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八十章 不尊老,不爱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远处传来一声鸟鸣,赫连梨若、苏沫、严逸也顾不上那个老头,直接身形掠出,躲入之前的树洞中。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原本在树杈上的老头,也在鸟鸣响起的第一时间,跟上赫连梨若三人的脚步,钻入了三人旁边的一处树洞。

    四个人噤了声,老头的举动让苏沫暗翻白眼,他对老头跟随她们过来感到郁闷,但好歹算老头识相,没有暴露行迹,她也就暂时没有多说什么。

    一只疾风鸟俯冲而下,落在石台上。

    它焦急的对着空气嗅了嗅,再看看空无一物的地上,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一脸疑惑的神情。

    显然,这只疾风鸟是被臭豆腐的味道吸引过来,可是除了留在空气中的气味,臭豆腐已经进到了老头的肚子中。

    “都怪这个臭老头。”苏沫愤愤不平,小声嘀咕道。

    “嘿,小丫头,背后说小老坏话,可不太好。”老头掠过一道虚影,就强行挤入了苏沫所在的树洞。

    老头年纪虽大,但一米七的身高也不算矮,照理说,树洞内是放不开他和苏沫两人的,可是老头现在缩成一团,屁股和脑袋挨在一起,就是一个不大的圆球。

    老头竟然会缩骨功……

    “滚!”苏沫没好气的一脚踢在老头屁股上。

    使用了缩骨功的老头,在这个狭窄的树洞中施展不开,直接被苏沫一脚踢出了树洞。

    看到被踢出洞外的老头张嘴,苏沫心里一惊,赶紧开口威胁道:“还想吃东西,就闭上你的乌鸦嘴。”

    白胡子老头一听还能有吃的,小巧的眼睛中闪着贼光,连忙点头,立即将嘴巴闭上,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正自疑惑的疾风鸟好像被这边的动静惊扰,凌厉的目光向这边树洞射来。

    赫连梨若、苏沫、严逸的身子不自觉的再往树洞内缩了缩,趴在地上的老头就四仰八叉的继续躺尸,甚至连呼吸都被憋住了,就怕被疾风鸟发现问题。

    苏沫的心里将老头骂了个半死,还一边祈祷着老头躺在地上,别被发现才好。

    赫连梨若之所以选在金色疾风鸟不吃不喝两天后做臭豆腐,就是为了让疾风鸟们产生焦虑的情绪,从而无所顾虑的去拿臭豆腐。

    这些小家伙,虽然不会说话,脑子可是灵光的很,警惕性也高,如果一上来就让他们发现端倪,那可就真是功亏一篑了。

    疾风鸟看着这边的眸光中充满疑惑,犹豫再三,还是迈着步子向这边走来。

    赫连梨若四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是树外躺在地上的老头,平坦的趴着,就像一只癞蛤蟆,此刻是大气都不敢喘,跟刚才的潇洒不羁模样,判若两人。

    也幸亏是这样,他若不管不顾的妄动会给赫连梨若她们带来天大的麻烦。毕竟赫连梨若她们要收服疾风鸟,有所顾虑,老头可闲云野鹤,半点顾虑都没有。

    疾风鸟往这边迈了几步,大概是觉得这边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又听树洞内的金色小疾风鸟低低呜咽了两声,便急忙向中间的树洞赶去。

    疾风鸟转身的间隙,老头跐溜一下,像一道烟尘一般,钻入了之前自己所在的树洞,身子倚在树壁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毕竟刚才的臭豆腐太好吃了,老头可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胃。

    赫连梨若她们的心里,也向一根抛入天际的钢丝,忽的拔高,七拐八拐后,又平稳落地。

    疾风鸟来到中间的树洞,看到金色疾风鸟一脸菜色,急得团团转,金色疾风鸟是疾风鸟一族的王者,那自然也有王者的脾气,就是嘴巴刁钻,不碰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那是连碰都不碰一下的,典型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据说,曾经就有一只疾风鸟的王者,就是因为没有喜欢吃的东西,活活饿死的。

    疾风鸟妈妈浑圆的眼珠里含着泪,她看着自己气息虚弱的小宝贝,仰头嘶哑的鸣叫了两声,它伸开羽翼,将金色疾风鸟牢牢的抱在怀中,想要给它温暖。

    外面的疾风鸟好似叹了口气,又急急忙忙的飞走了。

    赫连梨若几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感触良多,妖兽和人类天生就是仇敌,人类想要夺得它们身上的资源修炼,它们想要赶跑人类,和人类争抢资源。

    谁又能想到,向来性格暴烈的妖兽中,也会有这样柔情温暖的一面呢,可见,母爱是不分种族、不分年岁的。

    赫连梨若被疾风鸟妈妈和金色疾风鸟之间,这份浓烈的亲情震撼,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上一世死去的母亲,和她这一世下落不明的母亲。

    几人走出树洞,赫连梨若看向老头的目光中有了几分责备,她没有多说什么,脚步轻飘飘的走到石台前。

    她依然要做臭豆腐。

    刚才臭豆腐的气息能吸引疾风鸟前来,应该是有些作用的,只是她现在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她不仅仅是想要收服金色疾风鸟,更是为了它不吃不喝而揪心,这样灵动的小家伙,让她心生怜惜,她想要看到它快乐翱翔天际的样子。

    将灶台摆好,柴火烧旺,继续着之前做臭豆腐的步骤。

    老头缩头缩脑,笑眯眯的看着赫连梨若,双手来回搓着,神情有些羞涩,在她身边忸怩的打着商量:“我说丫头,嘿嘿,你看你既然做,应该也不介意多做一份吧?”

