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二百零三章 梨若的悲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幻音琴撇撇嘴,无所谓的声音响在赫连梨若耳边,让她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那三个家伙,估计这会儿早被摔成肉酱,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死了?赫连梨若觉得周围漆黑一片,连半点光都透不进来。

    她一直在努力,从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柴,修炼到武者九段巅峰,天知道她付出了多少。

    她不像那些天赋卓绝的世家公子,有最好的师父指导,有最好的修炼资源提供,她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咬牙坚持下来的。

    武徒阶段,有几个人敢只身前往百兽山的?就算是散修,都要组队进入,可是她去了,几次在死亡的刀口上险险爬过。

    她强忍识海疼痛在镜面空间中苦修精神力,那种无时无刻像根锥子扎在头顶的感觉,让她想起都会汗毛直立,可她依然坚持。

    她开丹铺,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在努力强化。

    她分享敛息术,那种被人竞相追捧的辅助功法,她毫无保留的分享出来。

    这一切,为的是什么?

    她是想要找到父母的下落,是要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可是有陌玉在、有苏沫在,她不懂得依附吗?

    抱大腿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轩辕大陆都太正常了,只要能有所依傍,能提升实力,是抱大腿还是自己苦修又有什么不同?

    可是她更知道,她不能成为朋友们的负累,她赫连梨若不会那么做!

    她无非是想可以追上他们的脚步,和他们并肩站立在一起,一起笑看云卷云舒、一起策马放歌人生几何,她想守护住那些美好,她愿意为此奋斗。

    然而她的实力,依然弱小的可怜。

    她可以凭武者九段巅峰修为对抗武师六段修士,这在所有人看来都耸人听闻的事情足以让她自傲,可是和她面对的敌人比起来,这样的修为太不堪一击。

    如果不是她实力低微,如果不是她承受不住黑熊惊乱下的一击,苏沫就不会为了救她而坠崖,严逸和胡叨叨也不会死。

    她口口声声说要寻找父母下落,陌玉和严逸就在身边,他们的势力很大,就算没有听说过她父母的事情,也多少可以帮她寻找,不至于让她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可她从来不曾开口询问,为什么?

    她不是对陌玉和严逸不信任,而是因为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没有和他们平等交换的条件,她一直想等自己拥有足够和他们并肩的实力时,再开口,她不想让严逸觉得她是图谋什么,也不想和陌玉的情义中掺杂任何杂质。

    殊不知,这一切,在真正的朋友看来,根本无足轻重,生死都可以相交,这些又算什么。

    她把他们当朋友,可除了苏沫,她从来没将心交给陌玉和严逸,她可以和他们生死与共,却总执拗的困在自己的冷傲里,现在懊悔这些,似乎也无济于事。

    或者,她还少说了一点,她从来不曾动用真正的底牌,她顾虑重重,不放太一出来,美其名曰保护,坠崖的时候是这样,在幻境中也是这样,她都替太一做了决定,可曾问过太一的想法?

    耳边甚至可以听到苏沫的笑:“认识你,真好。”

    胡叨叨吃着美食砸吧嘴的声音也响在耳边:“丫头,你这豆腐炸的还嫩了点,时间再长点就好了,还有,这个酱料不够咸……”

    严逸虽然沉闷,可他每一个或担忧、或沉思、或关切的眼神,都像刚刚发生在前一刻,在赫连梨若的眼前晃过。

    赫连梨若眼眶发红:不认识我,苏沫一定会在现代快乐的活着;严逸一定是家族捧在手心的少爷;胡叨叨一定是吃遍天下美食的老顽童。

    她攥紧拳头,手指关节都被她捏的发白,实力,说到底,就是自己实力低微,技不如人,她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一样痛恨自己的弱小,如果不是她不够强大,今天的这一切就会是另一幅模样。

    他们都死了,死了,悲痛就像漫过金山的水流将她淹没,无法抑制的悲伤就像要从她的胸腔蹦出来,周围温度陡降,肖媚儿都被赫连梨若身上爆发的冷冽气息惊住。

    寒由心生,手中蓝色的灵力都似乎被冻住,一汪流水从赫连梨若手中涌出,赫连梨若从来没有修习过水属性的武技,确切的说,虽然她来轩辕大陆之后从来不曾停歇过,可武技方面,除了八影掌,其它的她都没有修炼过,这是她的软肋。

