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八十九章 探查门主体内情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牛海霖对严逸这位破格提拔的亲传弟子早有耳闻,一路上就一直侧目打量他。

    就算严逸再喜怒不行于色,也被牛海霖盯的浑身不自在,牛海霖的目光就像是在盯着一件上好的珍藏展品似的,旁若无人的左看右看,而且从哪个角度看都满意的很。

    实在被盯的有点尴尬,严逸轻轻咳嗽两声,借此提醒牛海霖。

    牛海霖习惯性的捋着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喜滋滋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赫连梨若在一边额头上掠过三条黑线,难怪牛海霖和梁芸会是两口子,有时候这两人的跳跃式思维简直如出一辙,赫连梨若是从哪个角度想,都想不出牛海霖这句后生可畏从何而来。

    论实力,严逸的外显修为在一众亲传弟子中并不是最好的;论长相,虽然严逸的容貌可以称为鬼斧神工,但是他一天到晚面无表情,少了几分亲和之力;论炼丹造诣,严逸几乎没怎么在别人面前展现过自己真正的炼丹才能。

    综上所述,牛海霖突然说的这句后生可畏,可就实在跳脱的很。

    严逸也尴尬的扯扯嘴角,没有接话,这种话,你简单的回一个“嗯”会让人觉得托大,可若是回答一个“过奖”又会让人觉得后辈不懂收敛,所以说,此时无声胜有声,三缄其口才是最佳选择。

    一路上,严逸依然保持着言简意赅的风范,倒是赫连梨若和牛海霖讨论了下门主的情况。

    虽说赫连梨若是路痴,可她也发现牛海霖带着她和严逸走的这段路,一直都选择的人迹罕至的小路,想来,御剑门内的状况已经有点不容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门主的情况就尤为重要。

    “牛叔,现在御剑门内是个什么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赫连梨若不禁问道。

    “我与七长老商量了一番,寻常时候,每天下午,各位长老都会将自己体内灵力渡到门主体内,延续门主生命,但是你也知道,御剑门表面看起来一切如常,实际上暗中有不少蛀虫,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和严逸可以医治门主,那对你们还有门主,都是危机重重。”

    赫连梨若和严逸均点点头,表示理解,这个时候,门主如果被医治好,那些跳脱的墙头草一定会停止观望而收心,届时,有了门主坐镇,倾向到别处的叛徒一定会下场凄惨。

    所以,门主的生死至关重要,那赫连梨若和严逸就会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当然,与之相反的就是,她们两个人也会成为很多人极力要保护的对象。

    牛海霖选择人迹罕至的小路,就是为了让两人尽量避开别人的耳目,也算是对两人的一种变向保护。

    门主所在的地方,并非是御剑门门主的寝室,而是一处地下密室。

    这处地下密室中,所有设施配备一应俱全,大概因为门主有人往他的体内不断蓄力,整体情况比较平稳,倒也没像梁芸那时候一样,满屋都是寒冰玄铁。

    这也是赫连梨若第一次见到御剑门门主,门主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身上还穿着“九吞八乍黄金甲”,就算整个人紧闭双目脸色苍白,依然难掩身上的气势。

    “这是一个非常有威严、有气度的人。”赫连梨若在心里评价。

    牛海霖指着床上病容的人道:“这就是我们御剑门门主,我出去给你们守着,门主就拜托二位了。”

    牛海霖说话的时候,是以平等的身份在沟通,而不是站在一个制高点上对两人进行安排,这一点,就充分证明了他对两个人的看重。

    严逸点头“嗯”了一声,赫连梨若也伸手对牛海霖摆了摆,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牛海霖便离开了房间,到门口放风去了。

    虽说这个地方是地下密室,但是各位长老可都知道这个地方,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牛海霖自然要万分小心,不容出现丝毫差池,更何况,按照牛海霖推断,在十位长老正常给门主过渡灵力的状况下,门主至少还可以维持现状个把月时间,可是现在门主体内的死气这么快就压制不住了,肯定是在过渡灵力的时候有人放水。

