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追我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雾蒙蒙的眼中,都是金色疾风鸟的身影,亲昵的将小脑袋钻到她的颈弯中,仰头亲吻她脸颊的样子,看到臭豆腐放光的神情,面对艰难选择时松垮的双肩……

    这一切,都被现实击的粉碎。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那一位黑衣人的攻击就要落到金色疾风鸟的身上,她赶不及,已经赶不及了,严逸、苏沫、胡叨叨均被人缠住,无法赶来。

    金色疾风鸟阵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无能为力,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了深深地乏力。

    “给我杀死那个女人!”

    艮将这一声粗噶难听的声音,听到赫连梨若四人的耳中,就像一声天籁,这个声音无比的美妙动听。

    因为,随着这一声命令,眼见就要将黑气甩出的黑衣人竟然调转了方向,将黑气向赫连梨若的方向甩去。

    另外七位到达金色疾风鸟身边,即将展开攻势的黑衣人,也在这一句话之下,脚步猛地停顿,强行将身形顿住,折转后跃,向赫连梨若腾空跃去。

    原来,眼见赫连梨若可以将黑气丢到体内,并在战斗中进阶这一系列神操作,正在和胡叨叨作战的艮将心潮澎湃,他看着赫连梨若的目光中都是阴狠。

    寻常人在进阶的时候,必是危机重重,有短暂的虚弱期,如果在战斗的过程中进阶,就会让对手钻了空子,可是赫连梨若进阶,就好像在游戏过程中升级了一样,可以满血复活,什么灵力不支、体力不支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至于黑气,那就更别说了,那是他们死气专有的利器,除了界主和十一位星宿之子,几乎没有人能抵御,可是赫连梨若一个修为低微的蝼蚁竟然做到了,但是在她的身上,艮将并未感受到“界之波动”,显然不是界主。

    艮将是当年入侵轩辕大陆的八将之一,八将之上还有统帅,当年那一战相当惨烈,他们有被封印的、有被打回他们原来世界的、有逃窜后隐姓埋名的……与之代价等同的,就是当年的三个界主齐齐陨落。

    千年过去了,封印已经不再牢固,他们大多数将领已经回归,想要一统轩辕大陆,就必须阻止新的界主晋升,这样,他们才有可能重新撕开空间,大军压境,一统轩辕。

    他们搜集多方情报,最终确定了大部分的星宿之子,其中,并没有赫连梨若这号人。

    艮将也坚信,赫连梨若不会是星宿之子。

    既不是界主,也不是星宿之子,那她是谁,一个普通的修士?普通修士怎么能抵御住黑气的侵蚀?

    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这个办法可不可以昭告天下,变成抵御他们的秘密武器?

    越想越心惊,这太可怕了!

    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此时,艮将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人,必须死!他不会给她成长的空间,必须在她成长起来之前,消灭!

    脑海中瞬间晃过无数的念头,震惊的情绪,艮将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一位黑衣人即将杀死金色疾风鸟,便厉声开口,要将赫连梨若扼杀在此地。

    随着这一声令下,疾风鸟们在生死边缘游走一圈,便危机得解,解除的非常戏剧性,却足够让赫连梨若欣喜若狂,疾风鸟于她,已经不只是对丹铺有用的兽类,而是她的朋友。

    刚出生不久的疾风鸟,有着孩童最纯粹的情感,它的依赖,它的亲昵,都是最最纯粹的,它于赫连梨若,就像是当初初见唐可儿时一样。

    金色疾风鸟的危机得解,随之而来的,就是赫连梨若陷入风暴的漩涡。

    三十多位黑衣人,不管不顾的,放弃自己之前的对战对象,全部向赫连梨若发动了攻击。

    漫天黑气如密不透风的砖墙,向赫连梨若迎面砸去。

    “靠!”向来清冷的赫连梨若见此,也忍不住学着苏沫的语气爆了句粗口,然后撒丫子疯狂的转身狂奔。

    这一现象,让严逸几人的心紧张的狂跳,因为赫连梨若随时有可能陷入危险,也让他们心里紧绷绷的弦松了一下,因为疾风鸟们摆脱了黑气,与他们想把黑气带离山谷的目的不谋而合。

    然后在魔兽山脉就上演了这么一幕:一位身穿淡紫色衣衫的女子在魔兽山脉没命狂奔,身后跟着三十多位黑衣人发足狂追,黑衣人后面则跟着三位修士不停释放大招阻挡黑衣人的步伐。

