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九十章 门外的争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死气哪会轻易就范,见到流光向它们围拢,死气整体暴动,没多久,就分裂成了四只壮硕的蜈蚣,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向流光发动进攻。

    蜈蚣修长的身躯向着流光狠狠甩去,但当它们碰到流光的时候,就好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身体迅速弹开,被流光碰触到的地方嫩红一片,好似稚嫩的皮肤被放在油锅里滚过一样。

    见到自己一击之下未见成效,蜈蚣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四只蜈蚣首尾相接成一个圆圈,在原地飞速旋转起来,试图用旋转的力度将流光击打出一个缺口,这样它们就能挤出流光,也会方便它们后面的攻击。

    流光一有动作,赫连梨若就知道了它们的想法,可是这些蜈蚣的实力比之前梁芸体内的要强悍很多,她这几天实力又有所精进,如果同时面对三只这种实力的蜈蚣还可以,可是四只的话,就有些吃不消了,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吃力。

    这种时候,赫连梨若肯定要严阵以待,无论能不能支撑住这样的撞击和消耗,她都要咬牙坚持,可如果一直这样,她有一种预感,自己最终肯定会失败。

    关键时刻,赫连梨若心一横,悄然将流光打开了一个细微的缺口。

    这个缺口的打开可以说是利弊参半,甚至弊大于利。

    弊端在于,如果流光出现了缺口,就会很容易被死气分裂成的蜈蚣发现,从而以此缺口为轴心,打开向外扩张的道路。

    只要这些死气扩散,赫连梨若再想将它们一网打尽就会非常困难,更何况死气的破坏力惊人,让它们在门主体内肆虐,门主的身体肯定吃不消。

    而她打开缺口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让严逸引导门主体内六品治愈丹药力,及时堵住这个缺口,药力进入流光就可以和流光左右夹击,对死气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这需要两个人有精准的配合,不是默契程度非常高的人,根本做不到想对方之所想,只要中间的衔接出现一点差错,结局就是两个极端。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六长老,我等听说御剑门中进入了图谋不轨之人,恐门主出事,特来巡视,还请六长老让一让。”说话的这人是御剑门的四长老齐啸博,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男人。

    牛海霖不冷不热的扫了齐啸博一眼,见他身后还带领着二十多名弟子,每一位都是四长老馆中的精英,恐怕来者不善,他不冷不热的回道:“四长老,我一直在此处,并未发现任何图谋不轨之人,请回吧。”

    “哦?不知道是不是六长老馆太清闲没事做,所以你牛长老在这里打秋风呢?”齐啸博的声音不阴不阳,连讽带刺。

    “你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牛海霖可没心情和齐啸博在这里墨迹,他只想让齐啸博赶紧滚蛋,省得在这里碍事。

    牛海霖的心里非常焦灼,只道是门主体内的情况很糟糕,所以赫连梨若和严逸才在房内耽搁了这么久,这个时候如果让四长老闯进去,对门主和赫连梨若、严逸来说,都是极度糟糕的事,所以无论如何,牛海霖也要在这里拦着,不能让齐啸博进到房内。

    越是这样,齐啸博就越是知道自己得到的消息准确,道:“巡视御剑门内的治安,是我四长老馆职责所在,六弟这是要与我为难?”

    既然人家开口称兄道弟,牛海霖也只得跟着客套一下:“四哥说的哪里话,是我为难四哥还是四哥为难我?我刚才说这里没有图谋不轨之人,难道是四哥信不过我?”

    “六弟,四哥今天还就明摆着告诉你,这个房间,我进定了。”齐啸博指着门主所在的那个房间,双眼一眯成一条线,里面狠辣的光一闪而过,厉声道。

    牛海霖也向前迈了一步,整个人身上气势全开,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既然四哥这么说,那今天我老牛也把话撂这里,只要我老牛站在这里一刻,任何人也别想进去。”

    “你!”齐啸博怒气,身上灵力鼓动,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显然气得不清,“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

    说着,齐啸博就摆出一个起手式,想要在这处地下通道,和牛海霖一决高下。

    牛海霖在十位长老中排行第六,与排行第四的齐啸博相比,实力确实稍有逊色,但是两人要真动起真格的,孰胜孰败还真不好说。

    但是齐啸博带来了二十位精英手下,这些人都不需要帮助齐啸博对付牛海霖,其实依照他们的实力,想要对付牛海霖也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是在牛海霖和齐啸博对抗的时候,这些人趁乱将门打开,那赫连梨若和严逸就会暴露人前,到时候,这二十个人只需要将赫连梨若和严逸杀死,那门主的生路就断了。

