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第一七五六章 七公子的“往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方尖碑林中依旧没有任何生机,秦牧上次来到这里时,还可以看到天空中的太阳,那是大公子太上的眼睛,窥探着碑林中的一切。

    而现在来到这里,只剩下方尖碑的光芒,太阳不见踪影。

    这里很是压抑,方尖碑像是一座座高塔,镇压着一切。

    石碑是由混沌石炼制而成,混沌石只有在太易矿脉和破灭劫中才能寻到,其他地方根本找不到这等宝物。

    不过对于大公子太上来说,混沌石也只是炼宝的材料。

    秦牧扛起一块方尖石碑丢在渡世金船上,把渡世金船推出门户:“宝船啊宝船,你去祖庭!”

    秦牧重重一推,渡世金船立刻载着石碑而去。

    秦牧目光闪烁不定,一直目送渡世金船消失在虚空腌场的深处,这才转过身来,把葬道神棺扛在肩头,大步走入碑林。

    他已经堪破方尖碑的奥秘,把自己体内的鸿蒙符文化作石碑的符文状态,便可以不受压制走入碑林。

    倘若不这么做,石碑数量完整,那么他便无法把自己伪装成石碑进入碑林。

    “大公子太上未必会容许我带走瘫子,也未必会容许我将太易与瘫子合为一体,所以把其中一座石碑放在船上,由金船带走石碑。少了这块石碑,碑林阵法便不完整。只要他寻不到这块石碑,无法补全镇压的阵势,我便安全了。”

    秦牧露出笑容,肩扛棺椁大步闯了进去。

    就在此时,碑林的最内围,一座座石碑表面突然光晕流转,其中一座石碑的表面浮现出朱三通的身影。

    那猪首人身的成道者的猪脸突然从石碑中凸现出来,两只铜铃大小的眼睛骨碌碌转动,悄声叫道:“老怪,老怪!你们感觉到了吗?这碑林的阵法又缺了一块!”

    另一座石碑中浮现出一个小丫头的映像,像是石碑前有人在照镜子,却找不到镜中人。

    丫头从镜面中探出一条腿,惊讶道:“阵法果然残缺了!”

    她从镜面中跳了出来,咯咯笑道:“太上的封印太古老了,以至于封印崩坏了!”

    “不是封印崩坏。”

    老妪从另一座石碑中浮现出来,细细感应,道:“这些方尖石碑是用混沌石炼制而成,就算是破灭劫也无法摧毁分毫。太上能把我们再关几个宇宙纪,这封印也不会有任何瑕疵!”

    她从石碑中走出来,诧异道:“但是封印真的少了一块。古怪……”

    这时,妇人走出石碑,冷笑道:“太上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老汉已经来到村落里,查看村子里的瘫子,发现瘫子还在,这才放下心来,淡淡道:“我们早已不是太上的对手,无论他耍什么花招……”

    他闷哼一声:“我们也只能被他耍。”

    众人颇为无奈,突然朱三通耳朵动了动:“有人来了!”

    他急忙就地一滚,化作一头肥猪,丫头挂起绳子,白嫩嫩的朱三通两条后腿伸得笔直,被绳子拴紧,丫头将他倒挂在树上。

    妇人慌忙来到自己的道树下,从井中打水抽出棒槌做洗衣状,老汉则连忙来到村口坐在石头上,点上水烟,老妪来到屋檐下坐好,看着妇人洗衣裳。

    他们刚刚做好这一切,便见秦牧大步如流星,扛着一口棺椁走来。

    “好棺材!”

    众人各自放下心来,看到那口葬道神棺,齐声喝彩,老妪慌忙起身,嘿嘿笑道:“七公子从哪里弄来这等上乘的棺椁?真是好,老身都想进去躺一躺呢!”

    秦牧放下葬道神棺,喜道:“你们也看出来这是一口好棺?我也惦记很久了,可惜这口棺有主了,被我送给了其他人。”

    他颇为惋惜。

    朱三通从绳索上脱落,落地化作一个壮汉,凑上前来打量,赞叹连连:“真是好棺!不知谁才有这个福气躺进去。”

    他正要掀开棺材板,秦牧按住他的手,摇头道:“棺中有人。”

    朱三通吓了一跳,想看又不敢看。

    老汉上前,颤巍巍道:“适才是公子破开了太上的封印?”

    秦牧微微一笑:“举手之劳而已。道兄,你猜猜看,这棺椁中的人是谁?”

    老汉心头大震,失声道:“难道是那位?”

    秦牧哈哈大笑,碑林中被镇压的众人不禁激动莫名,在场众人之中,只有老汉曾经见过天都,其他人都是只闻其名,并未见过其人。

    上次秦牧来到这里时,他们才知道瘫子就是那个与弥罗宫主人齐名的天都之主!

