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八十七章 王者的血脉之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颤抖引起的波动似乎连地面都跟着晃动,字符的颜色明显暗淡了许多,疾风鸟妈妈赶紧平稳气息,继续跟着吟唱出声。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吟唱的节奏迅速跟上,金色的字符逐渐平稳,颜色也逐渐加深。

    随着夜幕到来,金色字符翻转间,长长的尾翼似乎在描绘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图案,将它们连贯起来,竟然是一只只活灵活现,做着各种动作的疾风鸟。

    每一个做着动作的疾风鸟,身上都似是镀上了金色的光芒,就像佛祖身上那层佛性光辉,让人心生敬意,那是一种想要让人虔诚膜拜的力量。

    随着字符的每一次刻画,疾风鸟的各类动作也更加清晰,中间的每一次行差踏错,都会耗费三只疾风鸟的精力去修补。

    直到空中金色的字符串接的行云流水,动作衔接的挥洒自如,老疾风鸟口中的音调陡然转高,就像空中拉起了防空警报一般。

    随着这一声嘹亮的亢叫,山谷外传来阵阵迎合般的鸣叫。

    叫声由远及近,断断续续的,感觉上,有很多的疾风鸟从四面八方响应着这声呼喊。

    同时,空中绚烂夺目的金色字符,也呼啸着,向金色疾风鸟的身体冲去。

    金色疾风鸟张开双翅,坦然迎向这些向它冲来的字符,字符一接触到它的身体,就钻进它的皮肤,金色疾风鸟的身体一颤。

    它金色的毛发根根立起,好像在水里过了一遍,又放在冰箱中冻住似的,上面冒着寒气,金色疾风鸟的牙关都在打颤。

    没一会儿,疾风鸟的毛发就被镀上了一层晶莹的冰渣。

    金色疾风鸟双目紧闭,好像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但是它不能放弃,它只能咬牙坚持着。

    低沉的鸣叫声宣泄着它身体的痛楚,它依然保持着节奏,跟着老疾风鸟的频率吟唱着。

    疾风鸟妈妈看着自家孩子承受着痛苦,眼中溢满心疼,恨不得能替它承受这份痛楚,它只盼望着这份痛苦早点结束。

    随后,疾风鸟的身上就雾气朦胧,它就像在桑拿房中蒸过一样,满身大汗淋漓,它身上的温度都明显在节节攀升,毛发上的坚冰融化成水,落在地上。

    毛发时而坚硬如钢刀,时而如软如棉絮,就在这样的两种极端中来回游走。

    山谷外的鸣叫从四面八方传来,声浪越来越响,看着这样大范围的动作,附近的妖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都聪明的选择了避其锋芒。

    随着时间流逝,三只吟唱的疾风鸟,嗓音都已经变得沙哑,尤其是金色疾风鸟,它在煎熬中,声音都有些病态的苍白。

    金色的符文不间断的打入金色疾风鸟的体内,疾风鸟的身体都有些颤抖,山谷上空也密密麻麻的飞来许多疾风鸟。

    疾风鸟的数量越聚越多,看起来声势浩大,非常震撼。

    它们寻着吟唱声,悉数降落到金色疾风鸟周围,全部单膝跪地,一脸虔诚的看着正在承受煎熬的金色疾风鸟。

    它们口中也都传来阵阵啼叫,声音有些担忧,也有些坚定,它们的声线汇聚成一道道美妙的光线,掩入金色疾风鸟的体内。

    后来赫连梨若才在太一口中知道,这是疾风鸟在向疾风鸟王者表忠诚,它们将自己的士气融入疾风鸟王者体内,就可以随时听到疾风鸟王者的呼唤,接受疾风鸟王者的安排,感知疾风鸟王者所在,护卫它的安全。

    当士气入体后,金色疾风鸟的身体就不断膨胀,身体就像一个正在被逐渐吹大的气球,皮肤的颜色都逐渐变淡。

    越来越多的疾风鸟向山谷汇聚,每一只新到的疾风鸟都会重复之前的动作,虔诚的对着金色疾风鸟跪拜,又将自己的士气融入进金色疾风鸟体内。

    小家伙的身体能承受多少士气,将来就能号召多少疾风鸟,而这些将士气融入到金色疾风鸟体内的,也会在金色疾风鸟血脉之力觉醒后,实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在金色疾风鸟诞生的时候,这个振奋鸟心的消息就在疾风鸟的奔走相告中传开了,它们都在翘首以盼,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一个个身长二尺有余的疾风鸟遮天蔽日的飞来,那种场景,在赫连梨若她们的眼中只剩震撼。

    随着士气、金色符文的不断增多,小家伙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它面容都因为痛楚有些扭曲,身体膨胀到一定程度,皮肤都成为半透明的颜色,体内的脏器都已经能看出模样。

