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七十五章 公羊清凤的供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二十一人都是昆仑镜前主人留给赫连梨若的,办起事非常麻利,他们没有一个人对赫连梨若要在中型城池买店面的事情进行丝毫打问,而是全部恭恭敬敬的对赫连梨若作揖,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在他们眼里,主人的命令只需要遵从即可,若是该自己知道的,主人一定会告知自己,如果主人没说,那这些事情就是自己不该知道的,他们可以很清晰的划分命令和情感,他们可以和赫连梨若插科打诨联络感情,但这些都是在命令之外。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若说之前众人对赫连梨若还是遵从前主人遗愿并保持观望态度的话,在昆仑镜与噬魂珠融合成一方世界后,众人就已经对赫连梨若心服口服,绝对唯赫连梨若马首是瞻。

    在他们应声之后,赫连梨若就安排了一个陌玉府邸的手下将这些人带出阵法,这些人也各自忙碌去了。

    在苏沫将赫连梨若带走设立空间点的时候,陌玉并未跟着两人,而是再度进入了修炼状态,他知道两人设立空间点需要百分百的集中注意力,这个时候实在也不是他和自家娘子热络的时候,再加上他总觉得自己即将突破,便抓紧时间进行修炼。

    两人设立空间点用了一天一夜,算下时间,公羊清凤中毒也有七日了,从最初来到陌玉的府邸,公羊清凤每过一天都是煎熬。

    最初的时候她一直在脑子里设想:严逸给她服用的到底是什么毒药呢?

    第一天的时候,公羊清凤还没有太过特殊的感受,她只是觉得自己全身有点僵硬,她还以为是被绑在刑架上太久导致的,没有太往心里去,依然在考虑严逸给她服下的药是什么,为何不痛不痒,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人来对她进行审问呢。

    第二天,公羊清凤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不同,她的双腿僵硬,根本无法弯曲,只能直挺挺的站立着,这让她惊恐异常,这一定都是严逸给她服下那颗药的问题!

    第三天,公羊清凤就更加恐惧了,她可以感受到自己在呼吸,但是她的整个面部都没有任何感官,她想,现在就算是有人在她的脸上用刻刀不断划拉,她也不会有丝毫痛楚。

    第四天的时候,公羊清凤的双手、双臂也如同双腿一般不能动弹,这种感觉让她绝望,她不知道再往下会发生什么,四肢和头部都无法动弹,她就如同一尊雕像一般站在那里,她想要向旁边晃一下都无法做到。

    “啊……我的腿,我的手,我的头,啊……不要这样,我不要,我不要做活死人!”公羊清凤在房间内撕心裂肺的吼叫,她甚至想要去撕扯自己的头发,可是双手就如石化了一般,完全动不得。

    这样的状况,每一天都在加剧,她只能一天比一天绝望,并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呼喊。

    “让我见赫连梨若,我要见她,她想要知道的,我都能告诉她。”时间到了第六天的时候,公羊清凤终于坚持不住了,她几近崩溃的喊道。

    现在她每活一天,身体就僵硬一天,无法动弹的地方就多一点,她怕死,但是比死更可怕的是她要体验整个死亡的过程,那么的绝望,但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丝毫,只能活生生的受着。

    直到这一刻,公羊清凤才觉得自己知道什么秘密都不重要,连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让她这样变成意识清晰的活死人。

    有人推门而入,对公羊清凤说了一句:“早这么识相不就行了吗,我现在就给你通报一声,不过我们少夫人来不来,我可不保证。”冷冰冰的说完后,陌玉这个手下便将事情进行了传达。

    赫连梨若拖延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来到公羊清凤所在的那个房间,当然了,这一天一夜纯粹是为了设立空间点,要不然,赫连梨若只想拖延个一天时间即可,那一夜嘛,是完全可以免去的。

    她和苏沫来到公羊清凤房间的时候,只见到公羊清凤的两手被铁圈固定住,整个人就在一个刑架上,很像是牢狱里审犯人的那种架子。

    公羊清凤头发披散在身上,嘴唇干涸到皲裂,脸上是灰黑的菜色,嘴巴里一直不停的呼喊着:“我要见赫连梨若,让我见她,她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我都说。”

    声音如同蚊蝇,从她嗓子里刺刺啦啦的摩擦出来,公羊清凤很怕,她怕如果她再不使劲呼喊,那她就再也喊不出来了,她现在已经觉得自己的舌头开始变得麻木,说话的时候都不利索,很难将舌头打弯。

    这种感觉让她想要发疯,可是她的意识却格外清醒,根本不允许她发疯。

    她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有半点之前趾高气昂的样子,不知道四长老知道自己的亲传弟子有一天会这样,当作何感想呢。

