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神王法则 第884章 天门诸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仙神圣界,神煞山。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这是一座古老的大殿,深嵌在神煞山底部,檐檐角角皆链接着锁链,犹如一座被束缚的地宫。

    大殿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光亮,仿佛已经荒寂许久。

    殿前立着一杆三丈长的石枪,对着那杆石枪,跪立着二十六尊雕像,在阴影中,它们显得颇为狰狞。

    即便是在天门中,这处大殿也是一出隐秘之地,鲜有人知。

    突然,这大殿之内亮出了一团光亮,随之缠绕着大殿的无数锁链晃动起来,发出锵锵铮鸣。

    锁链晃动的越来越剧烈,其上冒出火光,渐渐地,引得整座神煞山都晃动了起来。

    神煞山之上有一座演武场,名唤崩云台,乃是天门子弟舞枪之处,在这崩云台后方,有一座傲立的孤楼,名唤破天阁,那是圣阶存在才能进入的地方。

    而在破天阁之后,有一片清幽的竹林。

    那片竹林却是禁地,即便是圣阶存在也不得随意出入,因为那里乃是枪王的居处。

    竹林之内其实并无玄妙,只有一座茅屋,茅屋前有几方青石,以及半亩大小的一汪清池,仅此而已。

    清池边的青石上,坐着一个光头大汉,他横眉阔口,颇有几分凶相,手中抓着一个酒葫芦,一边饮着,一边对着清池发呆。

    这光头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天门九尊之一的枪王,其名无界。

    清池有些散养的鱼儿,此前正在悠然的游着,此刻神煞山颤动,它们立刻便有感应,受惊的蹿入水草中隐藏了起来。

    “嗯?”枪王无界眉毛一挑,立刻站起,望着出现颤波的湖面,沉声道:“这股震动,来自绝潢地宫!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仰首望向神煞山的顶峰,立刻丢掉酒葫芦,伸手一抓,自茅屋之中便就飞出了一杆黑色长枪,被无界一把抓住。

    接着这无界身形一纵,便就化作一道虹光,直奔神煞山山巅而去。

    神煞山的顶峰有寒风积雪,高处不胜寒,这里极为安寂。

    在一棵雪松下,盘坐着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袍的女子,这女子长得极美,眉心有一抹银白色的雪花印记,闭着双目,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她的头发极长,却只是简单的以一缕红绸束着,发丝垂落在雪中,如一盘墨画。

    这女子正是陌尊者,她是天门九尊之一,也是蚩祖的弟子。

    她还有一个身份,只有其他几位尊者知晓,便就是“绝潢地宫的守护者”。

    绝潢地宫异变,神煞山震动,这陌尊者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却是古井不波,仍旧这么闭目盘坐着。

    片刻后,一道虹光在陌尊者身前一丈之处坠落而下,正是枪王无界到了。

    陌尊者寂静不动,宛如没有发现无界的到来。

    无界则习以为常,略一拱手,便就安静的站在了一旁。

    不多时,一头三丈多高的巨猿脚踏虚空而来,这巨猿非常神骏,有一身雪白的长毛,还背着两把交叉的巨剑。

    它落到陌尊者近前,轻手轻脚的先后对陌尊者和枪王作揖,显得颇为灵性。

    陌尊者仍旧没有反应,枪王无界却是还礼,道:“见过雪猿剑尊。”

    白毛巨猿呲了呲牙,用手指了指头顶,只见在它顶的长毛中,一个干瘦的老者露出了一个脑袋,他当先打了一个哈欠,显出刚刚睡醒的模样,之后对着枪王无界点头一笑,又猫回巨猿的长毛之中,大概是又去睡了。

    这个干瘦老头,便就是青莲仙殿三位尊者之一的雪猿剑尊。

    两个呼吸之后,又有两位尊者来临,是道院的左慈上仙和黄石老祖。

    左慈上仙持拂尘,斜背一把道剑,黄石老祖执木杖,手托一卷竹简。两人长袍大袖,皆是须发皆白,仙风道骨,慈眉善目,出尘夺世宛如已是天上仙。

    他们在陌尊者身前也是安静的站立着。

    再一转眼,青尊者和幻尊者也来了。

    至此,天门九尊除了蚩祖和进入起源界的金龙老祖之外,竟都聚集于此。

    陌尊者睁开了双目,对着周围众位尊者点了点头。

    无界当先道:“绝潢地宫生变,是蚩祖苏醒了么?”

