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钢之魂 第十六章 去也!其之末,最终的序幕 (8000)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智慧生命总是会对自己最熟悉事物的改变,感到恐惧与哀愁。

    但智慧生命,也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适应改变,造成改变的过程中,不断地成长与完全。

    而超凡者,对这方面的适应力可以说是远超普通人。

    因为他们能见证更长久的岁月,制造更大的改变。

    他们能亲眼见证,自己的故乡从山间的小村崛起,变成一个伟大文明的圣城,他们能亲眼见证,自己熟悉的河流改道,因为自己亦或是其他人的力量流向别的方向。

    他们能够见证的东西太多,从山岳坍塌为平原,从峡谷抬升为高山,他们甚至能见证星月的熄灭与重生,太阳的毁灭与更替……越是强大的超凡者,想要在这方面造成改变,让他们产生情绪变动,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就像是普通人不会在意自己把自己屋子里的家具挪动一下,算得上什么大事一样。

    更不用说,超越了寻常超凡者的存在名为神的存在了很难想象,究竟有什么事物的改变,能让们感到恐惧与哀愁。

    但事实便是如此。

    哪怕是神,也会对自己最熟悉事物的改变,感到恐惧与哀愁。

    星坠862年,2月19日,迈克罗夫世界标准时间不明,失落星河深渊,创世大漩涡之外。

    生命之神行走在深渊的虚空中,漫无目的的行走,就像是普通人的在空旷的地方来回渡步散心。

    正在回忆,回忆遥远之前的过去,数千年前,与自己有关的记忆。

    迈克罗夫文明高层中,有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七神究竟来自于何处?这个问题对于普罗大众而言,是不需要去思考的问题,但是对于那些接近神,神想要超越神的强者来说,摸清楚神的起源,对他们自己的实力绝对有极大的好处。

    原本,即便是七神自己都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过在那场对阵死之邪神胚胎的战役中,这尘封已久的真相,终于在那场前往深渊最深处的远征时揭开,众人知晓了七神的起源,而七神也都知晓了自己的来历。

    们是被唤醒的残骸,响应圣者的呼应并苏醒的余烬。

    们也曾经是人类,是芸芸众生的一员,是上一个纪元中,抵挡混沌的先锋壁垒。

    众多强者恍然大悟,他们终于明白为何七神会没有任何理由的守护迈克罗夫文明,这些强大无比的存在为什么会一直将目光凝视在这个世界的众生上因为他们本就是为此而生,为此而亡的庇护者,是绵延了两个纪元的守望。

    他们的疑惑得到了解答,但是找回了曾为人时记忆的七神本身,却陷入了莫大的茫然。

    改变,实在是太多。

    无论是这个新生的星坠纪元文明,与光耀纪元之间的差别,还是曾经身为光耀文明强者的自己,与如今身为星坠七神的自己……家乡的景色,早已消失殆尽,曾经的七块大陆,如今只剩下一块留存,家乡风景更是早已消亡,如今的迈克罗夫与过去的迈克罗夫,根本就没有一丝半点相同之处。

    这一切的改变,庞大到连神都会愣神,甚至,会有极端可怖的想法,从思维的最底层升起。

    这一切,真的还值得我去守护吗?

    我所爱的,记忆中的一切,都已经随风消逝,世间沧海桑田,甚至就连熟悉之人的血脉都在千年间逐渐断绝,除了名字一样外,现在的这个迈克罗夫,还是曾经立誓,要付出包括生命与灵魂的一切来守护的那个吗?

