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失控的阵法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在赫连梨若一击将中未中之时,沐华的脸上突然一阵晃动,时而出现一个男人的模糊轮廓,时而是沐华本身的样子,两者不停交替。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同时,沐华身上灵力也激烈的暴动,如同锋利的刀锋切割着周围的空气,带起阵阵风旋。

    沐华此时的气息也在节节攀升,顷刻间,她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武师九段……武师九段巅峰……不对,她的气息还在攀升!

    赫连梨若一个收势,身体凌空向后翻跃,稳稳地落在一边,幸好收势及时,否则就刚刚那阵乱流,还不得将她的手掌给绞碎了。

    那突然间暴动的乱流可远超沐华修为能发出的攻击。

    在赫连梨若落地的同时,突然一道不屑的声音传出:“哼,就你也想阻拦我?不知死活!”

    这话并不是对着赫连梨若所说,而是对着沐华说的。

    赫连梨若抬头看着此时的沐华,高挺的胸脯,挺翘的臀部,纤细的腰肢,身材还是之前沐华的身材。

    只是这脸……这脸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幅男人的容貌,让人看起来非常不舒服。

    最最重要的是,这样一个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是称为他还是她?额……在弄清楚之前,姑且就称为她吧。

    “沐华”打量了四周一眼,突然“嗷嗷~”怪叫两声,咧嘴笑道:“居然是只弱鸡。”

    手一挥,一团浓郁的黑雾就在周围扩散开来,紧接着,阵法外众人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所有人都震惊的目瞪口呆,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回事?

    一个女人就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人?这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个人的实力还节节攀升?

    难道是夺舍?不对,这不是夺舍,绝对不是,夺舍的话,虽然被夺舍之人的身体会被占用,但是容貌并不会改变,而且夺舍也不会让被夺舍之人的修为如此恐怖的攀升。

    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什么不为人知的武技?

    如果他们没看错的话,在刚才看不见阵法内情况的刹那间,沐华的实力已经突破了武尊。

    天啊,突破了武尊了!这时几乎所有人心里的想法都只有一个:坏了,师妹有麻烦,不能让她出事。

    ”师兄,让我进入阵法!”这时有人着急开口。

    连一直玩世不恭的陌玉也收起了那副无所谓的神情,一脸严肃的对朗浩中说道:”让我进去!”

    现在阵法中的情况谁都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里面绝对出现了棘手的状况。

    朗浩中也知道事态紧急,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和陌玉进去。”然后急忙取出一颗晶石就要向阵法盘上放去,也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他手中的阵法盘竟然不再被他控制!

    他脑袋嗡的一声,一脸茫然的对着众人摇了摇头,突然有些措手不及。

    紧接着,他手中的阵法盘传出一阵异响,只见盘面上的各种符号一阵交替,阵法就被启动起来。

    可关键是,阵法的主动权已经不在朗浩中的手中。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他这种阵法盘并不高明,可短短时间如果阵法被破解他也能接受,但是阵法盘都被控制,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朗浩中只能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沐华是一个阵法宗师,不但顺利找到了阵法中的阵眼,还将阵眼方位进行了调整,为她所用。

    但这似乎也不可能,如果沐华真的那么厉害,在刚开始的时候,怎么会没发现周围布置了阵法而陷进去?再就是她刚进入阵法的时候,因为找不到阵眼拼命挥砍的样子还真真的浮现在眼前,可怎么阵法盘就突然不动了呢?

    这一定和沐华的异变有关!

    此时的苏沫刚从一个阵法中出来,刚刚在她的压制下,其它三位师兄联手抹杀了一位武尊强者,这一战让她觉得自己与队友的配合技巧又得到了提升,而一同进去的严逸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观战的角色,手指头都没抬一下。

    一出来,就看到众人焦急的样子,扫了各个阵法一眼,只见其他阵法中的人都在作战,并没有太值得关注的,那些阵法中的丹宗之人都已经出现了不敌之势,落败也已经是早晚的事,但有一个阵法不同。

    这个阵法中全都是黑漆漆的颜色,黯然无光,在阵法外,根本就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这怎么回事?”苏沫指着这个奇怪的阵法问道,“什么阵法,还不让看的吗?”

    苏沫这个奇葩的脑回路,显然是以为这个阵法本就如此,就是让人看不见阵法内的情况。

    在苏沫的发问下,郎浩中才回过神来,小声说道:“阵法盘被里面那个丹宗之人控制了。”

    “啊?那咱们是哪几位师兄弟在里面?”

