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 番外*毫无关系的番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晚的安康精神病康复中心,是寂静的。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因为病人的作息时间被严格管理,所以一旦到了晚上九点之后,这里就变得万籁俱寂。

    李成海刚刚二十四岁,刚从学校毕业,因为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所以也没有什么好的工作。毕竟念医学专业的,要是没有个硕士、博士学位,还真没什么好前途。

    最后,还是自己的一个远方亲戚,给自己提供了这么一个工作的机会。

    “听说安康精神病院,正在招实习大夫,本科毕业就行,要不你去试试?”

    李成海找了几个月工作,也算认识到现实世界的残酷了,忐忑的来应聘,没想到居然很轻松就被聘用了!

    听带自己的王大夫说,安康的大夫每年都非常紧缺,因为那些新人往往撑不过实习期,就都跑掉了。

    “为啥要跑啊?虽然说精神病院大夫不是那么好听,但是待遇很高啊!”

    对于李成海的疑问,王大夫推了推眼睛,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做解释。

    “胆大心细,谨慎本分。”最后王大夫给他八个字。

    李成海已经来这一个多月了,也没明白王大夫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

    ……

    今天,是李成海第一次值夜班,这是好几天前就通知他的,早有准备。

    但是当初想着没什么,上真章了就有点发怵了。

    这安康精神病康复中心面积很大,因为建立的年头早,所以在郊区有很大的一块地皮。除了主要的几栋楼房之外,还有非常巨大的绿化面积。院区内花园林地都很多。

    听说当初是为了有助于病人的心理健康。但是现在看来,实在是有点与世隔绝啊!

    白天人声鼎沸的精神病院,各种病人是吵吵闹闹,但是一旦到了这晚上,就有点安静的怕人了。

    没有声音,长长走廊的声控灯早已经灭了。值班室的三面玻璃本来有助于白天观察走廊病人的一举一动,但是到了夜里,就要面对外面无穷尽的黑暗了。

    李成海左瞧瞧、右瞧瞧,两边走廊是深邃的黑暗,只有看不太真切的安全通道指示牌,在泛着幽幽的绿光。

    他忽然觉得有点冷,赶紧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热水,不敢再往外看。

    今天下班之前,王大夫特意嘱咐自己:“备上点热水,夜里可能会比较冷。病人晚上都很乖,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值班室,不要瞎逛……记住:胆大心细,谨慎本分。”

    李成海低头看了看手机,才十点二十,这长夜漫漫还有的熬啊。

    “怪不得王大夫告诉自己备上热水呢,这才九月份,夜里已经这么冷了!”李成海紧了紧衣服,又喝了一口水。

    “嗯?”李成海停下喝水的动作,凝神倾听。就在刚才他吞咽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有人在走廊走动?病人偷跑出来了?

    但是因为正在喝水,所以听的也不真切,甚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动静。

    听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李成海拿出手机摆弄一会儿,可是这医院的网络很不好,只有最基础的e网,慢的要死。李成海受不了了,打算找点东西打发时间。

    “对了,我记得这一栋的病人档案,好像都在值班室后边的杂物室中呢。去看看吧!”

    李成海刚来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值班后边的杂物间居然很大,里面有一整面墙的档案柜。不过王大夫说,这里的档案都是过期的档案。留在这里也就是没有丢掉,让李成海不要浪费时间去翻了。

    但是这栋楼本来就是医院中的老楼,除了自己的这一层还住这人,在往上的二三层一直闲置着。大多数病人都住在条件更好的新住院部,这老楼除了有几个已经待了快十年的老病人,基本上没有人再来住了。

    至于这四十六个老病人的病例,自己都快背下来了,没什么可看的。

    也许是夜晚的寂静,让李成海也不由自主的保持安静,他轻手轻脚的找到钥匙,打开了那间并不怎么使用的杂物间。

    说是杂物间,其实可是一间很大的房间呢。只是因为修在值班室的后面,所以不挨着外墙,没有一扇窗户。

    此时值班室的灯光从门洒进去,让那杂物间显得非常阴森。过大的房间就会显得很空旷,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而此时的杂物间更是布满了医院的废弃杂物,什么桌子椅子点滴架,一些条幅扫把之类的,一些大大小小的纸壳箱子杂乱的堆在一起……

    灯光这么一照,阴影婆娑的,还真有点吓人。

    有那么一瞬间,李成海打起了退堂鼓。但是随即他在门边墙上摸了摸,“啪嗒”一声打开了灯。

    这老楼当初的电灯都是老旧的跳泡式,因为杂物间没什么大用,也一直没有更换。那灯光忽闪忽闪闪了十几秒钟,才稳定下来。

    毕竟是十几年的老灯具了,昏的厉害,比起一门之隔的值班室,那就暗的太多了。

    但是不要紧,人只要能看见,恐惧的心理就会小很多。更何况李成海多少是个医科生,大学四年见过的大体老师,亲手解刨过的小白鼠和小兔几,也不知道有多少。

    此时畏惧心理消失,他就放松了很多。

    然后他一转身……一具没有人皮的尸体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这尸体在门边墙角,刚才自己光往前看、往远看了,居然没发现!

