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八十五章 艮将现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有一批穿着统一黑色衣衫的人,他们的样貌看起来有些模糊,好像被一种似有若无的黑色气体包裹,每一个人都气息冗长,显然修为不低。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这些人在号召下,向陌玉和麻布衣离开的方向追去。

    陌玉眉峰轻挑,他总是隐隐有一种被盯住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觉得有点熟悉,心里敲响了警钟。

    麻布衣在二夫人身边多年,各种任务也执行了不少,他显然也是发觉了一些异常,不过他武尊五段的修为,也不是摆设,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深入魔兽山脉,应该不会出现修为很高的妖兽和修士,他足以应付。

    眼光瞟向陌玉,见陌玉一副没事人似的状态,麻布衣不屑的撇撇嘴,心里满不在乎道:“都说沈家少主是个百年难遇的天才,我看也不过如此。”

    麻布衣眼色暗沉,瞄向陌玉的目光中有几分变化,心里略做思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让陌玉葬身在魔兽山脉。

    心里发狠,身上的杀气不自觉的泄露了几分,陌玉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份杀气,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好像全然不在乎,丝毫不将魔兽山脉的危险放在心上,同时将萦绕在周身的防御悉数撤掉。

    麻布衣心里一惊:被发现了?

    但是看着陌玉满不在乎的神色,麻布衣眼皮微垂,遮住他心里的思绪:陌玉一直就是玩世不恭的二世祖,修炼天赋虽高,荒唐事却也做了不少,他刚才的心思应该不会被陌玉发现。

    不过刚才陌玉的做法,倒是让麻布衣的胡思乱想收起,他幡然觉悟:二夫人要的,可不是一具尸体,还是别自作主张,坏了二夫人的好事,陌玉现在,不但动不得,还得护住别出差错才是。

    急忙打出一道防御护住陌玉周身:“少主这是做什么,魔兽山脉可是危险重重。”

    陌玉双手交叉托着后脑勺,悠哉悠哉的信步走着,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鄙视:有贼心,没贼胆。

    有些顽劣的开口道:“山好,树好,景好,你不觉得吗?”

    这是什么理由?听了陌玉的回答,麻布衣有些微怒:“景色再好,少主也得有命享受,这里可是魔兽山脉。”

    陌玉冰冷孤傲的眼睛眯成一条好看的线,随意说道:“无妨,不是还有你吗,既要给二夫人看门,便看好才是。”

    说着,双臂下沉,气势外放,体内蹦出的防护就将麻布衣罩住他的防御挤到一边。

    麻布衣见此,心里警醒,陌玉明明什么都没做,甚至说出来的话还把他当成了一条看门狗,可是麻布衣心里有的不是愤怒,而是寒凉。

    陌玉话里话外不经意间提起二夫人,就会让他心里有一种危机感、压抑感,就像心里想法被看穿,衣不蔽体的站在大庭广众之下,甚至让人无法去直视陌玉的眼睛。

    陌玉这是在告诉他,二夫人的目的还没达到,他如果让陌玉出了什么意外,他也就完了。

    但是抬眼看到陌玉那副悠闲自在的神态,麻布衣就又觉得他好像想多了,陌玉看起来就是一副地痞流氓样,双手托着后脑勺,嘴里还时不时吹上一声口哨,这样的浪荡子,能活到现在都是一个奇迹,怎么可能有那么缜密的心思敲打他。

    全身笼罩在朦胧黑气中的人影,尾随在陌玉和麻布衣身后五百丈之外,这是一个相对保守的距离,他们亦步亦趋的跟着两人。

    见两人说着什么,却没有听清楚,只是远远看去,麻布衣对陌玉还算恭敬,黑衣人暗暗思量了一下,陌玉身份应该不简单,并不确定附近有没有埋伏,便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当看到陌玉周身防御全部撤掉的时候,黑衣人中有几人蠢蠢欲动,却被那个粗噶难听的声音制止:“别动。”

    粗噶难听的声音从帽子中抬起头来,好像在黑色的气息中浸染过,眼神朦胧中带着一些昏暗的色泽,他望着陌玉的背影,声音低低道:“万一是陷阱怎么办,一群没脑子的蠢货。”

    也因此,这些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麻布衣随后将防御罩在陌玉周身,他们错过了最佳攻击的时间。

    而这一切,好像都被陌玉算计在内,陌玉看起来玩世不恭,眼底深处却自有一番胸有成竹。

    也是在麻布衣匆忙将防护罩打出来的时候,腰间有个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

    那时候麻布衣心里局促,他虽然是在二夫人手底下办事,但是二夫人对陌玉向来“很好”,他如果对陌玉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也担心会给二夫人添麻烦。

    因心里惊慌,麻布衣也没注意到有东西掉到地上。

    陌玉的眼睛平视前方,他依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一直关注陌玉和麻布衣的黑衣人,见到有个什么东西从麻布衣身上掉落,那个声音粗噶,看起来像统领模样的人,抬抬手,做了一个向前的动作,口中道:“去看看。”