    身体的承受能力似乎已经达到临界点,体内的脏器也跟着膨胀,骨骼想要将脏器牢牢的禁锢在里面,只是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可是金色疾风鸟依然咬牙坚持着,断断续续的跟着老疾风鸟吟唱,它吟唱的声音很低,很低,似乎就要掩埋到地底消失不见。

    疾风鸟妈妈吟唱的声音沙哑而哽咽,她看着承受痛苦的疾风鸟,向前迈了两步,张开翅膀就要将它托起,可是它又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翅膀停在半空,艰难的垂下。

    它知道,它的孩子,只有承受住这一切,才会成为名副其实的王者,金色疾风鸟只能倚靠自己,而鸟妈妈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守护。

    她将头艰难的别到一边,不敢再看金色疾风鸟。

    “啪~”

    “啪~”

    骨骼被震断的声响,在如此嘈杂的鸟鸣声中好像也非常清晰,这样清晰的声音,拍打在现场所有人和鸟的心里,他们盯着金色疾风鸟的目光中,都充满担忧和关切。

    金色疾风鸟的身体不受控制般飘起,它体内的脏器也在不断扩大。

    它的呼吸非常浅淡,口中的吟唱已经听不出所以然,嘴唇上也是干涸的血迹,脸色蜡黄,好像一不小心,就要被风刮跑了。

    疾风鸟妈妈的眼中泛着泪光,它的孩子啊,它只恨这些痛苦它不能以身相替。

    “坚持住,坚持住……”这已经成为所有疾风鸟心**同的呼唤。

    终于,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鸣叫,老疾风鸟的吟唱划上了句号,疾风鸟妈妈和金色疾风鸟口中的鸣叫也停了下来。

    因为皮肤被撑得透明,赫连梨若她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金色符文正在小疾风鸟体内锻造它的骨骼、心脏、肠道……也将之前断裂的骨骼拉长,再续接。

    这些经过锻造的地方,就好像具备了韧性,跟橡皮筋一样,可以进行拉伸,特别神奇。

    金色疾风鸟双目紧紧闭合着,吟唱结束的时候,它的身体也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它细长的腿已经被膨胀的身体掩藏在身下,看不出来。

    跪在地上,将头掩埋在泥土里,好像这样,就可以减轻少许痛楚。

    两个巴掌大小的小家伙,被硬生生的撑出了四尺的身型,金色疾风鸟原本就非常坚韧的身体也经过了再次的重造。

    金色疾风鸟的呼吸已经断断续续,若有若无,这样的古老传承赫连梨若不懂,她也无法在传承的过程中动手帮忙,她只能眉头紧锁、一脸担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的发生。

    当最后一只飞来的疾风鸟将士气汇入金色疾风鸟体内的时候,金色疾风鸟的头艰难的在土里钻出来。

    它不断膨胀的身体也随着士气吸收到体内,缓缓收缩,就像被充气到极致的气球,突然放了气一样。

    体型以肉眼所见的速度缩小,再缩小,当缩到两个八掌大小的时候,还在收缩。

    因为之前金色符文的改造,金色疾风鸟由里到外,一切都具备了韧性,收缩起来,倒也没再承受过多的痛苦。

    身体就这样,最终被收缩成了一个掌心那么大,体内的金色符文也从体内冲到它的头顶,缓缓的凝聚出了一个小巧的金色皇冠。

    皇冠形成后,金色疾风鸟的身体又缓慢的恢复了原来的两个巴掌大小,它双目紧闭,瘫软倒地。

    “结束了,结束了。”疾风鸟妈妈颤抖着用翅膀去试探了下金色疾风鸟的鼻息,温热的湿气拍打在它的翅膀上,它既心疼,又激动,最终两眼中,只剩无言的泪花。

    疾风鸟妈妈将金色疾风鸟抱在怀里,看着它紧闭的双目,眼中都是心疼之色。

    山谷中的疾风鸟们密密麻麻的跪着,倒有点像成群结队的企鹅,它们眼中都是虔诚的神色,齐齐向昏迷的金色疾风鸟跪了下去。

    它们望着金色疾风鸟的身影,就像在看它们眼中的神,虔诚的不掺杂一丝杂质。

    每一只金色疾风鸟都是疾风鸟一族的王者,它们身体的构造有先天优势,但也需要进行血脉之力的灌输才能称为真正的王者。

    这三天,就是在为金色疾风鸟进行血脉之力的灌输,同时,将拥有它这条血脉之力的所有疾风鸟和想要跟随它的疾风鸟归结起来,将它们的士气融入体内,让它们和金色疾风鸟拥有心神联系。

    自此之后,承载了血脉之力和士气的金色疾风鸟,就是名副其实的王者。

    山谷中传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这些疾风鸟们就一直跪守着金色疾风鸟,目光虔诚的等它醒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