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二百一十二章 肖媚儿的故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变故将赫连梨若惊的咋舌,再次内视体内的时候,发现幻音琴就如在幻境中一般,出现在她右手靠近掌心的位置。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总算将这家伙收服了,不过小幻去哪了?”

    她从幻境出来后,小幻和肖媚儿就都不见了踪影。

    想法刚一升起的时候,就听到体内一声悲鸣响起:“啊,认主的感觉就是这样啊,这跟失去自由坐牢有什么两样?”

    接着就是埋怨的声音:“哎呀,我的修为怎么还降了,都是你的修为太低,把我的格局都拉低了。”

    “嗯……”赫连梨若沉吟了一声,唇角一勾,状似理解道,“小幻说的是呢,不过,现在你认我为主,我也成功过了试炼,那我就得声明两个问题。”

    赫连梨若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这第一,我觉得小幻的名字实在不适合你,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嗯……图图,对,跟兔谐音,挺好听的。”

    “凭什么啊,我叫了千百年的名字你凭什么说改就改,你算老几啊。”被改名的小幻明显处在暴怒中,暴跳如雷的吼着。

    赫连梨若却不理会它,依然自顾自的说道:“第二点呢,就是我不太喜欢别人对我大呼小叫,刚好你又觉得格局被拉低,那你就在那里老老实实的潜修吧。”

    “啊~你什么意……”

    图图的话说到半截,直接被赫连梨若屏蔽掉了。

    在幻境中郁结的那口气也舒畅起来,敢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让她进行试炼,她出来后还七里八里一点悔悟都没有,那就关你一阵子禁闭再说。

    既然认了主,器灵的一切就都属于主人,赫连梨若只是不想听图图说话将它锁在体内而已,一个念头就能做到。

    没了图图在体内咋呼,赫连梨若觉得世界都清净了,那些在幻境里产生的悲戚情绪一扫而空,再次环顾起这个房间。

    这里好像什么都没变,可是幻音琴进入体内后,赫连梨若清晰的感觉到右手边的墙壁上有一道浅淡的纹路,这条纹路与墙壁上的花纹紧密贴合,用肉眼完全看不出不同。

    赫连梨若知道这扇门就是真正的出口。

    说也奇怪,赫连梨若在收服幻音琴之前,就算将精神力放出,也是无法发现这点差异的,现在,倒是轻松就感觉到了不同。

    赫连梨若走到那面墙壁跟前,手掌刚要对着墙壁推去,眼睛不经意间撇到了书架下的两个抽屉。

    这两个抽屉她在输入对密码盘的密码时打开过,其中一个抽屉里面有个状似东阳望远镜的东西,赫连梨若想到了什么,便将此物收到了纳戒中,随后,手触碰到墙壁,墙壁果然如预想的一样打开来。

    出了房间,一股青草的香气迎面扑来,赫连梨若望着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发呆。

    一个白色的蒙古包立在那里,仿佛是生长在青草绿地间的白莲,在宁静中,有一种奔放的豪迈之感。

    赫连梨若向蒙古包走去,近看,包外的花纹清新美丽,给人一种视觉美感,它成为草原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赫连梨若向蒙古包内走去,刚一进到里面,赫连梨若就见到一个身影背对着她,背影丰腴绰约,看着就有种想要让人接近的魅惑之感,是肖媚儿。

    “你来啦。”肖媚儿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

    “嗯。”赫连梨若应了一声,她总觉得肖媚儿的背影有些萧索。

    她打量着这处房间,感受到的是满满的温情。

    墙上挂着很多画像,所有的画像中都无外乎是两个人,一个是肖媚儿,还有一个男人,赫连梨若并未见过。

    “这个男人应该是肖媚儿的爱人吧。”赫连梨若心道。

    画像中的女人眼神中都是温柔的,看着里面的男人好像会发光一般,全部都是浓浓的爱意,隔着画像,赫连梨若都感受到了。

    女人聆听男人抚琴,和男人在草地上策马狂奔,两人过招对剑,一起侍弄花草……赫连梨若可以感受到生活中每一个点滴里,都是两个人爱恋的缩影。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你吗?”肖媚儿的声音有些奇怪,她背对着赫连梨若,赫连梨若并看不到她的神情。

    “等我?”