    没有答案。

    “唯一不变的,只有混沌。”

    生命之神抬起头,此时此刻位于一个世界星河的最深处,抬起头眺望远方的多元星河,就像是一个人在深邃时空深井井底,眺望井口处的阳光与蓝天。

    能看见,在那巨大无比,无穷无尽的多元星河边界,有黑暗正在蔓延,侵袭。

    无论是守护者,还是被守护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但唯独敌人没有改变。在飞逝的时光中,轮转的世界与文明的轮回内,就算是神的记忆都模糊,开始消散,但唯独这份仇恨和斗争的心,自始至终从未有过任何褪色。

    所以很快,神们都走出了这迷茫,们再次坚定的前行,守护如今的一切可是,被人称为‘最强之神’这一名号有力候选的生命之神,却始终没有走出这自己心中的小小圈子,仍然还在茫然的回忆,寻觅着过去与现在的不同之处。

    比罗斯星河的战火愈发炽盛,邪神眷族与文明的碰撞逐渐升级,而作为大联盟首领的迈克罗夫文明,自然要做出表率所以,留给生命之神回忆的时间不多了,七神全员很快就要一同前往前线,支援早已白热化的战场,而今日,便是在离去之前,神为自己留下的最后一点,用来回忆的时间。

    “老师,这真的不一样……”

    于创世大漩涡与深渊的边界处止步,生命之神低下头,的面纱将的表情完全的遮掩,但自语声却透露出无尽的痛苦与迷茫:“我可以去和邪神战斗,甚至是再一次光荣的战死,即便仅仅是为了那些信仰我的众生,那些传颂我名的孩子,我也愿意立誓再次守护这万物但是这个迈克罗夫文明……没有您的迈克罗夫文明……改变,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

    不知为何,神回忆起了很久之前,自己还未陷入沉睡,记忆还未被封印的时候,同样是在这失落星河的深渊最深处,与那一位的对话。

    还记得,那位已经变得陌生的存在,从极黯深渊中离开,前往初始之火源头时,笑着说的那句话。

    “没关系的,伊芙。你现在还不懂,但是之后,或许是几百年,或许是几千年,在神无尽的生命中,你总会明白的。”

    他如此说道,圣者的声音直到今日,也回忆的无比清晰:“都一样。”

    “只要是人类……不,只要是文明。”

    “就都一样。”

    那曾经深爱着人类的圣者变了,他变得过于庞大,过于宏伟,让曾经靠近过他,熟悉他的人不知所措。化作了无限的存在,意志包裹多元宇宙,令名为‘圣光’的改变,波及到了所有存在的众生。

    曾经爱过个体,爱过亲人朋友,但是漫长的岁月过去,亲友皆消散,只剩下名为圣徒们的同道者依然追随,强大超凡者无穷的生命让得到了许多事物,但也消磨掉了的许多事物不,并不是感情,的心仍然炙热,甚至随着时光的推移变得愈发深厚。

    的爱仍在,生命之神完全确定这一点,但是……当离开之时,这爱被分给了无限的多元宇宙。

    都一样。

    怎么能都一样?

    这对曾经独享爱的文明与个体而言,是多么令人不适的改变。

    生命之神叹了口气,再次抬起头,看向远方的虚空。神的目光重回坚定。

    软弱的姿态,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展露出一次就好,接下来,便是作为神而战的时候了远没有那么脆弱,也远没有那么矫情,是被人传颂的生命之神,是一切生命的守护者,庇护者,相比起这个职责,曾经那个少女的悲伤和迷茫,那些已经无所谓的记忆,就尽管抛弃好了。

    毕竟,相较于世界和文明,改变最大的,乃是们这些神本身。

    只是,仍有那么一幕,生命之神并没有抛下,而是藏在内心的最深处。

    那是一个纯白的庭院,位于高悬于天空的圣洁城塞,在燃烧着圣火的光芒之塔旁,一位少女坐在庭院内的长椅上,手中拿着一本书,而一位温和的长者正站在她背后,为她讲解书中的密辛。

    来自遥远彼方的清冷微风穿过庭院,令草木摇曳,少女耳畔的发丝飘散,厚重书本泛黄的书页翻动着,长者的笑声仍然清晰。

    “不错啊,伊芙。”他那个时候,仍然是只属于迈克罗夫文明,只属于他们,只属于她的存在。

    “你不愧是我最优秀的弟子!”

