽魂,被魇住并且发烧,修士和医官都不行,只有让带剑的高文守护在宫殿的入口处,女儿才会静心下来。”这便是安娜的解释,“父亲请放心吧,马上高文就会去意大利阿普利亚了,他是不会纠缠我的......求求你了父亲......”

    “好的,好的。叫我的传令官与侍从来!”其实阿莱克修斯心中是明白的,女儿只是因为心理的需求,单要见那个高文而已,不然为什么不是“带剑的米哈伊尔”、“带连枷的狄奥格尼斯”守在这里?但是身为父亲的他,完全已乱了方寸,只能答应女儿任性胡闹的请求,只要她能尽快康复。

    萨拉布瑞亚,是座被草甸和树林覆盖的野地,周围是密集的农庄与田地,冬暖夏凉,再好不过的宿营地,要不是今天恼人的雨,高文完全想牵着萨宾娜可以出去游玩一遭,疏散下心情。

    结果,在雨中来了不速之客,便装打扮的艾琳皇后与凯撒麦考利努斯。

    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外,五百名特科波士兵绝大部分都在帐篷里休憩,狄奥格尼斯与高文恭敬地将二位帝国里的头面人物迎上了营帐里的座位,等待着他们说明来意。

    “边境守捉官阁下,我是安娜长公主的母亲,皇帝陛下的正室妻子,是这个帝国的皇后。”待到艾琳坐在座位上,对着狄奥格尼斯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自我介绍。

    守捉官急忙伏低身子,表示对皇后的最大敬意。

    “请原谅守捉官,我知道你对皇室的尊崇与无上的忠忱,但此次我前来与高文伯爵指挥官的会面,是带着私人的色彩的,绝对不会对帝国造成任何形式上或者实质上的危害,尊敬的狄奥格尼斯,为了验证这点,请您在一边随意地听取。”艾琳早已将这位混血武士的心理给吃透,与其把他排斥在外任由他怀疑,不如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随后,艾琳与麦考利努斯将话题转到了新就任的带剑贵族身上,“杜卡斯家族是自前朝担当军区大公(杜卡斯的语意,就是大公dux)起家的,在当今陛下登基的奋斗里,多多少少起到点微末的作用,故而此次高文伯爵出征意大利,攸关帝国于彼处的切身利益,杜卡斯家族是不会坐视不理的——此外,听闻高文伯爵与安娜有相当不错的交情,所以......”艾琳说完后,用眼光提示了下兄长。

    凯撒麦考利努斯即刻带着灿烂的笑容,将手中的一铅封文书举着,亲自走下座位,交到了高文的手中,拍着他的肩膀传达着皇后乃至整个家族的心声,“杜卡斯家族在色雷斯与帖萨利等地,拥有些产业,马上你在奉皇命出征后,沿路我会要求属于鄙人名下的农庄、修道院与故吏,给你提供方便与补给。”

    高文心念不要白不要,正愁着皇帝或者那位塞巴斯托克拉特会借此刁难他呢,这下没想到最有权势的杜卡斯家族上门送温暖来了,便毫不犹豫地将铅封的凭证纳入怀里,并对皇后与凯撒表示感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