    一瞬间,李成海感觉头发都立了起来,整个人僵立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几乎喘不上气来!

    “呼、呼……”李成海长出了一口气。眼前的具“没皮”尸体,好像是一具人体肌肉模型。

    “卧槽!哪个傻逼把人体模型放门后了!智障啊!”李成海一边气急败坏一边心有余悸,不禁小步的蹭到了墙角,小心翼翼的拿手摸了一下。

    冰冰凉凉,硬硬邦邦……果真是模型!只不过这模型用料扎实,而且做得惟妙惟肖,就连那肌肉条理和血色都非常真实,几乎以假乱真!

    再加上那模型的头正好扭向门口,就好像盯着门口进来的人看一样,这才把自己吓得差点撒尿当场!

    “玛德,质量这么好的人体模型,怎么放在这里?而且医院不怎么用这东西吧?”李成海小声说话给自己壮胆,一边还觉得疑惑。

    总之虚惊一场,李成海走向对面的档案柜。一边走一边都忍不住回头看那人体模型,太他么吓人了!

    李成海极力避开地上摆放杂乱的箱子杂物,但是还是不小心被绊了一下,那箱子上灰尘都落的挺厚了。呛得厉害!自己这过敏性鼻炎,都有点受不了了!

    总算是来到了档案柜面前,硕大的铁皮柜子被分成了一小格一小格的抽屉,看上去就像是中药铺的药柜一样。这铁皮档案柜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当初的白漆都开始剥落了,那小抽屉上贴的标签都卷曲发黄了。

    他挑一个小格拉开,“吱呀~”一声。

    那抽屉多年没有打开,有些锈蚀。那摩擦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夜里却很是刺耳。

    李成海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大晚上的总怕这声音把谁给惊醒……

    低头再看,那抽屉里放着一打打的牛皮纸档案,都已经落满了灰。打开档案,李成海借着不是很清楚的灯光看了起来,连看了几份,李成海心里有数了。

    怪不得王大夫说是过期档案。原来这些老档案,都是已经去世了的病人,而且都是在医院中去世的!

    李成海抬头看了一眼这五六米长,三米来高的大铁柜……

    要是每个抽屉里都有十几份病例档案,这得有多少人死在医院里啊?这可是精神病院,不是医院啊!

    李成海心里发凉,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几乎都要升到发梢了!

    “别看了,还是赶紧走吧!”李成海觉得手脚都快不听使唤了,只想赶紧回到明亮的值班室中,痛快的喝几口保温杯里的热水。

    然后猛地一转头,李成海就看到一个人在墙角盯着自己!他往后一退,“咣当”一声就撞在了大铁柜上!

    一时间李成海的心尖血都凉了!就好像有什么猛兽,会被自己吵醒一般!

    过了足足有半分钟,没有任何事发生,李成海终于定下神来。

    “玛德,又被你这该死的人体模型吓了一跳!”

    原来李成海慌忙之下看到有人盯着自己,就是那没有皮的人体肌肉模型。那玩意眼神空洞的厉害,大晚上猛然看到还真是有点害怕。

    李成海不敢多呆,实在是慌得要死,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出杂物间。

    当他进入到值班室,人在明亮的灯光下时,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终于缓解了。他随手关上了门,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我他么的真是闲的,自己吓自己!”李成海一把抓过保温杯,想要拧开喝一口,结果发现手上粘了很多灰尘。

    他一边抽出纸巾擦手,一边嘀咕着:“那里边那么大灰,我干嘛去找不自在……”

    忽然他愣住了!

    “是呀!那里边好长时间都没人去了,落满灰尘很正常……但是,为什么那具人体模型上……没有灰啊?”

    李成海脑门上全是冷汗,一把抓起手边的钥匙,连忙的往杂物间的钥匙孔里塞,慌忙之间试了好几次才把钥匙插进去,总算是把杂物间又给锁上了!

    李成海缩在值班室的桌子底下,盯着杂物室的门目不转睛。但是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

    “是不是我自己吓自己啊?那人体模型应该是最近才搬进去的,一定是这样。”李成海安慰自己。

    连续喝了好几口热水,他才缓过劲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有一沓病历档案呢。当时自己吓傻了,直接就跑了出来,都忘了把档案放回去了。

    好奇心驱使,他又打开档案看了起来。

    连续看了好几个档案,都是些精神分裂、抑郁症之类的。但是也发现了几例非常特殊的病人,那症状简直匪夷所思!

    自己成了精神科大夫,也是恶补了一番专业知识的,但是没有一种精神病症能说明这些病人的情况。

    继续看下去,李成海才知道,原来这医院在十几年前,还有收留了很多暴力倾向严重,甚至是犯下严重罪责的病人。

    看了好长时间,一打的病例档案全都看完了。李成海有些唏嘘,人太复杂了,这精神上的问题,真是很难解释。

    低头看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多了,没啥事自己就要睡了。到时候把门窗锁死,有啥动静都当没有,本分!本分!