    笑声,消散了。

    一道纯白色的,一如当年那般的神光亮起,穿过了半个星河。

    而其他六道神光,也同时从其他不同的地方同时亮起,汇聚于一处。

    远方混沌侵袭,黑暗蔓延,此时此刻,又是一次纪元轮回昔日仇敌再现,灾厄再次重临,但相较于之前,这一次的迈克罗夫,缺并非孤军奋战。

    “是战斗的时候了。”

    伴随着万界祭祀场启动的巨大时空震荡,神们如此说道,们互相对视,然后一笑。

    “也是复仇的时候了。”

    然后,去也。

    星坠862年,2月19日,迈克罗夫世界标准晚11点24分,多元星河,比罗斯星河,先驱者要塞群落最顶端,前线处。

    迷蒙不定的虚空,大魔潮的光辉与诸多世界星辰的光芒混杂在一起,形成了并不明亮的雾气光带,而众多要塞主炮发射的强光却如同超新星爆发,一次又一次地将战场照亮,贯穿光带,将不断迫近的黑暗浪潮击碎。

    此处并不是安稳和平的多元星河后方,而是已经逐渐与侵袭而来的邪神大军前锋,交战了整整两年的比罗斯星河要塞群,也即是所谓的战线最前方。

    钢铁,亦或是什么比钢铁更坚固的材质铸就的要塞,如同一根根钉子一般,扎根于虚空中,无数要塞组合而成的一套巨**阵,化作了足以干扰整个星河边缘处的扰动源,令一切非友方的存在都不能随意的迁跃,移动,换句话说,倘若不将整个要塞群彻底摧毁,基本上不存在任何敌人,可以越过这道战线。

    但是现在,这巨大要塞群落的最前方,已经有成千上万要塞沦陷,破碎,彻底失去功用。

    一座明显是人类风格的钢铁要塞屹立于虚空,无数符文如同环带,围绕着这要塞旋转,而以它为中心,黑暗的虚空时空乱流中,满溢着战舰的残骸,以及各类邪神眷族的尸体,甚至能看见,其他几个要塞的碎片正燃烧着能量的光焰,被澎湃的魔潮推向远方。

    战舰的风格,大致都是迈克罗夫样式,不过邪神眷族就多种多样其中有仿佛巨大化昆虫一般,丑恶的魔物造型,也有简单无比的几何体,甚至就是长方体,正方体,三角体这样的黑色事物,甚至还能看见,那正在消散的尸骸里,还有仿佛光轮一般,正在不断黯淡,单单看外表完全不像是邪神眷族的怪异眷族,这光轮即便正在黯淡,但仍然释放着怪异的能量,扰乱周围的一切波动。

    “他x的,援军怎么还没来?!”

    一支还算是完好的舰队,正在这布满了残骸与尸体的虚空中急速航行,它们不断地朝着后方发射如同光流一般的集束炮火,将不断追逐而来的零散邪神眷族轰杀,化作虚无而能看见,领头的一个战舰,却并非是人类风格的造型,它有着半透明的表层装甲,仿佛生物战舰一般的流线梭形外体,它正挥动着几百条飘动着的透明触手,制造出无形的立场,将一大群气势汹汹的邪神眷族撕扯成虚空中的碎屑。

    不对,这就是一艘生物战舰。

    而这领头的生物战舰中,一位黑发的年轻舰长正拿着通讯法阵,怒吼着对着法阵另外一头说着什么但是因为通讯实在是太过嘈杂和不稳定,很快他就气的想要将通讯法阵摔在地上幸亏这舰长脾气还算不错,最后只是叹了口气:“罢了,格兰蒂要塞那边也在遭受攻击,没有援军是很正常的。该死,‘隔绝邪神’的眷族最近怎么越来越多?这通讯法阵完全不能用了!”

    “难不成邪神本体们就快到了?”

