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九十五章 苏沫坠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暴龙尖利的獠牙呲着,浑圆的眼珠瞪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迈向严逸,悬崖边零星的树木上,树叶扑簌簌掉落。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赫连梨若和苏沫的身体吊在半空中,原本缓慢向上的身体突然向下坠了一下,再加上刚才防护罩破裂的声响,两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出事了。

    “严逸,你还好吗?”苏沫的声音在半空中回响,她一般都是喊严逸木头,很少喊他的名字,这时候将名字喊出,可见心里也是恐慌焦虑的。

    严逸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苏沫的问题。

    说自己很好去安慰苏沫?暴龙可不会怜香惜玉放过他。可若说自己很不好,就算在生死关头,严逸也不想让苏沫忧心。

    暴龙对着严逸的腿一拳捶下。

    长时间作战虽然导致严逸体力透支,粗壮的大树又将他的一只脚砸断,但是严逸好歹也是武尊修为,面对一只暴龙的袭击,他本能的向后挪动了一步,避开了暴龙的一击。

    刚才他的腿呆过的地方,被暴龙砸出了一个深坑。

    眼见一击不成,暴龙愤怒了,它怒吼一声,剩下的四只暴龙同时举起了拳头。

    就在刚才严逸躲避的时候,苏沫和赫连梨若好不容易被拉拽上来的一点距离又掉了下去,两人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更强烈。

    “到底怎么样了?”苏沫的语气很是焦急,暴龙捶地引发的巨响,大地都为之震颤,她感受的非常明显。

    “没事。”严逸咬紧牙关,两个字在齿缝中蹦出。

    他的眼睛凝聚成一条线,似乎在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眼前的五个暴龙,他在暴龙举起拳头的那一瞬间,想要搜寻突破点。

    可是他手中还拽着赫连梨若和苏沫,他又被逼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身体半趴在悬崖边,想要突围基本不现实,除非,他放手,他不管赫连梨若和苏沫。

    严逸的眼神变化了几下,最终,变得异常坚定。

    他要拼死,将赫连梨若和苏沫拉上来,硬抗五只暴龙一击,生死听天由命吧。

    他不再看暴龙,而是放弃防御,将全身灵力灌注在手臂上,就要奋力拉扯长鞭。

    苏沫对严逸太了解了,从严逸那句牙缝中挤出来的“没事”出口后,她就对严逸的每一个想法了如指掌。

    她们摔落悬崖的时候是什么一种局面?那时候,暴龙赶来,妖兽肆虐,她们被三十多位黑衣人围攻。

    苏沫已经可以想象到悬崖边战斗的惨烈,听刚才的动静,她也知道暴龙一定是站到黑衣人那边了,心如死灰一般。

    她知道,有她在,严逸就一定发挥不出实力,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拖油瓶,只会让严逸束手束脚,若她不在,以严逸的本事,绝对能逃得生天。

    苏沫轻声喊了一句:“若若。”

    赫连梨若和苏沫的感情,那是性命相交的,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怎么能不明白苏沫心中的想法,她对苏沫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苏沫眼眶泛红:“若若,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能同年同月同日死,认识你,是我这一生的幸运。”

    “来世,还是好姐妹。”赫连梨若清浅的说完,身体一晃,挣脱开苏沫的双手,如断翅的雄鹰向悬崖下直直坠落。

    苏沫对着崖顶嘶吼一声:“木头,快跑,好好活下去。”松开双手,嘴角含笑,身体蹁跹如广寒宫的仙子,直直向下跌落。

    她不后悔,可以和最好的姊妹死在一起,可以让自己今生所爱活下去,她只觉得心里是清甜的。

    也就在此时,严逸手中蓄力,猛地向上一拉,苏沫惯用的长鞭被他轻巧的拉上来,长鞭由于惯性,刺啦一声,甩向身后的五只暴龙。

    因刚才严逸想要将赫连梨若和苏沫一鼓作气拉上来,全身灵力已经都凝聚于双手,长鞭带起的力量如开山劈石一般,五只暴龙见长鞭来势汹汹,只得后退一步,暂避锋芒。

    “不!”严逸的双眼通红,他觉得这一刻,世界都变成了昏暗的颜色,空空如也的鞭子,苏沫最后的吼声……

    严逸扑向悬崖,看着身体不断下坠的苏沫,他只觉得好像损失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他伸出手,拼命般的捞起,抓到的是虚无的空气,他只觉得自己喉头堵的难受,鼻尖酸涩异常,他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跟着跳了下去。

