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收服疾风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赫连梨若将话问出口后,疾风鸟妈妈心里就好似被什么东西攥住,使得心情很是沉重。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它想阻止自己的孩子,可赫连梨若身上那种自然而生亲切感,又让它想要打消这个念头,一时间踟蹰不已。

    它看着自家孩子,眼神复杂,既想要它徜徉九霄,又想将它留在身边,大概每一个母亲见到自家孩子成长,都是这样的心态吧。

    金色疾风鸟在大家迫切的眼神下,也出现了片刻的犹豫,一边是自己的妈妈,难产将自己生下,另一边是让自己打心底里感到亲切的人。

    再看看自己妈妈纠结的情绪,金色疾风鸟对着赫连梨若“吱呦吱呦”叫了两声,声音里有浓烈的不舍,小脑袋往赫连梨若的怀里钻了钻,然后低垂着头向自己的妈妈走去。

    小家伙的叫声触动了妈妈,它这是选择了自己的妈妈,但是这个结果真的是妈妈想要的吗?

    看着金色疾风鸟无精打采的样子,疾风鸟的妈妈下定了决心,有哪一个妈妈会束缚住自己的孩子?

    它为金色疾风鸟的选择感到欣慰,但是看到它垂肩的那一刻,疾风鸟妈妈就觉得这不该是疾风鸟王者应该走的路,它是应该傲视群鸟,睥睨天下的,今天不放手,也总有放手的一天。

    它用头拱了拱金色疾风鸟,将它推到赫连梨若跟前,口中鸣叫了几声。

    金色疾风鸟一扫刚才低迷的状态张开双翅飞奔向赫连梨若。

    回头看了下一脸不舍神情的妈妈,忽而,金色疾风鸟转身对着赫连梨若“吱呦吱呦”叫了几声,妈妈听到喊声,吓了一跳,待听完后,也一脸希冀的看着赫连梨若。

    赫连梨若清澈的瞳孔中有着温润的色泽,她纤长的睫毛撒下倒影,思索着什么。

    她听不懂疾风鸟的话,但是她能感受到疾风鸟的情绪,那一刻的迫切和希望让她似乎明白了金色疾风鸟鸣叫的意图。

    她揣测金色疾风鸟应该是在问:能带上我妈妈一起吗?

    赫连梨若莞尔,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多多益善。”

    金色疾风鸟兴奋的和妈妈搂抱在一起,两鸟叽叽喳喳的,好像在说:

    “妈妈,你看,我就知道一定可以。”

    “嗯,我们不用分开了。”

    “是的妈妈,这真好。”

    “是啊,真好。”

    小家伙用嘴揪着妈妈的衣服,一起走向赫连梨若,好像喊着妈妈要做什么事一样。

    对着妈妈叫了两声,就自顾自的扑棱到赫连梨若怀里,蹭蹭头,一双翅膀搭在赫连梨若的胸口。

    赫连梨若对这一幕表示很无奈,可她实在纠正不了小家伙这个不良嗜好,也就由了它。

    疾风鸟妈妈在一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将头低下,脸上都是羞赧的神情。

    这个表情让赫连梨若很奇怪:疾风鸟妈妈在害羞什么?只是因为看见自家孩子将翅膀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不应该啊,之前小家伙也是这样,没见疾风鸟妈妈有这反应啊。

    疾风鸟妈妈羞臊的很,对着疾风鸟低声呢喃了几声,疾风鸟又对着妈妈叫唤了几句,声音暗含鼓励。

    结果,疾风鸟妈妈一咬牙,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嗖的一下,蹿到了赫连梨若怀里。

    由于速度太快,赫连梨若都被撞身体后倾了一下。

    疾风鸟妈妈双眼一闭,又急忙学着金色疾风鸟的样子,将脑袋钻到赫连梨若脖颈蹭了蹭,翅膀也毫无偏差的覆盖在赫连梨若的胸脯。

    这一下,大家都明白了疾风鸟妈妈的羞囧原因。

    赫连梨若无奈的拍了拍疾风鸟妈妈的翅膀,将翅膀拿开,哪知道刚撩开,前一刻还害羞异常的疾风鸟妈妈,下一刻就不管不顾的将翅膀搭了回去。

    大有“死鸟不怕开水烫,你能奈我何”的架势,跟它家孩子刚开始的做法一模一样。

    不愧是母子。

    只是这样的一幕看着很让人哭笑不得啊,金色疾风鸟体长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赖在赫连梨若怀里就像一个讨奶吃的小孩子,萌态十足,可疾风鸟妈妈体态臃肿,身长两尺,这样赖在赫连梨若怀里就真有些辣眼睛了。

    苏沫在旁边暗暗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了一句:“疾风鸟是不是都是色胚子啊,怎么老是跟人家的胸过不去。”

    严逸的喉咙溢出笑声,看着苏沫的眼神都是宠溺,回道:“不。”

    “那我家若若的运气也太不好了,刚好碰到了两个色胚,这要是让陌疯子看见,还不得分分钟把这俩家伙扔出去。”

    胡叨叨喝了一口酒,将酒葫芦别回腰间,凑上前,笑吟吟的问:“苏家丫头,陌疯子是谁?”

