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四百零七章 掩盖短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晋升仪式中,赫连梨若是最大赢家,对于这样的现状,所有新晋内门弟子都与有荣焉。

    看,这就是他们选出来的带领者!

    看,这就是带领者该有的待遇!

    看,带领者的气质就是这么超然!

    他们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也觉得自己以后在御剑门中有了倚靠,赫连梨若就是他们的倚靠。

    刨除赫连梨若的关系网,就说赫连梨若自身在鬼域森林中的表现,她为了那些奄奄一息的同门,掏空了自己乾坤袋内的丹药,她体力灵气耗尽为众人医治,如果不是赫连梨若,这里有很多弟子早就没命了。

    这样一个人,重感情,尽管她平时看起来冰冷,但是她拥有最正直火热的内心。

    他们相信,赫连梨若绝对不会让他们受委屈,她会是他们最坚强的后盾。

    那些奖励和特权,如果落在别人手中,他们或许会不服气,或许会觉得不公平,但对象是赫连梨若,他们就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甚至还觉得这样的优待都满足不了他们心里的预期。

    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中,晋升仪式顺利落幕。

    有些见风使舵的人,当场就来跟赫连梨若道贺,虽说赫连梨若现在的修为还不高,但是被御剑门高层看中,各种修炼资源肯定不会短缺,那修为晋升就是迟早的事。

    现在趁着她修为尚低的时候抱好了大腿,总是精明的做法,万一有一天他们反应过来,人家却让他们高攀不起了,再想巴结人家,都是枉然。

    对于那些跟赫连梨若套近乎的人,她始终是抱持着淡然的微笑,她不应承,也不推脱,一切都让人捉摸不透。

    倒是她身边的苏沫对她心里的想法最为了解,知道赫连梨若最讨厌这样虚与委蛇,直接将鞭子对着空中一抽,“啪”的清脆响声,让周围人自主自发让出一条通道。

    他们虽然想要巴结赫连梨若,但是他们也不想得罪苏沫啊,要知道,苏沫跟赫连梨若的关系人尽皆知,苏沫跟严逸的关系就更是人尽皆知了。

    “今天,这位……”苏沫指了一下赫连梨若,“是本姑娘的了,你们是想要跟本姑娘抢人?”

    火辣辣的语气和气势,让围着赫连梨若卖好的那些人连连摇头:“苏沫师妹说的哪里话,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可见有的时候,一味谦让的效果与直截了当的效果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离开晋升仪式的广场,苏沫才小声问道:“去哪?”

    “武技阁。”赫连梨若当然知道苏沫把人赶跑的意思,肯定是要为了路痴的她开路。

    “我靠,给力啊小妞,现在就去武技阁了?打算在里面呆几天?”

    “没有时间限制,只要我能在里面呆得住。”

    “我勒个去~”苏沫果断在赫连梨若脸上亲了一口,就将一只手臂搭在赫连梨若肩上,带着她向武技阁的方向走去。

    赫连梨若觉得奇怪,她路痴的事情,显然已经传开了,但是看苏沫的表现似乎并不知情,便开口问道:“这几天,你有没有听闻我不认路的事情被传开?”

    “什么?!”苏沫惊讶的双眼圆睁如铜铃,“怎么会这样?”

    赫连梨若觉得奇怪,没理由别人都听说了,但是苏沫没听说啊,难道之前叨叨她不认识路的那两个人是个例?

    “我的个姐姐,这种事情也能被传出去,你要不要命了?你也别奇怪,我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吗,这两天,我和严逸一直在御剑门的大门处悟剑,姐们忙着修炼,这种小道消息自然都没关注。”

    赫连梨若了然,便解释道:“一直给我带路的赵二麻不是被赫连羽伤了吗,我就随便找了一个人给我带路,没想到那人是个好大喜功的角色,估计是被人用什么手段套了话去。”

    “我也是服了,你赶紧把** 药园的人清一下,该换就换,咱们新晋的内门弟子那么多,以后用自己人不是比随便抓人来用省事的多嘛。”

    虽说苏沫平时很大条,可在这种重要的事情上却从来不含糊,赫连梨若点头:“我明白。”

    以前,赫连梨若没有调动人手的权利,所以她无法安插自己人进药园,那种刻意将人挤兑走再换自己人进来的事,她不是不会做,而是不屑于去做,她所想要的,无非是每个人都能做好手中事而已。