    可是此刻,她手中竟然将蓝色的灵力化成了流水,奔腾呼啸着向幻音琴攻击过去。

    赫连梨若处于悲伤且暴怒的情绪中,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肖媚儿却俏嘴微张,十分震惊:灵力实化,这,这是武仙级别的强者才能做到的,可赫连梨若明明只有武者修为啊。

    灵力实化是武仙修炼者的标识,正如武者可以掐诀念咒、武师可以灵力幻物、武尊可以虚空幻物并模拟出幻化物体的气息一样。

    肖媚儿看得清楚,赫连梨若既未掐诀,也未念咒,那个动作就像被她做了千百遍,一气呵成,那绝对是灵力实化。一个武者,怎么能够不借助任何武技的力量,将灵力实化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处于盛怒中的赫连梨若爆发出了强大的潜力,连昆仑镜都震颤了一下,里面被封住的部分空间也在无形中开启。

    太一感受到昆仑镜的变化,脸上满是震撼,就连和赫连梨若置气的事情都搁置在一边。

    “阿姐!”

    “阿姐!”

    “阿姐,你怎么了,能听到吗?”

    一连喊了几声都无果后,太一心里有些焦躁,急忙去喊唐可儿,唐可儿也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昆仑镜的异常,两人相携去查看昆仑镜的状况。

    一边走,心里一边记挂着赫连梨若,唐可儿也难得没和太一掐架,两个小人儿脸上都有着隐约的焦虑,昆仑镜异动,又联系不上赫连梨若,他们总觉得心里慌慌的。

    两人兵分两路分别向昆仑镜的两边赶去,昆仑镜中的雾气呈半弧形向外急速扩散,原本无法踏足的地方已经显示出了原貌,大片大片的空间展现在两人面前。

    两人呆愣在原地,满脑子里都是不真实的感觉,两个小人儿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眼中都是震惊……

    幻音琴见到赫连梨若手中瞬间出现的水流,身体一颤就要撤退,琴弦震颤,显示出它此刻心里的不平静:这是一个什么妖孽,居然以武者阶段将灵力实化。

    “我就将你的本体毁了,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赫连梨若怒道。

    她先后被幻音琴放到幻境中戏弄了三次,每一次心里都难受的很,第三次,更是让她险些丧命于幻境中,而幻境中对她怒目而视的,除了她的敌人,还有她的生死至交。

    手臂上的鞭痕还未消失,想起他们对自己欲杀之而后快的神情,就好像在心里划过了一道道口子。

    那时候,无论幻境中出现什么,她心里尚且还抱着希望,以为他们有可能活着,可是现在呢,她看不到一丝亮光,一想到他们已经离她而去,她就觉得生无可恋。

    赫连梨若心里悲楚,酸涩,还有满满的愤怒,她的眼里没有修为的差距,有的只是一种心里泪水泛滥的感觉,漫无边际的黑暗将她包裹,她要神挡杀神,佛挡*!

    幻音琴的器灵和本体分离,本体的躲避明显降低很多,谁也想不到赫连梨若会突然向幻音琴发动攻击,毕竟两人的差距显而易见。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赫连梨若会在一瞬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攻击速度也快到让人咂舌的地步。

    攻击转瞬就到了幻音琴面前,水流缠绕在幻音琴身上,似柔还刚,手指一勾,幻音琴的琴身就颤抖起来,它一边抖动着身体想要摆脱粘在身上的水流,一边对着肖媚儿嗡鸣,似乎是在呼喊求救。

    幻音琴实力强横,可赫连梨若攻击爆发的突然,又在瞬间实力激增,才让幻音琴着了道,幻音琴想要摆脱水流的控制,赫连梨若输出灵力的速度就更加疯狂,水流像打开了阀门,不要钱一样向幻音琴倾泻。

    如此高强度的耗费灵力,让赫连梨若有种脚底踩着棉花的虚浮之感,但是她不在乎,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一个字:杀!

    她不惜将体内灵力压榨而出,隐藏在奇经八脉中的灵力也被她全力调动,直到水流汹涌着漫过幻音琴,幻音琴再也动弹不得。

    在没人操纵幻音琴本体的情况下,幻音琴如果器灵和本体合一,就可以爆发出全部实力,可若器灵和本体分开,则实力发挥不出十之一二。

    器灵离得远,当发现赫连梨若发动攻击的时候,赶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幻音琴抖动的更加剧烈,它的器灵说话的声音也在四面八方响起:“你杀了我,你也出不去的。”

    赫连梨若猩红着双眼,一字一句道:“哼,能有你给我们陪葬,也值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