    赫连梨若沉默不语,将茶油倒入石锅中。

    “丫头,你看这样啊,我吃你的东西,作为回报,坚决不在你收服疾风鸟这件事上添乱。”老头嘿嘿笑道。

    没待赫连梨若回话,苏沫已经听的火大,怒道:“臭老头,不给添乱不是应该的吗,你是想要威胁若若还是咋地,信不信姑奶奶分分钟弄死你。”

    老头也不生气,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苏沫回道:“那么大火气,倒真和我姑奶奶缺爱的时候有几分像。”

    “你这恬不知耻的老家伙,你说谁缺爱呢?”

    严逸适时将苏沫搂到怀中,一个深情的吻落在苏沫额头。

    苏沫挑衅的看着老头,挥挥拳头,却见老头对严逸挤眉弄眼,气的苏沫直骂哪里来的不正经臭老头。

    老头对严逸说道:“臭小子,便宜你了。”

    “缺爱。”严逸板着脸说出这两个字,直把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

    苏沫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这是把刚才老头用在苏沫身上的话原封不动返还给他了。

    严逸对老头的感觉很奇异,生气?他对这个白发苍苍心性跳脱的老头气不起来。喜爱?见到老头和他家夫人针尖对麦芒,他也喜爱不起来。说完那句“缺爱”后,干脆双手环胸,站在一边不再吭声,秉持沉默是金的真谛。

    “你这老家伙,一看就是精神有问题,疯疯癫癫的,我劝你赶紧让我家若若给你看看,免得你病入膏肓,祸害别人。”

    苏沫看到老头的样子,就觉得来气,刚才要不是这家伙捣乱,金色疾风鸟可能已经吃上饭了,把刚才看到的疾风鸟妈妈心疼金色疾风鸟的酸涩之感,也转换成愤怒,向老头发泄。

    哪知老头的侧重点根本就和苏沫不在一条脑回路上,苏沫的重点是老头有神经病,老头的重点是赫连梨若会医术。

    老头用油乎乎的手拍了一下赫连梨若的肩膀,惊讶道:“若丫头还是一位药师?”

    苏沫得意道:“那当然,所以你有病就赶紧治。”

    赫连梨若袖袍一挥,转过身,看着老头,冷冷道:“想吃,闭嘴。”

    这句话十分管用,刚才还无论如何都要和苏沫分个高下的小老头,乖乖闭了嘴,小嘴一撇,看着赫连梨若的眼神还有几分委屈。

    赫连梨若将准备好的豆腐倒入油中,就不再理会身后那两个用眼神斗得火热的人。

    这个老头也是古怪,和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也能掐的热火朝天,半点不知道爱幼。

    要说苏沫呢,一直都是对长辈敬重的性格,能让她去针锋相对的老头,这还是第一个,也是半点不尊老。

    也不知道年龄相差这么大的两个人,是怎么有共同语言吵起来的。

    眼见臭豆腐就要出锅,老头用筷子麻溜的从锅中捞出一块,口中呼呼吹着气,沾了一下旁边的酱料,就赶忙塞进嘴里,脸上享受的很。

    “丫头,你这豆腐炸的还嫩了点,时间再长点就好了,还有,这个酱料不够咸……”老头面上都是吃到美食的陶醉神情,花白的胡子一颤一颤的,还在挑着刺。

    “你这臭老头还要不要点脸?吃着人家的东西还那么多屁话,你有能耐你来做,你有能耐你别吃,我就爱吃嫩的,爱吃酱料少的,养生,怎么地吧。”

    听到老人挑剔自己钟爱的美食,苏沫就气不打一处来,能吃到她家若若做的饭,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这么七里八里的。

    老头也不理会苏沫,转而到赫连梨若跟前,仰起脸,笑眯眯的问:“小丫头?”

    赫连梨若冷冷的回道:“我让你往外捞的?”

    老头嘿嘿笑着,完全没有被人说穿的尴尬。

    “该,让你贪吃。”苏沫在一边看好戏。

    臭豆腐出锅,赫连梨若分成三份,一份给苏沫、一份给老头,还有一份盛在盘子中,放在地上。

    没有多余的话,赫连梨若转身离去,苏沫、严逸及老人也跟上她的脚步,躲入了树洞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