    陌尊者再次点了点头,随后伸手往上方一点,就听哗啦哗啦,竟有七条锁链破空而出,如七条灵蛇一般,将末端探向各位尊者。

    “师尊请召,诸尊请随我走吧。”陌尊者站起身来,一步就踏上一条锁链,随后那条锁链便就回缩,带着她消失于虚空。

    “自蚩祖上次苏醒,已经过去了三个时代,看来是起源界中发生了大事。”幻尊者道了一句,第二个踏上锁链,很快也被带入了虚空之中。

    其他几位尊者也相继踏上锁链,很快,在这神煞山顶峰,就只剩下了那头背着双剑的白色巨猿,它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一歪,不过转眼间,就呼呼大睡了起来,还吹出了方桌那么大的鼻涕泡。

    那神煞山底部的绝潢地宫中,七尊到来,在他们身前,出现了一尊被锁链缠身的石人雕像!

    那石人盘坐着,身上的锁链链接到黑暗之中,其头顶漂浮着一团七彩光芒,他便就是蚩祖蚩阴骨,天门的始祖之一,也是如今唯一留守天门的始祖。

    “参见蚩祖!”七位尊者拱手行礼,那石人雕像身上泛出一层微光,有声音从其中传出:“大世已至,大世已至!”

    陌尊者等人互相看了看,对蚩祖的话各有猜测,却都不做声,静静的等待着蚩祖继续说话。

    “龙岳复出,他现身了。”蚩祖的声音悠悠,“我与你们说一段往事,也是到了该与你们说的时候了……”

    他的声音顿了顿,似是在思索回忆,很快其声音再次响起:“昔年有星空势力破界入侵,起源大乱,群雄逐世,此为神战,入侵者实力强大,却并未能打破起源界之封命,历时百年退走,星空势力虽未能得逞,却已着手开辟界中之界,以求长期监察起源界。”

    “神战之后,豪杰尽出,我天门也在那时初立,只是那时不叫天门,而叫龙门。龙门之人,登龙道跃天门,趋吉避凶,韬光养晦,观海听涛……央天域那时还未出现,却有一方势力,名唤赤渊,颇为强势。这赤渊首领名唤赤琉璃,手下有四将,为杌、英离、羿从、血魃,皆是人中龙凤,实力强大。我龙门之人本是避世修行,却有一人,名唤敖禹,与赤渊扯上关联,结下因果,他头生龙角,有一把龙枪,唤为龙岳……”

    “之后,历经五个时代,赤渊灭,其首领赤琉璃消隐,劫战来临。”

    “此战之凶,超出之前神战许多,星空入侵者数不胜数,起源界再次陷入混乱,来敌势大,几乎打破了起源界的封命,甚至连系统之力都开始不稳,入侵者妄图在起源界建立新秩序,三王城便是在那时出现,一展宏威,镇压无尽星空来客,拨乱反正。那一时代,起源界仅仅开启了四十三年便就关闭。星空入侵者虽然失败,但仙神圣界得以稳固,我龙门强者便就于之后强势出手,在仙神圣界中抢下了地盘,也就有了天门!”

    众尊安静聆听,蚩祖说的轻描淡写,但他们可以想象得出那劫战必定无比惨烈与残酷,也神往于仙神圣界夺下天门驻地的始祖们的风采。

    “其后,天门众祖陆续打破桎梏,有的成神,离开了起源界,有的陨落,有的……总之,历经数个时代,当年的龙门强者,便就只剩下了我与敖禹。”

    蚩祖一声叹息:“我生性鲁钝,天资平平,不敢轻易求神,领众祖意念,执掌天门,敖禹有成神之姿,却被情所困,痴恋赤渊首领赤琉璃,滞留起源。后来,他取走了跃天门,归来时,跃天门却已不在其身,我知晓,他大概把跃天门借给了赤琉璃。”

    “此后敖禹收了一徒,便就是宋天真。”

    蚩祖说到这里,枪王无界略微动容:“我师尊宋天真?”

    其他几位尊者也都心中冒出疑惑,他们知晓宋天真,大都还见过,不想其竟然还有敖禹这样一位师尊。

    蚩祖继续道:“天真福源深厚,身具气运,更难得聪慧过人,随敖禹修行仅三年便就破阶成圣,奈何此子与他师尊一样,是个情种。此事你们大概也有耳闻,不提也罢……”

    “天真成圣后,敖禹闭死关,悟天机,在他出关之后,留下所悟天机,便就飘然而去。”

    “离开时,他口中长吟:赤渊龙门不相逢,人间天上两希微,赦身绝命封龙岳,琉璃不出禹不归。我知道,那时,他已经成神,却不会离开起源界,他还在等那位赤琉璃。”

    “再之后,我只见过敖禹一次,那是在天真陨落之后,他施展手段,保留了天真的一份真灵,送其往生,言其当应运而生,未来重归起源,踏天为尊。”

    “什么?”枪王无界眼睛顿时睁圆,激动道:“我师尊会回来?他并未真正陨落?”