    公羊清凤应该是耳朵听力也不太灵光了,赫连梨若和苏沫推门的动静她并没有听到,只是口中一直絮絮叨叨的重复着之前的话。

    直到赫连梨若两人来到她的跟前,她才瞳孔有了焦距,她似乎是很兴奋也很想疯狂,但是赫连梨若从她的面部表情上,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因为她的一切已经都在僵硬,包括整个面部肌肉。

    “我问,你就答,其他多余的废话,我不想听,懂?”赫连梨若声音清冷的问道。

    她对公羊清凤现在的下场可提不起丝毫的同情,要说可怜,那些因为她和丹宗勾结而被她派出去探路枉死的同门可不可怜?像公羊清凤这样自以为是还心思恶毒的人,赫连梨若是真心觉得死有余辜,要不是留着公羊清凤还有用,赫连梨若才不会留她到现在。

    公羊清凤显然是被“尸活丸”整怕了,见到赫连梨若发问,连忙应答:“懂,懂。”那回话的速度简直无与伦比,赫连梨若觉得,如果不是公羊清凤现在脖子不能动,一定会点头如捣蒜的。

    “在御剑门内,有内奸对吧?”虽然是问,但是这个问题在赫连梨若心中显然是肯定的答案。

    果然,公羊清凤给出证实:“对。”

    “内奸有你,有赫连羽、四长老、三长老,还没有别人?”

    公羊清凤尚算能动的眼珠里盛满了不可思议,赫连梨若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内奸,是怎么知道的?

    在公羊清凤眼里,赫连梨若只是一个凭借运气坐上药园管事和炼丹房见习管事的女人,没什么真才实学,就算是在鬼域森林活了命,也不过是郎浩中整体队伍实力强悍,再加上郎浩中一直有指挥才能,她才会如此好运。

    可眼下,赫连梨若做出的这个推断简直不要太准确啊,这四个人确实都和丹宗商谈妥当,成为了丹宗的内应。

    赫连梨若眨了一下眼睛,对公羊清凤这种回答速度显然不满意,背转身就要和苏沫离开。

    公羊清凤显然也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大声喊道:“还有八长老和八长老的亲传弟子,另外十长老馆的理事弟子和二长老馆的理事弟子也参与其中。”公羊清凤想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确实也是丹宗眼线。”

    这一声呐喊,让赫连梨若停下脚步转回身来:“你不知道是谁?”

    “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都这样了,再隐瞒这些对我没有丝毫好处。”

    “有什么证据证明?”

    “有,我有这些人和丹宗的信件往来,和丹宗之间的信件,一直都是我师父保管的,我知道他一直都放在四长老馆会议大厅的主座下,那个座位是中空的,别人根本不知道。”

    想了一下,赫连梨若问道:“如果信件都是你们保管的,为什么你会不知道另一个人是谁?”

    “因为这个人都是和丹宗单向联系的。”

    “他和你们联系的是同一个人吗?”

    “不是,我们是和丹宗李卫联系的,但是那个人似乎是与丹宗的戚宇涛殿主联系的,我也是偶然见到过一个穿丹宗服饰的人影,所以并不太清楚。”

    看着公羊清凤眼神中的回忆之色,赫连梨若知道公羊清凤所言非虚,同时不解道:“我一直很奇怪,你们在御剑门都已经是长老和亲传弟子了,为什么还甘愿做丹宗的傀儡,他们给出了什么样的条件值得你们这么做?”

    “呵……”这一声轻哼,让赫连梨若觉得公羊清凤如果面部能动的话,肯定会露出自嘲的笑,只听公羊清凤继续说道,“我们修炼之人,当然是哪里有利益就去哪里了,像我,我爱慕的人是个修炼狂人,我只能跟他站在同一个起点上,他才会注意到我,而丹宗能给我这个平台,御剑门能给我吗?”

    “就算丹宗给你这个平台,你若叛离了御剑门,你觉得他还会喜欢上你?”

    “若真到那个时候,他就是丹宗的阶下囚,我看上他,就是他莫大的福气,他为什么不选我?”公羊清凤随即哈哈大笑,笑声癫狂。

    赫连梨若摇摇头,这种感情完全变质了,被这种人喜欢,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赫连梨若,我奉劝你不要招惹丹宗,丹宗是你们招惹不起的存在,御剑门加上藏精殿也不行。”公羊清凤最终还是说了这么一句,赫连梨若便再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手指一弹,赫连梨若将一颗丹药射入公羊清凤口中,对她说道:“看在你最后一条消息的份上,再让你多活几天。”随后,她便和苏沫离开了这间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