    这一番你追我逐,也惊扰了魔兽山脉中的众妖兽。

    妖兽们有些修为较弱的,躲在自己的领地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人,前两天疾风鸟们全部回归就已经让他们禁足不敢靠近,这两天又有这么多修为高深的人类冲进魔兽山脉,真是多事之秋。

    有些仗着自己修为高深的妖兽,见到这么多人在魔兽山脉狂奔,哪怕越往里深入,妖兽的阶品越高,这些妖兽也还是仗着自身的强悍修为跟了上去。

    再有几只灵智较高的妖兽,看着这些人出现,沉默了一会儿:好机会啊,这些人明显不是一伙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它们便绕路,按照估算的路线,悄悄迂回过去。

    赫连梨若才不管身后都跟着谁,也不管周围惊到了哪些妖兽,她只是没命的狂奔,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跑的越远越好。

    她身后的人,修为都比她要高深,黑衣人们有很多已经要追上她的步伐了,却每每被她手中诡异的火红色灵力逼退,再加上严逸他们在身后不间断的攻击,一时间在速度上,倒也勉强维持在一个平衡的范围内。

    事实上,赫连梨若此时也没法停下来,停下来,等待她的就是灭亡。以她和苏沫几人的修为,面对三十多位修为均达到武师境界以上的黑衣人,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

    她的白芒是可以将黑气卷入体内吸收,可是她的实力却落后太多,真要冲突起来,那些实力偏高的黑衣人,都不会给她吸收炼化黑气的机会,她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只是越跑,赫连梨若越心惊:这是哪?怎么会有这么多妖兽,而且妖兽的修为越来越高?她不是在往魔兽山脉外围跑吗?

    没错,让人非常无语的是,赫连梨若悲催的路痴本性,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发挥的精准无比,愣是向着魔兽山脉腹部深入,还以为自己即将跑离魔兽山脉。

    而且,当她发现方位不对的时候,想要转换方向往山脉外围突围,七拐八拐后,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严逸他们则是为了阻止黑衣人的步伐,全力在身后释放武技,又因为事出突然根本就不知道赫连梨若最初的想法是要去哪,事出突然,当想到的时候,已经跑出很大一段距离。

    “快出魔兽山脉。”胡叨叨在身后狠命嘶吼了一声。

    赫连梨若翻了个白眼,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回道:“我正在跑啊。”

    “你那哪里是往魔兽山脉外围跑,你一直在往里跑。”胡叨叨呐喊道。

    “方向错了,那你倒是告诉我往哪跑啊。”赫连梨若也非常无语,她就算知道错了,也不知道向哪调头啊。

    胡叨叨满脸急切,越深入越危险,只有跑到外围,界于众修士产生的压力,才能压制这些妖兽,至于黑衣人,本身就见不得光,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暴露在众多修士面前。

    “向南跑,快。”胡叨叨急切道。

    赫连梨若急忙按照胡叨叨的指示向右边跑去,只是刚跑没几步,她已经能感受到身后胡叨叨跳脚的冲动,他喊道:“你那是往西,我说是往南,往南。”

    赫连梨若又急忙刹车,调转方向去跑,本以为这次不会错了,可是她依然跑错了,胡叨叨无奈的大喊:“我说的是往南,往南!”

    赫连梨若继续找了个方向跑去,这次胡叨叨的声音已经有些有气无力了,他无奈的喊道:“大姐,你能分得清楚东南西北吗,你这是要完美的避开正确方向吗。”

    刚将长鞭收回的苏沫急忙喊道:“若若,向右拐。”

    她怎么忘了她家若若是路痴这事了,在这样走到哪都是遮天蔽日的密林之地,她能分得清楚东南西北才有鬼。

    “妈呀,路痴,你怎么不早说。”胡叨叨对苏沫埋怨出声。

    “臭老头,她是不是路痴这事,你怎么不早问?姑奶奶现在没功夫和你在这里胡叨叨, 边玩去。”

    身后跟着一票妖兽连成一线,前面有黑衣人对赫连梨若紧追不舍,苏沫本就心急如焚,此刻更是没功夫和胡叨叨呛声,只想解了眼前的困局。

    艮将感受到跟在身后的妖兽越来越多,他知道,他不能将这些人类耗到灵力耗尽,因为再往里深入,那里的妖兽,恐怕他应对起来也会比较吃力。

    只见他拿出一个圆把的小锥子,那个锥子上雕刻着好几个骷髅头,看起来就有一种邪恶的气息,让人心里拔凉。

    他口中念咒,手中锥子迎风暴涨,上面的骷髅头动了几下,好像活了过来似的。

    突然,赫连梨若的身体来了一个急刹车,将自己的脚步停下,她回过身,看着身后的众人,神情尴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