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五十七章 不算太糟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长老赫连火感受到家主赫连信的怒气,虽然心里很不服气,面上却也没再说什么。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哈哈,我王盛今天也算是一饱眼福。”王盛说着话,好像为了映照他内心欢愉的情绪,双手竟鼓起掌来。

    在议事厅这么重要的地方,外姓人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更别说是和赫连家有竞争关系的王家的天才王盛,此刻他的话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掌声有韵律的拍动,让人听起来格外的嘲讽。

    赫连信的面上晕染上一层怒色,额头青筋暴起,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若不是三长老赫连火和六长老赫连礼执意要王盛留在这里,这会也不会在外人面前有失体统!

    “赫连家主,我王盛是代表王家来捉拿杀害我王家人的凶手的,你们现在交不交出此人,还请赫连家主给句痛快话。”

    王盛这话就是摆明了他在王家的地位,同时在暗示赫连信,赫连信的这一个决定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两家的关系。

    王盛在面对赫连信的时候依然一副睥睨天下的傲气,只是这话听在赫连信的耳中却不是滋味,毕竟赫连信是长辈,更是一家之主,被一个黄毛小儿如此威胁,也让他面上难堪。

    “哦?你说这位姑娘杀了你王家的人,可我近来并未听到你王家有什么人员伤亡。”赫连信毕竟久居赫连家主一位,说话论事重点抓的极准,此刻他正面无表情的陈述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听到赫连信的话,王盛却从刚才的气势凌人变得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青木城那个药材铺的掌柜是王家暗中安插的一个旁支,按照青木城三大家族的协议,为了平衡三大家族的发展,只可对店铺收取资金,不可在任何店铺安插家族的人。

    王盛此刻如果承认药材铺的掌柜是王家人,就是公然违背青木城三大家族的约定。

    如果不承认,那王家近期也确实没有人员伤亡,就算王家和木家的矛盾,也是暗中较劲,没有拿到明面上来,更未因此有过人员伤损,那此次王家来抓人兴师问罪的名头就着实蹩脚。

    王盛被赫连信的话问住,一时间有些进退维谷。

    这些人将赫连梨若找来,自始至终却没有问过她事情的发展经过,无非是她的修为太低,拿她当案板上待宰的鱼肉而已。

    没人拿她当回事,她也乐的清闲,细细打量着议事厅的一切。

    当她听到赫连信问王盛的话的时候,赫连梨若的唇角微不可查的勾了一下,姜还是老的辣,赫连信虽然从赫连梨若进门起就没说过几句话,却每一句都赢得了赫连梨若的好感。

    “赫连信,你这是不打算交人了!”王盛被赫连信噎得不知如何是好,头脑一热,竟直呼起赫连家主的名讳。

    赫连信双手用力一捏,刚欲递到口中的茶盏就被他捏的粉碎。

    紧跟着二长老赫连义冷哼一声,声音凉凉道:“王家真是好教养!”

    王盛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问题,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看到气氛凝重,五长老赫连仁腆着肚子,圆乎乎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就像一个时刻在笑的弥勒佛,他说:“家主,王公子,咱们何不先问过这位姑娘再做定夺。”

    赫连梨若再次深深地打量了五长老赫连仁一眼,从赫连仁的眼中除了笑意她看不出其它。

    正常这种情况下,王盛直呼赫连家主名讳挑战的是赫连家的威严,心若是向着赫连家,自然同仇敌忾,心若不在赫连家,应当偷着乐了,可是五长老自始至终都是春光满面笑容不减,倒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此人,不简单。

    赫连信是一肚子怒火没有发泄,但是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身后的赫连家,他此刻可以和王盛撕破脸将王盛赶出赫连家,但是以王家家主对王盛的器重,赫连家要面对的处境就很有可能是和王家死磕到底。

    这段时间王家到处扩张,和木家抢势力,他们赫连家隔山观虎斗虽不是长远之计,但是目前赫连家内部矛盾尚未解决,就别说分心和王家对抗了。

    想着,赫连信的眼角不经意的看向三长老赫连火和六长老赫连礼,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赫连信的这个小动作并没有瞒过赫连梨若的眼睛,她的心里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赫连世伯,刚才晚辈有些口无遮拦,您是长辈,万望不要和我们小辈一般见识。”

    王盛对赫连信躬身抱拳拱了拱手,抬头的时候视线瞟了三长老和六长老一眼。

    “这两个蠢货,一点忙都帮不上,就这点脑子还指望我王家帮你们夺得赫连家主的位置?我呸!”