    若真如牛海霖猜想,这种情况就非常恐怖,门主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丹宗首当其冲就会对御剑门进行蚕食,那些虎视眈眈守在一边的小门派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御剑门的数百年基业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幸好御剑门有赫连梨若这样可以压制死气的人,还有严逸这样的药师高手从旁辅助,牛海霖心里才算有点底,否则,御剑门的状况只怕会让他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牛海霖离开后,赫连梨若对严逸说道:“我之前医治过梁芸,她体内的情况与门主的应该一致,那些死气在她们体内可以分裂成四只蜈蚣,每一只的实力都非常强横,而且它们还有腐蚀能力。”

    严逸闻言,低眉沉思,赫连梨若继续道:“按照之前的经验,我会先用针灸之术将门主的感知能力封死,届时,我可以用流光压制他体内的死气,你用灵力探查他体内的情况,以保完全。”

    严逸点点头,补充道:“慢速。”

    只有两个字,但是赫连梨若已经明白严逸说的是他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控制死气速度,这样,会更有利于赫连梨若压制死气。

    虽然严逸的炼丹造诣很好,药师等级也远远超过赫连梨若,但是在对抗死气这方面,赫连梨若有着绝对的权威和发言权,目前为止,严逸还没见过第二个人有赫连梨若这样的办法对付死气。

    “好的,我们开始吧。”

    赫连梨若话落,就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布袋,将布袋打开,上面插满密密麻麻的银针,她以特殊的手法将几根银针飞快的射入门主体内。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动作,赫连梨若体内流光舞动,严逸体内灵力运转,两人将力量同时探入到门主体内。

    赫连梨若找准目标,直接将流光向着门主体内的死气压了过去,刚一见到死气,当即将流光围绕成一个圆柱形的光圈,把死气牢牢地锁定在里面。

    严逸则将灵力沿着门主体内的经脉游走,在探查门主体内的具体情况,以便确定后续医治方案。

    见到流光闯入,死气们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它们在门主体内疯狂的暴动起来,似乎是想要冲出流光的束缚,又似乎是害怕流光而不敢妄动,因此急得在原地团团转。

    赫连梨若担心死气会突然对流光发动攻击,从而影响到严逸查探,便将能调动起来的流光全部压制到一处,圆柱形的流光颜色再深沉了几分。

    在探查的过程中,严逸也将门主体内的情况说了出来,赫连梨若根据严逸所说,得出了几点结论。

    门主体内的情况并没有当初梁芸那么糟糕,经脉中的黑色斑点数量明显比当初的梁芸少很多。

    而且门主体内的经脉、脏器受损都没有那么严重,这些地方医治起来困难度就会小很多。

    不过有一点却比当初医治梁芸的时候棘手,那就是经过这段时间十位长老体内灵力的喂养,现在门主体内的死气明显要比梁芸当时的壮硕很多,实力也绝对更上一层楼。

    当初赫连梨若医治梁芸的时候,最困难的就是将梁芸体内的死气击散消融,现在门主体内的死气更加强横,对付起来就会更加不易。

    还好她提前找来了严逸帮忙,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死气的实力涨了,我们这边还多了一位严逸,应对起来应该有几分胜算。

    原本赫连梨若只是想先探查下门主体内的情况,再根据门主体内的状况制定具体方案,到时候看需要具体准备哪些丹药,再和严逸将合作的点都沟通好后,再为门主医治。

    但是从牛海霖带她们从小路过来后,赫连梨若又对门主体内现在的状况了解了一些,按照她的想法,眼下一鼓作气为门主医治,也不是不能实现的。

    赫连梨若轻呼一口气,说道:“严兄,现在为门主医治的话,不知道你可不可以?”

    “好。”

    “一会儿,还需要严兄控制两颗六品治愈丹的药效,在一侧辅助我击杀门主体内死气。”

    “嗯。”

    两人进行简短的沟通后,严逸就将两颗六品治愈丹放入了门主口中。

    这两颗六品治愈丹是严逸熬了一个通宵炼制出来的,对于药师来讲,能炼制治愈丹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严逸在得到流光后,第一件事就是炼制治愈丹,那是一种对炼丹的热忱和执着。

    药力很快融入到门主体内,严逸飞快的将进入到门主体内的药力凝结到一起。

    与上次医治梁芸时不同,这次赫连梨若没有退缩,而是主动控制着流光对死气发动了攻击。

    圆柱形的流光光圈骤然收缩,看样子,是想要将死气来一个大围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