    届时,御剑门的状况也会岌岌可危,如此说来,牛海霖不仅要面对齐啸博,还需要同时拦住二十人,让他们不得寸进,这样一来,整体情况对牛海霖来讲,将会非常艰难。

    战争一触即发,两人手中托起浓郁的属性之力,双脚用力一弹,就向对方冲去。

    “两位哥哥是在这里切磋吗?这等好事怎么能不喊我,正好让我活动活动筋骨。”七长老昌新禄的声音适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还打算和牛海霖决一胜负的齐啸博,当即就警惕的做出防守姿态,提防的看看七长老昌新禄,再提防的看看六长老牛海霖。

    昌新禄的身后也跟着二十来位弟子,每一位弟子也同样是七长老馆的精英,实力自然不容小觑,齐啸博心里暗骂:这两只老狐狸,肯定是商量好了,才一前一后来到这里,听说梁芸的身体已经无碍,这段时间在给门主体内渡灵力的时候,他们已经留了心眼,没想到,还是让这两个人给钻了空子。

    齐啸博冷笑一声:“七弟不用敦促弟子炼丹吗,跑到这里来淌浑水。”

    “四哥知道我与六哥交好,如今你要和六哥为难,定然是与我老七过不去,既然如此,我老七也把话放在这里,我人在,你们想从这里进去,就是做梦!”在这种关键时刻,七长老一改往日做派,直接铿锵有力的将齐啸博的话给怼了回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齐啸博咬牙切齿。

    昌新禄却无所谓的耸耸肩:“随四哥怎么说都好,不过我奉劝四哥考虑清楚,你手下的这二十人是否能敌得住我,你自己又是否有实力同时对战我和六哥两人,光杆司令当着有什么意思?”

    威胁,昌新禄就是在明目张胆的威胁,可是一时间,齐啸博还真就不敢妄动。

    他的实力虽然比七长老略高,但是想要将七长老击败尚需要废些波折,有这时间,他手底下的二十人早就被废了,到时候,昌新禄和牛海霖两人携手对付他一个,恐怕落入下风的就是他!

    一时间,现场众人都维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状态,双方陷入了胶着,空气中似乎都是**的气息,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神中,火花“蹭蹭蹭”的窜出,如果用眼神可以将人射穿的话,只怕现在双方已经一个不留的都死在了对手的目光下。

    昌新禄和牛海霖就认准了一点:拖!现在拖的时间越久,对他们来讲就越有利,只要赫连梨若和严逸诊断出门主的身体状况,那他们拼死也要将两人保护着离开,只要两人安全,门主就还有希望。

    因为赫连梨若一直跟牛海霖说的是查看下门主的体内状况,并没有说直接为门主医治,所以在检查完门主状况后,两人临时决定为门主医治的事情,牛海霖并不知道,当然,七长老昌新禄就更加不知道了。

    气氛越发的沉闷,四长老齐啸博有些坐不住了,心里想着:不是让人去报信了吗,三哥怎么还不来?只要三哥一到,我看你们谁还能拦住我!三哥,快来啊!

    似乎是齐啸博内心的呼喊被三长老听到了,只听一声阴测测的声音响起:“诸位老弟在这里好热闹啊,想来是不介意我插一脚。”

    平日里,三长老是最会置身事外的那种人,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别人冲锋在前,他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那只黄雀,鲜少有像今天这样表明立场的时候。

    想来,三长老汤一博也是将目前的形势观察清楚,他知道门主必须死,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更好,所以也不再隐藏,直接在这种关键时刻,带领了手下的一众精英弟子前来。

    三长老汤一博一来,场上的情况立马发生了变化,四长老齐啸博满脸欣喜,六长老牛海霖和七长老昌新禄则是一脸苦色。

    当时牛海霖为了掩藏行迹,特意没带手下弟子前来,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和昌新禄商量一番,决定由昌新禄根据情况,带弟子前来策应,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这些人已经急不可耐的要置门主于死地。

    只是他们这种置于死地的方法很迂回,他们并不会亲手杀死门主,但是只要将为门主医治的人杀死就可以万事大吉。

    这段时间,赫连梨若一直呆在六长老馆没有外出,他们找不到机会对赫连梨若下手,这次让他们逮着机会,怎么可能会放过?

    眼下这番情况,看样子,牛海霖和昌新禄就算咬断牙齿,也得死磕到底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