    要说王盛也算是能屈能伸,上能霸气直呼赫连家主的名讳,下能看到形势不对开口致歉。

    而据赫连梨若分析,能让王盛致歉的原因不是赫连家带给他的威胁,而是木家这段时间的对抗已经让他们有些疲于应付,他们这个时候和赫连家开战对他们王家百害而无一利。

    赫连信淡淡地“嗯”了一声,就是作为对王盛的回复。

    五长老赫连礼笑呵呵的从椅子上走下,来到赫连梨若面前问道:“姑娘可是杀了王家的人?”

    “并未。”赫连梨若淡淡的应道,清淡的嗓音坚定的回答,短短的两个字,既不显仓促也不显敷衍。

    “你胡说!”王盛手指着赫连梨若吼道。

    “要不然王公子来问?”赫连礼满脸堆笑,不软不硬的对王盛说道,语调平稳欢快,让人听不出喜怒,王盛尴尬的摇了摇头。

    赫连礼继续问着赫连梨若:“那姑娘可是翻墙进了我赫连家的院子?”

    “正是。”

    赫连礼面容依然堆满笑容,只是眼底深处却带了丝错愕,面前这个女子连思考都没有就这么直白的回复让他始料未及。

    “很好,姑娘应该不知道我赫连家的规矩,外人翻墙入内者,死!”赫连礼就连宣判别人生死的时候都是一脸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赫连礼,赫连梨若的心里却暗暗升起一丝提防之意,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词:笑面虎,而笑面虎最容易将利刃插在人的软肋处。

    “我知道。”

    赫连梨若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赫连礼,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主座上的赫连信。她刚进议事厅大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主座上的赫连信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向她,她虽将未将那目光中包含的感情读明白,却知道,一定不是恶意。

    “二哥,我问完了,接下来要怎么处置就是你刑罚堂的事情了。”赫连礼对赫连义说完后,就径直走回了座位坐下。

    赫连梨若的心里对赫连礼的提防却更重了些,赫连礼一句话平息了王盛和赫连信紧张的关系,若无其事的随口问了两句就将赫连梨若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随后皮球一踢,不管怎么处置,坏人是你刑罚堂长老赫连义的。

    这一波太极和心思都让赫连梨若不敢对他掉以轻心,虽然他自始至终的做法都让人挑不出毛病,可是赫连梨若的心里就是觉得赫连礼没有那么简单。

    “姑娘可还有什么话说?”赫连义并没有要直接处置赫连梨若,而是给了她申辩的机会,也算是公允了。

    赫连梨若摇摇头,目光依然紧紧盯着家主赫连信。

    她有一种错觉,她觉得赫连信肯定不会让她这样死,她就是有这样一种错觉,如果她猜错了,她再开口也不迟。

    “那姑娘就别怪老夫了。”

    赫连义一抬手:“刑罚堂听令!”

    赫连梨若的唇角动了动,依然倔强的看着赫连信。

    “二弟,万万不可伤她。”赫连信的一只手搭在了赫连义的肩膀上,语气有点急促。

    赫连义不明白家主怎么会这副语气,但是在整个赫连家,他和家主的感情最是要好,这会自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听了家主的吩咐。

    还有四弟,四弟最是信赖他,他们的感情……想到四弟,赫连义的心里一痛。

    “她没错,错的是我们。”

    “丫头,过来。”赫连信对赫连梨若招了招手。

    赫连梨若依言向赫连信走去。

    赫连信双手搭在赫连梨若的肩膀上,细细的打量着她,看着看着,他的眼眶竟有些泛红:“你跟大伯说,你可是我们家的小五,赫连梨若?”

    赫连梨若点点头,她并未回话。

    她观赫连信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在里面看到了激动、痛苦、内疚、欣喜……很多很多复杂的情绪。

    “真的是小五,老二,这是我们家的小五,四弟的女儿。”赫连信此刻的心情有些激动,声音有些颤抖。

    而赫连义此刻也来到赫连梨若的跟前,他仔细打量了赫连梨若一会儿,同样眼眶泛红:“大哥,她长得真的和米兰有些相似,她真的是小五。”

    赫连义的话语中难掩激动地情绪。

    赫连梨若对于这二人的激动却有些茫然,她堂堂一个赫连家的嫡系五小姐,被丢在赫连家最荒败的院子里,姐姐欺负,例钱克扣,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这些年她受的委屈和羞辱,难道是莫名其妙的蹦出来的几个亲人能抚平的吗,这些人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早管着干嘛吃的?

    米兰又是谁,难道是她的娘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