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二十九章 妖娆的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建议走左边,虽然左边看起来地势险峻一些,但是黑气波动不是那么强烈,应该更好走一点。”郎浩中队伍有人出声道。

    接着就听有人反驳:“我与你的意见相反,我建议走右边,右边黑气气息强横,但是“遮天连叶无穷碧”的场景,想要埋伏也不容易。”

    “我也觉得右边可行,要知道,我们现在面对的可不仅仅是黑气,还有丹宗那群王八犊子,万一胡前辈他们出师不利,我们又走的左边,岂不是很容易给自己挖坑?”

    因为赫连梨若几人都称呼胡叨叨为胡前辈,众人便跟着一起这么称呼起来。

    “师兄们此言差矣,我觉得还是左边的地势比较好,危险总是与机遇并存,左边的灵气波动更加频繁,也许就是我们的大机遇,再说,胡叨叨前辈出师不利,也只是师兄猜测的万一。”

    “师弟,我打断你一下,我们此次来鬼域森林的任务是什么?是为了执行完御剑门的任务,从而晋入内门弟子行列,现在,右边既然黑气波动更大,那我们就应该走右边,这样才能更快速的完成任务。”

    这位师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的非常有道理。

    只听有人附和道:“师兄说的是,我们这些修炼者哪个不是几经生死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区区黑气,我们的目标就是它,躲着有什么用,不如直接寻它而去,开干。”

    “我更支持走左边,毕竟我们可以悍不畏死,但是也一定不希望平白造成伤亡,走左边,黑气数量庞大,但是气息不稳,我们有庞大的人数优势,左边就是最好的选择。”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郎浩中队伍里的人纷纷各抒己见,周围的温度都好像因为彼此的言论升高了几分。

    郎浩中转向严逸问道:“不知道师弟觉得哪边更好?”

    “都可。”

    现在确实就是这样一种情况,两边都能感受到黑气波动,那么两边就不分伯仲,郎浩中的目光再投向赫连梨若几人,发现她们基本都处于两者皆可的状态。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郎浩中开口对队伍中的人朗声说道:“既然各位的想法不一,那我们就采取投票的方式决定吧,哪边的票数高,咱们就往哪边走。”

    这个方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想要往左边走的,站到我左手边,想要往右边走的,站到我右手边。”

    众人纷纷行动起来,当众人站定后,郎浩中让人统计了一下,想要走左边的人明显要多于右边,于是郎浩中下令,所有人沿着右边前进。

    这个做法也算是公允,大家自然纷纷按照郎浩中的指示前行。

    在距离鬼域森林非常遥远的一处庄园中。

    一位俊美的男子正在沐浴,周围有很多侍女服侍着,这位男子一举手一投足都尽显妖娆之姿。

    他将下巴枕在小臂上,对着一个婢女勾勾手,声音勾魂道:“再去加点热水。”

    那位站立在一边的侍女当即就像是中了彩票一般,高兴的手舞足蹈:“哇,海少爷叫我了,他叫我了。”眼睛里冒着红色的桃心跑远了。

    站立在一边的其他女人,看着少女跑远的背影,脸上神色晦暗不明,更有一人直接啐了一口,说道:“真是没见过世面。”

    泡在浴汤中的男子抬起头,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里面似笑非笑的看着说话的女人,没有丝毫动怒,反而是对她勾勾手。

    “你过来。”

    声音酥软,让女人们听了都想要为之疯狂。

    刚才还说别人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当即俏脸一红,满脸激动、声音颤抖的问道:“少,少爷,您是在喊我?”

    男子点点头。

    女人便乐不可支的赶紧凑到前面,为男子搓背。

    男子的眼睛轻轻的闭上,看起来非常享受的样子。

    他仰起头,窗棱上细碎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那么美好,就如同一副绝佳的美女沐浴图一般,只是大家都知道,这个长着一张让女人都要妒忌脸蛋的人,他是一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赫连梨若她们的老熟人——赵海。

    赵海慵懒的趴在浸泡的温泉内,周围六七个女人都是只穿着一条薄薄的裤子和一个遮羞的肚兜,轻薄的衣服甚至能看到她们底裤的颜色。

    赵海就这样对这些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而这些女人也兴奋的甘愿如此,似乎只要赵海对她们说一句话,就是她们无上的荣宠。

