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四百零三章 探看赵二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赫连梨若轻轻一笑,就像三月春风拂面,清凉又温柔。

    她收功退出了修炼状态,起身去开门。

    牛海霖正走到门口,看到大开的房门,略微有点错愕:这丫头一定是在这里等自己,可这感知也太敏锐了。

    在感知力这方面,赫连梨若自然是当仁不让,有着远超这个年龄寻常人的精神力,赫连梨若想要感知周围的事情,还是非常方便。

    她恬静一笑:“牛叔。”然后对那些聚拢到管事门外的手下挥挥手,众人便乖乖退下。

    虽说长老现在来**药园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众人还是觉得见到六长老有种得见天颜的兴奋,不过也正因为经常得见六长老,众人退去的时候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毕竟想要见到长老,对**药园的众人来讲已经是家常便饭,容易得很。

    赫连梨若将房门带上,然后就静静凝实牛海霖,她没有开口,本身这次去武技阁的事情,就是需要牛海霖给她交代。

    牛海霖也不二话,看着赫连梨若,有一种天然的慈爱,笑眯眯道:“丫头,我这里有个好消息。”

    说着,他竟然摆弄起管事房间内的物件,一边随手摸索着东西,一边侧眼偷瞄赫连梨若,就是想吊起赫连梨若的胃口,看看她急切的样子。

    不曾想,赫连梨若面上一片恬然,不急不躁,就跟在牛海霖身后,似乎对他说的好消息并没有太大的兴致。

    这让牛海霖有种深深地挫败感:赫连梨若也太老成了,哪有同龄人该有的朝气蓬勃啊,也不知道梨若丫头都经历了什么,让牛海霖隐隐心疼。

    往后得让清芸多陪陪这丫头,当下牛海霖也没了逗赫连梨若的兴致,赶紧如倒豆子般将要说的事情和盘托出。

    "小丫头,门主让我将这个给你。"牛海霖显摆的将一枚令牌交到赫连梨若手中,"你之前说想要进入武技阁,有了这枚令牌,便可以畅通无阻,而且没有时间限制哦。"

    闻言,赫连梨若眼睛中明亮的光晕闪过,随即又恢复正常,令牌入手沉甸甸的,小巧又精致,她拿着令牌前后翻看,令牌身上都是非常古朴的纹路,看起来就有一种厚重古老的气息,令牌背面有一个气势恢宏的"门"字。

    赫连梨若慎重的拿着这枚令牌,她知道这枚令牌在御剑门中很重要,虽然她并不知道这枚令牌的具体作用,但是门主能将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她,她也觉得心里温暖。

    郑重的对牛海霖鞠躬,赫连梨若认真道:"牛叔,请带我谢过门主。"

    牛海霖扶了赫连梨若一把:"丫头,这事我还真帮不了你,门主说让你先去武技阁,从武技阁出来后,让我带你去见他,到时候有什么话你就自己跟他说吧。"

    "好。"赫连梨若清浅应声,她猜测门主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是与她救了他有关,看样子,门主应该是个念情的人,否则牛海霖也不会死心塌地追随他,他也不会让牛海霖交给赫连梨若令牌。

    又和牛海霖闲聊了一阵,牛海霖也再三叮嘱赫连梨若有什么困难就告诉他,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他和梁清芸都是值得赫连梨若相信的人,在他们面前赫连梨若完全可以展现最放松的心态。

    赫连梨若自然知道自己习惯性的清冷让牛海霖心疼,牛海霖也是真切的关心她,就像亲人一样。

    她全部应承下来,并在送走牛海霖的时候,对他展露一个甜甜的笑,让他放宽心。

    牛海霖走后,赫连梨若又凝视了一会儿令牌,后深吸一口气,就出了管事房间。

    在药田里,随便找了一个人问道:"赵二麻的身体如何了?"

    "回管事,他已可以下地行走,估计明天就能下药田干活了,要不要我去叫他?"

    赫连梨若摆摆手:"无妨,我去看看他。"

    "那我领您过去。"

    赫连梨若并没有拒绝,此人将赫连梨若领到赵二麻房间门口,正要开口,赫连梨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领路的那位弟子才弯身告退。

    赵二麻正在房内来回慢慢的走路,赫连梨若的丹药就是好,赵二麻受了那么重的伤,隔了一天便能下地行走,如此好的治愈类丹药,除了丹铺专售的丹药,绝对没有其它途径弄到。

    大约是走的累了,赵二麻半趴扶在木桌上进行短暂休息。

    赫连梨若走路的时候半点声响都没有,如同一阵风般飘到赵二麻身后。

    手轻轻的往赵二麻肩头一搭,赵二麻就条件反射的左手摁住赫连梨若的手,右肩用力,一个过肩摔想要将赫连梨若甩出。

    哎?不对啊?

