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五十六章 杀鸡儆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见到众人这番做派,公羊清凤眉毛倒立,她眉心突突直跳,心里的怒焰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反了,真是反了!

    她堂堂御剑门亲传弟子,平日里众人见到她都是恭维异常,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

    这个社会上,永远不缺少一种人,就是那种只能我算计别人,却不许别人忤逆我的人,而且这种人还不在少数,要不然,岂不是大千世界,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心里愤怒,公羊清凤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她看着眼前这些如同蝼蚁一般的人,就他们还想进入御剑门成为内门弟子?做梦!她公羊清凤不允许!

    当即就将气势释放开来,向出言鼓动者倾轧过去。

    公羊清凤的修为早就达到中阶武尊,气势一开,那位出言鼓动者就觉得一阵阵压迫感迎面而来,毕竟寻常武师在面对武尊的时候,差距实在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边将气势倾轧过去,公羊清凤一边道:“你们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今天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会做出叛逃之事!”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啊,分明是自己不作为,却说成是众人不仁,这也就算了,众人只是想要按照任务要求深入鬼域森林,却被公羊清凤曲解成叛逃,这个女人是有多么不要脸才能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

    众人虽然气势汹汹,一个个看着公羊清凤的眼神充满怒意,但是他们心里也不得不思量一番,以公羊清凤在御剑门的地位,岂不是全凭她一张嘴去分说。

    若任务能完成还好,他们回御剑门就是荣耀加身,可是想一想,之前跟着公羊清凤,将时间全部耽误在了探路上,众人在鬼域森林中几乎未有寸进,他们已经落后了其他弟子太多,在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后来居上,先一步完成任务吗?

    若任务完不成,那一个叛逃的罪名,就会将他们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修炼到这一步,有哪个愿意自寻死路的?

    他们能选的,似乎就只有继续听从公羊清凤的安排,至少这样,就算无法晋为内门弟子,起码性命无虞,当然了,前提是他们能跟着公羊清凤在鬼域森林中活着走出去。

    但是此次晋升内门弟子是一次机会,错过这次,这一生他们只怕再无这么好的机会,他们能甘心吗?

    放弃拼搏奋斗,苟且偷生活着,这结果只怕也会成为他们修行路上的魔障。

    只是片刻功夫,众人心里已经遍布各种想法。

    终于,队伍中有一人大声喊道:“兄弟们,和她拼了,只要将她杀了,那我们就还有机会。”

    这一句话好像将众人的血性激发出来,只见一位弟子双眼猩红泛着泪光吼道:“就是她,是她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兄弟,探路,探路,鬼知道探的是什么路。”

    说话的这人,声音如泣如诉,还字正腔圆带着几分隐忍的悲痛,让众人听了都觉得心神动荡,不自觉的想起刚进入鬼域森林的时候,三千多人的大部队浩浩汤汤,那时候众人心里可是一片激昂,心想着能否一飞冲天就看这一遭了。

    现在呢?三千多人的队伍,还是停留在鬼域森林的外围,众人没有碰到什么厉害的妖兽,没有碰到什么抢夺资源的修士,更没有碰到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但他们却损兵折将,现在仅剩五百多人。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来的让众人深感乏力,他们还非常恐慌,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对手,队友们就相继陨落。

    惨烈!似乎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在鬼域森林的遭遇。

    没有惊天动地的战斗,没有誓死捍卫的情义,有的,只是无声的消亡。

    这一切,都透漏着诡谲,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诡谲,而根源,就是眼前这个气势外放,诬陷他们叛逃的女人。

    众人这段时间压抑的心情、无所适从的无力、以及面对诬陷时深深的愤怒,都在这一刻猛然爆发。

    去他的修为差距,去他的亲传弟子,他们此时,只想堂堂正正的战一场,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们毫无尊严的任人摆布。

    这些人和公羊清凤想象的不一样,他们竟然敢反她?本以为凭借气势将这些人镇压一下,他们就会知难而退,毕竟恩威并施的做法这段时间她屡试不爽,在她看来,这些人就是没有血性的孬种。

    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公羊清凤想,她必须要迅速解决掉带头闹事之人,这样才能平息掉众人此时想要造反的气焰。

    公羊清凤在御剑门内有亲传弟子的身份,周围都是溜须拍马之人,何时碰到过这种暴乱的事情,现在碰到了,她除了想到镇压外,肯定也不会想到柔和战术,就算想到,她也一定不会去尝试安抚这些人,毕竟在她看来,这些人的性命就是用来牺牲的。

    她之所以跟他们耗在这里,也无非就是为了将所有人都扼杀在此处而已,否则,她中阶武尊的修为,虽然不能将五百多人同时消灭,但是想要杀死一些,再顺利逃脱,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们不能再受她摆布!”