    赵海的目光也时不时的在这些女人身上扫过,偶尔表现出几分馋像,却让他俊美的五官更添加了几分妩媚的气息。

    这就是当初苏沫在青木城的洞穴中,看到的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这个男人当时就被苏沫一眼看中,觉得非同寻常,于是拜托赫连梨若救了他,赫连梨若现在使用的那枚纳戒,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赵海沐浴完后,指着另一个服侍的婢女道:“你,今天就由你陪着本少爷练功吧。”

    婢女一脸喜色,连连点头,走过去将之前赵海点的那位女子挤到一边,开口排挤道:“去去去,一边靠,我一会儿要陪海少爷练功,这给海少爷更衣的事,就不劳烦你了。”

    女子愤愤然的一跺足,声音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公子。”

    赵海眼睛轻眯,上嘴唇和下嘴唇轻轻一碰,就对着女子比了一个吻的动作,女子当时就什么怨恨都没有了,喜不自胜,捂着红扑扑的双脸站到了一边。

    被人服侍着穿完衣服后,赵海才搂着刚才钦点的陪练之人,来到了自己的练功房内。

    一边走,赵海一边拿出一个物件,这个物件看起来与现代的怀表有几分相似,只是比怀表还要大一些。

    “公子,这个是什么。”

    刚才还一直风流浪荡样的娇媚少年,轻轻的说了一句:“彩蝶,你僭越了。”

    彩蝶当即心里漏跳一拍,是,她僭越了,她怎么就一时兴奋过头,忘记了她家这位少爷怎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他说,你就只管做,至于他的事,你不许问,不许探听,哪怕你就是对他的物件有任何疑问,你也必须烂在肚子里,这是规矩。

    他可以给你你想要的,那也是在你守规矩的前提下。

    赵海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好,只是提点了彩蝶一句后,便没有了下文,彩蝶自然也是乖乖的三缄其口,老老实实的被赵海搂着,表现出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

    赵海的练功房内与其它地方不同,里面有很强烈的阵法波动,而且灵力非常浓郁,是外面可感知到的灵力的数倍。

    平时大家都巴不得跟他来练功房一趟,为了这个机会可谓是斗智斗勇,各种招数层出不穷了,因为在这里,就算不可以修炼,只凭借自由吐纳,所能达到的修炼效果也是令人望洋兴叹的。

    赵海刚打算坐到蒲团上开始修炼,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向自己的练功房走来。

    他的练功房,平日里是不允许人靠近的,至少在方圆数丈之内,不允许任何人踏足,就连洒扫的下人也是他自己安排的。

    这下有人来,他便知道,不是他爹,就是他爷爷有事找他。

    对彩蝶说了一声:“一个时辰。”

    彩蝶当即就兴奋的眼冒金星,连忙应道:“是,是。”这意思就是让她在里面自行修炼,满一个时辰后再离开,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

    平时她们来陪着少爷练功,可是只能在一边守着,哪能真在里面练功啊,彩蝶兴奋的在一边坐下,当然只是坐在地上,蒲团可没有给她们准备的。

    赵海打开门的时候,正见到来人走到他的房门口,脸上神情不动,就自然有种妖娆的魅惑感,让前来找他的侍从都不记得自己前来所为何事。

    “嗯?”

    赵海轻轻一声疑问,让侍从马上回神,他家少爷看起来最好说话,可是你必须按照他的想法做他才好说话,便连忙点头哈腰道:“秉少爷,老太爷有请。”

    嗯,果然是他爷爷找他。

    侍从暗暗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刚才自己怎么就能被少爷的美色所迷惑呢,那一瞬间,他竟然觉得少爷美的不可方物,心里想着,如果能与少爷长相厮守真是人生第一大乐事。

    唉,自己的性取向什么时候有问题了?心里将自己狠狠的鄙视了一番,可是他家少爷真的是太容易让人痴迷了啊。

    “知道了。”赵海说完,抬腿就走。

    他不等这个侍从,但是这个侍从也不敢在赵海的练功房多停留一刻,当即一溜烟的跑了去复命,他家少爷的地方还是少待点的好。

    看着很有觉悟跑远的侍从,赵海眼睛笑眯眯的,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便双手拖着后脑勺,闲庭散步般的向着他家爷爷房间走去。

    看起来赵海走的很悠闲,可这速度不是一般的快,众人有时候只觉得一道残影闪过,少爷就从他们面前过去了。

    揉揉眼,再看的时候,赵海早就不在原地了。

    这时候赵海的修为,可跟赫连梨若救她的时候是天壤之别,也不知道赵海和她们离开后,都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悠悠闲闲、溜溜达达的走到了他爷爷的房间,也不抬手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