    “应该没这么快。”

    能听见,一个柔和的女性声音,在战舰中响起。那并非是什么幻听,而是的的确确战舰自己的声音:“根据观测分析,邪神本部大军的到来还有几年的时间,毕竟它们也没有智慧和自我意志,所以速度一直稳定不变,非常机械,很好预判。”

    “那可就惨了,假如不久后邪神就会来,也证明它们不过如此,但还要这么久的话,依照这个战争烈度上升的趋势,恐怕到最后不用邪神出手,整个先驱者要塞群就要被眷族毁灭。”

    老牌舰队指挥官,‘迈克罗夫-中庭联合舰队’总司令,克雷勒摇了摇头,他颇为无奈的说道:“埃尔玛,怎么办?如果不是靠你的力量,咱们这支舰队恐怕也要全灭在刚才那次眷族的合围中了,现在被其他舰队被打散,我们也没有援军,倘若不据守的话,恐怕只能继续逃窜。”

    “倘若还有其他选择,我并不推荐据守这一选择,毕竟咱们刚才也亲眼见过了这次混沌眷族的数量出乎预料的多,单单是这个要塞战区内,就有七百万头以上成熟体的混沌眷族,那可都是降落在世界内,一体就足以令复数黄金都陷入苦战的庞大虚空异兽了。”

    生物战舰准确的说,是阿摩司人,新晋传奇强者埃尔玛如此平和的说道,她的语气到没有什么惊慌,毕竟以她的实力,打不过眷族合围,大不了就带队冲出一条路,至少她和克雷勒是没有危险的。但即便是阿摩司人,也没有这么简单就抛下战友的道理:“不过,虽然说其他要塞的援军指望不上,但我记得你们迈克罗夫文明本部的援军不就是最近这段时间要到吗?反正依照要塞的坚固程度和我们的力量,安全挡下几个月是没有问题的。”

    听见这个提议,克雷勒不禁陷入了沉默。

    自从被那位大人从血战星河带回迈克罗夫,他作为一时的风云人物,就这样满载荣光回到了舰队中。作为被那位大人看重,甚至赐下特殊装备的人,自然没有人会刁难他,再加上随后自我苏醒,以自我意志战胜了极限病毒的埃尔玛的存在,他很快就重回编制,甚至得到了统领一支联合舰队的机会。

    这并不难有着埃尔玛的言传身教,还有自己的勤奋学习,克雷勒本就不差的资质得到了完全的发挥,不过越是表现良好,遭遇的挑战也就越大,很快,他与整支舰队便被调往前线,开始与邪神眷族长达数年的防御战。

    说真的战斗的滋味,可真不坏。除了时不时就要忍受熟悉的人死亡的失落,熟悉要塞沦陷毁灭的茫然,倒也没什么不好的。作为一位意志坚定的超凡者,克雷勒能够承受这种改变,在远南要塞黑潮中长大的男人,甚至早就习惯了这种因失落而生的小小悲痛。

    相较于这些,他更加无法忍受的是‘将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

    “埃尔玛,别开玩笑,你也最讨厌这种事情,不是吗?”吐出一口气,克雷勒摇了摇头:“你要是那种会当缩头乌龟,就等援军来救的人,当初也不会在阿摩司王庭做出那么多事情我们想要援军支援,是打算反击,而不只是为了保住命。”

    “对,别开口我都知道。那只是邪神大军的,眷族的,前锋军的,侦察兵的,一个分支小队的,一次试探性冲击。对,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攻击,就能把我们追的狼狈逃窜。”

    虚空中,并没有爆炸声,但是战舰毁灭,强大邪神眷族死亡形成的能量波动,仍然会如同响声一般,在战舰的侦测法阵上形成一个个扩散的波纹。此时此刻,侦测法阵上的波纹已经如同暴雨中的湖泊那样,密密麻麻,混杂无比,但是克雷勒的目光,仍然带有‘勇气’:“但我们也是多元星河文明联合的,迈克罗夫文明的,驻比罗斯星河的,贾马德要塞所属的,一支小小舰队而已。只要刚才有哪怕是三分之一舰队规模的援军帮我侧面攻击邪神眷族的侧翼,我马上就掉头剿灭它们。”

    “那么你有什么好办法呢?”