    两人在一起相处的画面如潮水般涌向他的脑袋。

    那天他睡到半夜,突然听到一声惊吼:“啊~你个登徒子,敢占老娘便宜,去死吧你!”接着,一脚将严逸从床上踢了下去。

    踢他的人,是他的娘子,两个人是家族联姻,关系一直相敬如宾,他们尚在培养感情的路上。

    只是之前的苏沫羞涩不善言辞,而严逸也是块闷声木头,他们两人在一起,别说爱情的火花,就是爱情的爆米花都没擦出来。

    但是既然结了婚,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两人只好睡在一张床上,床中间隔着一条被子,两人均恪守知礼,日子平淡如水。

    被莫名其妙的踢了一脚,严逸眉头皱起,他还当他这位娘子是梦魇了,结果这老人家一改往日做派,伸手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说,你把我家若若拐到哪里去了?看你长得一副让人吞口水的样子,没想到竟然这么阴险,把我拐到床上吃我豆腐,吃豆腐也就算了,你中间隔条破被子算怎么回事?当你自己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成,老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世容颜,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我……”

    苏沫顺手抄起一个枕头,比划着:“我什么我,还想狡辩,事实摆这儿呢,你当老娘好欺负不成?说,谁派你来的,老娘不把你们揍扁,这个梨字就倒过来写!”

    “你……”梨字从何说起啊?严逸心里打着问号,话题又被苏沫截了过去。

    “你什么你,占了便宜不用负责啊?看你这身装扮,还跟姐姐玩cosplay不成?告诉你,误工费、惊吓费、营养费,老娘也不要你多了,给个十万块这事就算私了,要不然老娘分分钟报警告你强女干!”

    蔫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看得严逸恨不得一口亲上去,这个女人,太大胆了,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问题是,他还出奇的喜欢这种感受。

    不过她说的“考斯普雷”、“误工费”之类的,是什么?

    苏沫和之前不同了,严逸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小巧的人儿,体内好像爆发出一种让人着迷的力量。

    他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一步。

    苏沫拿起手中的枕头,对着严逸的头一顿猛敲:“靠,再往前一步,信不信老娘打死你,你个臭流氓,臭流氓。”

    边说,边拿着枕头一通乱砸。

    苏沫是个孤儿,想当年被欺负的时候,一人面对五六个高她一头的男孩都面无惧色,别说只是面前一个男人了,苏沫就像一只愤怒的母老虎,好像点一下毛,就能炸。

    可是刚嚣张了没一会儿,苏沫“啊”的一声尖叫,身体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严逸的心紧张的好像要蹦出胸腔,他赶紧将苏沫打横抱起,平放在床上,他将灵力探入苏沫的体内,经络正常,气血运行正常,除了意识中传来的一种虚无之感外,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但是意志这东西,严逸实在没有办法医治,便只能守在榻前,看着苏沫紧皱的眉角,他平生第一次感到紧张,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有点没来由的焦躁。

    他突然特别害怕失去苏沫,这个娇俏的美人儿,他以前从来没觉得她这么可爱过,她暴怒的样子就像一只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狮子,那模样,让严逸想起来都唇角挂笑。

    他手指轻轻抚过苏沫的眉眼,看着她睡着的沉静样子,严逸觉得她从来没有这么好看过,大约就有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感觉。

    这一守就是三日,三日后苏沫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和当初的赫连梨若一样,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与现代科学相悖的事实:她穿越了,她的灵魂穿越到了一个异世界的女人身上,而这个女人,正是严逸的妻子,是被她拿起枕头暴揍的那个帅气到掉渣的男人。

    她一醒,映入眼帘的就是严逸好看的俊颜,她急忙将头缩进被窝,糗大了,这下糗大了,自己怎么什么都没问清楚,就对人家一通乱骂呢。

    她偷偷的将被窝掀开一个缝,圆润的眼珠就像小兽般灵动,她偷偷地瞄了严逸一眼,正见到严逸双目含笑的看着她。

    “笑,笑,笑个屁啊!”苏沫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

    脸上堆笑的对严逸说道:“那个……老兄……”

    严逸挑挑眉,看着苏沫一脸不满,喊他啥?老兄?

    意识到不对,苏沫急忙改口:“咳咳,不对,是……相、公?”这个词说得是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佯装笑道,“对,就是相公,咱俩不打不相识嘛,嘿嘿。”一脸尴尬。

    “嗯。”严逸轻轻的应了一声,看着苏沫的眼神中有几分疑问。

    要说苏沫也是通透之人,结合上一世原苏沫的记忆,她一穿过来就自然而然的对严逸的各种神情了如指掌。

    “你是想问我,因何一夜间性情大变?”苏沫问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