    赫连梨若进入阵法的时候,苏沫、严逸已经同其他三位弟子进了别的阵法中,所以并不知道阵法内的人是赫连梨若。

    她一边问着一边怪异的回头打量众人,想要看看缺少哪几人。

    虽然队伍中的人众多,少几个人也不会被一眼看出来,但是她还是条件反射般的做出了动作。

    也因为这一看,她发现陌玉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阵法,双手凝聚起庞大的灵力,而他身边并未站着赫连梨若。

    突然,苏沫的心中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郎浩中的回复,也将她那种不好的预感印证了出来:“是梨若师妹在里面。”

    “什么?”

    苏沫问了一句,脑子里的思路才重新连接上,接着双手叉腰,声音急切道:“就若若自己在里面吗?”

    郎浩中点头。

    虽然苏沫被众人凝重的神情带的有些偏离理智,但好歹严逸沉稳,他抓紧苏沫的手,轻声说了两个字:“玉玦。”

    苏沫这才如释重负般的呼出一口气,无所谓的耸耸肩:“你们这都一副什么表情,不是还有玉玦呢吗?如果真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若若一定会及时出来的。”

    苏沫对赫连梨若有信心,她家若若有敛息术,那隐藏的实力可不是一点半点,再说赫连梨若的底牌可不仅仅是这一点,肯定是在里面酣战呢,否则早就捏碎玉玦出来了。

    但是郎浩中接下来的话,就如一盆凉水兜头浇在了苏沫的脑袋上。

    “她没有拿玉玦。”郎浩中道。

    “没拿就没……什么?你说什么?若若没拿玉玦?”苏沫的眼睛瞪的圆圆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揪扯着,她脑子里就一个声音在回荡:若若有危险!

    苏沫当时就炸毛了,劈手就去夺郎浩中手中的阵法盘,口中如同机关炮似的喊道:“靠,阵法盘被控制了,若若有危险,愣在这里就有办法了?把阵法盘给毁了,毁了不就行了吗!”

    严逸将攥着的苏沫的另一支手往自己怀里一拽,对着苏沫摇了摇头:“不可。”

    苏沫一双大眼睛里盛满焦虑和疑问,她知道严逸说不可就一定是不可,看样子阵法盘是砸不得了。

    “那就找阵眼,毁阵眼总可以了吧?”苏沫焦急道。

    严逸依然摇了摇头,郎浩中也接着说道:“我们这里没有阵法师,想要找到变化后的阵眼,太难了。”

    这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陌玉手中凝聚的灵力向阵法狠狠拍去,阵法晃动了一下,力道就被卸掉,再无其他反应。

    陌玉继续凝聚力量,就要再次向阵法拍去。

    ”陌疯子,你在干嘛!”只听苏沫大喊一声。

    一声呐喊,这才让陌玉回过神来,陌玉抓住苏沫的肩膀,手指很用力,指关节都被他攥的有些发白,他惊喜道:“苏沫,你们出来了,太好了,你可不可以感受到我娘子的情况?”

    苏沫是念灵师,而且那天晚上苏沫感受到赫连梨若遇险场景的事情,赫连梨若也同陌玉讲过,如果在此时,苏沫凭借自己的意念着重感知赫连梨若的情况,未必就感受不出来赫连梨若是否有危险这件事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苏沫当时就说道:“容我一试。”

    说着,就双腿盘膝就地打坐,口中振振有词,双手转换,一个个晦涩难懂的符文在她的双手汇聚,周围的星辰之力都似乎受到了牵引,纷纷向她的双手汇聚,那些星辰之力缓缓凝聚成一个跳动的小人儿。

    小人儿成形,苏沫双目睁开,双手对着前方一指,低喝一声:”去。”

    小人儿便甩胳膊甩腿,蹦蹦跳跳的向前方奔去。

    将这一切做完之后,苏沫并未像之前一样起身,而是继续闭紧双目,用意念牢牢锁定着那片漆黑的阵法。

    没有回信!

    苏沫有些焦躁,怎么会没有回信?就算她看不到阵法内的场景,至少赫连梨若是生是死总能感知到的。

    继续探!

    依然没有回信!

    越是这样,苏沫就越是焦躁,越焦躁,意念就越无法集中,这让苏沫觉得自己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不已。

    不行,不行,若若还在等她,她必须要知道若若现在如何了。

    严逸伸手轻轻的搭在苏沫的肩膀上,无声的给她支持。

    苏沫侧头看了看站在一边的严逸,这一刻,好像世界都安静了,她突然觉得心就这么沉静下来。

    她双目轻闭,再集中念力向前压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