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想报仇?来御剑门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沫话中有话,赫连梨若和严逸听懂了,公孙锡派来的四人自然也听懂了。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将椅子“咔嚓”掰成两半的人,长着一副络腮胡子,看起来就有几分凶神恶煞的。

    他将半根凳子腿“哐几”往地上一摔,嘴里骂骂咧咧道:“谁?敢骂我们锡爷,老子弄死你!”

    “啧啧啧~”苏沫咂舌,“当奴才差不多就行了,上赶子找揍的,也真是少见。”

    口中说着,人已经从楼梯上下来了,苏沫双手背于身后,踱着小碎步的样子,很有点大姐大的派头。

    络腮胡子大吼一声:“臭娘们,你这是在找死!”

    抡起胳膊就向苏沫扑了过去,手臂上结实的肌肉盘根错节,爆炸般纠缠在一起,让人一看,就非常有力量。

    “不知死活!”苏沫依然淡然的将双手背于身后,右腿膝盖抬起,上身微微一侧,对准扑过来的络腮胡子就是一记侧踹。

    只听“咚”的一声,络腮胡子就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嘴里还不断发出“嗷嗷”的哀嚎声。

    其他三位公孙锡派来的人都看傻了眼,络腮胡子名叫“牛大力”,出了名的力大无穷,现有武师五段修为,因其力量强大,真实实力甚至可以与寻常武师六段修士相抗衡。

    苏沫看起来娇娇弱弱的,虽然看着有武师六段修为,可在场四人也没人拿她当盘菜,至少,绝对不会有人觉得,牛大力连苏沫的一招都躲不过。

    苏沫这一脚踹的结实,牛大力趴在地上不断哀嚎。

    本以为搬出公孙锡的名头,所有事情都是顺理成章的,没想到碰到个硬茬。

    其他三人也怒了:“敢伤锡爷的人,找死!”

    说着,三人身影一闪,直接也朝着苏沫扑来。

    这三人的修为,有两个武师五段,还有一个是实打实的武师六段,三人信心满满地对苏沫出招,却只听“砰砰砰”声响,三人联手,依然被苏沫踹了个狗吃屎。

    此时,一人的哀嚎变成了四人的哀嚎,他们看着苏沫的眼神变了,变得惶恐不安。

    这时候,严逸和赫连梨若才慢悠悠的从楼梯上下来。

    趴在地上哀嚎的四人,这才发现了严逸和赫连梨若的存在,赫连梨若还好说,一个武者九段的人,根本没人将她放在眼里,可当他们看到严逸的时候,脸上就像刷了油漆一般。

    是武尊,武尊强者。

    虽然看不出严逸的具体修为,但是这种强悍的气息,绝对是武尊强者不错,这里居然会有武尊强者。

    要知道,武尊强者,就是放在三大势力中,也属于中流砥柱,受到的重视程度也不是他们武师可以比拟的。

    在一边点头哈腰的店小二和掌柜也揉搓了一下眼睛,满是不敢置信,在他们看来强悍无匹的公孙锡派来的四人,就这样被轻轻松松打趴下了?

    严逸向前走了两步,公孙锡派来的人就向后缩了两步,看着严逸一脸防备。

    这样的武尊强者,想要杀他们,就是易如反掌。

    他们胆战心惊的往后缩,牛大力还结结巴巴的说道:“别,别过来,我们,我们出了问题,锡,锡爷不会,放,放过你们的。”

    严逸不屑的撇撇嘴,他还真没兴趣对这几个人动手,大步一迈,直接从牛大力的身上跨过去。

    “啊~”牛大力闭上眼睛惊呼一声。

    咦?不疼?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人家严逸根本就没想拿他怎么样。

    不觉脸上羞窘交加,看着严逸的眼中还有点歹毒。

    “还不滚!”赫连梨若淡淡的嗓音响起,不知道为什么,四人齐刷刷打了个冷颤,明明只有武者九段修为,这会儿硬是有让他们胆寒的气势。

    这三个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诡异。

    不过,这三个人是谁?

    还是保住小命要紧,随着修为的提升,修炼难度也越来越大,人也就更加惜命,众人深知:活着,就一切皆有可能。

    再说,赫连梨若明显和严逸是一伙的,他们就算完全不忌讳赫连梨若,也还忌讳严逸吧。

    公孙锡派来的四个人连滚带爬的出了客栈。

    牛大力出了门口后,又露出半个身子进客栈:“敢不敢报上名号。”

    牛大力一出声,另外三个人跑的更快了,心里把牛大力骂了个半死,能活着走不赶紧的,还让人家报上名号,是不是傻?