    其他几位尊者也是听得心神震动,当初宋天真与姬临月相继陨落于央天域,此事轰动极大,可谓天门巨大损失,也是因此,天门才与央天域真正结下仇怨。

    此刻听蚩祖所言,不想宋天真竟被敖禹保了真灵。

    “片刻之前,我得到了敖禹传念,宋天真已经归来,大世将开启,恐怕不久之后,又会有神战,甚至是劫战爆发,尔等需做好准备,迎接战争到来,须知战争即是造化,大战之后,尔等若不陨落,当可迎来成神之机…另外,十尊出世,我的时辰也不多了。”

    “师尊!”陌尊者皱起眉头,现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其他几位尊者也许听不出蚩祖言外之意,但是作为绝潢地宫守护者的她,却是知晓师尊所说“时辰不多了”是何意。

    “羲陌。”蚩祖石像睁开了双目,惹得缠身的锁链划拉全都震动起来。

    陌尊者连忙躬身,道:“弟子在!”

    “你不必再守护绝潢地宫了,和无界一同下界去吧。为师交给你一个任务,那就是帮助十尊尽快来到我这里。”

    “师尊……”陌尊者面露悲色,却也对着蚩祖石像深深叩首:“弟子领命。”

    “无界。”蚩祖轻声再唤,“你是天真之徒,敖禹的徒孙,合该下界接引师尊师祖,天真已往生,料想根基不复,需要你去护道,敖禹回归也不会太晚,神枪龙岳之传人唯有你。”

    “弟子领命。”无界连忙应命,他现在心怀激荡,数百年来不曾像今日这么愉快。

    “姜幻、叶青,你二人已与星空势力开战了吧。”蚩祖又问道。

    幻尊者与叶家老祖颔首应是,幻尊者道:“回蚩祖,自然神殿屡屡犯我天门,合该铲灭以立威,而雅典娜神殿与十尊有仇怨,早晚成为天门之敌,我等先下手为强,关于十尊……”

    “不必说。”蚩祖打断了幻尊者,“一切无需顾忌,你们尽可去做。我这把老骨头虽然很难外出走动,但是尚可顾得自家门庭,此回苏醒,便坐镇天门。关于那十尊,我已知晓,一切顺其自然,去吧。”

    “是。”幻尊者和叶家老祖躬身而退。

    蚩祖石像又道:“左慈,黄石,道院有我天门根基,关联星空之路,还需你二人费心看护。”

    “请老祖放心。”左慈上仙和黄石老祖同时道。

    “嗯。”蚩祖轻嗯一声,最后对雪猿剑尊道:“雪猿,我需要你为我铸造二十六把神兵。”

    雪猿剑尊嘿嘿一笑:“这个简单,不过要铸神兵得有神料,若无神料,弟子即便技艺超群,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老祖那里肯定有绝顶神料吧……”

    他居然是要敲诈蚩祖。

    枪王无界、幻尊者等人心中暗叹雪猿就是雪猿,性子还是这般,天上地下,大概也就只有陌尊者是他不敢敲诈的吧。

    片刻后,绝潢地宫恢复沉寂,众尊相继离开,各自行事去了。

    在当初金龙老祖带领吴昊等人下界的天门秘殿之中,陌尊者和枪王无界已立在巨大石门之前。

    要推开那巨大石门,需要消耗太多太多,偌大天门,令一个金龙老祖下界已是极为吃力,此回陌尊者和枪王要下界,对天门来说,这是割肉剔骨,需要付出几乎动摇天门根基的代价。

    不过蚩祖有命,他们不得不下界。

    两人正欲推开那石门,却见雪猿剑尊的那头雪猿欢快的跑了过来,在其头顶上,雪猿老祖微笑着正在冲着两人招手。

    “两位,两位,带上老夫一个呗!”

    “嗯?”无界一皱眉,继而苦笑道:“雪猿剑尊,你是想让天门总坛坍塌么?”

    “放心啦,我这只是分身而已,这次出去,主要是想带着猴子玩一玩!”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