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九十九章 爷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声音丝丝缕缕钻入耳中,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刹那间亮如白昼,赫连梨若眯起眼睛,适应光线带来的强烈反差。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刚睁开眼睛,就见到梨落守在病床前,照顾着她的爷爷,爷爷鼻子上挂着氧气罩,一条腿上打着石膏,苍老的手背上正在输液,脸色特别憔悴。

    “这是医院,我回来了?”赫连梨若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揉揉眼睛,真的是医院!

    “水……”爷爷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好,好,爷爷你别急。”梨落赶紧去给爷爷倒水。

    爷爷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而且还看起来这么糟?赫连梨若的心一抽一抽的,满脸焦虑,听到爷爷要水,她也顾不得多做考虑,赶忙向床头柜跑去。

    梨落见到跑过来的身形,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用力推了赫连梨若一把,怒道:“滚开,你怎么还有脸回来,都是因为你,爷爷才住院的!”

    “你说什么?”赫连梨若如遭电击,因为她,爷爷住院?难道是她穿越到轩辕大陆的事吗?赫连梨若心里瑟缩了一下,心里满是愧疚。

    “妈的,你还有脸问,你怎么没死在外面,一声不响的消失,你想过爷爷吗?他为了找你,摔下深坑,这下你满意了?”

    此话一出,赫连梨若眸光暗沉了一下,只听梨落哽咽着嗓音继续说道:“有什么事情说开就是了,你这算什么,是要把人都急死才甘心吗!”梨落的眼眶通红,努力压制着心里激荡的情绪。

    旁边病床上的爷爷剧烈喘息着,手背上青筋凸起,颤颤巍巍的指着赫连梨若,神情激动,未说话,先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梨落已经扑向床边,急切问道:“爷爷,你怎么样了,你别急,别急。”

    赫连梨若将迈出的脚步硬生生停下,她自嘲的笑笑,狠狠地甩了甩头,她多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哪怕她被责备。

    “可惜,都是假的。”赫连梨若轻声呢喃了一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混沌的眼神渐渐清明。

    她的眼神坚毅,抬脚向病房门口走去。

    “站住,你个不孝女,爷爷躺在这里,你要去干嘛!”梨落怒喝出声。

    赫连梨若撇撇嘴,心里想着:她的梨落脾气是耿直,也时常爆粗口,可她不是恶毒,她的心地比任何人都善良。

    这个场景中,梨落对爷爷的照顾确实细致入微,可她对赫连梨若却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真如果是梨落,她一定会一脸惊喜,将赫连梨若紧紧抱住,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感念上天,她平安归来。

    赫连梨若和梨落那么多年的感情,别说是一句话,就是一个细微的神情,赫连梨若都可以明确的知道梨落想要做什么。

    “拙劣的演技。”评价了一句,赫连梨若便毫不犹豫的出了病房门,身后的景物就像破碎的雪花片,漫天洋洋洒洒的消失不见。

    赫连梨若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这里邪乎的很,可不能掉以轻心。

    结果刚走出去,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幻,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陌玉。

    陌玉出现在一处豪华的房间,他正慵懒的斜倚在窗边,怀里拥着一个娇艳的女人。

    女人身材可真是好啊,裹紧深v领红色连衣裙,裙子只能到大腿根部,丰满圆润的酥胸,紧实翘起的臀部,略施粉黛的容颜,身上尽显女人的万种风情。

    她斜倚在陌玉的怀里,葱玉般的细长手指剥好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递到陌玉口中,声音如黄莺出谷般动听:“相公,奴家喂你。”

    这样的妖娆姿态,赫连梨若是没有的,见到这一幕,她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面前的场景分外扎眼。

    掉落悬崖的那一刻,她深切的明白了自己对陌玉的情感,那种爱情来的汹涌泛滥,可是还未待她做什么,就让她见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她记得在陌玉离开时,那位身穿麻布衣的家族来人就说过:“思思小姐也来了。”赫连梨若还记得那个人姓谢。

    这个女人,莫不就是谢思思?看两个人这副模样,倒像是相熟的很啊。

    赫连梨若身上不自然的爆发出一股冷意,也是这份扩散出的凉意,让陌玉和那位妖娆红衣女人惊了一下,齐齐回头看去。

    陌玉在回身之前,还不忘反手打出一道攻击。

    攻击先于陌玉的身体动作,赫连梨若看着在眼前扩大的火红色灵力,“八影掌”使出,将火红色的灵力击得粉碎。

    陌玉回身看到是赫连梨若的时候,眼神中有明显划过的慌乱,旁边的那位红衣女人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这点,她唇角挂着温和的微笑,状似亲昵的走向赫连梨若,口中说道:“你就是梨若姐姐吧,这几天总听相公提起你。”

    女子款款而来,声音柔软,举手投足间倒有些大家风范,这又与刚才她斜倚在陌玉身上的娇柔不同,这就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赫连梨若对陌玉挑挑眉:“相公?”