    听到这里,埃尔玛不禁笑了一声,她提示道:“刚才那支追击我们的邪神眷族已经被摧毁,但继续待在要塞之外,就会成为其他眷族的目标。不快点做决断,到时候就相当于把敌人主动引来攻击要塞了。”

    比罗斯星河要塞群落,每一个要塞都有着独特的气息遮掩法阵,如果不是在虚空中正面遇到,单单凭借气息感应是找不到要塞本体的但是要塞本身仍然能发挥出限制传送,限制迁跃的能力,让敌人陷入虚空中,只能茫然无措的到处乱跑,找不到自己应该摧毁的目标,然后被能够准确找到敌人的要塞舰队单个击破,依次毁灭。

    对于文明而言,这应该就算是最恶心人的那种要塞群了,哪怕是有通天力气都发挥不出半点可对于邪神大军来说,却没那么麻烦。

    只要用远超你这要塞区域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军力,将整个虚空都碾过一遍,那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隐蔽的本体,更何况,顺着以诸多要塞为中心出击的舰队行动,本身也就是找到一个个要塞的好方法。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为舰队下达了几个指令,克雷勒正准备和埃尔玛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但就是在这时,通讯法阵中,传来了一声被翻译过,但仍然能听出疲惫的声音。

    “第十三星区,巴托尼尔要……冲击……围攻……无法抵挡……救援……”

    断断续续的声音,只能传出几个关键词,但无论是谁都能明白,这就是一个和之前克雷勒发出的,如出一辙的求援信息,一个要塞正在被邪神眷族围攻,无法抵挡,急需救援。

    这种求援信息,每天都能接受几十个,毕竟这里可是前线,什么时候都是极危状态,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大群邪神眷族从寂静虚空中浮现,然后恰好冲击到一个要塞,将其撕成碎片。

    “十三星区,巴托尼尔要塞啊,那似乎是托兰星河中文明的要塞群,他们的实力是有点弱,倘若遭遇和我们一样冲击的话,的确是打不过。”

    埃尔玛的声音响起,颇含深意的提示道:“怎么了?克雷勒,你犹豫了。但是他们可不是人类,你难不成打算去帮助他们吗?”

    “怎么?”

    听到这句话,克雷勒不禁噗嗤一声,他抬起头,看向战舰的生物穹顶,撇嘴笑道:“不是人类又怎么了?”

    人类这种生物……和其他生命,又有什么分别?

    都一样。

    “没关系,都一样。”

    他大手一挥,豪迈的说道:“既然我等不到援军,那我就成为其他人的援军吧反正你之前说的也没错,要塞据守几个月也没问题,让他们等等本部的援军。”

    “至于现在,我就要代表迈克罗夫文明,去援助我们共同抵御邪神眷族的盟友了!”

    战火依然纷飞。

    无数舰队,依托坚固的要塞行驶于虚空中,如同一支支灵巧的小剑那样,将无数侵入其中的黑暗,无数邪神眷族集群搅碎,化作时空乱流中不可分辨的碎屑。

    但是要塞也在破碎着,前线不断地被压迫,后退。无穷无尽的黑暗如今不过只是露出冰山一角,但即便如此,就已经令众多联手抵御它的文明快要无法喘气。

    而就在寂静虚空中,最靠近比罗斯星河的战线最前方,一个如同光轮一般,无比巨大,逸散着黑暗星尘的庞然存在,从无穷的黑暗虚空中浮现,它携裹着混沌与毁灭的气息,出现在了所有存在的眼前,然后就这样,缓缓进入比罗斯星河之中。