    “这样只会让我们更被动。”

    “我们要自己做主,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有可能完成任务。”

    公羊清凤的眸光一缩再缩,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声音停在她的耳中都转变成了浓烈的杀意,她突然恶狠狠的看着最早发话之人,手中一道犀利的光晕迸发而出,向着那人急速冲杀过去。

    那人当下心里大惊,连忙双手结印,一道攻击成型,向着公羊清凤击打而出的光晕迎了上去,同时,脚下接连动作,身体迅速后退,以试图能抗衡公羊清凤的这一手攻击。

    可是公羊清凤的实力摆在那里,这又是她愤怒一击,怎么可能被一位武师轻易躲过?只见被攻击的武师释放而出的那道攻击,在碰到公羊清凤击打出的光晕时,便以摧枯拉朽的速度败下阵来。

    “轰”的一声,武师的攻击变得支离破碎,而公羊清凤发出的光晕依然以势不可挡之势向这位武师兜头罩下。

    这波攻击若是砸中那位武师,结果不必多言,只怕当时就会殒命。

    攻击的速度非常快,比武师后退的速度还要快很多,光晕一边追赶武师一边发出低沉的音爆声,莫名就会给人造成一种威压。

    武师拼命后退,手中印结一个接一个的成型,不断拍打在光晕上,然而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光晕依然以不可逆的速度向武师罩去。

    似乎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这位武师觉得心中悲凉,但是他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选择,他只是在最后一刻扯开脖子大喊一声:“我起码堂堂正正像个男人,我不后悔,不要让我枉死!”

    公羊清凤张开的手掌向内聚拢,还差一点,只要光晕再向前一寸,她的手掌向中间一握,那这位武师就一定会成为她的刀下亡魂。

    关键时刻,队伍里的其他五百多人不干了,刚才武师的那声呐喊,成为压垮他们心中最后一丝挣扎的稻草。

    “干!”

    “冲啊!”

    “杀!”

    众人的呐喊声,似乎是在为自己壮胆,但是五百多人却全部义无反顾的将攻击对准了公羊清凤。

    无数道绚丽的攻击向公羊清凤抛去,汇聚在一起产生非常强烈的压迫。

    “该死!”公羊清凤不知道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般,她原本只是想杀鸡儆猴,待众人害怕她,敬畏她的时候,她再对众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后在她搞清楚丹宗出了什么事情之后,再将这些人一窝端了。

    当然了,在公羊清凤的心里,她是一定不会想到丹宗之人被吓了个落荒而逃,她更不会想到丹宗前来的两位香主尽皆殒命。

    毕竟那两位香主可是武仙啊,公羊清凤只当是丹宗之人被什么事情拖住了。

    在她高傲的脑回路里,她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服软,她一味的强硬镇压,正好应了那句老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现在就是这样群情激奋。

    流彩的攻击和光幕交织在一起,传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光幕受阻,那位被公羊清凤攻击的武师侥幸逃得一命,还未待他松口气,只听公羊清凤道:“今天你的命我要了,谁也救不了你。”

    这时候的公羊清凤丑恶嘴脸毕露,平时娇柔的做派此时半丝都没有,她早已经将这些人视作必死之人,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而已,她实在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在他们面前惺惺作态。

    说着,公羊清凤双手交错,两条颀长的土黄色气流想着那位武师拍打过去,她身体急速前冲,双手接连翻转,只见那两条土黄色的气流几乎要凝为实质。

    武师一退再退,他将速度运用到极致,体内潜能都被彻底激发出来,依然无法摆脱公羊清凤的攻击范围。

    “拼了。”武师一咬牙,一边后退一边调动体内灵力,双手凝聚出了一个硕大的圆球,圆球在他手中旋转,越转越大。

    就在他要将圆球甩出的瞬间,一道声音当空传来:“师妹好手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