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危急时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仅仅是苏沫,严逸和胡叨叨在惊叫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也以最快的速度向悬崖边冲去。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似乎见到了什么骇人的事情,脸上都被惊恐到变色。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说到底,还要怪那只空有一身蛮力,实则蠢笨透顶的黑熊。

    原本,妖兽修为相较于人类的同等修为,战斗力就更强悍,赫连梨若自知实力差距太大,便与黑熊商量先去吃别人。

    妖兽和人类争抢资源是常事,比方人类修炼所用的晶石、法宝之类,对妖兽实力提升也大有用处。

    妖兽的很多资源被人类掠夺,它们自然也会掠夺人类的,这是常态。

    “熊大哥,你看我修为这么低,也没什么修炼的好东西,要不我把乾坤袋给你,你去打别人吧,那些黑衣人实力高,他们的东西一定好。”

    看着黑熊又往前逼近了两步,赫连梨若脚步后退,和黑熊打着商量。没注意,一脚踩空,一块石头掉落身后的悬崖,偏头看下不见底的深渊,赫连梨若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又急忙向前迈了一步。

    前有黑熊,后有深渊,真的是让人很为难啊,都不知道怎么选,除非,可以在一步内跃过黑熊庞大厚实的身躯,才能脱险。

    赫连梨若想着,便也在寻找机会。

    这个时候,也没有黑衣人来触黑熊的霉头,反正和谁打不是打,艮将的命令只是杀死赫连梨若,至于是谁杀死的,又有什么关系。

    “熊大哥,以你的实力想杀死个把人还不是砍瓜切菜那么容易吗,你说我万一失足掉下去,乾坤袋你也得不到啊。”赫连梨若笑眯眯的将一个乾坤袋拿出来,打算交给黑熊。

    这个乾坤袋内只装有少量的晶石,其它重要的东西都被她放在纳戒中,因其它形式的空间储物物品非常罕见,所以黑熊也没细想,就打算去拿赫连梨若手中的乾坤袋。

    看着黑熊逐渐接近的手掌,赫连梨若眼中精光暴闪,差一点点就可以了。

    她本是打算在黑熊拿到乾坤袋的瞬间,借助黑熊手臂的力量来个空翻,先远离悬崖边这处危险的地方。

    所谓无巧不成书,也就在这个时候,十只暴龙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出现在这里,黑熊听到动静一扭头,大概是暴龙在这一地带的威名实在是家喻户晓,每一头暴龙的修为又在武尊之上,全部高于黑熊,刚才还气势很足的黑熊便立刻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

    还不仅如此,这位蠢笨的黑熊居然手掌不自然的一哆嗦,正巧打在赫连梨若的身体上,赫连梨若的身体后仰,直接掉落悬崖。

    苏沫冲过来的的时候,只来得及抓住赫连梨若的脚踝。

    因为战斗消耗了太多体力,又因为胳膊受伤,这一扯拽,苏沫的额头蹭蹭冒着冷汗,她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

    赫连梨若摔落的迅猛,竟然将苏沫的身体一起带动着摔落悬崖,苏沫连忙用另一只手甩出长鞭,试图用鞭稍随便圈住什么东西。

    索性,真的圈住了什么,苏沫和赫连梨若下坠的身体正在被什么力量拼命往回拽。

    苏沫仰起头,看到严逸变了色的脸,那一刻,她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她只觉得哪怕就这么死了,也是值得的。

    严逸也被惯性拽倒,向前擦出一段距离后,脚边勾住了旁边的一棵树,这颗环抱的老树也被下拽的力量拉扯,应声而倒,正砸在严逸的脚上。

    “啪啪~”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严逸痛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但因为这颗树的阻隔,严逸的身形探出悬崖半个身子后,总算停了下来。

    他用那只没断的脚,牢牢地巴在岸上,手臂上青筋根根暴起,双手拽住长鞭,用尽全力,一点一点向上拉扯赫连梨若,严逸的脸色憋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也全都凸起,能看出来,他已经在透支的边缘游走。

    索性,赫连梨若和苏沫的身形停止了下坠,并以微不可查的速度一点点向上,虽然幅度微小,但确确实实是在缓缓向上。

    而胡叨叨,这个时候坚定的将严逸护在身后,手中浓郁的土属性力量释放出来,一面土属性的厚实围墙将严逸牢牢的罩住。

    他的土属性力量将严逸罩住,却没有将自己罩住,因为,他不能龟缩在防护墙内,他若龟缩进去,那些黑衣人就一定会去攻击赫连梨若和苏沫,此刻半吊在崖下的赫连梨若和苏沫就会非常危险,所以,他不能退缩,他只能小心戒备着。