    “思思,胡说八道些什么。”陌玉收敛起眼底的一丝慌乱,下床急走两步,拉起赫连梨若的手,情真意切的说道,“娘子,为夫的心你是懂的,别听思思那丫头瞎说。”

    赫连梨若“噗嗤”一声轻笑,那刹那的芳华晃人眼睛,心道:原来又是这样啊。

    谢思思面容挂笑,声音依然是柔美动听的,她对赫连梨若热情的说道:“姐姐,就当是思思胡说的,你可不要介意,你做大,我做小,也没有什么的,妹妹都以姐姐马首是瞻。”

    赫连梨若唇角的笑容更大:一边说着自己胡说,一边提醒赫连梨若,她可以做小,这是古代后宫女人的那套说辞吗?

    不过也真是奇怪,她明明没有见过谢思思,却能面对如此活灵活现的谢思思,也是难得。

    赫连梨若将手从陌玉的手中抽回,她虽然很留恋陌玉掌心传来的暖意,但还是毅然抽回了手。

    陌玉一慌:“娘子,你这是做什么?我跟思思那丫头真没什么的,你是不信我吗?”

    赫连梨若再次风轻云淡的挑挑眉,她没有说什么,向房间的出口走去。

    陌玉嘶吼出声:“赫连梨若,你总是这样,一副高冷的模样,你知不知道我追的很累?男人有个三妻四妾怎么了,我为了你不惜和家族冲突,为了你不惜委屈求全和别的女人虚与委蛇,可是你做了什么?你什么都不做,凭什么还要责怪我?”

    赫连梨若顿住脚步,抬头看看天花板上那盏耀眼的水晶灯,心道:没想到,还是有些涩涩的难受那。

    陌玉继续吼道:“每次都是我妥协,你为什么就不能妥协一次,赫连梨若,我告诉你,你今天如果出了这个门,从此以后,我们就恩断义绝。”

    说得很是断情决意,但眼神中也暗含期盼,满目都是想让赫连梨若回心转意投入他的怀抱。

    谢思思也感觉到了氛围的凝重,没有开口,只是看着赫连梨若的眼底深处有遮掩不住的紧张。

    赫连梨若转过身,耸肩轻笑道:“还好不是真的,你们也消散了吧。”

    一语话落,陌玉眼神中暗含不甘,整个场景虚化,消失不见了。

    “虽然是假的,可还是让人心里震颤呢,看样子,是不能总对那家伙冷着脸。”赫连梨若笑笑,走出了房门。

    陌玉那家伙,也就对赫连梨若死缠烂打,平日里却是非常自负的人,就算赫连梨若毫无征兆的出现,他也一定不会出现惊慌的情绪,他就像是掌控棋局的人,任何变化都会成竹在胸,一个连锻鑫商行背后主人都拿捏在手中的人,说他会慌乱,鬼才信。

    更何况,赫连梨若坚信,陌玉是绝对不会对她说出后面那番狠绝的话的。

    幻境本来就是真亦假,假亦真,真真假假很难辨别,往往都是在细节处分辨。

    这两个幻境都很会拿捏人心,对亲情,梨落说她不孝;对爱情,陌玉说她冷傲,都是在拿她的遗憾去戳她的心。

    她穿越到轩辕大陆,挂念爷爷,却没办法在他身边尽孝;她明白了自己对陌玉的情感,却尚未来得及对他和颜悦色。这些,就是遗憾,最能戳痛人心的,无非就是那些“还未来得及”和“我做不到”。

    不可否认,布置幻境的是一位高手,寻常人在此,肯定会深深陷进去,可是苏沫和赫连梨若的交情,真的已经将对方细微的情绪都刻画进心里,所以,赫连梨若虽然心里难受,却能清晰的知道,这是假的。

    陌玉对赫连梨若的数次相救,以及对赫连梨若的情义,也让赫连梨若对他相信,没错,就是相信,她对陌玉的家事不了解,对陌玉身边的人不了解,可那是她从不曾去尝试了解。

    陌玉给她药师,陌玉让长歌他们喊她少夫人,他一心想将一颗真心捧到她的面前,只是她发现的太迟了而已。

    赫连梨若从来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从她坠崖的那一刻,从她认清自己的心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决定会和陌玉牵手走下去,也会对陌玉信任到底。

    两个幻境,让她的心情有些沉重,虽然是假的,可那些活生生的人站在那里,他们的指责和神情,多少还是牵扯了赫连梨若的内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想要出去,就只能走下去。

    眼前的景象再次变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