    身后便有两位黑衣人,身影以闪电的轨迹交叉窜出,两人同时向相反的方向冲去,掩藏在遮挡物之后,停顿一下,再以相反的方向折回,很快便到了麻布衣掉落东西的地方。

    只见一个黑衣人像一只迅捷的猎犬,身体躬起,双腿用力,双手快速的将地上的东西捞起,就地一个打滚,躲在了就近的一处灌木丛后。

    麻布衣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像阵风一样飘过,觉得奇怪,但当他回头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发现。

    他停下脚步,做出防备的姿势,同时小声对陌玉说道:“少主,有危险。”

    陌玉不假思索道:“有你在,就算有危险,我也很放心。”

    这话说的麻布衣心潮起伏,好像在说没有什么危险比得过麻布衣在身边危险似的,也在暗指麻布衣是二夫人的人,提点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再三被敲打,麻布衣心里已经有点抓狂,但是看陌玉一脸平静的模样,再听他不假思索的语气,麻布衣又觉得陌玉好像纯粹只是信任他,觉得他会护陌玉周全,这让麻布衣的心里感觉怪怪的。

    就像心里堵着什么,上不去,下不来。

    陌玉真如他表面看起来的这么单纯吗?显然不是,否则二夫人也不会在他身上费那么多心思。

    可是他就是有本事让你每次吃亏后,依然拿他当一个不谙世事的逍遥小霸王,单就这一点,就让很多人望尘莫及。

    被陌玉随意的一句话,说得麻布衣有些心虚,开口道:“少主说的是,老奴定会把你完好无缺的带到二夫人和家主面前。”

    陌玉嗤之以鼻:这些狗腿子,张口闭口二夫人,他这个二娘,可是好手段。

    因为被陌玉刺激了两句,麻布衣对身后的那种异样感觉也没深究,他只是凭借自己强横的实力,将防御全开,便转身赶路。

    捡到东西的黑衣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那个身穿麻布衣的人还这么敏感,多亏了旁边那个人美却没脑子的人。

    他和另一个把风的黑衣人迅速按照闪电路线折转回去,将捡到的东西交给领头的那位黑衣人,并恭恭敬敬的喊道:“艮将。”

    艮将点点头,看了下手中的物品。

    麻布衣掉落的东西是一块暗红色的令牌,令牌上缠绕着一只蝴蝶图腾,蝴蝶颜色非常艳丽,蝴蝶触角中间托着一个“沈”字,在蝴蝶的背部,驮着一颗小巧的米粒。

    “嘎嘎……”艮将脸上诡异的笑了下,粗噶的嗓音非常低沉,“没想到竟然是沈家人,那就再让你多活几天,咱们新仇旧恨,到时候一起算吧。”

    “现在……哼哼……”艮将的音色似老磨盘一样,哼出的声音让人听着就难受。

    艮将如一道烟雾般消失在原地,其它黑衣人纷纷跟上,而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那处如世外桃源般的山谷。

    时间再向前推移几天,在一处灵气盎然的绝佳之地,一个房间内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人留着平头,两鬓斑白,锋锐的剑眉和陌玉有几分神似,虽然年纪看起来已是中年,可是丝毫不影响他身上潇洒的气质。

    听完手下人的禀报,男人使劲一拍座椅的扶手,怒道:“这个孽子,孽子,一天到晚除了和女人鬼混,就没点正事做了!。”

    米粒的五官非常精致,她身上什么东西都是小巧的,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唇、小巧的眼睛……搭配在一起,却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这份气度将她衬托的有一种别样的美。

    她笑起来的时候很恬静,好像可以安抚人心一般,她拍打着男人的背,声音轻柔道:“老爷,您这是动的哪门子气。”

    “这个孽子,平时和女人瞎搞也就算了,好歹都是门当户对的,现在可好,跑去青木城那样不入流的小城池给我勾搭上了一个,真是孽子!孽子!”

    米粒顺着男人的气,将男人扶着坐下,就开始揉捏着男人的肩膀,她恬静的笑着,声音里是满满的慈爱:“老爷,您就是对玉儿要求太严苛了,他虽然沾花惹草,可却聪明伶俐,我看他就很好。”

    听到米粒安抚的声音,男人揉揉太阳穴,叹息道,“难为你一直为他说情,我们得到消息,八将中的艮将现世了。”

    米粒脸上也是忧心忡忡的神色:“老爷,艮将现世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之前咱们定下来的玉儿的婚事是不是也得尽快举行了,思思家的势力不小,对玉儿也是一个助力。”

    男人一听又气起来,“那个孽子,有思思这样的好姑娘还一天到晚不收心,来人,去给我把他找回来。”

    米粒轻笑:“老爷,您这样让人直接去找,玉儿又得和您对着干了,要不然,这些事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男子沉默了一下,点点头:“玉儿有你这样的姨娘,也是他的福气。”

    姨娘,姨娘,米粒背对着男人捏背,眼中神色有些阴沉,却声音清脆趁热打铁道:“那我也派人去把思思请来,让两个年轻人培养培养感情。”

    男人叹了口气,点点头:“一切还要玉儿满意才行。”

    米粒暗暗咬牙:这个老东西,做事总是瞻前顾后,该死!面上却是一片温和的笑意:“是是,咱们玉儿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