    忽然,身后有一阵“吱呀~”的动静!

    李成海猛然回头,身后是那扇杂物室的门……声音是从那杂物室中传来的!

    就像、就像是自己拉开铁柜抽屉时发出的声音!

    这时李成海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杂物室的门缝下面一片漆黑……

    “我出来的时候,太着急,没有关灯……怎么、怎么可能是黑的?”

    “还有,我进门的时候被人体模型吓到,当时它的脸是冲着门口的……为什么我在铁柜前回身,它还能盯着我看?”

    忽然那杂物间的把手猛地转动,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就像是有人在转动门锁,想要出来一样!

    “啊!”李成海一声惨叫,抓过钥匙串直接冲出了值班室。

    跑!快跑!离开这里!

    “呼哧呼哧~”奋力的奔跑,脚步声在走廊中荡来荡去。李成海顾不得影响病人休息,甚至,他还期盼着有病人能被动静惊醒,这样自己也不会这么害怕了。

    但是跑了三分钟,往常只有七八十米的走廊,居然没有跑到头!而走廊两边的病房,也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和灯光。

    人呢?人都去哪了?大门口、大门口在哪里?声控灯为什么不亮啊?

    就像是身后有东西在追赶,李成海不敢停下!他在漆黑寂静地走廊里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实在跑不动了,他靠着墙拄着膝盖大口喘气。但是静悄悄的走廊实在是太安静,他的喘息声就像是会引来什么东西一样。

    李成海硬憋着剧烈运动后的呼吸,想要控制喘息的声音,也不知是憋的还是害怕,眼泪就顺着脸流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李成海终于能控制呼吸声不那么大声了,但是黑暗的走廊里,心跳又成了唯一能听到的声音。

    他咬了咬牙,小心的打开了身边病房的门。窗外的月光很是暗淡,但是借着月光,李成海也能看见,那数张单人床上根本就没有人。被褥整整齐齐的摆在床头,就像是从来也没有人动过一样!

    “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层几乎每一间都有人住!”李成海此时已经是说不出的恐惧,整个人僵硬的厉害。

    他试着开灯,但是开关“咔咔”的响着,灯光却根本没有。

    最后他一发狠,猛然冲到窗前,他要从窗户出去!

    但是那窗户就像是焊死了一样,根本就打不开!

    他抄起了椅子,猛的砸向了窗户。但是“咣当”一声之后,椅子被弹开老远,窗户上玻璃却纹丝未动!

    ……

    一间间的病房被推开,但是每一间都没有人,没有灯光,无法打开窗户……

    李成海心中的恐惧和绝望开始淹没他自己。

    忽然,走廊的尽头有了光亮!

    他顾不得其他,连忙奔跑过去。但是等离得近了,他又开始害怕了。

    “万一……万一不是人该怎么办?”李成海放轻脚步,屏住呼吸,蹲下身子从打开的门缝向里窥探……

    这是一间病房,但是却装饰的很温馨,甚至墙上还有一张漫画海报。那是一个手执长剑,身着蓝色战甲的金发少女。墙角的衣服挂上还挂着一袭医生的白大褂。

    而此时,那病床上躺着一个青年,那青年一直沉睡着,没有动静。一个金发的白人小女孩,正蹲在他的床前,抚摸着青年的脸,好像在说着什么。

    李成海侧耳倾听……

    “夏洛,你要早点醒来。我们都在等着你呢……”

    夏洛?!

    李成海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看的病例档案,在十二年前有一个一直昏迷的青年被安排住院,就叫夏洛!但是后面的病例好像缺失了,自己没在档案中看到那个夏洛的结果。是转院了?还是死掉了?

    不可能啊!十二年了,他怎么还在?我怎么不记得还有这么个病人?那个小女孩又是谁?

    李成海外次窥探,看到了那个青年放在胸前的左手,有六根手指!

    果然就是那个十二年前的夏洛!档案上记载了这个夏洛左手六指!

    不对啊!走廊最后一间病房,不是一只封着的吗?王大夫还特别嘱咐过,不要接近这间病房!

    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轻声说道:“夏洛你先休息,我去把那个新来的小玩具清理掉。”

    李成海忽然觉得不好,然后就被什么东西猛地拉近了身后的黑暗之中……

    “啊!!!”惨叫声戛然而止……

    ……

    第二天安康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上班时才发现,那位新来的小李大夫已经在值班室中疯掉了。看样子是上半夜就疯掉了,因为保温杯里的水都还是满的呢!至于为什么忽然就疯了,那就不清楚了……

    那位资深的王大夫整理了一下桌子上散落的老旧档案,推了推眼睛,摇了摇头,“告诉你胆大心细,谨慎本分,怎么就不听呢?得,医生没招来,病人又多了一个……”

    答应的番外!五千字,良心吧?

    什么?这和正文有什么关系?嗯……应该是没什么关系!

    呦嘻嘻嘻嘻!我果然还是那个非常皮的狗子~~

    新书过了年就发,现在已经开始攒稿了!有想要龙套的,请加读者群,群文件里写的很清楚!

    请等待我的新书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