    反正赫连梨若三人本来也没打算真将这几个不成气候的人杀死,就算这几个人是奔着杀她们来的。

    而之所以不杀这四人,则是因为老生常谈的那句话:放长线,钓大鱼。

    既然和传说中牛叉无比的公孙锡叫板,那就得把他的势力发掘出来,才能一锅端了,要不然,杀死马前卒,还得有过河炮,把明面上的敌人放到暗处,可不是一件好事。

    四人刚走,只听客栈门口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嗯……好香,苏家丫头,来一口?”

    只见胡叨叨站在门口,手中拎着一只油腻腻的大烧鸡,一手撕扯下来一根肥腻的大鸡腿,向苏沫比划着。

    “我说老头,你这一天天的,除了长了个吃心眼,别的啥都没长吧?我说刚才我们找不到你,整半天,你就是去买这个了?”苏沫翻了个白眼,对胡叨叨表示非常无语。

    “可不呢嘛,昨天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家烧鸡店,那味道,真是绝了,我可是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买到的。”

    看着烧鸡上金黄的色泽,苏沫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嘿嘿,我就说吧,真的好吃,来,分你一半。”

    苏沫提防的看了胡叨叨一眼:“这么好心?是不是有毒?”

    胡叨叨伸到一半的手急往回撤:“爱吃不吃。”

    一把将胡叨叨手中的鸡腿劈手夺过来,大口撕下一匹肉,酥、脆、嫩……嗯……苏沫享受的咀嚼起来,还难得的对胡叨叨竖起了大拇指,将早晨找不到他的怨气,一笔勾销了。

    两人美美的吃了一顿,还声称: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严逸自然是在一边听的心里美滋滋的,赫连梨若却适时想起了陌玉,感觉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在明白了他在自己心里的重量后,赫连梨若就时常会想起陌玉。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家族的事情处理好了没,谢思思的事情如何了,什么时候回来?

    很多话想对他说,可是他就像突然消失在了她的世界中,连只言片语都没再留下。

    赫连梨若有时候也在想,陌玉抽不开身,可为什么长歌也没有传来陌玉的消息呢?

    只是想的再多,以她目前的能力,也无法解决这件事情,只能将满腔思念,化成了一声低浅的喟叹。

    苏沫和胡叨叨吃饱了,拍拍圆滚滚的肚子,就招呼赫连梨若和严逸出发。

    今天可是白金城三大势力招收弟子的日子,她们又打算进入御剑门,总得去测评一下,看看是否满足御剑门的招收要求。

    几人刚要退房离开,原本在一边畏首畏尾的客栈老板,箭步上前,拦住了四人的去路。

    苏沫不满的皱皱眉,却见店老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拽着苏沫的衣角嚎啕大哭起来。

    “苍天啊,大地啊,我打拼这么多年开个小店不容易啊,我上有八十岁高堂要侍奉,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儿要养育,你们这一走,可让我怎么活啊……”

    苏沫撇撇嘴,这个店老板就是一戏精,上次公孙弋和她们抢住处,被她们打跑的时候,店老板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好像也是这么一套说辞。

    可是看他哭的情真意切、伤心至极的模样,苏沫摸摸鼻尖,好像这事也确实和店老板没关系,他最多也就是起到了一个看门狗的作用。

    虽说奸商、奸商吧,但好歹自己也曾敲诈了他一笔,苏沫拽了拽自己的裙摆,爽利道:“行了,别哭了。”

    店老板即刻止住了哭声,那速度,麻溜的就像刚才哭的是别人一般,他一脸期盼的看着苏沫。

    “哭,我也退房。”

    此言一出,店老板的眼泪又如同泛滥的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嘴里哭号:“苍天啊,大地啊……”

    苏沫玩的开心,赫连梨若却不想在这种无谓的事情上耽搁时间,撂下一句:“告诉公孙锡,想报仇,让他来御剑门吧。”

    赫连梨若好像从来没怀疑过自己可以进入御剑门,尽管想要进入御剑门的人比比皆是。

    胡叨叨和苏沫,看着如此干脆利落的赫连梨若,一双眼睛里都冒着小红心。

    还未进入御剑门,就把御剑门的盟友拉了仇恨,真的好吗?

    但是这事,我们的赫连梨若就是做了,还做的顺理成章。

    “霸气!”胡叨叨道。

    “酷!”苏沫道。

    不善言辞的严逸,也为赫连梨若不拖泥带水的做法点赞。

    四人在掌柜的千恩万谢中,如送瘟神一般将她们送出了客栈,店老板松了一口气:“总算顺顺妥妥将人送走了。”

    又赶紧招来店小二,吩咐道:“锡公子的人再来,就按照刚才的说!”

    “是,老板!”店小二回完话,就在客栈老板的吩咐下,去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