    “嗯……怎么说呢,我也不是等你,而是等我的传承者。”

    “哦。”

    “你愿不愿意当我的传承者?”肖媚儿问的时候,声音里很平静,但是赫连梨若不知道为什么,她听着心里难受,总有一种酸涩的感觉想要蹦出胸腔。

    赫连梨若自然是很想得到肖媚儿的传承,要知道,肖媚儿只是停留在人世间的一屡气息,就会让人不自禁的升起一种无法对抗之感,她的传承绝对可以让现在的赫连梨若实力得到极大的提升。

    只不过她没有开口说话,她知道肖媚儿既然这么问,就肯定是有条件的,否则,肖媚儿完全没必要去问她的想法。

    肖媚儿转过身,看着赫连梨若,嘴角的笑容看着温和,却让人觉得有点苦涩:“你不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传承着,你的实力不高,会把我留在传承之地的精华白白浪费掉很多,但我依然希望你可以接受我的传承,因为你是我见过最重情重义的人。”

    赫连梨若静静地听着,看着肖媚儿的眼神中有着些许疑问:她说这些,就是想让自己接受传承吗?

    “你可能会奇怪,我从哪里知道你重情重义的呢?你一定是已经将小幻收服了,否则也不可能会来到这里,而若非情深意重,并且感情中不掺杂一丝杂质,是不会成功完成幻音琴的试炼的。”

    赫连梨若点点头:“可这跟我是否接受传承有什么关系?”

    “我撑不住了,快要消散于这天地间,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慢慢寻找传承人,你,是最好的选择。”

    “先别急着回答我,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你一定很好奇那个男人是谁吧?”肖媚儿指了指墙上的画像。

    肖媚儿所指,正是赫连梨若关注的画像上的男人,男人长得很斯文,书卷气息非常浓郁,只看画像,就会让人觉得是言谈举止十分儒雅的人,嗯……若说找一个相似的人做例子,那赫连梨若脑海中首当其中的,就是“白娘子传奇”中的许仙了。

    “他是你的……”赫连梨若想要找个合适的措辞来说明男子和肖媚儿的关系,可是她总觉得肖媚儿和男子应该不是单纯的恋人关系,也就没有说下去。

    “我是狐族的。”

    “什么?”赫连梨若愣了一下。

    “我是狐族的,无尾圣狐。”

    肖媚儿放出重磅消息,把赫连梨若惊的瞠目结舌:“无尾圣狐?那不是狐族中的精灵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无尾圣狐在狐族中的地位,轩辕大陆的人都知道,所以,也不会有人敢去轻易招惹无尾圣狐,因为,那就等于和整个狐族为敌,赫连梨若也是知道这些,才会对肖媚儿身死感到不解。

    肖媚儿强忍着心里那浓烈的懊悔,道:“也不过是我太自以为是,被蒙蔽了双眼罢了。”

    “无尾圣狐携天地能量而生,整个数以十万计的狐族也不过了了,我们的寿命比寻常狐族长了好多,我们修炼天赋也较寻常狐族更好,所以,狐族都会挑选出族内最优异的男子和无尾圣狐婚配,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长出尾巴,而我们的后代,就会拥有强悍的实力。”

    肖媚儿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的父母,和我整个狐族的人,都对我很好,它们为我提供最好的,也给我择了狐族内最优异的人指婚。”

    说到这里,肖媚儿的手捂上自己的眼睛,赫连梨若看到指缝间流出的晶莹。

    “这个男人……叫李欣泽,还是……你自己看吧。”

    肖媚儿再也说不下去,素手轻扬,眼前的场景就变了。

    赫连梨若见到蒙古包消失了,变成了一丛茂密的森林,此时一位男子正在被一群妖兽追逐,生命危在旦夕,而一位妙龄女子穿着一身素白的衣衫,自天间飘然而下,手中一根白丝锻挥舞,就像拯救万物的神明,将男子自妖兽手中救下。

    经历过幻境的赫连梨若,对这些就如身临其境般的景象变化,适应的很好,她看着女子救了男子后,就带着男子一路狂奔,所到之地,就是现在赫连梨若在的这处蒙古包。

    蒙古包又出现在眼前,只是这次,墙壁上的画卷还没挂上。

    女子将男子放到床上,对男子说:“养好伤,就走。”

    赫连梨若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这番景象的时候,竟然可以将两个人的心理活动,拿捏的一清二楚。

    她若能感受到肖媚儿的心理活动,还可以理解为这是肖媚儿设置的景象,可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李欣泽的心境也了解的一清二楚。

    肖媚儿话落,就欲转身离开,她救下李欣泽,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她对这个地方设置了结界,这个结界的设置方法是她机缘巧合下得到的,这种结界可以掩盖一切气息。

    肖媚儿自从得到这本秘辛后,就任性的和狐族的人玩起了捉迷藏,她才不要嫁给狐族中的那个家伙。

    她找的这处地方很僻静,却不知道李欣泽怎么会因缘际会跑到这,那个地方已经离结界很近,她怕长时间的打斗会被家人寻到这里,那她的出逃计划就泡汤了,便出手将李欣泽救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