    胡叨叨跟着赫连梨若她们也有八天时间了,见三人的相处模式,就让他想起他那已故的至交好友,他的情感也潜移默化的发生了转移。

    对于苏沫口中的陌疯子,他很好奇,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人,可以让三人时常挂在口中。

    “关你屁事。”苏沫翻个白眼,毫不犹豫的爆粗口。

    她对胡叨叨先抢臭豆腐,后夺牛肉干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胡叨叨花白的胡子抖了两下,对苏沫谆谆教诲:“女娃子就该有点女娃子的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样,严小子是怎么看上你的?”

    说话的空隙,趁着苏沫不注意,一把将苏沫手中吃到一半的牛肉干劈走,气得苏沫干瞪眼:“那是我吃过的。”

    严逸护妻胡叨叨是深有体会的,为避免这家伙出手夺回去,胡叨叨赶紧将牛肉干全部塞进口中,含糊不清道:“嗯嗯,我知道,我不介意,真香。”

    口中嚼出声响,咽的时候大概噎了一下,胡叨叨抻了抻脖子,拍拍胸口顺气。

    苏沫乐了:“老头,姑奶奶的东西你也敢抢走吃,老天爷都看不顺眼了,咋没噎死你。”

    “咳咳……”胡叨叨再次拍打了下胸口,咽了口唾液,涨红的脸色才恢复过来,反唇相讥,“舌有三寸,妇人是之,乃会腐,肉会溃,舌不烂矣。”

    看着苏沫气呼呼的模样,严逸挑挑眉,对胡叨叨说了两个字:“反弹。”

    胡叨叨恨得牙痒痒,严逸这块木头,总能在关键时刻,一句话噎死他。

    金色疾风鸟和它妈妈,在听到苏沫说它们是色胚子的时候,竟然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再接再厉的往赫连梨若怀里钻。

    对于这一切,赫连梨若除了无奈也就是无奈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来魔兽山脉的目的就是收服疾风鸟,现在既然将金色疾风鸟和它的妈妈一起收服,也是时候回白金城了,毕竟魔兽山脉妖兽众多,随时都有被危险环视的可能。

    “咱们现在启程回去?”赫连梨若对两只疾风鸟问道。

    金色疾风鸟欢呼雀跃,看起来很是兴奋,疾风鸟妈妈却在赫连梨若怀里猛摇头,翅膀收起一块,看起来很像是三的形状,口中也鸣叫着,似乎在解释。

    赫连梨若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三天……

    当时锻鑫商行交流会进行了三天,她们赶来疾风鸟巢穴的时候,花费了八天的时间,收服疾风鸟又花费了八天时间,这就十九天的时间过去了。

    再有十一天就是白金城三大势力招收弟子的日子,再耽搁三天,就只有八天的时间赶回去,时间虽然有点仓促,但应该是赶得及的。

    虽然不知道疾风鸟妈妈要这三天的时间做什么,但她依然点头予以认可。

    这三天的时间,赫连梨若每天都做些臭豆腐来满足两个疾风鸟的口腹之欲,当然少不了苏沫和胡叨叨的一份。

    同时也在苏沫和胡叨叨的一致要求下,赫连梨若也给两人做了些其它的饭菜。

    胡叨叨一边吃的津津有味,一边嘴里胡叨叨着:“这道菜再加上栗子味道会更美,这个糕点能加点白糖就更好了,这个粥里的黄豆应该少放点……”

    把苏沫气的直呼这老头就是一个标准的事儿妈,不想吃就不吃,一边挑着刺,一边抢着吃,真是太不要脸了。

    两只疾风鸟在这三天里好像特别忙碌,疾风鸟妈妈召唤了一只老态龙钟的疾风鸟前来,这只疾风鸟看着金色疾风鸟,激动的身体都跟着颤抖。

    在和疾风鸟妈妈沟通后,老态龙钟的疾风鸟艰难的点了点头,口中沙哑的鸣叫着什么,鸣叫声起起伏伏,时而像小桥流水,时而像潺潺溪流,时而像惊涛拍浪……

    声调婉转起伏,有一种古老的气息。

    金色疾风鸟和疾风鸟妈妈口中也跟着它吟唱,三只疾风鸟不断磨合,声调混合在一起,就像在演唱一首绝美的乐章。

    当吟唱速度和拍子都是同一个频率上后,空气中出现了很多金色的字符,字符漫天飞舞、交错,像下了一场璀璨夺目的流星雨,拖着长长的尾翼,在空中舞蹈。

    这是一场视觉的盛宴,看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好像这一刻,眨一下眼睛,都是对这场美景的亵渎。

    疾风鸟妈妈口中的低鸣出现了一下偏差,空中的金色字符就像刮起了一阵旋风,颤抖,颤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