    暴龙出现后,那些其它的妖兽便俯首称臣,以暴龙马首是瞻,它们也瞬间与黑衣人达成了一致,先消灭掉赫连梨若四人。

    在暴龙的眼中,消灭掉赫连梨若四人即刻就能办到,这样,人类的势力就会减少四人,再转头面对黑衣人的时候,也会减少压力,何乐而不为。

    在黑衣人的眼中,只要暴龙暂时不制造麻烦,他们就可以将赫连梨若四人抹杀,这四人中,有一位是星宿八子,有一位是可以克制黑气的赫连梨若,他们任何一个人死了,对黑衣人都是益事。

    至于消灭赫连梨若之后,黑衣人也许想要和暴龙斗个你死我活不容易,但是他们想要逃跑,暴龙却未必拦得住。

    暴龙和黑衣人各自打着算盘,同盟结成的非常顺利,四十一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胡叨叨和严逸,眼神中闪着凶光:他们必须死!

    暴龙因为实力全部达到武尊级别,攻击力非常强悍,便分出五只去攻击严逸身体外围的土属性防护墙,含艮将在内的三十一位黑衣人和另外五只暴龙,则全部对上了胡叨叨。

    艮将显然是想速战速决,他深知迟则生变的道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将星宿八子和赫连梨若扼杀在此地。

    手中黑光一闪,一把锥子出现在手中。

    艮将口中默念着什么,一道道咒语如实质般注入到锥子里面,锥子迎风暴涨,化成了一道幡,幡体通身呈现黑色,幡布上有猩红的“怨灵”二字。

    怨灵幡上面传来阵阵哀嚎,那是人死后,艮将把人最后残留的怨气锁进怨灵幡内,经年累月炼化而成,这些怨气,只有在人刚死,而且是极其愤怒的情况下身亡,才会产生。

    艮将手上的这把怨灵幡,从上面怨气的浓郁程度判断,至少收集了不下千人的怨气才会形成,可见有多少人在他手上被活活折磨死。

    怨灵幡刚一出现,艮将手指胡叨叨,那些哀嚎就似长眼了一般钻入胡叨叨的耳膜,尽管胡叨叨用灵力护住双耳,可那种凄厉的嘶吼,还是让他觉得心里很是烦躁。

    所有不好的情绪蜂拥而来,那些不愿回忆的画面纷杳而至,胡叨叨痛苦的按住额头。

    就在这种负面情绪过来的一瞬间,胡叨叨便迅速将精神力释放而出,头脑中就像灌入了风油精一样,一派清明。

    只是在刚才负面情绪爆发的时候,还是让艮将的怨灵幡钻了空子,胡叨叨觉得自己身上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压住,脚上就像被坠上了巨石一般,移动速度明显大打折扣。

    胡叨叨尝试用灵力去冲击这种被桎梏的感觉,可是其它黑衣人和暴龙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们趁着他被限制的时候,蜂拥而上,招招凌厉的攻击向胡叨叨的薄弱处攻去。

    以胡叨叨现在的实力,手中的电网只能同时攻击十个人,面对四倍于极限的敌人,胡叨叨是顾了左边就顾不了右边,顾了上面就顾不了下面。

    再加上要时刻抵御黑衣人对赫连梨若和苏沫进行偷袭,没多久,胡叨叨的身上就被鲜血染红,藏青的颜色被鲜血浸染,有一种刺目的暗沉。

    脸上都是鲜红的血迹,一道长长的痕迹划过眼角,险些划伤他的眼珠。

    胡叨叨的手麻木的抬起,再麻木的放下,手中各种绚烂的武技释放而出,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能退,无论如何都不能退,他苦苦支撑着。

    另外五只暴龙则猛烈的攻击着严逸身边的土属性围墙,土属性以防御著称,再加上胡叨叨的修为明显高于单只暴龙,刚开始的时候,土属性围墙只是颤动。

    严逸扭过头看着颤动的围墙和浴血奋战的胡叨叨,一条坚毅的汉子,很少有情感波动的严逸,竟也濡湿了眼角。

    “胡前辈。”严逸在心里默念了一声。

    那个浑身鲜血的身影,满身补丁被鲜血染红的身影,此刻在严逸的眼中就如战神一般,异常高大。

    严逸手上青筋暴起,似乎都染上了一层血色,他手上再用力,又奋力将赫连梨若和苏沫向上拉了一点点。

    也就是这个时候,暴龙密集的攻击如经久不衰的鼓点一般,敲打在严逸身周的防护罩上,防护罩出现了一道裂痕。

    胡叨叨气血受到牵引,想要将防护墙补齐,黑衣人和暴龙也瞅准了机会,对他的攻击更加迅猛,让他调动到一半的灵力被打断,根本无暇他顾。

    一道裂痕出现,就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暴龙的攻击很快就让坚固的防护罩四分五裂。

    战斗非常惨烈,但也不过是刹那间的事。

    暴龙们看着暴露在它们面前的严逸,就像在看一个已死之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