    她不想为了没必要的事情费心,也不想将精力都牵扯在这上面,她看得更长远,所以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也就暂时被她搁置了。

    却没想到,突然出了这样的纰漏。

    现在却不同了,她拥有调配新晋内门弟子的权利,六长老又与她亲近,想要将人安排进药园,那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

    她对苏沫开口:“帮我安排人,把今天晋升仪式的事情炒起来。”短板被暴露,肯定是越少人关注到越好,用新的热度取代旧的热度,大家平时修炼那么忙,自然就很少有人在这种小事上过多纠结。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她就只能将事情的损害降到最低。

    “行,我家木头办理这种事情最在行,送下你,我就去安排。”苏沫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便加快脚步带路,想要快点送下赫连梨若之后,着手去安排。

    “另外,我不在的这几天,帮我盯着点**药园,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事,我可不希望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放心吧,我只要把这件事跟我家木头说了,他就一定会把一切都想到,并安排好。”

    “谢了。”

    苏沫嘟起嘴故作生气状:“跟我还这么客套,你欠揍是不是?!”

    “习惯使然,下次注意。”赫连梨若轻笑,又想起刚才苏沫说在御剑门的大门口悟剑,便想起了那把直插地下、剑意浓郁的宝剑,“严逸是修剑的,在那里参悟还算正常,你一个用长鞭的,跑去凑什么热闹?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难道婚后的女人也一样?”

    说到这里,苏沫便狠狠得意了一把:“我跟你说哦,那把剑可不仅仅是能感悟剑意的,我发现我还能在那里面感悟出鞭法,大有万物归一的感觉,估计是一把剑在那里,所以限制住了人们的思维,回头你也可以去试试,修为精进非常快。”

    难怪这段时间看苏沫的修为又有所精进,原来是这个缘故。

    “那你去过聚灵塔了吗?”

    “我都在忙着参悟鞭法,那有功夫去聚灵塔啊,回头咱们一起去那里玩玩,我听说,那里的灵气是外面的几十倍,在里面修炼,精进神速。”

    “嗯。”

    两人闲谈的功夫,就来到了武技阁,苏沫道:“你快进去吧,我这就去安排。”说的自然是解决赫连梨若路痴事情被传开的后遗症。

    “好。”

    赫连梨若轻车熟路的在石墩上刷了卡,进到了武技阁内,但是想要离开的苏沫却觉得脚步发沉,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迈动脚步。

    她被人制住了,还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制住的,可见那人修为之高。

    但是制住她的人并没有恶意,只是见她要走,戏弄她一下而已。

    苏沫脑海中灵光一闪,自然想到了是谁,急忙弯腰行礼,恭恭敬敬道:“前辈,可不是我不陪你,我这会儿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下次我一定带着好酒来招待你。”

    “唉!”暗处一道无奈的叹息声响起,苏沫就觉得腿上的束缚顿消,她可以什么都不管的直接离开,却被这一声孤独的叹息牵扯了心神,脚步是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去。

    想了一下,苏沫说道:“明天,就明天,我来陪你聊天。”

    暗处的声音中有一丝惊喜:“当真?”

    苏沫嗤笑一声:“我苏沫说话,自然是比真金白银还真。”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好嘞。”暗处的声音很是开心,答应一声后就不再开口,但是苏沫却在这个声音中,似乎能感知到暗处那人咧到耳根后的笑容。

    权当助人为乐吧,苏沫想着当初就是人家做主,让她将那本关于空间的秘法带出去研习,现在她也算投桃报李,能让那人开心,也算功德一件。

    她便心情大好的离开了此地,去找严逸。

    她离开后,武技阁的庭院内再次出现了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他看着苏沫离开的背影,唇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眼中精明的光芒闪烁了几下,自言自语道。

    “难得碰到这么一个合我胃口的娃娃,天赋又这么高,我如果不收下这个徒弟,倒显得我不近人情。”

    苏沫是没听到这句话,这要让苏沫听到,准保一口口水喷到老者脸上:“我要真做你徒弟也是你烧了八辈子高香,还整的跟我上杆子求着你似的,我苏沫的师父是那么好当的吗?”

    当然,苏沫是没听到老者的话,她只是觉得自己耳朵发痒,不自在的挠了挠,果断甩甩头,就向御剑门大门走去,她知道,严逸肯定在那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