    秦牧点明天都之主与太易的关系,让他们知道他们能够从方尖碑中脱身,原来是因为太易来过这里。

    老汉和朱三通急忙将瘫子抬过来,期待的看着秦牧。

    秦牧迟疑一下,向众人老老实实道:“太易身受重伤,瘫子更是被弥罗宫主人用一种大神通击杀。两人虽然是一体,但都受了很严重的伤,倘若打开棺椁,他们便会合二为一。最佳的情况是,他们合二为一之后,伤势不见了。”

    丫头眨眨眼睛,仰头看着他,试探道:“那么最坏的情况呢?”

    “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们的伤势融合在一起,集中在一个身体上,让伤势更重。”

    秦牧犹豫片刻,道出实情:“甚至可能会直接死亡,救不活的那种。”

    他看到众人脸色大变,连忙道:“不过前段时间,我也受了与瘫子一样的伤,不同的是瘫子死了,我却治愈了。你们放心,治疗这种伤势,我算是轻车熟路。不过……”

    妇人挥舞一下锤衣裳的棒槌,气道:“七公子,你能否一次把话说完?”

    秦牧道:“不过,我的伤是三公子凌霄施展的神通,而瘫子身上的伤,则是弥罗宫主人施展的神通。虽然他们用的是同一种神通,但使用神通的人不同,是否能够把瘫子身上的伤完全治愈,我并无十足把握。”

    “那就死猪当成活猪医!”

    朱三通快言快语,道:“就算治不好,也不会让他伤的更重!”

    秦牧点头称是,细细检查瘫子身上的伤,过了不久,他进入梦乡。众人脸色微变,急忙各自退开。

    秦牧在梦中并未留意到这一幕。

    老汉声音沙哑道:“七公子的梦,化作大千世界,当心跌入其中万劫不复。”

    其他人谨慎万分,在过去宇宙,他们都或多或少听到过关于七公子的梦境的传闻,可以说是过去的一个个宇宙中最为诡异最为不可思议的东西,关于七公子梦境的传说也有着许多可怕的传闻,不容他们不谨慎。

    许许多多小巧秦牧从梦境中探头探脑,接着一股脑的涌出来,唧唧喳喳,为瘫子治疗道伤。

    众人细细看去,不禁狐疑。

    老汉松了口气,道:“他还未曾修炼到那种可怕程度,不用太担心。”

    众人各自松了口气,朱三通低声道:“老怪,关于七公子梦境的传闻是真的吗?我听说第十二纪时,有成道者发起除魔大会,打算干掉他,聚集了一大批好手……”

    丫头快言快语,道:“我也听过那个传闻!当时七公子到场,诸多成道者准备动手时,便见他睡着了。听闻参加除魔大会的成道者,连尸体都没有寻到,直接被抹除了!”

    老汉摇头道:“我被太上镇压的早,没有听过这个传闻。我只知道在我那个时代,曾经有人跌入七公子的梦境中。后来……”

    他沉默下来,过了片刻,道:“那人活着出来了,但是已经不再是他了。”

    他面色变得古怪,声音中也带有一丝恐惧:“其人无论是相貌,还是肉身,或是元神,甚至记忆,统统都改变了。那个人原本是想杀七公子的,但是从他梦境中出来之后,便完全不认得七公子了。后来,他们甚至成为了朋友……”

    众人毛骨悚然。

    妇人低声道:“我在第九纪时听闻七公子入梦的地方,是宇宙中最大的禁区,也是最神秘最恐怖的禁区,任何人也不得踏入其中,否则便是有去无回!”

    “我在第十三纪也听到过这个传闻!”丫头快言快语道。

    朱三通沉默片刻,道:“我也听闻过。”

    老妪点头:“老身也听过。”

    老汉叹了口气,道:“我也听过。”

    众人沉默下来,从第七纪到第十五纪都有关于那个禁区的传闻,让他们感觉到恐怖的是,显然这个禁区一直都存在,甚至度过了一个个宇宙的破灭劫和创生劫!

    “我们应该庆幸,不是他的敌人。”朱三通突然吭哧吭哧的笑出声来。

    “那可难说。”

    丫头笑道:“七公子第一次来这里时,你被大卸八块,还向他出手,还出言不逊辱骂他。”

    朱三通一下子委顿下来。

    突然,老汉脸色微变,低声道:“有人来了!”

    老妪、妇人、朱三通和丫头顿时紧张起来,突然天空一片明亮,一轮太阳出现,挂在天幕上。

    老汉哼了一声,仰头道:“太上!”

    天空变化,又有一轮太阳出现,接着大公子太上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两轮太阳后退,变成他面孔上的两只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