    赵二麻用力后,赫连梨若的身体如同磐石般,在原地纹丝未动,这让赵二麻觉得不正常,急忙转身,就见到赫连梨若似笑非笑的站他身后。

    “管事?”赵二麻见到赫连梨若心中激动,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真的是赫连梨若来看他,揉揉眼,确认自己没看错后,赵二麻才急忙用衣袖擦擦身边的凳子,道,“您快坐,快坐。”

    赫连梨若拳头微握,敲了敲赵二麻的肩窝:“嗯,恢复的不错嘛。”

    赵二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是管事的丹药效果好,否则我这伤,得数日下不了床。”

    “谦虚,你身体底子也很关键。”

    “嘿嘿,我自小无父无母,在野人堆里摸爬滚打惯了。”赵二麻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很庆幸这点底子能入了管事的眼。”

    赵二麻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无所谓,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些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将养出这样乐观的性子,还能明辨是非分辨好恶,倒是非常不易。

    “好好修养,不行就多休息两天。”赫连梨若说着,又拿出一颗丹药,“这个你收下,对你提升修为有帮助。”

    赫连梨若拿出的是一颗滋补丹,这种滋补丹在市面上绝无仅有,其它可在市面上买到的能够提升武师修为的丹药,可谓是价格高昂,赵二麻自然知道这颗丹药的价值。

    “管事,请将丹药收回去。”赵二麻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我为管事挡那一击,只是希望管事没事,并不求管事给我赏赐。”

    赵二麻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甚至有泪花在闪烁:“我听他们说,管事为了帮我报仇,亲手斩杀了赫连羽,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现在这丹药,我是万万不能收的。“

    他受伤之后,有短暂的昏迷,后来被师兄弟们送回了**药园,所以并不清楚赫连梨若和赫连羽摆生死擂的事情。

    后来听说这事的时候,已经是生死擂结束后,赫连羽在生死擂上被杀的事情就像长了腿一样在御剑门被疯传,听说是二长老和严逸出面,将违反生死擂规矩的赫连羽斩杀,但是赵二麻完全可以想象到那时候的紧张状态。

    赫连梨若将自己致于险境,只是为了给他报仇,赵二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拿定了主意。

    ”我知道跟着管事,我赵二麻这一辈子都不会后悔,以后管事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有管事,就有我赵二麻,我赵二麻这条命就是你的。”

    赵二麻知道,在和赫连羽决斗的擂台上,赫连梨若就是将自己致于险境,她是以命相博,为的是尊严,同时为的也是他赵二麻,所以赫连梨若拼命,那他就愿意将自己的命交给赫连梨若。

    事情转折的有点突兀,赫连梨若只是睡了一觉,赫连羽被杀的事情就人尽皆知了?可见无论在哪个地方,新闻的传播能力都是强悍的。

    赫连梨若将赵二麻扶起来:“只有你实力精进,才能更好的为我办事。”

    她又将丹药向赵二麻面前推了推,见到赫连梨若坚持,而且赫连梨若说的很对,以他现在的修为,怎么能为赫连梨若办事呢?如果再碰到那天一样的状况,自己岂不是还脆弱不堪,不能好好保护管事?

    想到这里,赵二麻也不再纠结,他将郑重的接过丹药,虽然嘴里没再多说什么,但是他心里已经拿定注意:努力修炼,提高实力,一定要和赫连梨若共进退。

    赫连梨若又叮嘱了让赵二麻几句,让他多多休息,这才离开了房间。

    她随便找了个人,带她去武技阁。

    被点名为她带路的小伙子,那简直可以说是乐不可支,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的问赫连梨若和赫连羽生死擂的事情,赫连梨若多半都没有回复,但是她也怀念起赵二麻为他带路的光景。

    赵二麻总是在该说话的时候说话,该做事的时候做事,一路上可以尽职尽责的为赫连梨若讲解,但是却从来不会让她觉得赵二麻话多,他做的一切都恰到好处,让人舒服,也让赫连梨若用起来顺手。

    在去武技阁的一路上,赫连梨若也是体会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似乎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自动聚光,大家都对她指指点点,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