    一时之间,所有通讯断绝,一切舰队和要塞都成为孤岛,所有人都孤独且惶恐的徘徊于虚空之中,畏惧着这改变。

    【隔绝】邪神,降临。

    星坠862年,2月20日,迈克罗夫标准时间凌晨4点55分,无尽邪神大军中,第一位邪神,抵达秩序的星河。

    星坠862年,2月20日,迈克罗夫标准时间早8点21分,同样降临的迈克罗夫七神联手大破【隔绝】邪神于比罗斯星河要塞群落。

    【隔绝】邪神,湮灭。

    从这一天起,来自多元星河各处的文明强者们,陆陆续续的降临要塞,众多文明的神,庇护者,无数强大的强者与造物,文明的代表与利器,全部都从深沉的水下浮起,展现于他人眼中。一切都是为了抵御那远比任何海洋都要深沉辽阔,无穷无尽的黑暗之群。

    侦察兵和前锋要塞持续数年的小打小闹,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便是秩序与混沌之间真正的决战序幕。

    星坠862年,6月10日,迈克罗夫标准时间下午9点13分,失落星河深渊,创世大漩涡正中央,最深处。

    【没关系都一样】

    伴随着一个世界被人工催化的邪神化作灰烬,而这邪神又被一股更大的力量彻底碾碎,解析,一个无比宏大,仿佛从万事万物源头,一直贯穿到万事万物终末的声音,就这样从这死去的永恒中道出。

    而一股更为宏大,远比这邪神残骸中寄宿的意志更加可怖的心智降临,冰冷的将这一切变动都彻底抹除。

    创世大漩涡正中央,一个无比巨大,简直就像是超大单体世界雏形的银色世界,正如同基石一般,正居于这漩涡的正中央,他稳定这万界轮回的枢纽,并以自己的意志更替其中的规则。

    能看见,在这银色的世界周边,有无数星罗盘布,规律排列的世界,这些世界看似真实,但却又仿佛虚影,介于虚实之间而银色的世界联系着所有的世界,时而将其中几个化作实体,又时而湮灭数个世界,毁灭其中的一切。

    能感应到,被毁灭的世界中,有混沌的气息传来,那都是真实不虚,的的确确属于邪神的气息,但是还不等这刚刚跃起,开始膨胀的气息发展完全,没有从中得到自己想要信息的伟大存在便一念将其毁灭。这银色的世界释放出无形的波动,在影响这些自己控制的世界同时,还影响整个创世大漩涡,令无数轮回新生的世界中,都带有殊的印记。

    又是一个混沌气息被孕育而出,邪神正在生成,死去的永恒开始吞噬秩序,令一切归于寂静。

    又是一个意志冰冷的扫过,将这混沌化作虚无,但这一次,或许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尝试,他终于在这无数次剖析永恒的过程中。收集到了最后一块拼图,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

    【没关系都一样永恒正在分裂】

    【没关系都一样真实的无限正在诞生】

    沉默。

    然后,便是开口。

    “都一样吗?”

    银色的世界中,传来宏大冷漠的声音,战士凝视着那个刚才被自己湮灭的世界所在之处,他串联着自己心中,那已经得到了最后一片拼图的信息,他恍然大悟,然后坚定的摇头。

    “不,不一样。”

    银色的世界,开始逐渐变形,四臂的巨神缓缓伸出手,原本只是外层世界屏障的棍状物逐渐化作清晰的铁拳,他握住了那世界最后残留下的灰烬,然后端到眼前,细细的观看。

    “啊,我明白了,‘死去的永恒’与‘永恒奇观’原来如此,幕后黑手,原来这就是你的意图,你的目的。”

    难怪你要毁灭那一切过于发达的文明,过于稳固的存在。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长长的叹出一口气,对于物质的多元宇宙而言,十几年过去了,但是对于银色世界,对于无数被催生,被毁灭的世界来说,就是几千万,几亿万个十几年,甚至是百万年过去了。亲眼见证这一切毁灭与重生的战士感觉这只是一瞬,又仿佛是永恒,在这短暂但有漫长的时光中,他获得了什么,又抛弃了什么。

    但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找到了那困扰他,困扰之前所有贤者的答案。

    “幕后黑手,你说这一切都一样?”

    “不,决不一样。”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